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是夜,月色温凉,秋意湛湛。
姚檬的住处是市区一套两居室,林清岩也在,跟姚檬穿着同款家居服,高大又清爽的样子。两人看到季白和许诩上门,都有点意外。
四人在沙发坐下,林清岩微笑站起来:“我去泡茶,你们聊。”
看到冯烨的照片,姚檬的神色有片刻凝滞。
“我们是高中同学。‘天使杀手’案我也听说过,但并不是很了解。出什么事了?”
姚檬可能有危险,当然不会瞒着她实情。许诩拿出份案件基本资料,递给她看。姚檬静静看完,脸色有些发红,点头:“我知道了。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看到那张偷拍照片,姚檬微怔。
季白问:“你们私交如何?”
“普通同学,交往不深。”
这时林清岩端着茶走过来,看到三人凝重神色,在姚檬身边坐下,柔声问:“怎么了?”
姚檬抬头朝他笑:“没事。他们找我了解以前一个同学的情况。”
又聊了一会儿,季白和许诩站起来:“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姚檬也笑着站起来:“我送你们。”转身对林清岩说:“我很快就回来啊。”
三人一路沉默,一直走到小区外无人的林荫道,姚檬轻声说:“许诩,咱俩说会儿话。”许诩点头,季白看一眼两人,先走回车上坐着。
两人找了张长椅坐下,许诩静静望着她。姚檬抬头看一眼明朗的夜空,抿嘴笑笑:“刚才清岩在,我不想说。不过不说,你们去学校调查也会知道——我跟冯烨……高中谈过一段时间恋爱。”
许诩心头微震。尽管刚才看得出姚檬有所隐瞒,但她也没想到两人竟然有过这种关系。
姚檬的声音静静的:“跟这种禽~兽谈过恋爱,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许诩看着她讥讽的表情:“你……很爱他?”
姚檬一怔,笑笑摇头:“怎么会?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
是爱吗?姚檬也不知道。
对季白,是倾慕中夹杂着浓浓的崇拜,被拒绝后自尊心虽然受伤,但也不会痛得死去活来,只是终究有些落寞。所以此刻谈及与冯烨的恋情,下意识也想避开他;
对林清岩,是成熟、稳定的归宿感。他的魅力和气质,深深打动了她。然而无可否认,他的金钱和地位,也是姚檬会考虑的东西。他更像是姚檬挑选的结婚伴侣。
可是冯烨?
十七八岁的热烈、冲动,两个同样优秀的少年,当时觉得爱得不能自已一定要一生一世,回头再看,不过付诸一笑。
他贫寒的家境,他固执的性格,还有他即将赴香港读书,都是姚檬当年跟他分手的原因。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当年这份纯粹的感情,每当想起来,还是会心头钝痛滞涩。而这种感觉,是季白、林清岩都不会带给她的。后来听闻“天使杀手”案后,这种痛,就变成了深深的厌恶。连带着,对任何强~奸犯,姚檬看都不想看一眼。
许诩静默片刻,问:“他当时是否表露出心理变态倾向?”
姚檬摇头:“那个年纪的男孩,都是桀骜又冲动的,他算不上特殊。而且我们只好了一年,了解其实不深。”感情来得浓烈,但更多时候都是懵懵懂懂,自以为是。
许诩又问:“那性方面呢?他有什么癖好?”
姚檬垂头:“我们没有发生过性~关系。”说完一怔,跟许诩对视一眼。
两人都想到了。这样意味着她更危险——因为如果真的是冯烨回来,他还没得到过姚檬。
许诩:“我让队里派人24小时保护你。”
“不,不要。这样会影响我的工作。”姚檬蹙眉。
警察保护当然会引起旁人注意,传出去公司老总是变态杀手的觊觎对象,杂志社也不必开了。
但许诩还是不放心。见她不出声,姚檬笑笑说:“你放心,我每天两点一线,公司到家里,而且平时都跟同事在一起,清岩也经常接我,想要诱拐我,还是不容易的。而且,你们现在也不确定就是他吧?他坠海身亡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顿了顿又说:“这样吧,我回去就把这件事跟清岩提一下,就说是我中学时的骚扰者,让他安排两个保镖给我。你就放心吧。”
许诩这才点头。
许诩和季白驾车离开后,姚檬在小区门口发了一会儿呆,才回到家中。一进门就见林清岩拿着本书,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姚檬微微有些发怔。三十五岁的男人,既有长辈般的儒雅温润,却又安静清俊如干净的青年。
她走过去,靠着他的肩膀。
林清岩放下书,将她搂进怀里:“宝贝,没事吧?”
她将头埋在他胸口,仰起脸笑笑:“没事啊,跟许诩聊得久了一会儿。”
——
接下来的十几天,警方抽调大量警力,对冯烨进行全省搜捕,依旧无果。针对受害人白安安的调查,也没有进展。
刑警队众人的神经一天比一天紧绷,害怕哪天就突然冒出第二个受害者。
只是案子没破,生活还是要过。季白并没有将许诩怀孕的事告诉队里的人,目前案件紧张,不可能还因为私人的事,叫大家分心。他只告诉小赵——许诩最近身体不太好,让他平时替自己留意,小赵自然满口答应。队里的杂事都是他管,有他留心,许诩在生活细节上倒是得到不少照料。
不过,虽然案件紧张,许诩的怀孕状态可谓是顺风顺水,除了开头几天有点恶心,很快就一点事也没有了,每天都精神奕奕,脸色也红润了不少。季白则说,这是自己的强壮基因正在改变许诩的体质。
这天中午,大伙儿到食堂吃饭。因为工作太紧绷,吃饭时是难得的放松,所以反而会聊得比较积极。
食堂人多,季白怕许诩被碰着,让她坐在位置上,按她平时食量,给她打来饭菜,就在她身旁坐下,边吃边听其他人聊天。
许诩一直安安静静吃,也没引人注意。过了一会儿,忽然推推季白。季白转头一看,盘子里空空如也,今天吃得倒挺快。
“吃好了?我陪你上去?”
许诩:“我还要这么多。”
话音刚落,大伙儿全看着许诩——她食量小是众人皆知的事,今天战斗力简直逆天了。
许诩微赧:“今天有点饿。”
大伙儿当然不能让女孩子尴尬,都笑着是该多吃,平时吃太少。
大胡插科打诨:“嫂子还在长身体,饭当然要吃够。”
大伙儿都笑,季白淡笑拍拍大胡肩膀:“有眼光。”
——
吃多的后果就是犯困。为了让许诩能休息好,季白专门跟局里申请了一间宿舍,让她每天中午能小寐片刻。
午后的房间,温热又寂静,楼道里也是静悄悄的,窗外有树枝轻轻摆动。许诩靠坐在床上,季白搂着她的肩膀,目光自然而然落在她还很平坦的小腹上。
“我看看长了多少肉。”他起了兴致,俯头过去。
许诩一低头,便见他英俊的侧脸贴着自己,俊朗乌黑的眉目格外温和。许诩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短发。
只是怀孕才两个月,当然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季白刚要抬头,却瞥见她的胸。她今天穿的是件白衬衣,玲珑又贴身。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角度原因,竟显得比平时要饱满逼人。
季白起身,埋首到她领口,在一片雪白的酥软上落下一吻:“都长这儿了吧?”
许诩失笑,轻轻抓住他的衬衣衣领,凑过去安安静静的吻着他。
就在这时,季白电话响了。两人瞬间松开彼此,同时看着手机。
是老吴:“头儿,刚刚发现了第二具尸体。”
——
季白等人赶到案发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这是与上一处弃尸点相距数十公里的山区,位置要更偏僻。此时暮色朦胧笼罩大地,尸体就躺在一个山洞前的树林中,同样静美,同样诡谲。
法医正在初步检验尸体,季白许诩隔着几步远,皆是沉默不语。赵寒报告:“死者李恬甜,24岁,音乐学院研究生。一周前失踪。因为她是跟同学在校外租房住,平时又经常夜不归宿、自己出去旅游,所以同学也没在意,没有报警。”
这是法医也起身走过来:“死亡时间前天8点至12点间,跟上一具尸体的状况基本一致,只是时间长,腐化程度要更高一些。另外,□的裂伤更重,有些伤口疑似死后造成的,需要进一步鉴定才能确认。”
众人都是心头一凛,大胡低声骂道:“靠,更变~态了。”
——
季白正在周边树林地面勘测,一回头,就见许诩走到自己身边,默默站着,紧蹙眉头。
“怎么了?”
许诩抬眸望着他:“虽然说冯烨掉海生还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之前我还怀疑凶手可能是冯烨,毕竟作案手段太像了。但今天出现第二具尸体,我反而觉得不是他了。”
季白露出微笑:“继续说。”
许诩答:“除了外形气质相近,两名死者还有个很大的共同点——她们失踪一段时间,都没有引起身边人注意。凶手似乎不知不觉就将她们诱拐了。我认为这不是偶然。凶手应当在诱拐前,对她们俩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跟踪观察,非常了解之后才下手。这也符合他建立亲密关系的心理。”
“然后?”
“这就出了问题——李恬甜失踪是在一周前,这个时候,我们已经针对冯烨,抽调大批警力进行追缉。市内几乎每条街上,都有便衣进行巡逻。交警的监控系统也全天候发挥作用,如果是冯烨,他怎么能躲过我们的密集搜捕,在市内完成跟踪、诱拐这些复杂的步骤呢?
而且按照你上次的推论,凶手应该有相对空闲的时间、一辆车、一间房子。可是冯烨被香港、大陆还有国际刑警通缉,他如果流窜到霖市,应该也过得很潦倒,能够这样有条不紊的犯案,具有很大难度。
所以我现在倾向于凶手另有其人。无论他是什么动机模仿冯烨作案,他都成功的扰乱了我们的视线。”
两人说话的空档,老吴等其他几个资深刑警也围了过来。听她说完,众人也纷纷点头。大伙儿经验都丰富,这些天搜捕下来,跟她也有同感。
季白看着许诩:“冯烨案对你的最大价值,是帮助你去理解凶手的作案心理。我们不能假定冯烨是罪犯,而应该当成全新的案子和凶手去侦破。而物证,才是确定罪犯的首要根据,你们看这里。”
大伙儿都是一怔,季白低头看着之前正勘测的地面,这里土质松软,有零星的落叶。他蹲下来,轻轻拂开落叶,泥地上赫然出现大半个清晰的脚印。
大伙儿顿时振奋不已。
很快就对脚印勘测完毕。季白沉声说:“凶手穿42码鞋,冯烨的资料是44码。”
有人疑惑问:“会不会是凶手留下假的脚印,混淆视听?”
老吴也蹲下端详着脚印,答:“不会。首先,白安安案发后,头儿就下令封锁消息。凶手并不知道第一具尸体已经被我们发现,没必要故弄玄虚留下脚印;其次,从脚印深度看,应当是背负了重物的,脚印恰好也正对尸体方向,所以应该是凶手背尸体时留下的。这里落叶较多,所以凶手一时未察觉,留下这个宝贵的脚印。”
——
这天大伙儿收队已经是半夜。虽说依然不知道凶手身份,但至少排除了冯烨的作案可能,同时也获知了关于凶手的一点线索。
一回警局,季白就对赵寒说:“跟姚檬说一声,让她不必太担心。”
大伙儿也都点头。虽说姚檬离开警队,但小姑娘要是被变~态杀手盯上,也太可怜了。如今至少可以放心点了。
赵寒打电话过去时,姚檬正在林清岩家里。夜深了,她和林清岩本来已经熟睡,见是警局电话,她走出卧室,带上门,一直走到客厅玄关才接听。
“姚檬,凶手确定不是冯烨,他应该已经死了,你不必担心了。”赵寒说。
姚檬静了一瞬,微笑答:“好,那我就放心了。你们是怎么确定的?”
因为姚檬是重点保护对象,赵寒也不用瞒她,低声答:“鞋号不对。”
姚檬想了想:“冯烨是44号。”
赵寒:“对,凶手是42号,保密哈。”
“嗯。”
挂了电话,姚檬在玄关站了一会儿,悬了多日的心,终究还是放下了。一抬头,就见玄关鞋架上摆满她和林清岩的鞋。许是刚刚被赵寒一说,她自然而然留意到男鞋上的号码:也是42。
微微失笑,她太紧张了。走进卧室躺下,林清岩约摸是熟睡中察觉到动静,翻了个身,从背后抱紧了她。
同一个夜里,许诩被季白先送回家睡觉,季白折返警局加班。可到了清晨,却接到许诩电话:“你说得对,应该当成全新的案子去研究。现在,我有了罪犯的初步画像。我想,也许可以把他从整个霖市中筛查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