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飞机抵达霖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暮色灰蒙蒙笼罩大地,远处灯塔如珠玉点缀。
停机坪上站着一堆人,看样子架势不小。季白和孙厅走在最前头,迎接他们的是省市领导的亲切慰问,以及记者们环绕不停的闪光灯。
季白看到省领导身边的一位青年男子,没有太诧异,微笑:“华秘书。”
华秘书笑:“你哥哥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一切顺利吗?”
季白点头:“顺利。”
一旁省领导笑:“季白是我省公安系统楷模,他出马没有罪犯能逃脱,请季司长放心。”
许诩走在最后,刚下飞机,就被大胡赵寒几个霖市警局代表围住。前头他们过不去,全都远远眺望着,关切的问许诩:“还好吧?听说你被挟持了?有没有受伤?”
许诩看到他们,心头也是一阵暖意,一一回答了。大家聊了一会儿,又都隔着人群,看着前头的季白等人。
天色已晚,按照计划,许诩和季白需要明天上午到省厅参加表彰总结会,今晚没有安排。眼看前方人群始终停着不动,驻□谈,许诩就向大胡等人告别:“那我也先回家了,明天见。”
大伙儿都点头。
就在这时,却见前方人群里,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过来。
正是季白。
高大身形在夜色里显得格外挺拔,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更显得棱角生动、眉目清朗。他先跟大胡等人打了招呼,大伙儿都很兴奋,问长问短。许诩也微笑看着他。
忽然,他抬眸看向她,转身,径直走到她面前。
周围知情的人全露出笑容,不知情的也察觉异样,目光好奇。许诩看着他温和含笑的表情,反应很自然镇定:“师父。”
季白抬起一只手,自然而然放到她肩膀上,黑眸静若无人的看着她:“我现在走不开,你怎么回去?”
众目睽睽下,许诩的脸慢慢的热起来,他的手更是令她感觉肩头皮肤热得发烫。她面无表情盯着他的衬衣:“我哥来接我了。”
“好,明天见。”他盯着她,眸中笑意淡淡,“好好休息。”
“嗯。”许诩继续低头。
他的大手这才放下来,转身笑着跟大胡几个告别,大步走向前方的人群。
前方官员里,亦有几人颇有兴致的看过来。华秘书将这一幕也看得清清楚楚,微笑不语。
季白倒是半点不尴尬,当众关爱过女朋友,就跟领导们坐专车走了。苦的是许诩,她还要跟大部队一起坐机场摆渡车、步出登机口。一路总有目光含笑打量,市局后勤处一位中年大姐干脆爽快的问:“小许,你是不是在跟季大队长在谈恋爱啊?”
许多人都看过来,许诩只能答:“是的。”
——
许诩一到出口,就见许隽一身白衬衫西裤站在人群中,清俊又疏懒的样子,极为醒目。
看到妹妹,许隽脸上浮现笑意,接过她手中行李,再摸摸她的头。发现她明显晒黑了些,下巴也瘦尖了,不由得蹙眉:“以后不要再去这种破地方。”
许诩失笑。
晚上两兄妹直接回家。许父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
许教授生性温和内敛,席间大多是许隽问着缅甸期间的种种。许诩跟父亲一个性子,言简意赅的答着,内容颇为枯燥。过了一会儿许隽索性也不问了,只嘱咐她要把皮肤养回来,体重恢复到原有及格线。
吃完饭,许隽主动去刷碗,父亲例行到书房去练字。许诩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也跟进去,不多说话,只在一旁安静研磨。
知女莫如父,见小女儿难得的什么也不干,只乖巧的黏在自己身边,父亲微微一笑。写了一会儿,他话锋一转:“这次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许诩答:“有惊无险。”
父亲就点点头,也不多问,看着她,眼中升起温和的笑意:“许隽说你交男朋友了?”
许诩脸微微一红:“嗯,刚交没多长时间。”
“你看中的,爸爸放心,肯定是踏实稳重的小伙子。”父亲说,“你觉得合适的时候,就带回家让爸爸看看。”
父亲睡下后,许诩又踱到许隽房间。他正靠在床上,夹着根烟,拿个笔记本电脑,加班看下属发过来的工作文档。
许诩在他身旁坐下,过了一会儿说:“我这次差点死了。”
许隽原本眼睛紧盯着屏幕,一下子转头看着她。
许诩笑笑:“当时怕死了。真以为再见不到你和爸了。”
许隽什么也没说,伸手将她紧紧搂进怀里。
这就是许诩对待亲情的方式。
也许是被两个男人养大的原因,平时她是沉默而内敛的,绝少有普通女孩子的娇柔依赖。但关键时刻,她也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情感,甚至十足十像个女孩子,在长兄处寻求慰藉。只是,对着年迈的父亲,她又会有所保留,对所有委屈缄默不语。
从许隽房间出来后,许诩心情挺好,洗了澡舒舒服服躺床上,拿出手机给季白发短信:“我睡了,晚安。”
季白的电话立刻打过来。
晚上这种饭局,大多数时间都在聊天,吃不了多少东西。季白刚回小区,正在楼下超市买宵夜。此时夜色幽深,灯光明亮的超市里除了几个工作人员,就只有他拿着盒速冻水饺,站在收银台前。
“以为你早睡了。”他轻声含笑。
“没,刚跟许隽在聊天。”许诩也笑,“你干什么呢?”
季白正在付款,一眼瞥见旁边货架上花花绿绿的精致盒子。微微一顿,拿起盒最贵的杜蕾斯扔进购物篮,答:“买水饺,晚上没吃饱。”
——
第二天一上班,两人却是各自忙得够呛,话都没说上一句。
季白处理完桌上积压的工作,已经临近中午,文件盒最下面,压着姚檬的辞职信。
这事今早老吴也提了,他微一沉吟,先给局长打电话。
局长的态度很明确:“我找她谈过了,小姑娘有其他想法,也不能勉强,你签个字,她的离职手续也就齐全了。”
季白并没有马上签字,而是把姚檬叫了进来,关上门。
时隔一个月,再见到季白,姚檬心中依旧有些微微的难受,但已经可以非常坦然的望着他:“头儿,找我有事?”
季白开门见山:“我的意见,并不希望你辞职。你的才能非常全面,是警队难得的人才。”
这话让姚檬心头微颤,露出浅浅的笑:“谢谢。但是我……”
“如果是不愿意留在刑警队……”季白直视着她,语气平和,“你想去局里任何部门,我都可以推荐。以你的资质,应该不会有任何困难。省厅我也可以帮你联络。”
姚檬静静看着他,沉默片刻,眼中浮现非常明亮的光泽。
“谢谢你头儿,我真的很感激你。”她轻声说,“这段时间,跟你学了很多;上次噜哥的事,也是你帮我讲话。毕业能遇到你这样的领导,是我的运气。不过我并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想要离开警局。”
她露出明朗的笑容:“我有更想做的工作:一个朋友让我帮忙,过去帮他管一个杂志社。我觉得这份工作很有挑战,也更感兴趣,所以才辞职。”
季白点点头,也笑了:“我明白了,那就祝你一帆风顺。另外,如果今后想回警局,只要专业还没丢,我们随时欢迎。”
姚檬的眼眶有点湿,无声忍住,朝季白用力点点头。
季白起身跟她握手:“晚上队里聚餐,有时间一起参加。
姚檬笑笑摇头:“今晚约了人,不去了。下周局里庆功宴我参加,也跟大家正式告别。
——
晚上的接风宴,定在警局旁边的一家酒楼。除了刑警队,还有其他科室跟季白关系铁的几个人,清一色大老爷们,把季白和许诩团团围住。大伙儿聊着缅甸的案子,气氛热烈。
赵寒坐在最外头,点好了一堆酒水,忽然想起来许诩,张嘴就问:“嫂子喝什么?”
许诩没反应过来是在说自己,也就没回答,却听身旁季白答:“她喝果汁。”
许诩这才一怔,目光微敛,在场所有人神色如常,似乎这称呼已经正式冠给她。
许诩脸颊微烫,面上也跟其他人一样淡然,继续听他们聊天。
上了酒之后,气氛才真的火热起来。刑警们喝酒大多生猛,吵着要敬季白和许诩。季白大手一拦,将他们放在许诩面前的酒杯,拿起来放到自己面前:“她不喝酒。”
于是所有人顺理成章冲季白去了。
俗话说酒品知人品,季白不酗酒,亦不肯被人白灌,但该喝的酒,也是坦坦荡荡,一杯不落下。过不了多久,便喝得俊脸微红,手臂也搭上许诩身后椅背,一副闲散惬意的样子,黑眸倒是越发透亮锐利。
许诩一直安心吃菜,这时就有人问:“嫂子,你也不管管季队?这都喝多少杯了!不像话啊!”
话音刚落,所有人全狭促的望过来,季白也微眯着眼,侧头似笑非笑看着许诩。
许诩看一眼他,摇头:“他不用管。”
她的想法是季白这人知进退、自控力也很强,这种人一般不会出现喝过量的情况。
但大伙儿听了,先是一怔,随即全笑了,有人故作羡慕的叹气:“嫂子这是赤~裸~裸的放养啊!季队你真是太有福气了!”
季白在众人的戏谑声中,眸光含笑的看着她。
他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两人之间不需要这种多余的互相约束。可她率真直接的回答,偏偏无心插柳,在外人跟前,给足自己男人面子。
既有面子又有里子——他们说得对,当她的男人真是好福气。
——
虽然这桌的酒,季白都替许诩挡了。但恰好这晚,局领导也在酒楼款待专案组的外地同事,过了一会儿,孙厅就带着两个刑警过来喝酒。
孙厅看着季白和许诩,特别高兴:“想不到我们缅甸之行,不仅抓了罪犯,还造就一对刑警的姻缘。来,我敬你们!”
季白刚想把许诩的酒拿过喝了,孙厅手一拦:“嗳!身为刑警,就算是女同志,这点酒还不能喝?季白你一边去。”
季白就看一眼许诩,低声嘱咐:“能喝多少喝多少。”引来旁人一阵起哄。
许诩点头,喝得倒干脆。
只是两杯下肚,任务完成,也略有点头晕,她起身到外头透透气。季白跟人聊了一会儿,见她还没回来,便望向门口。这时大胡也刚从隔壁屋敬酒回来,大刺刺在季白身旁坐下说:“头儿,许诩在走廊。”
季白看他一眼,大胡继续说:“刚刚看到她干呕了几下——头儿,是不是有了?啧啧……时光如梭啊。”
季白失笑:“滚蛋。”起身出了包厢。
——
许诩是干呕了几下,不过跟服务员要了杯热水,就平复下来。窗外夜色正浓,城市华灯璀璨,她站在窗口吹着微风,一时倒不想进闹哄哄的包厢。
“没事吧?”季白低沉的嗓音在身旁响起。
许诩摇摇头。
走廊里人来人往,季白隔着一步的距离,与她并肩看着夜色。
“吃完饭还有其他事吗?”他问。
“没事。”许诩答。
季白转头看着她:“去我家?明天是周六,晚上看看电影聊聊天,放松放松。”
他的面容很静,俊脸映着窗外淡淡的光线,黑眸澄亮,看起来特别坦荡。
许诩:“……好啊。”
季白看着她也不知是因酒意,还是害羞而绯红的脸颊,心头一荡,往她身旁走了一步,伸手搂住她的肩膀,盯着她,低声说:“你上次的睡衣还在我家,洗干净了,可以直接穿。散席后直接走吧。”
——
两人回包厢坐下,交杯换盏,光影明亮,热闹依旧。
过了一阵,季白看看表:“八点半了,喝得差不多了,散了吧。”
谁知话音刚落,大胡立刻端起酒:“那怎么行?再喝再喝。”季白看他一眼,他却一脸坦然。
又过了一会儿,一堆人吆喝着去隔壁包间敬酒了,房里就剩下刑警队几个人,大伙儿也都有些意兴阑珊,安静下来休息。季白在桌下握着许诩的手,慢慢喝着热茶。
忽然间,听见大胡清了清嗓子,问身旁的一名刑警:“吃完饭还有事吗?”
那青年刑警也是个老油条,笑眯眯的答:“没事。”
大胡:“去我家?看看电影放松放松?”
许诩微微一僵,季白抬眸看着他二人。
大胡一脸正经:“你的睡衣还在我家,我洗干净了,还是手洗的……”
许诩脸如火烧,尴尬至极,在桌下用力捏了捏季白的手。季白反手将她握紧,含笑喝止:“闭嘴!”
众人哄堂大笑。
敢情季白两人讲话的时候,这几个追踪窃听能力超强的警探,都趴着听墙角呢。
结果酒席结束的时候,季白还是没能跟许诩一起走。刚结了帐,局领导和专案组那屋就派人过来,让他过去聊天,晚点再负责陪同专案组领导回酒店。
其他同事都先走了,两人站在酒店门口,对望了一会儿,都笑了。
季白把许诩送上出租:“结束可能会很晚,明天再给你电话。”
许诩倒也不太在意,点头:“嗯,我正好去我爸那儿把行李拿回家。”
——
车驶上高架,渐渐看不到身后的酒楼了。许诩靠在窗边吹了会儿风,因季白今晚的话,又想起两人在缅甸那一晚,安静在夜色里缠绵,差点就擦枪走火。而他光裸着宽大的背坐在床边,声音无比的沉静温柔:“我不想你第一次在这么个破地方……”
许诩默默想了一会儿,抬头对司机说:“师傅,我去另一个地址。”
季白家的一把钥匙还在她手里。他的家跟以往一样干净而清冷,她的睡衣还真的整整齐齐叠在床边柜子上,闻着还有淡淡的清香。许诩原本有些燥乱的心,仿佛也随之平静下来,打开电视,自己放影碟看。
谁知看完一部电影,季白还没回来。许诩一看已经十一点了,这么晚他又喝了酒,说不定直接跟专案组住招待所了。许诩就起身回家了。
进小区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路灯清稀,树影阑珊。许诩的酒意早醒了,倒也悠闲,沿着楼梯一步步慢慢往上走。
到了楼层,拉开楼梯间的门,却见自家门口黑黢黢的,隐隐有个人靠墙而站,指间夹着一点红光。
许诩轻咳一声,感应灯亮起。
季白就站在灯下,高大身影宛如雕塑,眸色静谧:“还以为你不回来了。等了你一个多小时。”
许诩原本已经平复的心跳,突然又默默的加快了。
原来,他也在等她啊。
刚走过去,就被他抱住,略带酒气的嘴,热烈而沉默的吻住了她。
季白在局领导的酒席上,就一直想着她。等把专案组领导送回招待所,也没肯留下休息,直接就打车到她家楼下。想到她说要去父亲家拿行李,也不好半夜打电话过去,就一直等一直等。许是心境原因,一点也不觉得无聊难等。
现在吻着她,更觉这静夜甜美宜人。
亲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季白只盯着她不讲话。许诩红着脸掏出钥匙开门,也不知说什么好,忽的想起他刚才在抽烟,随口就问:“怎么又抽了?”
其实季白现在已经很少抽烟了,也没什么瘾了。只是刚才市局领导打了烟,他等许诩的时候有点犯困,抽根烟提神。
见他不做声,许诩倒也没太在意,刚打开门走进去,却听他在身后慢悠悠的答:“我抽根烟壮壮胆。”
作者有话要说:别说老墨这章又卡啊,本文无大肉,大家不用过高期待~~
另,老墨决定还是不挣扎了,以后更新都是晚上10点左右,请大家见谅。
——
感谢投雷的同学,破费鸟~~
茜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2:08:29
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2:24:39
娃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4:13:09
水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4:42:49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5:52:32
心静则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6:01:18
lalal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7:42:04
尭琤墨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9:10:23
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19:47:06
ku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3 23:42:13
tx47070152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4 10:16:38
开心100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4 13:51:16
苏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4 14:03:37
dimerxca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4 22:15:17
踏歌行888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5 13:24:24
dind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5 16:08:40
dind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5 19:17:57
菲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5 19:58:05
1228524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5 23:52:43
芦荟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6 00:33:10
violinpym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6 17:11:45
感谢给老文投雷的同学哈
天蝎小昕宝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1 09:36:07
我真的叫黄缓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1 11:27:44
兔子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5-10 10:16:46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5-14 12:15:22
hu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4 14:17:13
joyc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0 09:56:2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