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蜗牛有爱情 > 第71章 季白许诩番外-春天花会开

第71章 季白许诩番外-春天花会开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1、求婚记
林清岩案后一个月,一切尘埃落定。许诩怀孕也已经有六个多月。
季白开始酝酿第四次求婚。
本来季白是不信神佛不信命的,不过这天跟赵寒吃饭时,提及自己三次求婚,每次没开口都被“尸体”打断(当然,第二次是许诩直接说不想结婚,但是季白是不会对赵寒说实话的)。赵寒神色颇为震撼:“头儿,你得转转运啊!”
季白挑眉看着他:“怎么转运?”
赵寒想了想,眼睛一亮:“这样吧,这周末我和曼曼要去罗汉寺吃斋饭。罗汉寺很灵啊,你带许诩去呗。”他神色郑重:“头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季白想了想,微微一笑,点头。
——
这天是周末,赵寒和曼曼,领着季白许诩步入罗汉寺。抬头只见满树花香,青砖院落,轻烟袅袅。
佛舍右侧的空地上,摆放着张香案,一个和尚坐在后头,桌上整整齐齐放着香囊。
“这是许愿符。”曼曼说,“一定要求一个!”
香囊颇为精致,锦布鱼纹,金丝缠绕。打开袋口,里头还有张浸了檀香的纸,用来写心愿。
许诩挺着肚子不能弯腰,拍拍季白,示意他转身,把纸压在他背上,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写。
“白头偕老”。
季白背对着她,俊颜舒展,嘴角慢慢泛起笑意。
等她写完了,季白探头过去:“写了什么?”许诩飞快把纸条叠起来,一本正经答:“没听曼曼说吗?讲出来就不灵了?你写好了?”
季白噙着笑,接过笔,刷刷刷在香案上把自己的写好,装进锦囊里。
罗汉寺敬了好几尊大佛,赵寒两人晃了一会儿,就美滋滋的去拜送子观音了。季白和许诩信步踱到正殿。因为时间还早,殿内没什么人,一尊高高的金漆大佛矗立殿中,庄严寂静,法华无边。
许诩:“扶我拜拜。”
季白搀着他,在正中的蒲团缓缓跪下。许诩双手合十,闭上眼默念:一愿爸爸、哥哥、三哥身体健康;二愿孩子平安出世、健康成长;三愿霖市今年少血案大案。唔,似乎没有其他愿望了。
季白站在边上,低眸望着她白皙清秀的小脸。
大殿里如此静深,阳光好像隔着一段小心翼翼的距离,洒在殿外的地面上。佛香在空气中浮动,殿后不知何处,还有滴水的声音。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凝滞,只余他俩,在佛前求一个美好心愿。
那么他的心愿,当然是……
许诩拜完了站起来,季白这才跪下,标准姿势三拜九叩,闭眼合十,默了一会儿。
等他睁眼了,许诩以为要出去了,谁知他却不起身,抬头望着她:“许诩,我刚刚跟佛祖许了个心愿。”
许诩还没反应过来:“嗯?”
季白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都说罗汉寺的佛祖最灵验。不如我们验证一下,看我的心愿能不能马上实现?”
许诩低头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躯、英俊干净的容颜,心脏像是被轻轻撞了一下,笑意却像不受控制的,慢慢浮上嘴角。
这时季白已经侧转身体,变成单膝跪地,面朝着她,然后执起了她的一只手,轻轻一吻。黑黢黢的眼静静盯着她。
“嫁给我,许诩。我会爱护你一生一世。”
佛祖在上,让她嫁给我,一生一世。
许诩鼻子微酸,眼眶也有些潮湿,戴着钻戒那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干嘛向佛祖求十拿九稳的事?戒指……我从来没摘过。”
季白脸上的笑意骤然加深,乌黑俊朗的眉目,倒似染上一层薄薄的光泽,璀璨动人。
“哦。”他起身望着他,黑眸中笑意浓得像墨色。
许诩也笑,脸颊透出绯红。季白心头一荡,捉起她的手送到唇边,盯着她,反复的亲。许诩被他亲的痒死了,想抽手回来,却被他握得更紧。
这时季白又跪了下来,朝佛祖拜了一回,这才拥着她,走出大殿。
庭院里人已经多了起来,阳光温和灿烂得叫人心头发软。许诩倚在他怀里,笑问:“刚刚你又跟佛祖求了什么?”
季白刚才本来是许愿孩子平安出世,不过听她这么一问,却微微一笑:“你不是说不用求十拿九稳的事吗?我就换了个心愿。”
许诩巴巴望着他,他一低头,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你答应嫁给我,今晚一定要庆祝一下——咱们很久没亲热了,虽然怀孕不能xxoo,但是可以xx,也可以oo……”
许诩的脸一下子烫起来,推开他的胸膛,哭笑不得:“你居然在佛祖面前想这样的事?”
季白含笑瞥她一眼,慢悠悠的答:“食色性也。佛祖不会怪罪,我抓了那么多坏人,他只会保佑我,达成我小小的心愿。”
——
晚上回到家,季白去洗澡了,许诩一个人在书房,把户口簿找了出来,跟他早已准备好的,整齐并排放在一起。
心头甜甜的,走到客厅,却见衣帽架下方地上,掉了个锦囊。
两人大衣都挂在架子上,也不知道是谁的。许诩心念一动,捡起来拆开一看:
“白头偕老”。
哦,是她的。
刚要放回自己口袋,忽的一怔,反应过来,又打开看了一眼。
微黄纸条上的字迹,刚劲有力,分明是季白的。
许诩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锦囊,两张纸条放在一起,她忍不住笑了。
这么心有灵犀,不嫁你都没天理了。
许诩兀自发呆的时候,季白已经洗完澡,下~身只裹条浴巾,精神抖擞的回了主卧。
他往床头一靠,双臂枕在脑后,修长身躯肆意舒展,心旷神怡的喊:“老婆,快来还愿。”
许诩失笑,把两个锦囊都放好,背着手,优哉游哉的踱向卧室:“来了。”
2、领证记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去了民政局。
一人手里拿着个鲜红的小本本出来,都只是笑,不说话。
坐回车上,季白说:“我给爸妈打个电话。”
许诩:“嗯。”
季白早跟家人说过:不日就领证。今天终于如愿,语气里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妈,我跟许诩领证了。嗯,我最近不忙,身体也好。许诩也很好。爸呢?我跟他也说说。”
过了一会,他把手机递给许诩:“爸要跟你说话。”
许诩微笑接过:“伯父。”
那头季父还没答,季白已经伸手捏捏她的鼻子:“该改口了啊。”
许诩脸一热。不过一时间要改叫爸,还真有点局促。
季父也听到季白的话,笑了:“慢慢来慢慢来,小许最近胃口好吗?有什么事都让季白跑,保重身体啊。”
许诩轻声答:“好的……爸,你们也保重身体。”
季父:“好!好!”
许诩正和季父讲话,她的手机却响了,摸出来一看,是许隽,丢给季白,示意他先接。
季白拿起手机,声音清朗如春风:“哥,是我季白。许诩在接电话。”
电话那头,许隽愣了一下。
要知道两个男人年纪相当,季白一直都是叫他“许隽”,今天吹的什么风?改口叫哥了?
许隽反应多快啊,立刻脱口问道:“你们领证了?”
“领了,刚刚。”
这时许诩已经挂了电话,季白含笑把手机还给她。
等许诩跟许隽汇报完今天的领证过程,季白将她肩膀一搂:“给咱爸再打个电话。”
许诩一怔——不是刚给他爸打过电话吗?
马上反应过来——是说她爸呢。他叫得真顺口啊。
许诩将手机放在一边,双手抓住他的脸皮,轻轻往两边一扯,端详片刻,点头:“是比我厚不少。”
季白抓住她不安分的手,牢牢握在掌心,眉宇间笑意浅浅:“夫人过奖。”
忍不住关上车窗,又厮磨了一会儿,他才松开她。
许诩笑眯眯望着他:“三哥我们去港湾餐厅吃……”
季白打断她:“你叫我什么?”
“……老公。”
“哎。”他轻轻应了声,黑眸在阳光里灿如星辰,声音却低沉温柔透着一丝蛊惑,“再叫一声。”
许诩心尖微颤,看着他俊朗逼人的容颜,竟有些移不开目光:“老公。”
“哎。”他答得干脆,开始发动车子,又侧头瞥她一眼,“再叫几声,别停啊。”
许诩忍不住笑了:“老公老公老公……无限循环n次,满意了吧?”
车徐徐驶上高架,驶入川流不息的公路。放眼望去,霖市阳光灿烂,高楼林立,花团锦簇,景色清新又繁荣。他噙着笑,专心致志开车。而她靠在他肩上,望着明净的蓝天白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春日正好,你我满心欢喜,缱绻相依。不惧他日腥风血雨,不负此生似海深情。
作者有话要说:是不是有意犹未尽、不太满足的感觉?
没错,今天是粽子节,老墨毅然决定最后爆发一把,双更庆祝!
今天还有个番外放上来,可能不会很长,类似于尾声吧,老墨去写了,估计得晚上10点前更新了哈,啵啵啵!
大家粽子节快乐!深沉的说一句:为了本文最后一个双更,必须撒花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