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假期第一天。
夜色清爽,星光柔和。季白身姿舒展坐在自家阳台上,喝着清香四溢的新茶,给赵寒打电话。
“头儿,有事?”赵寒接到他的电话,习惯性严阵以待。
季白:“没事,这两天找个时间,一起吃饭?”
“好啊。”赵寒语气轻松起来,“明天怎么样?”
季白:“……后天呢?”
“后天就得晚上,上午许诩约了我练枪,一起吃午饭。”
季白唇角微勾:“不太巧,我晚上有事。”
“那……”
“就中午吧,多许诩一个不多。”季白很随意的说,“到时候我开车去枪房接你们。”
“那也成!”赵寒答得爽快。
季白话锋一转:“对了,我还没见过你女朋友,她要是有空一起来吧,我请你们吃饭。”
赵寒:“啊!嘿嘿……好呐。”
季白忽然笑了:“谢了兄弟,再见。”
挂了电话,赵寒有点没反应过来——谢我做什么?头儿忙晕了。
——
红娘是一种沟通桥梁。桥梁的功能,往往是双向的。
此时的赵寒并不知道,自己在许诩心中,也具备了前所未有的战略意义。
既然发觉对季白产生了“持续”、“独特”的好感,许诩的第一要务,是进一步了解他,再定夺是否放手追求。
因为当年在清秀师弟处遭遇过滑铁卢,许诩也明白,爱情有时候是非理性的,她再会分析,也可能看走眼;另外,一个人工作和生活中可能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品性——活生生的例子就是许隽:他管理公司从来强势稳健,公私分明,那些漂亮秘书从来不看一眼。但下了班进了夜店,就是夜夜夜**招蜂引蝶。
而迄今为止,她了解的都是季白工作中的一面,还需要了解他的生活习性。
另外,季白多年单身无绯闻,有可能是洁身自好、眼光高;但也不能排除同性~恋、性~功能障碍或滥~交者的可能。
赵寒与季白私交不错,性格又比较单纯热情,自然是了解季白的必选渠道之一。而许诩平时虽然不在乎也不擅长人际,但如果真上了心,还是可以做得滴水不漏丝丝入扣的。
这天一早,枪房时人很少。许诩到的时候,只有赵寒和另一名年轻男警在靶位上。
赵寒很是尽职尽责的教了许诩一阵,她也学得用心。过了一阵,两人停下休息,许诩盯着前方靶位,微笑说:“师父说你枪法很好,的确名不虚传。”
赵寒笑:“我一般啦。头儿技术才叫好,去年大西南警区比武枪法第一啊。”
许诩自然而然把话题转到季白身上:“这么说来,他各方面都很优秀,侦缉技术、枪法、体能……要做到他这样,业余时间估计都是在忙工作,很勤奋。”
赵寒答:“听说他刚到警队头几年是这样啦,365天不眠不休不要命似的工作。这几年好些了,我们也经常在一起吃饭、出去玩的。”
“哦。”许诩递了瓶水给他,“都玩些什么?”
赵寒一边喝一边答:“打台球、保龄球,有时候在他家看足球赛打打牌什么的。”
嗯,很好,都是很男性化很健康的爱好。许诩正要再引导话题,忽然看到赵寒望向自己背后。
“头儿,来得好早。”赵寒笑呵呵。
季白今天一身休闲,高大又清爽,手臂往许诩椅背一搭,对赵寒淡笑:“你跟我约的不是中午吗?早上没事,过来看看。”
许诩转头看着他微笑:“师父早。”
“嗯。”季白扫一眼她微红的脸,“刚才在聊什么?”
赵寒正要顺口答“聊你”,许诩已经开口:“聊爱好。”
赵寒点头附和——一个意思。
——
又坐了一会儿,许诩对赵寒说:“再去练练。”
赵寒点头,又看向季白,随口说:“要不让头儿指点指点你?机会难得。”
季白和许诩对视一眼。
短暂凝视,许诩移开目光,答:“暂时不劳烦师父,我先把你的技术学牢,打好基础。”
——
其实许诩想法很简单:今天除了射击,最大目的是跟赵寒打探消息。老跟季白呆在一起,就没机会了。
而季白坐在原地,看着她和赵寒并肩站在靶位前低声交谈,微微失笑——多少警局请他去做射击技术指导,都因为忙推脱了。也只有这小丫头一板一眼非要循序渐进,把他晾在一旁啊。
这时枪房人也多了些,有年轻男警过来希望指导,季白起身走了过去,没再管他两人。
过了一阵,指点得差不多了,季白一回头,就见枪房门口站着个年轻姑娘,翘首以盼。循着她的视线望去,赵寒刚收起电话,跟许诩说了句什么,就朝女孩走去。
季白跟年轻男警说了句:“继续巩固技术要领。”朝赵寒迎面走去。
“头儿,这是我女朋友曼曼。”赵寒给两人做了介绍。
季白对女孩淡笑:“你好。感谢你支持小赵的工作。”
寒暄几句,女孩一脸好奇:“这就是你们练枪的地方?”
赵寒还没答,季白说:“你可以陪她在周围转转。”
能向心爱的人展示自己的工作环境和成绩,赵寒当然乐意,这边还有季白,他也不用担心许诩,于是点头:“行,一会儿来找你们吃饭。”
——
许诩一个人站在靶位前,倒是全神贯注,回忆着赵寒说的技术点,也没去想季白的事。开了几枪,停下休息,忽然感觉身后多了个人的气息。
她以为是赵寒,头也不回的说:“你说我手指扣动扳机力量不均匀,这个要怎么训练?”
“打一枪给我看看。”低沉的不急不缓的声音。
许诩握枪的手一顿,转头看着他:“师父。”
季白负手站在她身旁,一脸淡然:“小赵女朋友来了,人走开了。你继续练吧。”
许诩点头,举起枪瞄准不动。季白只看一眼她的姿势,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双腿再分开。”季白轻轻踢了踢她脚后跟。
许诩依言微微挪动,季白见差不多了,视线又回到她腰上:“腰太紧绷,力量要沉实,但是也要放松。”
“哦。”许诩深呼吸,原地轻轻扭了扭腰。
他静默了一会儿,许诩问:“还有吗?”
季白的目光这才松那不盈一握的细腰移开,来到她扣动扳机的手指上。
“手指扣得太紧。不要那么严格遵循课堂上教的要领,以最自然的姿势握住。”季白淡淡的说。
许诩略作调整,但也许是今天打了太久,感觉手指有些僵硬,姿势也不太自然。正要再发问,忽然间就看到一只骨节分明而修长的大手,从后面伸过来,覆住了她握枪的手。
许诩微微一怔。
指尖传来非常细微的酥~麻感,他正用浅麦色的手指,轻轻拨动调整着她白皙的手指。然后十指交叠,一起扣在沉黑冷硬的扳机上。而他的呼吸也隔得很近,就在头顶耳边。
转瞬间,听到他沉声说:“可以了,开枪。”
“砰!”许诩几乎是立刻扣动扳机。
脱靶。
——
许诩很快镇定下来。
被他按着手又开了几枪,射击环数越来越好,只是脸始终有点热。
好在季白很快就松开了她,面沉如水的说:“保持这个感觉”。人就晃到其他靶位去了。
许诩又练了一会儿,侧眸望去,他站在另一男警身旁,一脸淡定的指导调整那人的握枪姿势。
许诩想:很好,他潜意识里,并不排斥、甚至习惯跟我这个异性的肢体接触,这是个非常良好的开端。
而季白看着面前汗水淋漓的粗壮小伙儿,鼻翼间却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清新气息,指尖似乎还有那细白柔软手指的触感。这令他心头泛起一丝燥乱,可又燥乱得很惬意,很舒服。
下周直接叫赵寒这小子别来。他淡淡的想。
——
过了一阵,小赵一对儿回来了。临近中午,四人离开枪房,到步行街旁找地方吃饭。
小赵女朋友曼曼是个温柔开朗的漂亮女孩,季白和赵寒也很健谈。而许诩有意多了解季白,话自然也比平时多,这顿饭吃得很是愉悦。
走出饭店,小赵牵着女朋友,说:“你们下午有什么安排?曼曼想去理发。”
季白淡笑点头,刚要说“你们去忙自己的”,就听许诩说:“我也想理发。”
三个人都看向她的齐耳短发,许诩一脸淡然:“我想修一修。师父去吗?”
季白:“……行,逛逛吧。”
——
其实许诩不是想理发,她只是希望能多点时间观察生活中的季白。但她又完全没到“孤男寡女可以培养感情”这一层,所以才提出四人理发之行。
曼曼带他们到了一家很是高档时尚的理发店,赵寒自然围在曼曼身边,听她跟理发师交流要求。而许诩坐在高高的理发椅上,从镜子里正好看到季白拿了份杂志,在等候区的黑色皮沙发坐下。
这种理发店服务非常周到,很快就有漂亮的女孩端了杯热茶给他:“先生,要不要按按头?”
季白头都没抬一下:“不用。谢谢。”
女孩笑:“按摩是免费的,你朋友在这里理发,要等一阵呀。”
季白:“不用。”
女孩笑笑离开了。
但也许是他高大俊朗又气质不凡太醒目,过了一会儿,又有个非常清秀笑容可掬的男小工主动走过去:“先生,要洗个头吗?”
季白依旧沉静疏离:“不用,谢谢。”
……
很好。没有任何轻浮的肢体语言,甚至连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没有,无论男女。
许诩的目光淡淡从镜子里的他移开,这时身后的理发师看着她短短的头发,笑着说:“小姐想怎么打理发型?是想挑染还是烫发?”
许诩拿起手边的杂志,淡道:“随便修一修,不要破坏我的发型。”
理发师笑容一滞。
于是很快就理完了,许诩从椅子上下来,走到前台结账。季白这才放下杂志,盯着她的头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可实在没发现什么明显变化。这让他有点意外——原来她对外形这么讲究这么精细,这一点倒像个普通女孩子。
——
离开理发店,曼曼提出去逛街买衣服。许诩理所当然说:“我也去。师父去不去?”
季白瞥一眼两个大灯泡,淡淡点头,继续跟。
其实赵寒也挺困惑的。虽然他是个讲义气的人,不介意有两个灯泡跟着。但走了十几家店,曼曼逛得很投入,季白和许诩却都是神色平静的杵在店里,高深莫测的样子。
难道高智商的人都这么逛街?赵寒还没细想,就被曼曼叫过去了。
如此逛到日落西山,四人走出了阳光灿烂的步行街。赵寒拎着大包小包,曼曼很是亲热的挽着许诩,季白走在最后。赵寒刚想提议去看电影,季白手机却响了,走到一边去接。
三人站在街边等他,这时曼曼看到前边的饰品店,许诩表示没兴趣,曼曼一个人走了进去。
许诩和赵寒站在店外等。两人斜前方,有一家点着小彩灯的成人用品店,门口张贴着好几张呼之欲出的广告画。两人默站了一会儿,许诩忽然说:“你想买就去买。”
赵寒愣住:“什么?”
许诩看向成人用品店:“避孕套。你刚才一直在瞟那边。”赵寒脸一热,又听许诩说:“她会答应的。刚才她走过去时,神色不太自然,然后偷偷看了你一眼。”
赵寒大窘——他跟女朋友确实处于要做不做的暧昧探索最后关头,这种私密的事当然没人知道。可被许诩平时这么个古板的姑娘,这么直接的当面点破,他的脸实在有点挂不住,但又被她的话撩得心猿意马,支吾两句,跑进饰品店找曼曼了。
许诩一个人对着成人用品店看了会儿,径直走过去。
——
季白打完电话,一转头,却发觉一个人都没有。再偏转目光,就见许诩面无表情的站在一家叫“**良品”的店门口,低头看着手机。她的脚边是块半人高的广告牌,上面画着欧美半裸肌肉男,写着“一小时快速增大三圈,持久又□。”
季白陡然失笑——她是有多不在意周围环境?信步走过去,也不点破,只淡笑对她说:“走吧。”
许诩抬眸看他一眼——第一反应非常自然,没有半点窘迫焦虑回避或者厌恶,看来没有隐疾。
——
从饰品店出来,赵寒提出去看电影,这次季白没给许诩开口的机会,先答道:“我们就不当电灯泡了,你们玩开心点。”
许诩默了片刻,对赵寒曼曼说:“那再见。”
赵寒求之不得,拉着曼曼走了。当然,他们也没有去看电影。
暮色西沉,街头人来人往,季白和许诩都沉默了一会儿,季白淡道:“我去买双鞋,你要是有时间,一块去吧。”
“哦。”
两人又进了家商场。
其实买鞋本来就是借口,季白平时穿的鞋就那几个牌子,他自己拿主意也快,很快就挑好了双运动鞋,时间才过去不到20分钟。心念一转,问许诩:“你要不要挑挑?”
——
女鞋区远比男鞋区琳琅满目,新上市的夏鞋更是样式俏丽。导购小姐看到两人,一脸笑容迎上来:“小姐,看看本季新款吗?”许诩点头,跟她走向货柜。季白目光在几排货架一扫,停在一双凉鞋上。
“试试这双。”季白拎着鞋走到她面前,许诩还没说话,导购先笑了:“你男朋友眼光真好,这双是卖得最好的。”
许诩接过鞋,自然而然对导购说:“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领导。”
导购颇有意味的看一眼季白,季白跟没听到似的,一脸淡定。
许诩原本穿的是一双黑色包趾皮凉鞋,只露出一片白皙的脚背。季白挑的是一双浅蓝色系带露趾凉鞋。换好后她站起来,导购用夸张的语气赞扬:“太合适了。你皮肤白,脚又小,这么一穿秀气又有女人味。”
季白低头看着那被鞋带紧紧缠绕的赤~裸脚踝,再看那珍珠般细小粉嫩的脚趾……还真是,好有女人味。
他心旷神怡的抬头望向她的脸,导购也期待的望着她。她却蹙眉:“有点幼。”指向货架上她早就看上的一双黑色成熟款:“试试那双。”
季白:“……”
导购:“……那双太老气了吧?”
许诩:“不,是稳重。”
黑色成熟款上脚,倒也干净帅气,许诩满意买单。只是连导购都对那双蓝色的效果念念不忘。季白站在一旁,淡漠不语。
刚买好鞋,许诩就接到许隽电话,约她吃晚饭。她今天收获已经很大,初步排除季白是同性~恋、性~功能障碍、滥~交癖的可能,生活态度也很健康平和。于是很愉悦的毫不留恋的跟季白告辞了。
季白驾车离开商场,刚开出几分钟,又掉头开回来,回到那家鞋店。导购看到他就笑,季白淡然自若的付了帐:“她改变主意了。”
回到家,他顺手把鞋放进衣帽间,看着小小的精致凉鞋放在一堆男式皮鞋运动鞋里,自己先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啊,对手戏写得慢,今天更新晚了,所以字数肥肥的,望大家见谅~~爱你们,周末愉快~
大家不要觉得排除隐疾这种很夸张,我说过吧,这故事女主是有原型的,我的一个朋友。她是心理学硕士,人就是这么理性。明明全无恋爱经验,但是看待身体啊**啊功能什么的,就是挺大方的当成本能分析。
明天争取12点按时更新,万一又晚,会在文案通知,我也不是很确定。
——
感谢投雷的同学,有同学经常扔雷,破费了!支持正版就已经是最大支持啦!
wenccrai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4-25 13:39:27
小小小小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2:47:07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3:25:15
deepblu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3:55:21
andyfayel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4:15:25
茜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4:20:37
严小严之胖死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4:50:35
jojoc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5:39:26
小瀚瀚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5:56:10
lul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17:57:28
君茗我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20:57:14
dimerxca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21:35:16
?捣蛋鬼小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22:01:55
eric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22:17:49
拥抱爱的刺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22:38:50
天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5 23:06:05
小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6 00:55:31
芦荟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6 04:13:28
jo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26 05:36:4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