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密那”城位于迈扎城以东,是克钦邦首府。与小城市暴发户式的繁荣不同,密那是真正的大都市,高楼林立、企业汇集,亦是权贵富人的聚居之地。
爆炸的消息传来时,噜哥正在一家水疗中心做spa。
一旁伺立的手下看到她骤变的脸色,挥挥手让美容小姐先出去。噜哥光~裸着白皙的、满是旧伤的身体坐起来,拿着手机冷冷道:“炸就炸了,为什么人还没炸死?”
那头的手下一滞,答:“有个中国警察跟周成博在一起,特别能打,刚刚还跑到赌场来闹……”
噜哥心头微微一惊。她忽然就想起前些日子听到的一条消息——有批中国警方官员,到过仰光与缅方会晤。但因为年初到现在,中缅双方一直就跨境犯罪问题频频开会、实施一些合作举措,所以她没太在意。
了暂避风头,这位势力盘踞两国的女老大,近段时间都闭门不出、生意交给手下打理,也就不会像以前那样事无巨细的过问。中国警方的侦缉手段有多厉害和隐蔽,她尝过苦头。手下或许还惘然未觉,但她把两件事一联系,心头冒出了冷汗。
沉思片刻,她说:“场子继续开,骨干马上撤!什么时候能回迈扎,等我通知。”
——
迈扎城。
季白和许诩步出赌场后门时,身后几步远处,还跟着七八个手持武器的打手。
人都有从众心理。当一群人心里发毛,又吃不准对方到底要干什么,他们会更倾向于伺机再下手。这是种非常微妙、一触即发的对峙状态。
然而当他们跟出后门,傻眼了——原本负责守门的打手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取代他们的,是两个看起来跟季白同样凶悍的男人。而他们身后,站着几名全副武装的克钦士兵。
克钦军人永不踏入赌场,但要是人出了赌场门,跟散兵游勇起了冲突,生死不论。
——
季白牵着许诩的手一直没放。越过克钦士兵,走出巷口,终于到了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许诩的心情已经彻底平复,抬头朝季白释然一笑。想把手抽回来,却被更大的力气握紧。
他的脸依旧紧绷着,看起来有点吓人,黑眸更是沉得像坚铁……
这目光太慑人,竟然令她有点移不开视线。
“你们没事吧?”陈雅琳远远跑过来。
季白盯着许诩:“没事。”握着她的手一紧,然后松开。
他和陈雅琳低语着朝前走去,没再管许诩。许诩望着他挺拔的背影,之前在赌场第一眼见到他时,那心头微颤的悸动感,又无声无息的冒了上来,心口竟然微微有些发疼的感觉。
很快,几名刑警聚集碰头。
季白恢复冷毅神色,声音低沉有力:“联络孙厅:现在已经打草惊蛇,犯罪分子很可能外逃,必须提前展开抓捕行动!”
——
孙普接到季白电话后,马上向缅方提出交涉:即刻通知当地驻兵和警方封锁全城,同时请克钦总司令以最快速度派出一支军队,进入迈扎城执法。
一天之间,迈扎风云突变,人心惶惶。
——
天黑的时候,刑警们回到旅店,短暂碰头并分工。明早执法军队抵达前,他们必须和提萨的士兵一起,通夜盯守在噜哥集团主要据点外围。
犯罪分子走投无路,很可能争个鱼死网破。今晚的任务,非常凶险。
散会后,许诩一个人留在临时指挥室。她的任务是后勤联络调度。没有危险,但同样紧张繁重。
敲门声响起时,她正与当地警方沟通道路封锁情况。
(抱歉,此段发重了,v章发了之后不能删减字数,明天我会在作者有话说补免费的200字:天黑的时候,刑警们回到旅店,短暂碰头并分工。明早执法军队抵达前,他们必须和提萨的士兵一起,通夜盯守在噜哥集团主要据点外围。
这任务非常凶险——犯罪分子走投无路,很可能争个鱼死网破。
散会后,许诩一个人留在临时指挥室。她今晚的任务是后勤调度。没有危险,但同样紧张繁重。
敲门声响起时,她正与当地警方沟通道路封锁情况。)
季白今天把她从赌场带出来后,两人就忙得没说上一句话。还有十几分钟,他就要跟队伍出发了。
这种危机重重的任务,他有过不少次,亦坦然面对从无牵挂。可今天却下意识,想来看看她。
许诩一开门,就见他高大而沉默的矗立着。走廊里光线弱,他的脸暗而英俊,饱满的额头、深邃的眼、挺阔的鼻,都显得愈发硬朗有力。那双黑眸更是定定的望着她。
许诩用嘴型对他说:“等一下。”走回桌前坐下,继续讲电话。
屋内灯光很亮,风扇哗啦啦的吹着。她用肩膀和脸颊夹着电话,双手快速打着键盘。短发垂落在小巧白皙的耳后,发丝随风轻轻扬起。明明如此纤柔的小人儿,坐姿和动作却像个男人,四平八稳、利落有力。
季白忽然就想起赌场里那一幕:走廊幽深而寂静,数名打手就在背后。而她冷着小脸,那眼神中有慌乱,也有坚定,一步步走进他的视野里。而他站在阴暗里,心中却像是有一团火焰,沉默而灼烫的燃烧起来。
她总是在他面前肆无忌惮我行我素的绽放,她是他独一无二的珍宝,她知不知道?
而此刻望着她的背影,他的胸膛就像被她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揉着。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缱绻和热烈,令人的心就此沉溺不拔,还想要更多更多。
——
被季白的大手从背后紧紧环住时,许诩莫名的浑身微微一震。他周身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温热的唇舌,沉默的在她后颈亲吻流连。许诩的思绪有片刻的停滞,电话里缅甸官员的声音仿佛也变得遥远模糊……一回神,她反应过来,继续清晰而快速的跟官员沟通事项。等她挂电话时,季白已经走了。
许诩没想太多,拿起资料继续翻看。莫名却有点心浮气躁,半阵没翻过一页。过了一会儿,索性推开资料站起来,看向已经无人的门口。
——
在爱情里,许诩诚然是迟钝的。赌场里,季白仿佛铁血英雄般从天而降,的确让她感觉到深深的心动。但事情过去了,她也不会再细想回味。另一个事实是,即使被掳走的是其他同事,她也会只身赴险去救。甚至在刚刚总结自己的表现时,她还想:如果被掳的不是季白,她应该可以表现得更加镇定周全——季白多少让她有些关心则乱。
可季白刚刚的拥抱,格外余韵未绝。之前因他而滋生的那种深沉而广阔的悸动情绪,再次淹没心头。而这悸动仿佛为季白所牵引,随着他的离去而变得越发涌动,只有他才能安抚。
——
许诩走到季白房间门口时,另外两名刑警正好走出来,已经穿好防弹衣,配好了枪。枪弹是中缅双方特别批准本次行动使用的。
房间里光线柔和,季白已经穿好防弹衣,腰间是沉黑的手枪和弹夹。他正低头在扣衬衣上的扣子,俊脸沉肃而平静。抬头看到专心工作的许诩忽然来了,第一反应是公务,立刻问:“有事?”
许诩的脸有点烫,快步走过去,从他手里把衬衣衣领扯出来,替他一个个把扣子扣好。
季白一言不发的看着小女人泛红的脸颊,体贴的动作。这时许诩扣好了,什么也不说,抓住他的衣领,踮起脚,抬头吻上去。季白比她更快,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重重揉进怀里,低下头,激烈而有力的吻着她。
这个吻很快就结束,季白下楼与同僚们坐上车离开了。许诩脚步轻快的回到房间,再对着工作,只觉头脑清明、所向披靡。
果然,感情是需要表达,需要被满足的。跟季白互相满足的感觉,非常完美。
——
这一天,密那城中,被惊扰的不光是噜哥,还有克钦邦最高统帅——觉温总司令。
夜色渐深,城郊的皇家湖畔,灯火次第点燃。
一幢占地广阔的别墅依水而建,幽静雅致。门前有一片宽敞翠绿的竹筏平台,觉温正靠在藤椅里,闭目养神。
副官恭敬的站在几步远处:“司令,派那支部队去迈扎城执法?中国人催得很急。”
觉温睁开眼。这位戎马半生的司令,眼角已有深深的皱纹,身材却如青年人彪壮,容貌亦是俊朗矍铄。他静了片刻,问:“现在谁离迈扎城最近?”
副官答:“珀将军的第二旅,这个月刚好换防到迈扎城附近。”
觉温复又闭上眼,淡道:“那就让珀去吧。”
——
迈扎城内,一夜僵持对峙,终于有惊无险的迎来天明。
入城公路上尘土飞扬,一辆辆载满士兵的大卡车,正浩浩荡荡奔驰而来。为了第一时间与军队指挥官会晤、展开行动,专案组众人都到了公路边上迎接等候。一个月的艰辛付出,今天终于要摘取成果,大家的心情同样凝重和势在必得。
季白和许诩的心思已经全在案子上。只是偶尔目光交错,眼中都有彼此才能懂的淡淡笑意。
终于,一辆越野车在季白等人面前停下。一名身材高壮的军官,在士兵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穿灰绿色迷彩服,古铜肤色,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一道暗红纠结的疤痕,令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凶悍。
略显戾气的双眼静静扫视过众人,他忽的笑了,用生涩的中文说:“你们好,我是克钦独立军第二旅指挥官,珀将军。希望合作愉快。”
——
珀抵达迈扎城的时分,远在密那城的觉温司令刚刚起床,站在湖光山色的别墅前,眺目远望。
一旁的副官看着他沉静的脸色,低声问:“昨天您的安排,我有些疑惑——既然您怀疑珀是中国黑帮的背后势力,扰乱边境秩序、侵吞大量金钱,为什么还让他去?中国有个成语,叫‘监守自盗’。”
觉温淡笑答:“能不能除掉中国黑帮,我并不关心。珀给我立过许多功劳,军中威望也很高,但是这些年,他太狂妄了,我很不喜欢。
中国还有一个成语叫‘借刀杀人’。如果他这次改过、严格执法,我就暂时容忍他。如果他狂妄的惹出乱子,我就合情合理的杀了他,向中国表达诚意。”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吧……老墨一会儿剧情一会儿言情,一会儿汉子心一会儿女人心,也很辛苦的,你们知道不知道知道不知道……
明天还是晚上十点哈,我文案已经写了,以后不每天通知时间了哈
——
感谢投雷的同学,过来啵吧
桃心月牙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2:06:42
元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2:16:04
夢想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2:25:04
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2:30:26
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2:30:38
心静则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3:02:29
火爆小黑人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5-09 23:25:19
小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3:25:35
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3:28:00
欣欣宝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09 23:37:58
天气小晴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5-10 01:34:25
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0 05:54:00
小言爱生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0 08:58:08
小鱼摆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0 09:09:54
诺卡caf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5-10 09:43: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