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林清岩就诊的地方,是市内一家私立肿瘤医院,环境清静又气派,平时人非常少。
这天早上,大胡照例跟着林清岩的私家车,来到肿瘤医院外,看着他在两名助理搀扶下,走进医院。他戴着厚厚的帽子,穿一身黑色羽绒服,看起来又高又瘦。
大胡坐了一会儿,也下车跟进去。私立医院是会所性质,没有会员资格不能入内。不过门口接待人员早认识他了,他出示完警官证,直接晃了进去。
到了今天,大胡对林清岩的跟踪监视,也已经挑明了。毕竟林清岩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每次出行都有几名高水平的保镖跟随,大胡要全程近距离跟踪,不可能不被察觉。不过大胡也贼精,有一次被保镖拦住,干脆直接走上前,对林清岩说:“林先生,虽然谭良案已经了结,但为防他还有其他同伙,可能加害姚檬和她的家人——也就是您,所以我奉命保护。希望你配合警方办案。”
林清岩只是笑笑,摆摆手,让保镖不要管他。
不过专属病房这种地方,大胡还是进不去。这天他照例在走廊尽头的长椅坐下,林清岩最近每天都在病房耗大半天,有得等了。
——
病房布置成家居环境,温馨又安静。林清岩只穿白衬衣黑西裤,坐在床边。尽管医生宣告仅余三个月生命,他看起来依旧清俊而温和。
医生笑着迎上来:“林先生今天气色很好。”
医生挺年轻,其实更相当于病人生命最后阶段的私人高级陪护——到这个地步,检查、治疗都已经没什么意义。例行检查完,医生就在旁边坐下,陪他聊天。
过了一会儿,林清岩手机响了,说了声抱歉接起,低语几句挂断,对医生说:“公司有点急事,我要回去处理一下。能不能回来再做剩下的理疗?”
“没问题。”医生笑着起身,刚要走过去给他开门,他却摆摆手:“我走这边。”
隔壁病房与这间有一扇门相通,医生这才知道,这几天包下隔壁的人也是林清岩。不过想到有钱人喜欢清静,也就释然。
“门口那位虽然是好心保护,但是我去谈生意,不方便让他跟着。”林清岩淡笑。
医生看到过林清岩跟大胡笑着打招呼,于是会意点头:“明白,林先生去忙吧。”
林清岩从隔门走了,一名助理走进来,脱掉外套,冲医生笑笑:“林太太让我再向您咨询一下先生的病情。”
——
大胡在走廊里坐了一阵,就见一名护士从病房走出来。他叫住她:“哎,里头怎么样?”
护士也认识他了,撇撇嘴:“正检查呢,你怎么每天都问啊?”
大胡笑笑,过了一会儿起身,走到门边,轻轻推开一条缝。隔着屋内磨砂屏风,模糊可见一个男人坐在后头,看身形衣着应该就是林清岩,医生正微笑跟他聊天,跟之前每一天没有差别。
大胡悄悄掩上门,又坐了回去。
——
许诩在离家最近的私立妇幼医院做产检。比起公立医院,人当然是要少的,但也没少到哪里去。她跟护理小刘在诊室外等了一会儿,才轮到她。
小刘并没有进来,而是守在门外。女医生非常温和,让许诩在病床躺下,拉上帘子,听了听胎心,点头:“胎心有力,很好。”她转身在储物架里找了找:“我下楼去拿点试剂,你等一等。”
许诩点头。
医生脚步声渐远,许诩躺着,望着窗外碧蓝的天空,对面屋顶瓦片上,还有薄薄的积雪未化。正出神呢,忽然听到帘子外头传来非常轻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跟医生不同,跟小刘也不同。许诩转头看着地面。
帘子下出现了一双男人的脚,穿着程亮的黑皮鞋、黑色西裤,灯光将他高大的身影映在白色布帘上,静静不动。
许诩心头微微一惊,立刻扬声喊道:“小刘!”
“哎!”小刘几乎是马上应声,脚步声“噔噔噔”就进来了,一把挑开帘子看着她,“有事吗?”
许诩没答,目光越过她,这才看清是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男医生,站在屋子里。这时,原先的女医生正好走进来,笑着把桌上的一叠档案给他:“拿走吧。”
男医生笑着走了,许诩松了口气——虚惊一场,她有点太紧绷了。
——
从医院检查出来,再到附近的商场买了点东西,就已经是下午了,小刘哼着歌开车,许诩坐在后座,举着b超照片,看着上面模糊蜷缩的小人儿——季白要是看到,一定很高兴。许隽要是看到了,自然是一口一个我外甥果然帅。
很快进了小区,小刘把车停进地库,许诩站在花园里等她,顺便给哥哥打电话,做例行产检汇报。
许隽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快:“到哪儿了?我在你家呢。”
许诩抬头看着自家窗口:“楼下了。”
“嗯,检查结果挺好吧?”
“很好。”许诩笑答。
“那是,都是我照顾得好。上来吧,我买了些新鲜樱桃,刚加完班就第一时间给外甥送过来。”
——
电梯匀速上行,只有许诩和小刘两人。
“叮”一声门打开,许诩手机也响了,是季白。
“回家了吗?”他的嗓音低沉温柔。
“嗯。”
“我也从警局出来了,大概半个小时到家。”
“今天这么早?”许诩问。
季白顿了顿,轻声答:“我今天专门请了假,等我。”
许诩静默片刻,忍不住笑了:“哥哥还在家里呢。”
“让他赶紧走。”
——
挂了电话,季白望着车窗外的蓝天,还有林立的建筑、川流不息的公路,眼睛里也泛起笑意。
这是他第几次谋划求婚了?
不过许诩说得对,热恋期的激情慢慢沉淀,让他把自己的心看得更清楚。
这一次,他没有准备鲜花,也没有准备月光和溪流。
连戒指也没有——因为一直被她戴着。
这个求婚如此简陋,他只是孑然一身走到她面前。
他想说的话也很简单:
许诩,这次出差,我忽然发现一件事。
这个月,我有十七天在外面出差,剩下十三天,也在警局工作到很晚。我算了一下,跟你单独相处的时间,零零碎碎加起来不到三天。
你说要考虑一年,才决定是否嫁给我。可这么算起来,就算再过一年,我们相处的时间,也只有几十天。
许诩,我不知道还要多少时间,才能让你觉得水到渠成。刑警的职业,注定我们要把生命中大部分的时间,给其他的人,而不是最亲密的彼此。那么,在有限的生命里,我一天也不想再浪费。对我来说,跟你白头偕老,才是真正的水到渠成。
——
许诩收起电话,跟小刘走到家门口。
打开门,首先看到的是许隽的皮鞋,整齐摆放在玄关。他的羊绒大衣也搭在沙发上,客厅没见人,厨房倒是传来淅沥的水声,应该是在勤快的洗樱桃。
许诩对小刘说:“你先回去吧,辛苦了。”
小刘点点头,把东西放下,带上门走了。
许诩脱了羽绒服,又从袋子里拿出b超结果,放在桌上。这才走过去。
冬日的阳光,从餐厅的窗户透射进来,将家具地板,都镀上一层朦胧的光泽,看起来静好又温暖。餐桌上放着一小盘洗好的大樱桃,正沥着水。
许诩拈起一颗吃了,刚想进厨房找许隽,忽的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眼角余光似乎瞥见,一侧通往卧室的寂静走廊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她转身,绕过餐厅那堵墙,一眼就看到墙角露出双男人的脚。
她悚的惊出一身冷汗,快步冲过去,眼前的一幕只叫她魂飞魄散——许隽静静趴在地上,就像是睡着了。脑后一汪鲜血,正缓缓蔓延。
许诩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眼眶疼得就像要裂掉。就在这时,厨房的水声停了,脚步声响起。
林清岩倚在门边,微笑看着她:“你哥哥很疼你。”
——
接过林清岩手里沾有迷药的手帕时,许诩死死抑制住心头无声剧痛,淡淡转头看着地上的许隽:“叫救护车吧。他的人生很失意,这辈子也就这么过了,你又何必杀他?”
林清岩淡笑不语。
把晕倒的许诩丢在后座,开车出小区时,他拿出手机拨打急救中心:“这里有人受了重伤,地址是……”
——
季白开车刚到小区门口,手机就急促的响起,是大胡。季白一个急刹车,快速接起。
“操,头儿,林清岩跑了!”大胡的声音也有点不稳。
季白的脸色立刻沉下来:“姚檬呢?”
“今天她没来医院。”
“通知局里,马上增派人手,申请搜查令,务必找到他们。”
挂了电话,季白正要掉头,却看到小区门口,露出一辆救护车的蓝色车灯。他心头忽然生出不祥预感,一踩油门冲进小区。
楼道里堵了很多人,电梯也迟迟不来,季白从楼梯一路狂奔到了家门口,迎面就见两名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出来。许隽一身的血,脸色苍白躺在上头,眼睛似开似合。
“许隽!”季白全身如坠冰窖,一把抓住担架,却被医护人员拦住:“让开,马上要送医院抢救!”
季白铁青着脸往后退了一步,手却又被人一把抓住。是许隽睁开了眼,气若游丝,眼神却有种发狠的执拗:“许诩……许诩……”
作者有话要说:非常理解大家很想快点看到结局的心情,老墨正在加足马力写,但越到结局,真的越是要写稳,才是真的不辜负大家追文这么久,希望大家理解。正文一共就只剩3-4章左右了,老读者应该都知道,老墨从来都不喜欢拖的哈。
今天应该来不及二更了,明天争取多更点。这个题材的确有点费脑子,注定写不太快,有时候老墨一小时才写200-300字,所以还望大家见谅。
另外,这文来了很多新读者,你们把老墨也收了吧。这篇文快完结了,收了老墨,下次开新文、更新v章、开定制,都可以设置后台提示,很方便哦!进入专栏,点击“收藏此作者”,就把老墨领回家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