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这个夏天,对于霖市大多数人来说,燥热、平静、普通;
对于许诩和季白而言,生命中多了份甜蜜而诱人的悸动。
而对于叶梓骁,二十五岁的他站在叶氏集团的顶端,却只剩下兵荒马乱,四面楚歌。
叶氏案爆出后,股价一泻千里,连日跌停;
与此同时,张士雍高调宣布与叶俏离婚、脱离叶氏集团,创办新公司。被他一起卷走的,还有房地产业的所有人脉、客户和团队,那是叶氏的半壁江山;
各路供应商、经销商或是受张士雍挑唆,或是急于自保,纷纷提出停止合作……庞大集团的资金链猝然断裂。
大厦将倾,昔日骄横跋扈的叶四少,拉下脸面四处奔走,寻求资金注入。
然而叶氏规模太大,跌得太狠,人人都说有心无力,不肯轻易把钱投入这艘正在沉没的巨轮。甚至连一向关系良好的银行都表示,如果叶梓骁短期内无法稳定股价和信用评级,他们不得不收回前期巨额贷款。
唯一肯注入资金的人是张士雍。但他要买的,是整个叶氏,且条件极为苛刻。
叶梓骁对他派来的谈判代表答复:“滚。”
叶梓骁做好了破产的准备。
这个时候,狱中的叶瑾提出要见他。
她一直是整个叶氏最清醒的人,始终用自己的方式和全部力量,保护着叶家。这次也不例外。
“梓骁,叶氏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底子还在,依然有许多优质资产和业务网络,只要挺过这一关,很容易东山再起。稍微有点投资眼光的人,都能算清楚这笔账。现在还没人肯投,都是想趁火打劫,把你的股份出让价格压得更低。”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她的丈夫是一位旅居香港的富商,在整个东南亚很有影响力。你可以联络试试。听说这个人资产非常雄厚,做生意也很精明。你做好心理准备,也许他的出价,比张士雍还苛刻。但他既然是职业投资人,不会想吞掉叶氏经营权。只要他肯注资救活叶氏,今天失去的,将来我们都可以赚回来。”
——
叶梓骁很快与这位香港富商联络上。
一如叶瑾所料,对方要价竟然比张士雍还狠。但只买叶氏40%股权,亦提出了将来的退出条件。也就是说,只要叶梓骁将来能赚够钱,这些股份还能买回来。
双方代表签订协议这天,叶梓骁亲自给对方打电话。
富商姓陈,语气很是随和,倒让叶梓骁没什么压力。聊了几句,叶梓骁忍不住问:“您为什么愿意信我?”
陈先生笑答:“不是每个年轻人,都有你这样从顶端摔到谷底的阅历。”
叶梓骁心头只有苦涩,沉默片刻答:“谢谢。我不会让您失望。”
割肉饲虎,绝处逢生,只是前路坎坷。
自此之后的很多年里,叶梓骁的生命里只剩下钱、权、利的交易和追逐。而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爱情、迷茫、挫败和对自我价值的肆意追求,在叶氏这副重担前,统统变得沉寂如死水,变得微不足道。
只是这个时候他没想到,几天之后,因为这位陈先生,他又去见了许诩一面——这个对他来说已经变得遥不可及的女孩;这个在很多年后,依然会让他想起来就心头微微作痛的姑娘。
——
周六午后,阳光正好,霖市风平浪静,满街都是自在悠闲的男男女女。
季白手边一杯茶、一盒外卖,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上网闲逛。
老吴有点事,临时来了趟办公室,看到他,笑问:“没去陪女朋友?”
季白倒是想陪。身为刑警,有案子的时候会忙得昏天暗地,完全没有私人时间;这几天难得轻松,他自然想把许诩带在身边,随时厮磨厮磨,培养感情。可许诩比他还忙,大周末也不见人影。
老吴走后,季白又坐了会儿,索性拿起车钥匙,开车去了许诩所在的警校。
——
正是下午时分,整洁肃穆的校园里,阳光斑驳,树影摇曳。褐色的教学楼里人来人往。季白在楼里转了一圈,很容易就在一间小办公室里,找到了埋头工作的许诩。
许诩今天是应教授的要求,来出席院里一个专题报告会,正在准备资料。看到突然出现的季白,有点惊喜,但蹙眉说:“一会儿会议就开始了,至少还得三个小时。”
季白神色自若在她对面坐下:“没事,我对你们的会议内容也挺感兴趣,顺便就来听听。”
他这么说,许诩也就不管他了,低头继续工作。
季白拿起桌上的资料翻了翻:《论二级犯罪心理数据库的长期规划和计算机应用》——没兴趣。索性双手往椅背上一枕,看女朋友。
因为今天是参加学校的专业会议,许诩穿了套黑色小西装,衬得皮肤新白如雪;也许是闷在办公室太久,小脸还有点发红,柔顺的短发垂落额头,看起来倒是有种愣愣的可爱……
许诩忽然抬头看着他,脸似乎更红了点,蹙着眉头:“你能不能先回去?你在这里,我会分心。”
——
被驱逐下楼的季白,倚在车旁,点了根烟。想到她刚才微窘的、又有点不耐烦的模样,他微微失笑,也不想马上就走。
两个人好了刚刚两星期,许诩对他非常体贴细致,而且比他预想的,还要有女人味——每天早上坚持给他做早饭;天气冷热变化会提醒他注意;亲热的时候,也是柔顺配合的,甚至会主动——虽然目前依旧停留在接吻拥抱阶段。
她既不扭捏,也不娇柔,直率真诚得让他都有点心疼。而且很多时候,她还想把男朋友该做的事都做了——想到这里,季白笑意加深。
不过季白知道,他离真正得到许诩的心,还很远。
——
季白看起来内敛沉稳,骨子里其实是个征服欲很强的人。当年离开北京,自己到霖市警界闯荡,就可以看出他性格中的桀骜和好强。
男人对事业如此,对女人也是如此。
他想要征服许诩。
这种征服,并不是说要凌驾于许诩之上,更不是要让她丧失独立性——他很喜欢她的独立,也欣赏她的强势。
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有朝一日,身心也会为他痴迷。两人彼此深爱,无可取代——那才是理想的爱情状态。而对许诩,他这种**正变得更强烈。
现在许诩虽然也喜欢他,但她似乎正把爱情当成跟工作、学习同样的事情,按部就班的规划,按部就班的投入,非常的冷静淡定。
看来,想要让许诩爱他爱得深沉热烈,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啊。
——
季白又在楼下站了一会儿,这时临近专题会时间,进入教学楼的学生越来越多,还来了几个校领导。
季白跟他们也认识,寒暄一阵,其中一位问:“季队今天过来有事?”
季白看一眼墙上贴着的专题会通知,笑答:“过来办点事,已经办完了。看到这个专题会,挺感兴趣。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旁听?”
——
报告会准时开始,足以容纳数百人的多媒体教室,坐无虚席。
许诩以为季白已经走了,所以一直专心的坐在工作区准备。她是第一个上台做专题报告的,上台前一刻,主持人介绍到场领导,尤其激动而荣幸的强调了一位临时被邀请来的领导:“市刑警队的季白季大队长,大家鼓掌欢迎季队莅临指导!”
灯光炽烈,许诩原本打定主意不去管台下的季白。然而他的位置实在太显眼——第一排正中间,正对着她。众目睽睽之下,他那两道淡淡含笑的目光,全程盯着她的脸没离开过。
许诩发挥得还算稳定,全程言辞清楚、面无表情。只是下台的时候,身旁师弟说:“师姐……喝点水,别紧张。”
许诩:“我不紧张。”
师弟看一眼她通红的脸:“哦。”
——
会议临近结束,季白推辞不过,被请到台上,回答学生提出的问题。
许诩起初低着头不看他,但听他低沉有力的嗓音,言简意赅回答了几个专业问题,引得满堂喝彩,也忍不住抬头。
灯光下,他穿的还是件长袖休闲t恤,但挺拔的往台上一站,脸色沉肃、目光锐利、周身都是沉毅冷峻的气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许诩决定原谅他刚才假公济私的、大庭广众之下的调~戏。
——
会议结束后十分钟,许诩上了季白的车。
今晚赵寒跟女朋友举行订婚仪式,定在一家酒店,邀请相熟的警局同僚。
因为还有其他科的同僚,为了避嫌,停好车后,许诩先上楼。季白看她拎着个大包,问:“不扔车上?”
许诩淡淡摇头:“我得换身衣服。”
季白见她一身黑西装的确不合适,也就没在意。自己在车里坐了会儿,才慢吞吞踱上去。
仪式在酒店的露天花园举行,夜色清幽,灯光璀璨。人很多,满目望去,都是衣衫鬓影的男男女女。季白站在入口处看了一会儿,没找到许诩。这时坐在角落一排沙滩椅上的大胡、老吴等人朝他招呼:“头儿,这边。”
季白刚走过去坐下,大胡就用手撞了撞他的胳膊,轻声说:“穿裙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抱歉,今天好像吃坏肚子了(吃了一盒老家肉饼的冷饭),结果一直恶心呕吐,码字状态不太好,只码了3000字、半章的分量,这章的主要情节都没展开……明天争取多码点。明天更新也要晚,十点吧……如果明天还不好,我会提前请假了,请假了全勤奖就要泡汤了……垂泪……我现在脑子有一点点晕,明天我会再检查修改一下今天的章节。对不起。
陈先生打酱油来了,不过不看慈悲城,不影响剧情,理解为一个东南亚富商就可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