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蜗牛有爱情 > 第5章 你来我往

第5章 你来我往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遇到挫折时,许诩的反应,跟同龄人是不同的。
大多数年轻人,具有强烈的实现自我价值的愿望,因此会比较在乎“感受”和“得失”。只有在经过若干年的社会磨练后,才能多多少少养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定气质。而这种淡定,有的时候是一种麻木。
可许诩天生更在乎“事情到底应该如何”,没有特别强烈的愿望“我一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她从事犯罪心理研究,只是因为兴趣并且擅长。她不太关注其他人、乃至自己的感受。这个特点让她比一般人更冷静,但也少了很多人情味。
所以这个晚上,被季白颇为严厉的训斥后,她的确感觉到短暂的委屈和不适应,但走出公园大门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如常。
已是子夜,街道幽深,路灯昏黄,了无人迹。许诩看着被拉得狭长的倒影,心想季白说得其实没错。从结果来说,她除了救人,在现场的确没起到其他作用,还耽误了作业。所以还是安心回去加班吧。
另外,她更感兴趣的,是季白说的刑警“直觉”和“经验”。那也正是她欠缺的东西。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甚至微微喜悦起来。
***
月冷星稀,长夜漫漫。
终于做完了报告,许诩盯着满屏的字,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倦怠。
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整个右手手腕是酸麻的,浑身也像要散架。是了,今天的体力消耗很大,给伤者止血、满公园的跑,然后又熬通宵。
虽然很想上床睡觉,但是将邮件发给季白后,许诩思索片刻,还是给他拨了个电话。
因为她想起,他今天算是发火了吧?
虽然是他情绪控制得不好,身为徒弟和下级,她有必要主动打个电话,缓解关系。
这点人情世故,她还是懂的。
安静的夜里,机械的“嘟——嘟——”声显得格外空寂。响了几声,他才接起,并没有马上说话,只能隐约听到呼吸声。
“你好,季队。”许诩四平八稳的汇报起来,“我刚把报告发到你的邮箱。请查收一下。报告一共分为四个部分,另外有十七个附件是相关资料……”
“许诩。”季白打断了她。
许诩立刻停下,等待指示。
“凌晨四点打电话吵醒顶头上司,汇报个不痛不痒的报告,你是不想继续在刑警队混了吗?”
许诩这才看向电脑上的时间:4点零7分。
默然片刻:“抱歉,我没注意时间。而且你昨天说了,要我6点前发给你,现在是6点前。”
那头静默片刻,忽然低笑一声,声音变得懒洋洋的:“说吧,反正醒都醒了。”
“哦。”
她开始不急不缓的汇报,电话那头,却陆续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水龙头的哗啦声,窗户当啷被打开,还有小勺碰撞杯壁发出的清脆声音。
许诩忽然想起,昨天跟他视频通话时,听到有人叫他喝酒。当时已经是12点。
所以他是宿醉,被自己电话吵醒了?
“楞什么?”他敏锐的察觉了她的走神。
许诩继续。
电话那头乱七八糟的声音消失了,只有他略显悠长的呼吸声,应该是在抽烟。许诩用被子包裹住自己,拿着手机杵在电脑前。周围又冷又静,只有他的声音,时不时的“嗯”一声,漫不经心,但又低沉有力。
许诩脑子里忽然冒出一副不相关的画面——季白此刻也是裹着被子、窝在床上跟她打电话。这画面让她感觉有点怪异:她并不知道,一个高大又严厉的男人,窝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子。
画面中,男人的脸是模糊的。她在资料里看到过他的照片,依稀记得五官端正,但具体长什么样,其实她没太在意——反而是几张通缉犯的照片,她研究了很久面相特征,随时可以临摹出来。
事实上,季白的确是将自己塞进被子,裹得跟只大熊似的,与许诩通话。初春的北京还有渗人的寒意,尤其日出前后,更是幽冷无比。更何况他凌晨三点才睡,喝了一肚子酒,头疼得像有人在里面用机关枪扫射着。
许诩汇报得很投入,但他其实根本没听,也没打开她的报告看。
看过她之前提交的一份报告,岂止是合格,简直远远超过了他的要求。对于这种聪明又自律的下属,他当然不会浪费精力,再去看密密麻麻的报告。
不过,她不必知道。她还需要磨砺。
窗外的天色依旧昏暗,季白点了根烟,闭着眼,迷迷糊糊打盹,偶尔附和她一声,以示自己存在。周围很静,他发觉这个女孩的声音,跟其他人不同。明明嗓音很细柔,却用非常低沉的语调说话,听着还蛮舒服,越听越想睡……靠,烟头烫手了!他悚的清醒过来,嘴里却懒洋洋的对她说:“嗯,这一部分写得还比较严谨。”
***
第二天,许诩顶着黑眼圈去上班。
因为皮肤苍白,脸又瘦小,两圈黑特别明显。一进办公室,就感觉好几个人盯着自己看。她目不斜视的坐下,却在桌上看到一面鲜红的锦旗,还有一大束嫩嫩的白玫瑰。
锦旗上书:见义勇为,巾帼风采。
落款是叶梓夕。
原来昨天救的女人叫叶梓夕。许诩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在新闻听到过。
难怪能够这么快找到她,还送来锦旗。
“啪啪啪——”热烈的掌声骤然响起,许诩一抬头,才发觉所有人都已起立,笑望着自己鼓掌。
“敬礼!”四十余岁的吴警官声如洪钟,大家齐刷刷举起右手,向她表示敬意。
许诩立刻也举手行礼,只是迎着无数明亮含笑的目光,脸微微发烫。
“许诩,好样的。”吴警官夸道。
“别看许诩个头小,遇到大事,很有大将之风啊。”有人文绉绉的说。
“许诩,你救的是叶梓夕!”赵寒笑着说,“她经常接受采访,上杂志。”
许诩避开所有人的视线,老实答道:“只是简单的腕部出血急救,在座的每一位前辈都会比我做得更好。只是我刚好遇到了。”
大家都笑了。说她是新人,已经很不容易。
许诩望着大家温和的笑脸,忽然明白过来。
与刑警的工作相比,她做的,的确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
他们是借这个机会,帮助她融入刑警队。
许诩有点感动,红着脸,沉默的坐下了。
这时姚檬笑着说:“我提议,中午大家一起吃饭,为许诩庆祝!”同时朝许诩递了个眼色。许诩明白,她的意思是让自己借这个机会,跟大家拉近关系。许诩朝她点点头,说:“对,我请大家吃饭。”
大家都笑,说怎么能让你小姑娘破费,不过饭局倒是定下来。
**
上了一会儿班,许诩被局长召见了。
原来叶梓夕的锦旗和鲜花,竟然是直接送到局长这里,然后转交给她本人。
她是叶氏集团高管,本市商界名人,平时跟市长、各个政府机构关系都很好。能收到她的锦旗,局长觉得挺有面子,着着实实的把许诩夸了一番。
见许诩半阵没说几句话,局长也不太在意,反而觉得这姑娘实在。笑眯眯的说:“你昨天没说自己名字吧,但是她电话一来,我就知道是你。”
许诩点头:“我的外貌特征比较明显。”
局长一怔,忍俊不禁。
中午吃饭的地方,定在离警局不远的小饭馆。去的路上,大家三三两两,姚檬跟许诩手挽手。许诩有点不习惯,但看着她亮盈盈的亲切的双眼,就默默告诉自己要习惯。
姚檬问:“局长叫你去做什么?是为救人的事夸你吧。”
许诩点头。
姚檬嗔怪的看她一眼,小声说:“你呀,怎么不知道邀请局长中午一起来吃饭?”
许诩默然,完全没想过。
这顿饭吃得很愉快。
许诩原先不知道,刑警队的男人,也这么贫这么能侃,席间笑声不断。又有姚檬这样赏心悦目的美女,张罗着给大家续水添饭,聊天的气氛更加热烈。
他们还聊起了季白。吴警官说,季队三年没回家了,这次必然好好放松,才会回来;赵寒说,局长专门嘱咐了,最近任何案子不要打扰头儿休假。还有人说,小许啊,跟着季队要好好干,这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
许诩频频点头,心想季白在警队的威望原来这么高。
结账的时候,许诩刚拿出钱包,就被人拦住,几个大男人争相掏钱。赵寒大声说:“都别抢!头儿说了,这顿他请。”
他喊了这一嗓子,大伙儿动作都停了。赵寒一边掏钱包一边说:“我刚给他发短信说在聚餐,他说记他的账。”
大家“哦”了一声,理所当然把钱包都收了。许诩刚想说还是我来吧,忽然感觉姚檬捏了捏自己的手。
转头一看,姚檬眼睛亮亮的,许诩有点不明白她是想表达什么,但是也没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