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这个夏天,缅北局势炽热而焦灼,霖市却是风平浪静、温热宜人。
警局里空调开得很大,处处透着沁人的凉意。近日无大案,办公室里安静而有序,大伙儿都挺闲适。
赵寒从传真机里拿出份资料,一脸喜色:“太好了!缅甸的消息——头儿他们这几天大破噜哥集团的十几个据点,抓捕四十余人。就剩在逃的噜哥了!正在缅甸全国追缉。”
老吴微笑说:“可以准备庆功宴了。”大伙儿一听都笑了。热烈的议论声中,老吴的目光落在坐在斜对面的姚檬脸上。她并没有加入讨论,也没有抬头,白皙漂亮的脸蛋上,笑意淡淡的。
下班的时候,大胡对姚檬说:“小姚,你手头那份报告,明天能给我吗?”
姚檬已经关了电脑,拿起手袋,冲他笑笑:“我尽量吧。”说完就走了。
很快办公室人走得差不多,赵寒心眼直,说:“我怎么觉得姚檬最近工作特别不在状态?”
大胡站在窗边,看着楼下。警局外的马路旁,姚檬正走到一辆劳斯莱斯旁,司机下车给她拉开后车门,她朝里头的人露出十分甜美的笑容,娉娉婷婷坐了进去。
“傍大款了啊。”大胡嘀咕,“难怪有底气消极怠工了。”
老吴轻叹了口说:“我找她谈过,不太愿意交流。挺好的孩子留不住。”
赵寒有点吃惊:“你们的意思是——姚檬打算辞职了?”
老吴没答,大胡嗤笑:“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心都不在这里了。”
——
日落时分,晚霞中的迈扎城,看起来比过去多了几分安宁肃然。
昔日繁华的赌场街,如今多处大门紧闭、冷清凋敝。而当地居民在经历了前几天的惊心动魄、枪声不断后,也感觉到一切终于归于平静。
许诩将最后一份人犯资料整理好,才觉得眼睛都累得有些花了。她走到窗前舒展酸痛的身体,一低头,便见季白和其他几名刑警,下车走回了旅店。
抓捕工作已经圆满结束。孙普昨天便带了四名刑警先行离开,继续追缉噜哥。季白、许诩等五人留在迈扎城收尾。
许诩微微一笑,慢悠悠走到洗手台前洗手,又拿出急救药箱等着。过了一会儿,果然接到季白短信:“有空过来。”
季白上次救周成博时浑身挂彩,其他地方都是皮肉伤,唯独左上臂被刀开的一道口子有点深。这里天气炎热容易感染,许诩和他都很小心。
许诩走进季白的房间,就见他光着膀子坐在电风扇下。应该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没全干,那双眼仿佛也染上水汽,显得格外的湿亮。
许诩走过去,低头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他立刻转头噙住她的唇亲了几口,然后才各干各的。
季白看了一会儿资料,就侧眸看着许诩的脸。
前几天太忙,每次换药都是匆匆忙忙,季白根本没心思管她。还有一次,是跟陈雅琳他们开会时,见缝插针把她叫过来换药,连她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而今天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他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终于能好好的看看她。
为了方便换药,她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腿跪上了沙发,安安静静的立在他身旁,低头专心清洗伤口。她今天穿了条简单的浅蓝色齐膝棉裙子,衬得皮肤雪白素净,他看起来都觉得好凉爽。现在他发现了,她对衣着其实挺讲究,衣服花样蛮多,还都很实用。
身为她的男人,他很享受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精致小女人味。
看了一会儿,季白又伸手握住她的胳膊。她的皮肤光滑温凉,好像一直没什么汗,肉也软软的,跟他硬实炽热的肌肉完全不同。以前季白从来不知道,女人的皮肤入手可以这么舒服,让男人都上了瘾。
许诩嘴角弯起,任由他轻轻捏着胳膊上的肉,兀自专注于伤口。
“别动。”许诩探身去茶几上拿药。季白的目光下意识随着她舒展的身体曲线而移动着。
许诩拿了药,继续给他涂抹。忽然腰上一沉,季白的手沉默的搭了上来。许诩也没在意。谁知他的大拇指,隔着布料开始轻轻摩挲腰上的细肉。
“有点痒。”许诩失笑。
他的手停住不动。过了一会儿,滑到她的臀上,微一停顿,轻轻的开始揉。
许诩浑身微微一颤,有点懵的抬眸看着他。
他几乎是坦荡自若的直视着她,漆深的黑眸有点迫人,就像要望到她心里去。而他手上的动作,一直没停……
电风扇哗啦啦的响,夕阳在房间里投下狭长的金黄的亮带,静谧中透着一丝燥热。季白低头看着她瞬间红透的小脸,感觉就像是有一股撩人的清风吹过阵阵起伏的心湖。那天小家伙无意间泄露了春~光,一直像烙印深深映在他脑海里。而此刻手上美好的触觉,还有将她清纯又性~感的曲线握在掌中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在季白大大方方攻城略地时,许诩却难得的陷入矛盾中:两人是情侣,这种亲昵按道理很正常;可她就是窘,全身就像要着了火,心跳快得空前绝后。异样的兴奋感涌上心头,可这炽烈的感觉仿佛就快超过她的承受极限——到底是应该要更多呢?还是让他停下呢?
这时季白手一停,刚想撩开裙子再覆上去,许诩却以为结束了。她想着现阶段工作为重,不可纵欲,于是推开他站直了。
“我回去了。”许诩低声说。
季白微微一笑,也不逼她。
她走出几步,又转头说:“回霖市之前,晚上我不来了。”
季白懂她的意思,毕竟还在出任务,刚才他也是一时情难自已随兴所至。只是看着她难得的羞窘,心头实在舒畅,淡然答:“好。听你的——回霖市之后再说。”
许诩心头那火烧火燎的感觉又冒上来,默默的走了。
——
许诩回房间整理了一会儿资料,就接到孙普的电话,让她送一份传真资料给珀将军签署。此时天色还亮着,全城亦已基本安全。许诩也就没想过要惊动季白,只叫了提萨,带上两个兵,跟自己去找珀。
车沿人迹稀少的马路行驶,路旁克钦士兵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全城都已在珀的控制中。军队联络官说珀去了暂时关押罪犯的城中监狱,许诩到的时候,天色已经阴黑下来。
许诩和提萨走进监狱大门,远远便见前方操场旁,站着一堆士兵,地上跪着个男人,依稀还躺着个人。这让许诩吃了一惊,大步走过去。
走近了才看清,地上躺的是一个士兵,脖子上汩汩的出血,已经死了。而跪着的是一名中国黑帮罪犯,许诩登记过他的资料。珀站在人群最前头,他今天穿的是一件浅灰色军衬衣、深色军裤,看起来少了几分戾气,多了一丝冷峻。
看到许诩,他扫一眼她手里的资料,知道是找自己,朝她勾勾厚唇:“你等等。”然后就拔出枪,对准那名中国罪犯的头。
许诩一下子冲上前:“你干什么!?”
周围士兵全愣愣的看着这个突然大吼的中国小姑娘。珀转过脸,瞥她一眼,笑得有点阴冷:“这个人,想要越狱,杀了我的一个士兵。”
许诩看一眼地上狼藉的尸体,答:“我们会查证这条罪责,如果属实一定会加入他的判罚。但你不可以滥用私刑。”
周围人全静下来,一脸惊恐瑟瑟发抖的犯人眼中也燃起希望:“对对,不可以滥用私刑……”
珀看着许诩,放下枪。许诩毫无回避的直视着他。未料他却伸手从她手里拿过文件:“需要我签署?”
许诩:“……是的。”
他接过笔,快速签下名字,还给许诩。许诩刚接过,眼角余光瞥见他身手如电的又抬起了枪!
“不可以!”
然而晚了,珀竟然将枪口强行塞进那罪犯嘴里,“砰”一声,那人脑后溅出大血洞,嘴已是被打得稀巴烂,眼睛瞪圆了,僵僵的往后倒去。
许诩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脸色也变得很难看。珀却将枪丢给副官,根本没理她,走了。
许诩看一眼他的背影,转身也走。提萨过了一会儿也跟过来,通过翻译安慰她说:“我刚刚问过士兵了,这件事是真的,那个人也该死,你不必气恼。”
许诩没出声,一上车就打电话:“孙厅,有件事必须向你汇报……”
——
回到旅店时,许诩的心情依旧无法平复。
其实这几天,专案组的人跟珀几乎没接触过。他一直呆在城中一幢别墅里,抓捕工作全让副官指挥,只有孙厅偶尔跟他碰面。而他的兵一直非常配合专案组,单兵战斗力也很彪悍。所以大家对他的印象,就是个粗野、强悍、务实的军人。
然而今天的一幕,却叫许诩心惊——虽然她接触过一些尸体,但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杀人。而且是以正面的、残忍的、足以令受害人崩溃的方式。受害人死的那一瞬间,那惊恐的眼神、脸部抖动的肌肉,还有那些残渣般的血肉,仿佛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回房间躺了一会儿,她还是有点心神不宁,翻身下床,去敲季白的门。
季白已经睡下了,听到敲门声,随便套了件衬衣、穿上裤子。开门看到是许诩,微微一笑:“不是说回霖市前,晚上不来了吗?”
许诩却没笑,默默的走进屋里。
季白看她脸色,跟过去。两人在沙发坐下,季白伸手扶住她的后脑,轻轻揉了揉她脑后短发:“说吧。”
许诩简短的说了刚刚发生的事,季白脸色一沉,松开她站起来:“这件事必须马上汇报孙厅,向缅方提出交涉,不可容忍。”
许诩:“我已经汇报过了,孙厅也很生气,马上会处理。”
季白这才坐下。
两人又静了一会儿,季白见她脸色还是不对,问:“怎么了?”
许诩默了片刻,抬眸看着他,轻声说:“三哥,我心里很不舒服。”
季白明白过来——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杀人。她虽然性格冷静木讷,但本性善良,心情自然会波动。
其实比起正常人,她的反应已经算是很好了。
只是,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些许脆弱,有点委委屈屈的叫一声“三哥”。她的言语表情永远都是率真直接的,没有任何掩饰。所以此刻坦然流露的依赖,更让季白狠狠的心疼了一把。但心疼之余,又有那么点淡淡的欢喜。他将她搂进怀里,低头近在咫尺的看着她:“缅甸这边常年战乱,军人行事是会残酷些,不要放在心上。”
许诩默了一会儿答:“我明白,他们根本没有法制观念,而且在珀将军心里,可能这样才能树立对士兵的威信。”
季白就不再开导,过了一会儿,低头吻住她。
天色渐深,许诩已经平复,但心里始终有点堵,下意识就想跟他多呆一会儿,也就没提回房间。季白当然更不提了。
过了一阵,两人就到了床上,季白抬手关了大灯,只留一盏台灯,将她环入怀抱,沿着她的脖子一点点往下亲。大手亦探进裙子,开始游走。
夜色是这样静谧,窗外只有稻田里的寂寂虫鸣。许诩全身都变得灼烫起来,大脑也有些迷醉的晕眩感。可这跟下午时的感觉是不同的,她一点也不紧张,也不觉得窘迫难受,她原本滞涩的心绪,仿佛随着他的触碰和亲吻,得到最温柔的安抚。
看着他在夜色里修长而结实的曲线,闻着他的肌肉散发的微热气息,许诩的心仿佛也慢慢沉溺在他的怀抱里。她几乎是自然而然伸出手,同样抚摸着他的背,他的肩膀,他的腰身……
季白感受着她的轻抚,心头仿佛有滚烫的潮水阵阵激荡。亲吻的动作却愈发温柔。想着她脆弱的皮肤,明天会遍满浅浅的吻痕,心头越发怜惜。正意乱情迷间,突然浑身微微一僵,感觉到她的小手握住了……他猛的抬眸看着她。
其实许诩完全是遵循内心的渴求,想握,就握了。看到季白暗潮涌动的眼,许诩握着不动。
季白翻身就把她正面压在床上。
这一次的亲昵比之前每一次都要炽烈和深入。许诩的裙子终于被他褪掉,而他在近乎极致的缠绵后,却拉过薄毯,遮住她的身体,深吸了一口气,坐了起来。
他轻声说:“我不想让你以后回想起第一次,是在这么个烂地方。”
“嗯。”许诩整张脸红扑扑的,答得很快,“我也需要准备一下。”
季白倏地失笑,意犹未尽的亲了亲她的额头,起身去冲凉水澡。
季白再上床的时候,许诩缩在被子里,笑眯眯的望着他。季白心头一荡,躺上床,将她搂进怀里。过了一会儿,他从床头拿出钥匙串,拆下家里钥匙,递给她:“回霖市等我。”
(作者有话说还补了昨天的一段,继续看)
作者有话要说:(接上文)
他这么说,是因为按照分工安排,明天他就要去仰光,跟孙普等人继续追查噜哥;而许诩会和另外三名刑警一起,搭乘珀将军的专列,押送所有犯人回中国。两人至少要分开十几天。
许诩接过钥匙收好,想到他还要在缅甸没日没夜的奔波,为案子操劳,有点心疼,于是柔声鼓励:“好,我们在霖市胜利会师。”
季白佳人在怀不能吃,还有点燥热呢,听她这句话难免心猿意马——回霖市会师啊……
他深深笑了。许诩疑惑:“你笑什么?”
季白不答,搂紧她:“睡吧。”
——
第二天一早,许诩跟其他同僚,踏上了珀的专列,在珀的军队的密集守护下,押送全部犯人,往中国边境驶去。而季白掉头往另一方向。
(正文完,下面是作者有话说)
昨天大家的评论我都看了,有一部分读者不喜欢缅甸这段。老墨仔细回顾了下,这一段的题材可能写起来比较乏味,心理分析的东西写少了,有点偏离本文主题。然后老读者都知道,老墨一写打打杀杀就容易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所以为了保证后文更好的质量,老墨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忍痛割肉,放弃全勤奖(嘤嘤嘤亏啊),稍微放慢一点点写作速度,把后面的言情、最后一个案子,尽量写得精彩。希望大家能理解。所以明天我要请假一天,把后面的大纲再仔细撸一遍。明天也是周日不是,大家不要因为停更一天弃文呀,周一中午12点(没错,时间也会调整回来),我们不见不散。
按照大纲,这一卷只剩1-2章的样子了,不喜欢的同学,可以多点耐心看下去。你们看每卷的目录也大致看得出长短哈。
其实老墨为什么放第三卷,是因为构思这个文的初衷,是想四个案子都不同,大家看起来不乏味。所以第一个完全是心理分析的简单案件开头,第二个是推理和心理分析并重,第三个缅甸案主要是想反映刑警铁血忠诚的一面和社会良知,第四个案子,因为这个题材主要还是犯罪心理,所以不必可少要有一个重口点的连环案件压轴。不过考虑大家承受力,老墨尽量不写得血腥哈。另外呢,第三卷其实案情也没多少啊,有一大半是言情不是,嘿嘿。
对了,还有:本文的行文风格,决定了不会有太肉的章节,这样才自然流畅,而且最近*严打,希望大家理解。当然他们还是会做的,但是风格绝不会是“粗大黝深毛发含住”这样的直接描写,大家懂的哈……
好了,祝大家看文愉快,老墨写文大纲很明确,不一定能保证让大家都满意,但是大家的意见很有帮助,老墨会记着时刻提醒自己多回顾反思,尽自己全力去写,尽力让这个文完结时,没有明显遗憾,回报大家的厚爱。
么么~~周一见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