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森林阴黑得像永无尽头,许诩靠坐在一块巨石旁,疲惫的喘着气,同时用余光观察着对面的男女。
噜哥的脚受了伤。这一片捕兽夹很多。她因为一路戒备着许诩,脚下分心,踩中一个,顿时血肉模糊。
只是他们伤了一个,逃亡速度稍有减缓,许诩想脱身却还是不能。
噜哥正坐在一块树桩上,昏暗的夜色里,依稀可见因疼痛而紧绷的五官。珀蹲在她面前,托起她的脚,正用随身带的绷带给她包扎。
“珀,你带她先走,我断后。”噜哥忽然说。
许诩微微一怔,却听珀答道:“不用。”
噜哥默了默,答:“我这样迟早会引来警察。”
珀忽然站起来,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牢牢注视着她。片刻后却松开她说:“一起走。”
噜哥没再说什么,只是表情多了几分坚毅。
然而这两人着实厉害,一夜奔袭,竟然真的让他们从天罗地网中逃出来,逼近了老挝边界。
此时天色发白,微湿的雾气丝丝袅袅浮动在树林里,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山谷,山谷尽头,是一条湍急的大河。过了河,就是老挝。
珀转身看着许诩:“到了边境,就放你走。”
许诩一怔,噜哥已经皱眉:“你要留她这个祸患?”
珀瞥她一眼,算是默认。
“可是她一定会给警方通风报信!你留下她,我们能逃多远?”
“把她打晕扔在河边!”
噜哥还想争辩,珀看一眼许诩,鹰眸冷漠,语气果决:“她比很多人,更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许诩和噜哥都没说话。
河面湍急。
太阳已经从远山背后升起,明亮的日光将山谷照得通亮,河水闪闪发光。
珀站在最前头,目光专注的盯着上游——他在寻找最适合淌水过河的地点。
许诩双手一直被绳子绑在身后,此刻已是精疲力尽。望着晃荡的水面,压下心头隐隐燥动不安的情绪——季白肯定不远了,她活着就是最大的胜利。等他!
微喘着,刚想用手指勉强从口袋里夹出一块纸片,忽的心头生出异样的感觉。转头——
噜哥沉默的看着她,慢慢举起了枪。而珀背对着两人,丝毫未觉。
许诩望着黑洞洞的枪口,思绪有刹那的空白,而后她感觉到身体不由自主变得僵硬,手心开始冒汗。
季白,我是不是等不到了。
——
季白已经跟特警们分散开,沿着山谷搜寻。越接近边境线,意味着许诩越危险,所以大伙儿扩大了搜索半径,追踪更加急迫,用对讲机彼此联系。
季白始终维持着沉肃警惕的心情,不去想任何不好的可能。但胸口好像始终有一块地方,隐隐钝痛,寒意无声。
透过一片小树林,远远看到河流奔腾。季白越过树林,正沿着水流举目远眺,猛的浑身一震——
只见前方不远处,铺满鹅卵石的河滩上,一人面水而立。另一人站在他身后,正举起枪,对准一个小小的熟悉的身影。
周围空旷而寂静,只有河水奔流的声音。季白看着这一幕,心口某处,仿佛也随着那人拔枪的动作,急速塌陷下去。
他挚爱的女人,从来坚韧的、聪明的小女人,被人逼上了绝路,沉默赴死。
胸腔中瞬间生出一股惊痛的怒火,他已闪电般拔枪,“砰”一声子弹破空而去。
——
噜哥正要扣动扳机,突的听到耳边一声尖啸,肩头已是一麻,随即泛起钻心的疼,手枪脱手,“扑通”一声掉进水里。
许诩浑身一震,转身拔腿就跑。谁知一旁的珀反应比她更快,一把将她提回来,手臂一勒,枪口就对准了她的脑门。
季白持枪快速奔跑逼近。
颠簸的视线里,许诩的样子越来越清晰。短发凌乱、衣衫也被荆棘划破许多。她的脸隐隐有些发白,漆黑的眼却依旧透着执拗和顽强。在看到他的瞬间,那双眼里涌动的许多许多的情绪。
季白的脸色越发沉肃,没有半点表情,隔着十几不远,也抬枪稳稳瞄准了珀。
两相对峙。
许诩看到季白,只觉得恍如隔世。
在刚刚濒死的瞬间,她生平第一次全身冷透,无计可施。她只能听到耳边静静的风声,还有胸膛中心脏急速跳动的声音,大脑一片空白。
可现在,看着他墨黑的眼,就仿佛有一股沉沉厚厚的暖流,瞬间就强势没过心头,包裹住她不稳的心脏……
呼吸渐渐平复,她抬起冷肃的眼,看着面前三个人。
她还慌什么?季白已至,大军将至,现在慌的,应该是珀和噜哥。
这时珀恶狠狠的说:“放下枪,否则我杀了她。”他非常狡猾,把许诩提起来,自己身体要害部位都被挡住。
噜哥从旁威慑:“季白,你是神枪手。但珀的枪,不比你慢。”
季白持枪不动。
阳光越来越刺眼,河水哗哗流过,一时间四人都没说话。
——
许诩知道这局面相当棘手:其他干警听到刚刚的枪声,必然很快赶到。到时候珀狗急跳墙,稍微一点心理波动,都可能导致她血洒当场——
他们现在的精神高度紧张,必须避重就轻,攻心为上。
稍一思索,她有了主意。
季白正深深的看着她,正打算开口,却听她低柔沉静的声音,先响了。
“珀,大家都是一把枪,谁都不占优势——如果你杀了我,季白就会杀了噜哥。”许诩说,“我死了,对季白来说就是牺牲个下属。她是你唯一爱的女人,你舍得吗?”
她讲话的同时,季白已经快速将枪对准噜哥。珀的脸更加紧绷,暗红的疤痕似乎也变得更加纠结,噜哥亦是神色微变。
许诩继续说:“你不想她死,我也不想死,只能僵持。现在季白顾及我的命,等大部队赶到,局面一乱,有中方有缅方,不是人人都会在乎我一个小警察的命。你们国内,也有人一心想你死吧?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乱枪之中,我们三个都是死。所以我提议,一命换一命,你放了我,跟噜哥马上走。你和季白都是神枪手,都有顾忌,都不会开枪。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
——
许诩的话正好说中珀忧心的事,他抬眸与季白对视一眼。
这时,却听一旁的噜哥冷冷说:“不行。”
三人全望着她。噜哥嘴角浮现个讥讽的笑意。她先是看着季白背后的山林,隐隐可见树影攒动、她似乎已经听到了零落的脚步声。那是大批人群正快速包抄过来。
她又深深看了眼珀,开口:“不要相信她。之前我没深想——我们这次被发现,肯定与她有关。既然这样,老挝境内肯定也已经埋下伏兵。就算我们能逃过去,也是必死无疑。她在骗你。”
季白和许诩都没出声。
噜哥又说:“不要放她,带她去老挝!她会是你的护身符。我的手和脚都受了伤,走不了,也不会成为你的累赘。快走!我替你断后!”说完就拔出刀,挡在季白面前。
珀沉默一瞬,目光极为狠厉的看她一眼,点点头,拖着许诩一步步往水里退:“噜,活下去!”
情势骤变,许诩一时无计可施,抬眸望着季白。可季白完全没看她的脸,他的枪暗暗瞄准珀,手指慢慢扣上了扳机,沉黑的眼一片坚毅……
噜哥眼尖,挥刀就刺向季白的心口。
“住手……”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后背心口位置添了个小小的血洞——那是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见情势不对,开枪击中了她的心脏。
这突如其来的□,令正在后退的珀,一下子抬头看着她,线条凌厉的脸神色骤变:“噜……”
许诩心头一震,季白自然也看到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一枪射出,精准命中珀的右手腕!
珀浑身一震,手枪脱出。许诩猛的向前一扑,季白已是大步抢上前,一把将她从水里抱起来。
身后脚步声杂乱逼近,数名特警从林中冒头,见状全一拥而上,将珀制服。珀被数人压在地上,身躯如野兽般僵直紧绷,手臂被反剪,眼睛赤红。噜哥奄奄一息的看着他,嘴唇动了动,不知在说什么。
——
季白举枪的手臂终于垂落,低头看着怀里的许诩。许诩亦惊魂未定的看着他,耳边是他沉稳而略显急促的心跳,他的脸在阳光下英俊而沉默。
“三哥……”许诩下意识轻喃。仿佛在喊他的同时,自己的心也能得到慰藉。
季白盯着她,黑眸中慢慢逸出一丝笑意。
许诩也笑了,把头埋在他胸口。季白双臂猛的一收,令她整个人都紧贴进他的胸膛里。
——
飞往霖市的航班上。
噜哥和珀已经分别押送往中缅监狱,等待他们的,将是两国的严厉判罚。
多日辛劳,有惊无险,终获圆满硕果,专案组众人都是疲惫又喜悦,各自靠在座椅里,时不时聊上两句,语气都带着欣慰的笑意。
许诩和季白坐在最后一排,季白侧头看着她白皙素净的小脸。
失而复得,他的心头明珠。
大劫之后,两人都是心潮涌动。但自噜哥二人被俘后,他们就一直忙着后续工作,话都说不上一句。现在周围亦是两国警员,亦不方便,只能紧紧在座位下牵着手,不发一言的看着彼此。
过了一会儿,季白看着她,轻声开口:“胆子好大,自己的命还悬着,就拿噜哥的命威胁珀?”
许诩的心情已彻底平复,不紧不慢的答:“不要紧的,他很在乎噜哥的命。”
过了一会儿,她却又转头看着他。
“那你当时打算怎么做?跟我想的一样吗?”她记得他当时也打算开口。
季白看她一眼:“你分析珀挺到位,可你忘了分析我。”
珀舍不得心爱的女人,难道我就舍得?
那两人是穷凶极恶的匪徒,任何差池都可能令你受到伤害。所以我怎么可能在你命悬一线的时候,冒着激怒他们的风险,还用噜哥的命威胁珀?这种事也只有你干得出来。
事实上,当时涌进他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拿自己去换她。
他会想办法说服他们——譬如噜哥手脚受伤行动不便,许诩人小体弱,珀带着她俩难以逃亡,如果人质换成他,可以帮珀背着噜哥;又或者一个刑警队长,季家的小孙子,远比一个普通小警察更有价值……
他的话令许诩一愣——她忘了分析他?季白微微一笑,不再多言,捏着她的手,往椅背一靠,阖目休息。
许诩望着他俊朗安静的睡颜,过了一会儿,脑子里忽然冒出个猜测——难道他是打算……
她静默片刻,凑过去吻他。
谁知嘴唇刚触到他的脸,他就察觉,倏地睁开漆黑的眼,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不管不顾周围的人,低头深深吻住了她。
窗外,一朵朵流云被阳光照得雪白发亮,暖暖的金黄色映着碧蓝高远的天。而遥远的地面上,隐隐可见匍匐的山脉、绿意晕染的田地。霖市就在前方航线上。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上午,以前的一个老同事要过来看孩子(老墨偶尔还是有点社交活动的……)不是很确定,中午十二点能否准时更新,因为还没开始写,提前跟大家说一下,大家晚上10点来看比较保险。如果12点不能更新,明天我会在文下留评请假告知大家。抱歉,谢谢。
于是,正好隆重的向大家推荐一篇完结文,弥补老墨明天的迟到(咳咳)。其实大家大概也都知道,随侯珠大人的《夺子》,昨日已经火热完结,注意,是完结了!!!据说还会有丰厚的番外。随侯珠文笔很好感情真挚这点不用说,我个人很喜欢她的现言,养肥的亲们,火速去吧~附上传送门:明天开始最后一卷,老墨争取打鸡血,好好写!!快快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