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如果入缅,留心黄金蟒。”这是叶梓骁带给许诩的话。
黄金蟒,缅甸巨蟒的一种,体型大、花纹艳丽、凶猛、剧毒。
许诩认为,从句式和用词判断,这句话虽然提到了“黄金蟒”这个对象,但仅仅是一句有备无患的提示,没有更明确的导向性,所以基本可信。
黄金蟒,当然也可能是某个人或者某种势力的代号。只是中缅间信息闭塞,许诩搜索了警方资料库,一无所获。
季白将这条信息汇报给了上级,很快中缅边境警务办公室传回消息,他们也不清楚。
——
周一下午,风和日丽、阳光温煦。许诩坐在位置上看资料。
忽然来了电话,局长召见。
局长的神色凝重而严肃,将一份文件递给许诩面前。许诩一看,是公安部“关于成立专案组跨境打击中缅犯罪集团”的批示。
“噜哥,原名赵晓鲁,东北哈尔滨人。”局长沉肃说,“根据最新线索,她不仅控制了国内多个人口贩卖团伙,还多次将缅甸妇女贩卖到广东沿海,组织卖~淫活动。此外,她的犯罪集团,还跟边境运毒、枪支入境有关。这个毒瘤,我们必须坚决拿下。”
许诩已经猜到局长召见的用意,有点意外:“我去?”
局长点头:“本来轮不到你。但上次是你跟姚檬负责照顾受害人,只有你们跟噜哥近距离正面接触过。公安部点名让你们中间去一个。”他微蹙眉头:“姚檬一直请病假,我也找她谈过,她表示身体条件无法支持越境工作。另外,上一次她也出了纰漏。想来想去,只有你了。不过你去也有好处:噜哥是女性,有女警跟着办案会比较方面;而且抓捕她时,很可能还会解救出更多受害者,你是心理专家,能够更好的安抚受害人。”
许诩点头表示理解。
看她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局长笑了:“怎么样?敢不敢出国抓犯人?”
许诩答:“敢。”
局长微笑:“好!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跟专案组负责人通过气,你是见习警察,又是女孩子,不会安排一线工作给你。你就跟着过去,负责一些文档和后方支援工作就可以了。不过,我们局就出你一个,你去了,就代表整个霖市警局,有信心圆满完成任务吗?”
许诩:“保证完成任务。”
——
许诩离开局长办公室,刚走到刑警队门口,就看到季白跟副局长走出来。两人拿着份文件,面色严肃的说着什么。
擦身而过的时候,季白目不斜视,眸中却快速闪过似有似无的笑意。
许诩看到他,心头也泛起淡淡的愉悦。走进办公室坐下,才想起来要去缅甸的事。
晚上再告诉他吧。
——
快下班的时候,刑警队开周例会。
各人汇报手头工作,季白坐在首位,面色沉肃,时不时低声发问,给出意见。
这时门外脚步声响起,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陪着局长走进来。
大家全站起来迎接。局长笑着说:“都坐吧。我看还是要亲自来宣布这个消息。”他目光赞赏的望着许诩:“局里决定,派许诩参加赴缅打击联合犯罪行动。这是对刑警队的信任,也是公安厅对我们局的信任。”
说话的时候,赵寒已经接过副局长手里的文件,分发给大家。页面最下,赫然印着许诩的名字。
大伙儿先是有点意外,然后都笑了,朝许诩鼓掌,纷纷出言鼓励。老吴和大胡微笑之际,则看了眼季白。
许诩立刻站起来,表示会尽力,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热烈的气氛间,她下意识也看了眼季白。
季白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沉黑的眼睛却静静的盯着她,看不出在想什么。
——
局长离开刑侦队,刚回办公室坐下,季白就来敲门了。
“局长,我怎么没在行动小组里?”
局长微微沉吟。
这次行动是上头批示,所以他并没有征询季白意见,而是直接向刑警队和许诩本人下达命令。现在看到季白找上门,才想起两人是恋爱关系。
局长一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做决策当然不会考虑这些无关紧要的因素。而不让季白去,的确有别的原因。
“这件事你就不必考虑了。你的刑侦能力的确出色,专案组讨论人选的时候,你也是备选。”局长话锋一转,“但当初你加入刑警队的时候,我可是答应过你家里,虽然风险无法避免,但不会把你往明确有危险的地方派,这一点当时你也同意。这次缅甸之行,虽然有缅方协助,不会有危险。但毕竟是战乱之地,我想你家里不会同意你去。”
季白没说话。
他来找局长,倒不光是为了许诩。就像局长说的,他本身刑侦追缉能力就是全国拔尖的,更适合参加这次行动。而且噜哥是从他负责的行动里逃脱的,跟其他硬气的刑警一样,季白很想亲手将她抓捕归案。
但局长的态度明显很坚决。而且这事估计也已经传回北京了,很难回旋。
——
这天晚上,季白把许诩送到家楼下。许诩微笑:“再见。”
刚要转身,季白把她的手一拉,抬头看一眼楼上,淡笑:“我还没去过你家,参观参观。”
季白当然不是为了参观。虽然女朋友的家的确收拾得干净又舒适,稍微转了圈,就拉她在沙发坐下。
然后就抱起来放在大腿上开始亲。
缅甸的事,季白没有太介怀。刑警时常为案子出差,而且许诩这次过去是做后勤文职,危险性不高。两人都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性格也都豁达干脆,不会有什么缠绵扭捏依依惜别的举动。
只是季白亲着亲着,看着怀中人儿绯红的脸,闻着她身上软软的香,越来越不忍放手。过了一会儿,低声在她耳边问:“要不要我也一起去缅甸?”
许诩坦率的答:“无所谓。”
虽然这个回答很符合她的性格,也符合实际情况——他真要是去了,只怕根本无暇照顾她。但是她全无留恋的态度,还是叫他心里有点失落。大手一收,将她更用力的按在怀里,唇舌吻得更深入,大手也撩开她的衬衣,慢慢探进去。许诩伸手拍他,他随她反抗,大手坚定不动的握住两团柔软……慢慢的,她的呼吸也有点急促了,小小的身体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季白沿着她娇嫩的脖子,一寸寸的含……
“喀嚓”一声轻响,从门口传来。
刑警的听觉是极为敏锐的,季白迅速从许诩胸口抬起头,两人对视一眼。
“我哥!”许诩一把推开季白坐起来,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季白可不慌,意犹未尽的将一只胳膊搭在她肩上,这才跟她一起看向门口。
许隽一进门,就看到妹妹跟男人正襟危坐在沙发上。高大的男人一脸坦然,笑容浅淡。妹妹神色也是淡然自若的,只是……脸红成那样、衣服乱成那样!难道她忘了自己皮肤有多敏感?脖子上一堆吻痕。
季白和许隽早就见过,起身打了招呼,三人在沙发相对落座。
许隽客套:“季队长,我妹妹多亏你照顾了。”
季白看一眼许诩,语气柔和:“哪里的话。于公于私,都是应该的。”
许隽笑笑。也不再问季白什么,看一眼墙上的钟,再看一眼许诩:“你们还有事情要谈吗?”
这就是送客的意思了。许隽是心思弯弯绕的人,季白跟许诩才好了几天?哪能这么快让这个男人以为可以登堂入室见家长了?今天是恰好撞上,他身为长兄,当然要端着,给未来妹夫点压力。
许诩一看十点了是挺晚,说:“三哥,时间不早了,我送你下去。”
季白点点头,起身拿起外套,却没移步,而是目光温和的看着许隽,开口:“这么说可能有点唐突,不过你是许诩最尊敬的哥哥,我想表个态让你放心——我非常重视跟许诩的感情,将来也有结婚的打算。我知道她的个性很单纯,以后我会尽心尽力照顾她。行,时间不早了,我告辞了。”
——
季白走后,许隽看一眼许诩:“三哥?那我是几哥?”
许诩因为季白的一番话,心头淡淡的愉悦着,只笑而不答。
等许隽洗了澡出来,恰好看到许诩站在沙发前,正从他裤兜里掏出钥匙串。
“干什么?”许隽蹙眉。
许诩把自己家钥匙摘下来,塞进口袋。
许隽就有点气了:“女生外向!”
许诩很淡定的答:“要是你下次来的时候,我们在做~爱怎么办?你尴尬不尴尬?”
许隽气结。
又过了一会儿,许诩亲手下了碗面给他宵夜,还加了两个柴鸡蛋。许隽吃得干干净净,心里才舒服了。看着妹妹嘴角带着微笑,窝在沙发里发短信,心头一软,走过去揉揉她的头发。
养了多少年的宝贝妹妹,从来舍不得让人碰的心头肉,现在也快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女人了。
哥哥希望你永远幸福,最好永远不会为男人伤心,不会有错失,不会被辜负。
——
第二天。
许诩明天就要出发,今天不用去局里。上午去了趟省厅参加工作会议,下午在家收拾行李。
傍晚的时候,季白过来了,许诩要收拾行李,让他自己在客厅看电视。
天色渐渐暗下来,新闻联播的声音朗朗入耳,窗外是静谧的万家灯火。季白坐了一会儿,侧眸望去,房间中的许诩正坐在床上往箱子里叠衣服。脖子上挂着长长的白色耳塞线,神色很淡定,嘴里还低低的哼着不成调子的歌。
明天中午就走了,小家伙还真是毫无留恋啊。
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许诩忽然转头,定定看了他一眼,起身走过来。
季白身姿舒展坐在沙发上,将她的手一拉,她就站到了他双腿间,却不肯坐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对准了他。摄像头连续白光闪过,她瞥他一眼,淡淡的说:“拍几张,到那边可以看。”
季白心中原本那点点无奈和抑郁,立刻烟消云散。她拍好照片,就乖巧坐到他大腿上,低头看照片。
因为是在家里,她穿了件宽松简单的t恤。素白的颜色,整个人看起来特别单薄。她的手臂非常纤细白嫩,握在他麦色的手掌里,显得柔软又脆弱。季白低头在她手臂上轻轻一吻,抬起沉黑的眸看着她:“要不要去我家过夜?”
许诩整个人仿佛定住了,缓缓侧头看着他:“你觉得可能吗?”说完就从他身上跳下来,有点板起脸了,但脸色又很红。
季白长臂一伸,将她拉回来,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自控力没那么差。你明天就走了,陪三哥一个晚上,好不好?”
——
季白家离警局不远,安静又开阔的小区,大片的绿树花园,只有几栋住宅楼。他住的是一套宽敞的两居,装修摆设处处透出独居男人的风格特点:黑白灰色调,简洁、冷硬、整洁,流理台干净得像新的,没有半点烟火气。
许诩把行李直接带了过来,明天一早直接去省厅专案组报道。
不过来他家的决定显然挺正确的。许诩看到了他收集的一些枪械模型,相当精致有质感,那也是她的心头好;还有他加入警局这些年,零零散散拍的照片。大多数表彰照、会议照。二十出头的季白,留的还是短短的平头,白皙俊朗的一张脸,眼睛里有藏不住的傲气。不像现在,皮肤晒黑了不少,修长干净的大手上也了茧和疤痕,遇到天大的事,那墨黑深邃的眼睛里,却只有冷冽的沉静。
——
后来,两人就一块窝在沙发上看电影,这夜晚倒也惬意而令人心动。夜色越来越深,许诩打了个哈欠,季白淡淡看她一眼,松开她的肩膀起身:“困了就去睡,柜子里有干净床单被褥。我洗澡了。”
许诩目送他进入浴室,很快传来淅沥的水声。她在转头看着两间房:一间书房,一间卧室,只有一张大床。
许诩将床上的被子和枕头扔到客厅沙发上,还给他摆放整齐。然后从柜子里拿出新的床单和被子,躺上了床。
卧室有大面落地窗,暗灰色窗帘,夜色星光透过玻璃洒进来,黑蒙蒙一片,透着种空旷的安静。许诩把头埋在枕头里,他的床非常干净,没有一点味道。
喜欢。
浴室门响了一声,许诩跳下床站着。脚步声渐近,季白出现在门口。
卧室光线柔和,他往那里一站,仿佛就挡住了大半光线。他穿着件灰白t恤,黑色家居短裤。肩背的肌肉线条隐隐显现出来,显得高大、修长又紧绷。平角裤到膝盖上方一截,露出颜色较深的结实长腿。而头发还没干,湿漉漉的贴着额头,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黑眸里仿佛还有水汽,定定的看着她。
许诩的脸忽然就有点发烫,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然后就看到他一脸淡然的走回客厅,把他的枕头拿进来,跟她的扔在一起,然后抬眸看着她:“睡吧。”
许诩:“你……不睡沙发?”
季白坐到床上,含笑看着她:“我什么都不做。来,睡觉。”
许诩还是相信季白的保证的,有点惴惴的上了床,刚在他身边躺下,他长臂一捞,将她整个抱进怀里,低头开始亲。
到底是在床上,许诩全身紧绷。过了一会儿,季白的唇移开,但还是将她抱在怀里,英俊的脸近在咫尺,眼眸黑如星辰:“晚安。”
许诩穿的也是舒服的家居t恤和长裤。只是他穿得太少了,男人微烫的紧实的皮肤,贴着她的全身,很不自在。于是她开口:“这么睡不舒服,放手。”
季白妥协的将原本枕在她脑袋下的胳膊抽出来,但另一只手还搂着她的腰,淡淡的道:“你就当提前适应。”
——
夜色很安静,只有沙沙的风吹动小区里树木的声音。两人都闭上了眼睛,静静拥着没说话。许诩的心理素质到底强大,很快平静下来,而且他的怀抱其实还挺舒服的。困意慢慢袭上心头……忽然唇上一热,季白又低头亲下来。
厮磨了大半夜,最后季白还是忍了下来,从背后搂着她的腰,一起睡着了。
——
季白这些年都醒的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睁眼,这一看,无声失笑——许诩整个人像只小树懒,挂在他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腰,双腿缠着他的腿,脸埋在他胸口,睡得很安静。
是把他当成抱枕了?可季白不能再继续让她抱下去了,他的自控力已经被挑衅了一晚,正是最薄弱的时分。轻轻将她的手脚都放下来,起身去冲了个凉水澡。
再回卧室,她还在睡。季白坐到床边,执起她柔软的小手,亲了亲,抬眸望着窗外的晨色。
过了一会儿,他走到阳台,拉上隔门,给北京打电话:“薛部长,是我,小季,很抱歉这么早打扰你……对,这事儿我们局长不肯,我是自愿要求加入……是有点急,真是抱歉了……这事我爷爷肯定同意,我妈他们担心过度了……”
——
霖市毗邻西南边境,每周都有数趟直飞缅甸仰光的航线。来自全国各地的专案组,在这里集合,搭乘专机,飞赴缅甸。
午后阳光灼烈,宽敞的候机厅光影斑驳。许诩坐在一排空荡荡的椅子里,低头看案件资料。其他专案组成员年纪都比她大,也都是全国警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彼此都认识。见她一个木讷安静的小姑娘,打过招呼后,也不多话,大老爷们儿们站在一边抽烟聊天去了。
过了一会,专案组组长——一位公安部副厅级干部,召集大家碰头。
飞机已经驶进停机坪,登机通道已经打开,空航小姐微笑站在入口等待着。
组长严肃的说:“各位,我们马上就要踏上飞机,离开国土,前往异国抓捕通缉犯。在此,我代表专案组,提出要求,也做出表态:一定竭尽全力、排除万难,誓将通缉犯抓捕归案。”
大伙儿都积极鼓掌。组长微微一笑,说:“还有个好消息,我刚接到上级通知,专案组临时加入了一个生力军,他是主动要求加入的,有了他,我们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听到这里,许诩心头隐隐一动。
组长接着说:“他就是霖市警局刑警队队长,季白!相信大家都认识。他应该马上就到了。”大家全露出喜悦神色,许诩的目光立刻飘到前方候机厅入口处。不多时,果然出现了一个熟悉而高大的人影,手里还拎着个旅行箱,不紧不慢的朝这边走过来。
——
季白一走过来,几个相熟的刑警队长,都大笑着跟他打招呼。季白一一跟大伙儿握手拥抱,又去跟组长打了招呼。有人递烟给他,他笑着摆手说戒了,然后目光就似有似无的朝许诩飘过来。
许诩一直站在人群最外围,看着他沉静英俊的侧脸,温煦含笑的眼睛,也忍不住笑了。
亏了。
要早知道他会一起去,昨天她才不陪他睡呢。
作者有话要说:擦,我居然爆出了6000字,这是什么精神,这是绝地反击的精神!鉴于今天爆的太厉害,我要求明天更新时间继续推迟到晚上10点,哼哼~~~
另外,昨天看留言,怎么会有不少人认为我会虐男主呢?我觉得我已经很久连续几部书,都不虐男女主了啊~~大家放心~~另外,虽然是去缅甸,但是跟慈悲城不同,慈悲城是黑道、个人行为,带传奇色彩,这个文是写警察,虽然都在金三角,风格遭遇都不同啊。爱你们!!!记得撒花,6000字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