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专案组追踪了两天。
第三天中午,抵达迈扎城。按照已有线索,这里也是噜哥集团经常出没的地方。因此专案组更加确定这伙人的身份。
迈扎城是缅北最繁华的的城市之一,但看起来跟中国某个城乡结合部没什么差别。新修筑的大片楼房,与树林、农田毗邻,公路上有宝马奔驰,也有农用拖拉机。
城镇正中,几条街都是拥挤林立的赌场、夜总会,大白天还闪着霓虹,音乐声很大很嘈杂,街上行人形形□。那伙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在赌场背后一座不起眼的小楼落脚。
专案组并没有马上实施抓捕,而是像许诩说的,预备放长线钓大鱼。组长孙厅安排了两名刑警,留在赌场附近盯梢,其他人先找地方住下。
当地黑帮势力鱼龙混杂,为免打草惊蛇,孙厅让提萨找了家位置偏僻的旅店,其实就是家农家旅馆,三层木制小楼,朴素又安静,门口是大片的稻田,但是离公路很近。
孙厅召集大家开了个短会,讨论安排了接下来的工作计划和分工,然后干脆的大手一挥:“累了几天,全都去睡觉,明天一早各就各位。”
——
季白回房间后洗了个澡,倒头就睡。再醒来时,已经是夕阳斜沉。给许诩发短信:“吃饭没?”
回得很快:“刚到餐厅。”
季白微笑,回:“等我,马上下来。”
餐厅在一层,露天还摆了几张桌子。季白刚下楼,就看到许诩背对自己,坐在不远处的一张白色塑料桌子前。他嘴角微微扬起,刚想走过去,旁边一桌的陈雅琳和另一名刑警招呼他:“季白,坐这儿。”不由分说拉他坐下。
许诩听话的专门挑了个没人的桌子等他,听到动静,回头瞥一眼,继续低头吃饭。
提萨包下了整间旅馆,十来名士兵也正捧着盘子坐在、蹲在楼外廊道里吃饭,还有几个人弄了个炉子,自己烤东西吃。
——
许诩刚吃了几口,忽然感觉对面站了个人,抬头一看,是名皮肤黝黑的年轻士兵,在她盘子里放下一条肉肥焦黄的烤鱼。
许诩:“呃……不用,谢谢。”
但是士兵听不懂,朝她咧嘴一笑,走了。走出几步,还朝廊下士兵们一挥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士兵们全起哄,看着许诩笑。
普通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尴尬娇羞,但许诩一般不会有这样的情绪起伏。她抬眸直视着他们,静默片刻,放下筷子,双手合十朝他们礼貌的点头微笑,表示感谢。
士兵们笑容更灿烂了。许诩继续低头吃饭,尝了一点鱼,味道还行。
过了一会儿,又有士兵走过来,手里一大块甜瓜,这是士兵们到旁边田里摘的。这下许诩有点过意不去了,起身婉拒推开,士兵强硬的将她手一拦,把水果放下,然后一脸笑容,立了功似的迈着阔步走回士兵堆里。
——
季白一边吃饭,一边抬眸看着士兵们频繁往许诩桌前凑。旁边的一位云南的老刑警,笑着说:“东南亚这边的男孩,都喜欢皮肤白的女孩子。许诩在这边会很受欢迎啊。”
陈雅琳笑着说:“中午一个士兵还跟我说:‘长官,你们中国警察抓犯人很厉害,但是怎么让小女孩也跟着破案?看起来比我妹妹还小。’”
她这么一说,旁边的刑警都笑了。
陈雅琳又说:“我还听到他们私下里说什么‘兔子’,八成是给许诩起的外号。”她的语气微微有些喟叹:“这些士兵,也都是半大不小的农村孩子,过早卷入战乱,没有正常的成长环境,其实本性大多淳朴善良,没有恶意。”
老刑警哈哈大笑,季白仔细一听,士兵们的缅语和笑声里,还真夹杂着零碎的中文“兔子”、“小兔子”什么的。
这时,集合号吹响,士兵们全起身去提萨那里集合了。走廊外顿时空空荡荡。许诩还坐在原地,埋头在吃。
过了一会儿,季白收到她的短信:“吃不完,有地方倒掉吗?”
季白回:“去屋子后头等我。”
——
屋后也是一条宽敞的走廊,全用黄褐色木头铺就,踩在上面吱呀作响。屋外正对的是一片小山,树林茂密,晚霞绚烂。许诩坐了一会儿,就见季白的身影从拐角出现。
吃饭用的是个大铁盘子,士兵们都是很豪放的把食物直接塞进她盘子里,鱼肉、牛肉、地瓜、蔬菜、水果……她几乎没怎么动,但自己盘子里的东西,也不好分给其他人。
她不喜欢浪费,当地人和士兵更是非常爱惜粮食,倒掉被人看到很不好。可旅馆没有冰箱,又不能放。
季白挨着她坐下,看她轻蹙眉头,微微失笑,伸手接过:“我吃。倒掉不好。”
许诩一怔,侧眸看着他:“你……吃得下?”
季白扫一眼盘子里的分量:“还可以。”刚才收到她的短信,他就果断没添饭了。
——
许诩知道,刑警办案有时候条件会艰苦,但大多数时候,季白是个对衣食住行很讲究的人,甚至跟她一样挑剔。虽然盘子里的东西应该挺干净,但她没想到,他会愿意吃,还是自然而然的接过就吃。
夕阳慢慢下坠,树林间的日光一点点变淡。旅馆周围安安静静,偶尔传来士兵的嬉笑声。
许诩看着身旁的季白。他吃得很安静,但是速度很快,大口大口扒拉。食量也真的比她大很多很多,盘子里的食物正匀速减少,那么多东西,都能塞进他的铁胃里。阳光照在两人坐的位置,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涂上一层淡黄的光泽,越发显得眼睛黑黝黝的,下巴还随着咀嚼的动作,一鼓一鼓,透出一股平时没有的、老实憨直的劲头。
许诩默默的想:好有男人味,真的好有男人味。
很快季白就吃完了,把空盘子递给她。许诩拿起来走了几步,又停步拐回去,低头凑过去,在他温热的脸颊轻轻一吻。
季白失笑,一把将她拉进怀里,说:“我房间有条缅甸官员给的烟,一会儿取了,分给士兵。”
“你觉得有必要?”
季白看着她白皙小巧的侧脸答:“有必要。”
礼尚往来,真诚相待。这样,平时他们也会多照应……季白家的小兔子。
——
接下来的几天,季白等人几乎全天候在外跟踪、监视、蹲守,许诩作为后勤,一直留在旅店里。大伙儿的付出非常有价值,已经初步确定了噜哥集团的五个主要据点。
在迈扎城这种不发达国家的边陲城市,政府放任不管,完全靠赌博、卖~淫、走私等非法活动,获得经济的畸形繁荣。而当地中国黑帮的犯罪手段也是五花八门,一句话——只要赚钱,什么都干。专案组只要收集到足够证据,就能名正言顺推动缅方展开行动,将他们一网打尽。
——
然而证据收集工作开始后,并不顺利。
专案组首先秘密走访了几户传闻中曾经被黑帮勒索、打劫过的中国商家。令人懊恼的是,尽管提及黑帮,他们的神色都会变得惊惶不自然,但无论怎么劝说,都不肯开口,更谈不上作证。
调查取证工作陷入了困境,需要别的突破口。
——
这天中午,季白和另一名刑警乔装成游客,蹲守在一家中国人开的超市附近。
日头非常炽烈,白晃晃的水泥马路上热气蒸腾。季白两人穿的短袖,里面却藏了厚厚的防弹衣,热得汗如雨下。两个小时过去了,衣服就像在水里泡过,**贴在身上。
终于,一辆面包车突兀的从街角驶过来,在超市门口猛的刹车,车门哗的拉开,七八个手持铁棍的男人跳下车,凶神恶煞的冲了进去。很快,打砸声、尖叫声、哭喊声传来,从超市里跑出一些人,有游客也有当地居民。
季白拿起对讲机,低声说:“提萨,你的人进去。”
话音刚落,对面巷子里走出几个背着枪的克钦士兵,小伙子们一脸闲散,晃进了超市。
过了一会儿,那些歹徒冲了出来,坐进车里,绝尘而去。
季白两人走进超市,里头一片狼藉,所有货架被砸得稀烂,顾客已经全跑光了,几个售货员畏畏缩缩站在收银台后,一名穿着真丝衬衣、三十余岁的彪壮男人,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脸色非常难看——超市当天的营业收入全被抢走,此外照相机、手机、虫草等高价值货品也被搜刮一空。
——
受害的店主叫周成博,很快被季白等人,秘密带到临时安排的一家酒店房间里。
窗外夜色幽深,周成博坐在椅子里,伤口已经包扎好,脸色铁青。他本身是个豪放强硬的性格,今天歹徒闯入后,为了阻止他们抢劫贵重物品,他还与其中一人发生了厮打。
季白沉吟片刻,开口:“周先生,按照这伙儿歹徒的往常做法,你不仅会损失金钱,本人也会被他们绑架,向你的家人索要赎金。你今天是幸运的逃过一劫。”
周成博脸色骤变。他其实听说过类似传闻,曾经有中国商人受尽虐待,支付巨额赎款后才被释放。
但传闻毕竟是传闻,当地招商引资的政策又实在太优惠了,他心想富贵险中求,还是来迈扎城经商了。而前几个月确实也平安无事,赚了不少。没想到今天还是被盯上了。
其实今天对于专案组来说,也是比较尴尬的情况——中国警察没有执法权,当地警察不作为。只能在关键时刻,让克钦士兵进去,喝止他们。军方和黑帮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到底有些忌惮,所以没有把人掳走。
季白看着他的脸色,继续说:“今天他们没得手,以后肯定还会再来。你只有与我们合作,彻底铲除这个祸害,将来才能继续平平安安赚钱。”
周成博闻言沉思片刻,猛的抬头看着季白:“我愿意作证!老子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警官,一定要把他们都抓干净!”
周成博不仅愿意作证,还表示要去说服他的同乡商人,一同揭发中国黑帮的罪行。这让专案组喜出望外。孙厅指示:继续暗中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同时保护好周成博的生命财产安全,绝不能让他被黑帮加害。
——
季白把周成博送回住处,再回到旅店,已经是夜里八点多。夜风徐徐,地面依旧冒着热气,他抬头望着许诩窗口柔和的灯光,微微一笑,回了自己房间。
这几天在外面跑,衣服能湿了又干好几回,脱下来有白白一层盐渍。季白把臭衣服扔盆子里,就去洗澡了。
比起其他人,留在旅店的许诩,工作相对轻松。到了晚上也没什么事,坐在床上看资料。听到楼道里熟悉的脚步声,就知道季白回来了。
因为天气实在炎热,大家睡觉前都把窗户和门开着通风。许诩端着盘水果,敲门走进季白房间时,正好看到他穿着t恤短裤,坐在一个大盆子前洗衣服,倒像个普通的居家男人。
旅店条件简陋,只有一台老式洗衣机,根本轮不上,许诩嫌不卫生,也从来不用。季白也是如此。
许诩走到他身边蹲下,季白抬头亲了她一下,继续劳动。许诩蹲着不动,把水果一块块喂到他嘴里。等他吃完了,又给他喂口水、擦擦嘴,然后拍拍自己的手,自个儿躺床上看书去了。
夜色很静,窗外传来农田里青蛙的叫声,林间昆虫的低鸣,还有季白洗衣服的声音。许诩看了一会儿书又忍不住放下,看着盆子里的衣服:“你就洗成这样?”
季白看她一眼:“有意见?”
其实季白洗衣服,在男人里已经算挺干净挺到位了。但到底是男人,动作难免大开大阖,落在许诩这种精益求精的人眼里,不行。
“让开,我来。”许诩跳下床走过去。
季白却将她手一拦:“不用,一边呆着。”
许诩疑惑:“为什么?”
季白看着她,没答。
是啊,为什么?以前在警校,看别的男生有女朋友帮忙洗衣服,其实有点羡慕。心想哪天也能有这么个女孩,让他心甘情愿穿着她亲手洗干净的衣服?
可真的有了这个她,却舍不得使唤。
季白眼中浮现笑意:“闲着没事?去拿点防蚊膏给我抹抹。”
“哦。”
——
许诩房里的防蚊膏已经用完了,下楼去找旅店老板又要了一瓶。回到季白房间时,衣服已经迎风一件件晾在阳台上,季白刚好冲了凉从浴室走出来,身上只穿了条沙滩短裤。
许诩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上半身,微微一怔,目光立刻下移。
季白眼中升起笑意,走过去,拉她在床上坐下,把整块背对着她:“抹吧。”
“哦。”
这几天他晒黑了点,脖子颜色明显比背上深,他的背宽阔结实,腰倒显得窄而有力,右肩上还有一道细细的暗红的伤痕,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因为隔得近,她甚至闻到了男人肌肉散发出的一点点微热气息,这让她的脸默默发烫,立刻挖出一小块药膏,均匀的涂抹起来。
季白正对着阳台,眼睛看着窗外幽深的夜色。许诩的动作很轻,冰凉柔软的手指,擦过他的皮肤,令他全身毛孔仿佛都张开……
夜色越来越深,小楼内外安安静静,季白将许诩压在床上,唇深深的吻着纠缠着,一只手大手摁在她胸~口,轻轻的揉。空气里只有两人略显燥热的呼吸声。
许诩穿的是一条齐膝的家居裙,非常凉快,但是样式保守,才穿出房间。季白腾出一只手,滑到了她裙摆上——是探进去呢还是探进去呢还是探进去呢……
大手刚摸到她的一只膝盖,就被蹬了一脚。季白失笑,刚要说话,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季白抬起头,停住不动,许诩也看着门口。
敲门声传来,是组长孙普的声音:“小季,开门,有点情况跟你沟通一下。”
——
孙普是刚刚接到国内电话,得到些新线索,一时兴起,就想跟最得力的组员先沟通沟通。在门口站了几秒钟,季白才来开门。
两人在沙发坐下,季白床上的蚊帐是放下的,薄被也拢成一团,还丢了一堆衣服,乱七八糟。
孙普了然——季白应该是睡了,被自己吵醒。不过工作为重,他也不在意,就跟季白聊了起来。
——
孙普呆了十来分钟就走了,季白刚关上门转身,就见许诩从被子里冒出小小的脑袋,长长的吐了口气。虽然两人都有分寸,不会因为恋爱耽误工作,但旁人不一定这么想。他们一直不对专案组的人说,也是没必要。
季白笑意加深,坐到床上,将她连人带被子一团抱进怀里:“继续?”
许诩推开他:“快十点了,我回去了。”说完就推开他,又扒开被子,往床下爬。
季白本来没打算留她,毕竟明天还有工作。谁知一抬眸,就见她腰臀正对着自己。大概是在被子里蜷缩姿势,米色裙子下摆不知何时掀了一角,搭到了腰上。露出整条白皙纤细的大腿,那线条柔美光滑的不可思议,就跟玉脂似的。再往上,就是条酒红色小内裤,恰恰勾勒包裹住雪白的臀,那臀小而翘,他两只手掌都能……
喉咙瞬间有点发干,他下意识一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许诩下床被阻,有点意外,刚要开口让他松手,忽然感觉到……屁股和大腿有点凉……反应过来,立马反手将裙子一拉、遮住、还拍了一下确认稳妥。
再回头,季白已经松开了她,神色淡然自若,眸色沉沉的看她一眼,不语。
许诩的脸慢慢烫了起来,立刻跳下床,告别:“我走了。再见。”声音闷闷的。
许诩回到房间,躺了一会儿,摸出手机百度:“初次性~交注意事项”。
看了一阵,终于冷静下来。
草木皆兵为时过早——睡觉!
——
许诩决定以后晚上尽量不去季白房间,现在两人都在出公差,万一干出**的事,她觉得不合适,季白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接下来几天,两人基本没时间单独相处——随着证据逐渐丰富,专案组终于开始筹备最后的收网抓捕工作。大家忙得昏天暗地,每天睡觉时间都不够,两人也完全没再去想工作以外的事。
连续艰苦的工作了十几天后,孙普带两名刑警,赶赴周边另一个城市,与缅方官员会晤,确定最后的抓捕日期和行动计划。迈扎市暂时留下季白、许诩等七人。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密切监视多名犯罪嫌疑人,同时保护周成博等主要证人。
——
天色刚亮,季白就到了周成博的超市,跟上一位值夜的刑警换班。
周成博就住在超市后头的办公室里,刚起床。这段时间下来,他跟季白已经很熟了,丢一包烟过来:“台湾烟,还不错,够冲。”
季白接过,深深闻了闻,又还给他:“是不错。谢谢,戒了。”
周成博就笑:“我看他们都抽,刑警还有不抽烟的?怎么,老婆不让?”
季白脑海中浮现许诩安静的侧脸,心头一柔,淡笑不语。
周成博见他默认,点头:“我一猜就是——我老婆也爱管。”
两人正说话间,有人在外头敲大门:“老板,包裹。”
是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穿着邮政制服,双手捧了个四四方方包裹,小心翼翼放在柜台上。
周成博掏出笔签收,嘀咕:“你还挺早!仰光?啊对,是我舅舅……”
送货员沉默着,拿了回单,转身大步走了。季白站起来,盯着他的背影沉吟不语。这时周成博边拆包裹,边问:“季警官,你老婆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
专案组其他人今天都外出了,只有许诩留在旅店里,忙碌的整理证据资料。
爆炸声传来时,她正望着窗口在思索案件问题,听到轰鸣的声音,一抬头,就见远远的城中,燃起了一簇浓黑的火光。
那个位置很熟悉,正是周成博的超市附近。
许诩拿出手机拨季白电话,一遍、两遍、三遍……不通。
她拔腿就往楼下跑。刚到楼门口,又停住,转身跑向提萨的房间。
提萨今天留在旅店休息,许诩进门时,他刚挂上房间的座机听筒。他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脸色极为难看,用生涩的中文对许诩说:“周……季……爆炸!”
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十点更?因为又写了六千。
雁、过、拔、毛!都给我撒花!!!!!!!!
————
抱歉,明天更新还是十点。嗷,我知道大家都希望我定时中午更,我也想,最近尽力调一下。不过你们看,今天其实相当于双更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