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四个月后。
夏去秋来,霖市时常笼罩在薄薄的雾气里,整个城市清凉宜人,绿意葱葱。
是夜,月色明朗,秋意正浓。许诩穿着件宽大的t恤,坐在电脑前十指如飞。手边一杯浓香咖啡,耳朵上照例挂着副耳塞,连身后有人推门进来,都没听到。
季白被省厅抽调到外地出差,已经两周了,今天才连夜赶回来。以为会看到小家伙香甜沉睡,没想到他不在家,她倒是自得其乐。
将手中行李放下,缓步走上前。她穿着他的t恤,一件衣服几乎可以将整个人罩住,只露出纤细雪白的两条小腿……季白弯腰,将她从凳子里抱了起来:“老婆……”
许诩正全神贯注看着电脑,先是吓得全身一抖,感觉到他的气息体温,旋即笑了。
他身上还带着夜色的清冷,微凉的唇重重压住她的。一阵炽热的纠缠后,他的气息也有点不稳,抱着她就往卧室走。
“等等!”许诩推开他的胸膛,扫一眼他的外套,“你先去洗澡。”说完从他怀里跳下来,又坐回椅子里。
季白怀里空空如也,瞥一眼她纤细的身影,俯身过去将她再次环住:“忙什么?”
许诩咬着笔头,盯着屏幕答:“给姚檬的杂志写专栏文章。她的杂志聚焦女性生活,心理健康也是一方面。”
季白扫了眼电脑屏幕:“你怎么有兴趣干这个?”
许诩拉开抽屉,抽出两张精美的门票递给他:“我又没要她钱。她给的酬劳是两张音乐会vip票——你不是喜欢这个乐团吗?无功不受禄,我才帮她写的。”
季白接过门票,看了几眼,放在桌上,低头深深吻住她。
他去洗澡了,许诩的注意力又集中在屏幕上,刚敲了几下键盘,忽然听到他在浴室喊道:“老婆,我没拿浴巾。”
许诩起身,拿了条浴巾走过去。门开了条缝,传出淅沥的水声。许诩一抬眸——咦,浴巾不就在里头架子上吗?还没回过神,眼前伸过来条结实的麦色手臂,将她一下子拉了进去。
许诩失笑,推他:“我工作还没做完!”
季白哪里肯干,将她连人带衣服抱到花洒下,反手就关上了浴室的门。
一室痴缠。
等两人相拥静静躺在床上,已经是几个小时后。
季白这几天连轴转,刚刚又要得有点狠,现在是心满意足筋疲力尽。可许诩闭着眼躺了会儿,却睡不着——咖啡喝多了,干脆坐起来:“你先睡,我把工作做完。”
季白扫一眼墙上的钟——两点了。见她还真的打开电脑,一副打算通宵的势头,不由得蹙眉:“过来睡觉。”
许诩:“你别管。”
季白起身过去,抬手就合上她的屏幕盖:“这都几点了?”
许诩正文思泉涌,忽的被他打断,不由得皱眉抬头看着他。季白也毫不避让的盯着她,黑眸沉沉,自然而然就露出平时严厉的神色。
许诩看他一眼,重新打开屏幕:“你忘了同居守则了?互不干涉。”
季白望着她淡然的神色,胸膛中有那么一点火气冒上来。
倒不是他非要干涉许诩,只是他在外辛苦操劳了大半个月,没一天好好睡过觉。案子一结束,都没肯在外地过夜,立刻马不停蹄赶回来。人其实已经累得不行了,只希望温香软玉在怀,能跟她共枕而眠,她却不领情。
而且时间太晚,她不爱惜自己身体,他还舍不得呢!
沉默片刻,到底还是压下强行将她抱回床上的冲动。他拖一把椅子过来,坐在她边上:“行,不干涉。我自个儿坐这儿总行吧。”
许诩看他一眼,不讲话,继续敲键盘。季白则抄手静静盯着她,看着她白皙安静的小脸,心头的火气倒是消了——她就是这么直愣愣的性格,他有什么可气的呢?
许诩被他这么盯着,其实也有点工作不进去。想着他刚出差回来,都几点了还不去睡?身体扛得住吗他?
过了一会儿,她决定妥协。一转头,却见他脑袋歪着,眼睛微阖着,呼吸均匀悠长——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许诩推开电脑,起身在他跟前蹲下。仔细看,才发觉他眼眶微微深陷,俊朗的眉宇间都是疲惫。
许诩登时扎扎实实心疼起来,伸手轻轻推他:“三哥,三哥……对不起,我不工作了,我们去床上睡吧。”
季白没睁眼,嘴角先扬起笑意。许诩一怔,反应过来——他装睡博同情!
季白已经伸手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将她紧紧圈在怀中,身心愉悦:“三哥接受你的道歉,乖,睡觉。”
——
其实一开始,许诩并不想要同居。一是她本身我行我素惯了,并不习惯生活中突然多出个人;二是两人本就是同事,要是还同居,几乎就24小时在一起。
许诩相信适当的距离会加深爱情的美好,太过腻歪,也许适得其反。
但她的这些想法,在季白看来都不是问题——怎么会腻呢?工作这么忙,相处时间根本就太少。
他的目的就是快点同居,将小家伙彻底划入自己的生活中,牢固培养感情。许诩性子简单,而他目标坚定步步为营,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晚上饿了没人煮宵夜、白天工作疲惫周末想让她照顾自己、烟瘾又发了要她监督、突然开车到她家楼下接她过去……诸如此类的借口,许诩的衣物被他一点点往家里搬,有时候一周接连几天都住在他家,到最后在自己家里反而不如季白家方便……不知不觉很快就同居了。
后来许诩也意识到他的心思,但已经舍不得拒绝。
令许诩庆幸的是,同居第三个月,两人几乎没吵过架。即使有矛盾,也是刚刚这种小摩擦。总是很快和好。
偶尔有点大摩擦,季白都会让着她一点,不管谁对谁错,总是他先不紧不慢的来哄她,对这一点,许诩是非常非常窝心的。有时候跟许隽提起,连他都说:“季白人看着挺傲,心倒是大,够男人。”
——
音乐会是周六晚上,地点在市中心的一家剧场。季白和许诩到的时候,人已经快坐满了,偌大的剧场里灯火辉煌、人人衣冠楚楚。
他们的座位在剧场靠前的正中间,是非常好的位置。一落座,就见姚檬挽着林清岩的胳膊,坐在前排,转头朝他们微笑。周围还坐着些年轻男女,见状也看过来,应该是姚檬公司的同事。
比起几个月前,姚檬看起来更成熟漂亮。绸缎般的长发,精致大方的晚礼长裙,妆容淡淡眉眼璀璨,坐在人群中,愈发显得清艳动人。仿佛一块璞玉,终于褪去蒙尘,彻底绽放出光彩。而林清岩高大挺拔、清秀儒雅,两人坐在一起,十分的登对。
虽然交往不多,但季白和许诩对林清岩印象都很好。两个男人微笑打了招呼,林清岩客气的恭维:“许诩今天很漂亮。”
季白看着身侧的女人——米色v领毛衣,短呢裙子,虽不像其他女人艳光逼人,却清新可爱得像柔软的小动物,的确是他眼里最漂亮的。
许诩却笑着对林清岩说:“最漂亮的在你身边呢。”
四人都笑,林清岩看着身旁如珠如玉的姚檬,灯光暗下来时,侧头轻轻吻了吻她的脸。而季白也执起许诩的手,送到唇边一吻。
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他的心,天下有情人,概莫如是。
——
音乐会结束时,夜色正好,剧场外池水灯光掩映,花香树绿。出口处正是人流高峰,季白没有马上带许诩回家,而是走进绿荫中,慢慢踱步。
刚走了几步,电话响了。他一看,微微一笑接起:“妈。”
季白平时跟家里联络不多,许诩也没跟他父母有过正面接触。此时便静静站在他身旁陪着。
季母听到儿子爽朗的声音,笑着说:“快十一了,又是中秋,你回不回家?”
季白看一眼许诩:“回啊。我带许诩一起回来。”
电话那头,母亲静了一瞬,答:“定好机票告诉我们,我派司机去接。”
“行啊。”季白淡笑。
——
这天回家后,许诩去洗澡了,季白一个人到阳台,对着夜色嚼枣片。
烟在老婆的监督下,已经完全戒掉了。只是偶尔有瘾上来,许诩总是塞块枣片给他,说当替代品还能美容养颜补血补气等等……虽然一个刑警当众嚼美容补血的红枣片有点怪异,但一说是老婆的指令,周围人就都成了羡慕。
此刻,季白就嚼着枣片想:这次带许诩回京,母亲有点难办。
之前他已经跟家里提起过几次许诩的事,其他人都还好,唯独母亲,像是刻意回避,每次都不答这个话茬。
从他选择职业开始,母子间就一直有矛盾,互不妥协。只是拗不过他,慢慢也就接受了现实。
现在他又没按她的意图,娶一个门当户对的人,而是找了个外地姑娘,还是个刑警,母亲当然不乐意。
不过,也不会有多难办。
季白掏出手机,开始挨个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最疼爱他的爷爷。
“爷爷,我下周回北京。给您个惊喜——对,带孙媳妇来见您。您派车来接吧,她说想先见您……见完您再去见我爸妈……”
第二个电话,打给大哥。
“哥,我下周带许诩回来。家里吃饭那天,你得回来。”
然后打给舒航。
“我下周带你嫂子回来……嗯,你爱传就传,光明正大,就说季三要结婚了。我妈的态度?舒航,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让你妈她们去劝劝我妈……”
那头的舒航乐了:“不如我去找我妈哭诉——说你找了个身家清白又聪明可爱的姑娘,大伙儿都羡慕嫉妒恨?发誓也要找个差不多的。”
季白淡笑答:“成。”
——
返京前夜,许诩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家。
季白打开一看:精致如滴水的翡翠耳环——许诩解释:“你说过,你母亲喜欢翡翠,这个是我让我哥托人买的。”
手感很好的丝绸短衫——“送给爷爷的,老人家穿着贴身舒服。这是全手工的。”
一样样展开,不见得多贵重,但看的出全花了心思。
季白抬眸看着她:“这些我会叫人准备,你不必费神。”
许诩却说:“谁买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心意不同。”
季白静默片刻,说:“老婆,我妈一直对我当警察的事有芥蒂,这次回京,她可能会因为我,连带对你也有一点误会。但你不必在意,她影响不了大局。”
许诩微微一怔。
她母亲过世得早,并没有太多跟女性长辈相处的经验。但她能做出判断——以季白的老练,也没能完全令其母亲支持他,可见他的母亲,性格应当比较固执,也许不太好相处。
毕竟是讨论长辈,两人都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许诩问:“介不介意我问个问题?”
“说。”
“你们家谁最有话语权?”
季白微微一笑:“我爷爷,其次是我大哥。”
许诩点头,神色淡定的沉思了一会儿,抬头:“你争取他们的支持了吗?我们应该避重就轻,控制大局。”
季白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沉声失笑。
小家伙只要上了心,比谁都有心机。北京之行,季家上下,对她来说,只怕也是兵来将挡,一马平川!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老墨爆了字数,今天就蔫了。下周剧情更精彩,压轴大菜端上来。
周末愉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