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临近中午的时候,季白告辞了。许诩把他送到楼下,两人想起昨晚到今早发生的事,都有点想笑,又有些舍不得。
“那……再联络。”许诩朝他挥挥手。
季白直接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中。
楼道里来来往往都是人,季白也不管,低头凝视着她:“你家人都很好。”
“那是自然。”
季白眸中升起笑意:“我刚跟你父亲提过了,十一跟我回北京吧,见见我家里人。”
许诩看着他。
她知道他这样是出于礼节——因为今天已经见过她家人了。
“今天遇到我爸他们是意外,你不必太在意,不用这么快。”
季白盯着她笑:“早晚都一样。”
许诩脸又有点发热了:“离十一还有好几个月,到时候再说。”
其实季白倒不是急,毕竟两人刚开始不久,之前也都没想过见家长的事。
只是按照他从小接受的教育,既然已经在人家姑娘长辈面前有所承担,理应也让她获得自家长辈的认可,这才是对她的尊重。
在他这里,不想让她有一点点屈就。
——
许诩回到楼上,许隽去厨房切西瓜了,只留父女俩在客厅。
许诩在父亲身旁坐下:“怎么样?”
许父看着她慈爱的笑:“很好的小伙子,机敏老练,坦荡稳重。你的眼光比许隽好得多。”
许诩还没答话,厨房的许隽扬声喊道:“爸,你这也太偏颇了。我才是你儿子啊。而且这才见第一面,有必要这么高的评价吗?”
三人都笑。笑罢,许父温和的说:“你哥哥说得对,我对他评价很高,但也只是第一印象。让我有所疑虑的是,他的家庭背景有些特殊。
中国社会首先是权力型社会,其次才是经济社会。即使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但的确有一小部分人,站在这个社会的权力顶端。
如果一个人,从小就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从小就能更轻易比其他人获得很多东西,他的心态、他看到的东西,肯定跟我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
许诩,你是学心理学的,你很清楚人的成长环境,对性格和价值观的影响。你们的事情我不会干涉,但是我希望你今后一定要好好斟酌,他是否能一直平等的、尊重的忠诚于你、爱护你。”
许诩想了想,点点头:“我现在不能确定说,我们一定能走到最后,因为任何感情都是有风险的。但家庭对他的影响,不会是任何问题。因为他远比我们更早意识到这一点,那时候他才十八岁刚上警校。
爸,你见过有几个男人,能够在那样的年纪,放弃祖辈的蒙阴,放弃从小熟悉的成长环境,选择一条他那样的人从没有过的人生道路?并且不是以叛逆、颓废、消极的方式,而是积极的、独立的、坚韧的。”
她眸中升起一丝柔色:“爸,他真的很好。从概率上来说,我这辈子也许就能碰到一个这样的人,我一定要把握住。”
爸,哥,他是灼灼珠玉在侧,即使在爱情里懵懂如我,也不舍得错过。
——
下午的时候,父亲和哥哥都走了。许诩收拾完屋子,给季白打电话。
季白正在小区里跟几个朋友打网球。此时正是日落时分,夕阳斜斜照在红胶运动场上,明亮又绚烂。季白听到手机响,招呼另一个朋友过来代替,径自走到场边。
“他们都走了?”季白含笑问。
“嗯。”许诩也忍不住笑。好像有了昨晚的亲密关系后,两人讲话的味道都不一样了——有一种只有彼此能体会的缱绻在里头。
“吃饭了吗?”季白问。
许诩答:“刚吃过,你呢?”
“也吃了。”
两人又静默了一会儿,季白声音柔了几分:“……还痛不痛?”
许诩一怔,脸颊有些发热:“唔,还好。”
季白就轻轻笑了一声,也不讲话。
这让许诩更加默默的发窘,嘴里却淡淡的转移话题:“你在忙什么?”
季白抬眸望着身后的球场:“许诩,要不要过来陪我打球?”
——
季白在这个小区住了好几年,跟一些邻居也挺熟了。每到周末,大家会组织一些活动,有时候也会叫上他。今天倒没有特别活动,只有几个年轻人,在小区体育场里打球。
许诩到的时候,季白已经在小区门口等了一阵,牵着她的手领到众人面前:“我女朋友,许诩。”
大伙儿都笑,有人说:“万年光棍终于交女朋友了,咱们小区最后一个钻石王老五被攻陷了。”
也有人对许诩说:“季白人特好,许小姐,你好福气。”
许诩跟在季白身后,频频点头。季白将她肩膀一搂:“是我福气好。”
大伙都笑他有了女朋友果然不同了,这不还宠得跟什么似的啊。许诩脸颊微红,季白淡笑不语。
这时有人提议:“来来来,新出炉的夫妻档,上场来一局。”季白递了支球拍给许诩:“试试?”
许诩看着他:“你确定?这种运动我不擅长。”
季白微笑:“有我在,你跟着我随便配合几下就可以了。”
季白这么说还真不是吹牛,迄今为止他是打遍整个小区无敌手。只是这是个高档时尚小区,年龄相近的夫妇很多,大家总喜欢搞什么双打、混双、夫妻档,虽然每次他随便搭个人,也能大杀四方。但看着人家对面一对夫妻,输了女的嗔怪、男的边哄边认错,最后亲亲密密牵着手坐在场边给彼此擦汗、喝水。而他当然是跟个浑身大汗的大老爷们儿,互相随便击击掌庆祝胜利了事。
这种原本很激烈的竞技体育活动,如果输的人不郁闷,赢的人也不兴奋,次数多了,当真是有点索然无味。
现在有许诩就不同了。她不擅长?没关系,他足够强,带着她打,这种胜利的感觉一定很让人满足。
然而季白没想到,许诩竟然能“不擅长”到这个地步。
虽然她反应挺快,跑位也准。但是她个子太小手脚太短,手臂的力量也实在太小了。且不说经常赶不上球的轨迹,就算赶上了,一拍子往往直接扑网上。
对方当然也很快发现了这个劣势,几乎球球都往许诩跟前招呼。纵然季白全力救援,也是回天无力。
他输了,其他人可兴奋了,连说以后一定要经常带许小姐来打球,培养感情;还有人说,今天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常胜将军季白居然兵败如山,应该写进小区大事记……
季白虽然略有些沮丧,但也不太在意。大伙一起坐在场边休息,他望着许诩红扑扑的挂着汗水的小脸,问:“累不累?多喝点水。”
许诩自输球后一直沉默着,这时抬起头,微笑看着其他人:“一会儿打累了,要不要玩点别的?我提议打扑克。”
有人刚要点头,季白已经失笑握住她的手:“都这么晚了,还打什么牌?改天吧。”低声凑到她耳边说:“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赢回来。”
小家伙好胜心还挺强嘛。不过长夜漫漫,他只想跟她两个人在一起,怎么能让其他人耽搁时间?
——
夜色渐深,整个房间笼罩在暖融融的灯光里。季白去洗澡了,许诩趴在床上,支着下巴,看窗外幽静的星光夜色。
身后脚步声响起,床铺微微一沉,温热的气息从背后环住了她。
“看看喜欢吗?”季白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许诩低头一看,他手里拿着个通透翠绿的镯子。
她又抬头看着他:“定情信物?”
季白微笑:“嗯。”拿起她的手腕,把镯子套进去。好在镯子也秀气,勉强不会掉下来。白皙如雪的手,跟绿盈盈的玉,倒是很相称。
“我爷爷给的。回头你戴这个去见他。”
许诩一怔,这么说的话,镯子应该是为他将来媳妇准备的。
“这个太贵重了,现在给我是否不太合适?”
季白明白她在想什么。两人关系刚开始不到几个月,如果把这个作为给季家媳妇的见面礼,的确是太早了。
但是一方面,今天见过她的父亲,他觉得很有必要对她也有点表示。另一方面……
不管将来如何,也不管将来能否如愿相伴一生,他都希望,这个陪他等待了近乎三十年的镯子,属于眼前这个女人。
更何况,两人执手偕老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大的,应该说他几乎想不到任何不可能的因素。
于是他淡笑答:“都什么时代了,别想那么多。你也说了,就是定情信物,好好收着。”
他这么说,许诩也就不推辞了。只是看着珠圆玉润的手镯,想:她送他个什么定情信物呢?什么才能恰如其分的表达她对他的感情呢?伤脑筋啊。
——
周一晚上,是局里安排的庆功宴,专程表彰季白和许诩在缅甸行动中的贡献。
华灯初上,宽敞的宴会厅里热热闹闹,数百号人分成几十桌,欢声笑语。许诩跟季白,与省厅、市局领导坐在首桌,大多数时候是季白代二人回答领导的问题,挡住其他桌同事的敬酒。
刘厅今天也来了,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故意打趣:“季白,你是应该自罚三杯。当初我要调许诩走,谁火急火燎跑回去拦?原来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领导们都笑,季白甘愿自罚,笑答:“还要多谢刘厅给我们牵线搭桥。”刘厅哭笑不得,连连摇头说:“得了!你看上的人,谁也抢不走。许诩多好一姑娘,你就知足吧你。”
季白坦坦然然,许诩何曾被平日严肃老成的领导们调侃过,微窘的只能默默吃菜。过了一会儿,起身去洗手间。
刚走到外头走廊拐角处,就见一个熟悉的娉婷身影,立在窗边,正是姚檬。
许诩默了一会儿,走上前,隔着几步,站在她边上。
姚檬转头看到她,微微一笑,也没出声。背后时不时有人来人往,尤其是别的科室的同事,看到许诩都笑着打招呼。但对姚檬,大家都只略略点头,或者直接就算了。
过了一会儿,许诩问:“听说你明天就走了,新工作怎么样?”
姚檬看着窗外夜色,嘴角浮现笑意,不答反问:“许诩,很多人背地里说我傍大款,你为什么还过来问我的事?”
许诩默了片刻,答:“你的性格不会傍大款,他们误会了。”
姚檬一怔,转头看着她。沉默了几秒钟,才说:“他们说的没错,我的确交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
“那你应该是真心喜欢他。”许诩淡淡的说。
这下姚檬没做声了,看着许诩,眼中浮现有些复杂的笑意:“许诩,谢谢你。”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许诩说:“其实你没必要这样。”
姚檬一怔,听许诩说:“消极怠工。这样大家会误会你。”
姚檬静静望着她。
她说的没错,是没必要。只是曾经立志要奉献一生的事业,如今决定放弃,她居然有点不想面对昔日并肩作战的同事。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心理呢?她分析不透。是被季白拒绝后的自卑?是噜哥案的自责?还是在更好的发展机会、更大的名利诱惑前,不能再坚守昔日理想的羞愧?
可是许诩似乎是懂她的。
夜色幽深依旧,姚檬看着眼前苍茫的天空、灯火璀璨的大地,轻声说:“许诩,对不起。”
许诩点头:“我接受。”
姚檬忍不住笑了,走过去,轻轻抱了抱她。
这天姚檬还是早早离席了,在酒楼服务生恭敬的目光里,在路人侧目中,坐进男友的豪车里。
男友林清岩三十余岁,穿精良的黑西装,高大清瘦,相貌清俊,是某上市企业的高管。他轻轻握住她的手:“顺利吗?”
姚檬有些感慨,但心情因为许诩变得很好,点头:“很顺利。”
林清岩微微一笑,沉吟片刻,说:“虽然离职,以后也要跟以前同事多来往。你年纪还轻,刚毕业的第一份工作,交下的朋友,往往是一辈子的。非常值得重视。”
两人虽然交往不到两个月,但他年长她十来岁,见事成熟而平和,对她来说,既是男朋友,又像是她人生路上的导师。这也是姚檬为他深深动心的地方。她偏头靠在他怀里:“嗯,我听你的。谢谢你清岩。”
林清岩看着怀中女孩桃花般饱满美丽的容颜,心头升起柔情,轻轻拥住她,低头吻下来。
——
这周末,季白小区的邻居们,组织了自驾去郊区游玩的活动。季白自然也带着许诩参加。
周五晚上抵达郊区已经是深夜。山谷间月色清稀,潭水深深,偶有鱼儿惊起水浪,清净又宜人。
有人在钓鱼,有人在划船,有人在篝火旁烧烤唱歌。季白喜欢钓鱼,跟许诩一人一支鱼竿,坐在水潭旁,不多时便扯起几尾大鱼,惹得众人惊喜连连。
这时便有人喊:“季白,跟你老婆过来吃烤串。”
季白拉着许诩的手走过去,淡笑答:“我老婆喜欢吃辣,多放点。”
许诩听到这个称呼,脸颊微烫,只不吭声。
当晚大家搭帐篷睡在山腰里。第二天一早爬山看日出。快三点的时候,就有人把大伙儿叫醒,沿着黑黢黢的山道往上走。虽然月黑风高,但在场多是有情人,一对对执手低语,倒也不会无趣。
快到山顶时,有人提议:“咱们跑吧!看谁最先到山顶。输的人请赢的人吃早饭。”
大伙儿都说好,这时季白却淡笑插了一句:“光跑有什么意思?干脆背老婆跑,谁第一个到算谁赢。”
大家都觉得这样更有意思,纷纷赞同。
季白就在许诩面前蹲下:“上来。”许诩爬上去,却听他低声说:“我没食言吧。今天就替你赢回来。”
许诩一怔,反应过来——上次打球输了,他说会有机会赢回来。居然今天还记得。这时有人一声令下,男人们已经背着老婆,全都往山道上冲去。
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季白太坏了!他老婆最轻!”
许诩趴在季白肩头,忍俊不禁。
果然,他们是第一个冲到山顶的。把其他人远远丢在后头。只是还未到日出,山顶只有灰蒙蒙的光,四野群山匍匐,一片寂静。
到山顶的人越来越多,都静谧的等待着。季白等得无聊,扣住许诩的腰,刚想亲下去,却见她从怀中掏出个东西,脸颊还有点红,拍拍他的手掌:“张开手。”
季白依言摊开手。
光线不好,但依稀能辨认出,这是……一块灰不溜秋的石头?
季白拿着这块石头,听许诩一板一眼的解释:“这是一块化石。我爸以前科考的时候留下的。不是很值钱的东西,但是难能可贵的是,里面有一朵很小的花,还有一片树叶。一会儿你对着光仔细看……”
见季白不做声,她有些迟疑的看着他:“这是定情信物。喜欢吗?”
季白倏地失笑,抬臂将她拥入怀里。
你用沧海桑田定情,我当然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彼时山顶薄云浮动,一轮红日缓缓从远方地平线,破空而出。霞光如碎金,慢慢照亮大地。许多人高声欢呼。许诩亦心情极好的看着眼前磅礴华丽的美景,而对季白来说,最美的景色已在他怀中。他从背后环住她,在天地间辉煌的光影里,朝她微红的小脸,深深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晚了一点,因为字数喷多了啊……前面一章还有1200字,大家不要漏看了啊!!
还要修改,会出现伪更哈
————
感谢投雷的同学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05-17 22:09:15
毛毛虫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05-17 23:17:41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5-17 13:06:16
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6 22:15:48
gag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6 22:48:03
妮妮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6 23:05:35
开心100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6 23:15:21
lul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6 23:27:16
芒果布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6 23:59:48
奥利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02:13:25
甜玉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06:10:12
杨桂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09:08:25
苏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10:59:56
all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2:07:35
兜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2:10:55
花小朵olivi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2:33:52
心静则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2:38:51
frost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2:43:19
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2:59:06
1057914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3:17:39
lul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3:25:00
yay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7 23:26:13
拥抱爱的刺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00:40:50
子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10:18:56
借过借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13:55:15
嘻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16:04:27
借过借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16:16:01
胖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16:59:49
七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18:10:37
dind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20:04:57
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20:06:47
虫不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8 20:28:5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