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蜗牛有爱情 > 第4章 毒舌有理

第4章 毒舌有理

所属书籍: 如果蜗牛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6-11-18

女人的脸已经吓白了,慌忙伸手摁住伤口,但鲜血依然源源不断。男人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一边帮她一起摁住伤口,一边掏出手机拨打120:“芳庭公园,我朋友手腕被割破……”
“让开。”许诩已经冲到两人身后,“我是警察。”
男人一怔,松开女人闪到了一旁,但依然狐疑的盯着许诩。
许诩暗吸一口气,握住女人手腕,用力而精准的摁住动脉上方。
血流渐渐缓了些。
女人的长裙和双手都被鲜血染红,脸色亦是煞白:“谢谢你……”
许诩:“最近的急救中心,离这里不到10分钟车程,你不会有任何危险。”
男人和女人都松了口气,齐声再次说谢谢。许诩点点头,盯着女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虽然虚弱,声音却沉稳:“草地上有东西,我被割伤了。”
此时天色已经黯淡,路灯还未亮起,草地上暗蒙蒙一片,看不分明。男人用手机照明,凑近草地看了看,语气冷了几分:“上面有刀片。”
许诩点头:“不要破坏现场,等警察。你来摁住伤口。”
男人有点意外:“我?那你呢?”
许诩扫一眼女人依旧在流血的伤口,蹙眉:“摁。”
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愣,似乎没想到许诩会用这样的语气,对男人说话。
但男人还是伸手,代替她摁住伤口。许诩掏出毛巾折了折,又从地上捡了根木棍,在女人上臂打了个结,再用木棍绞紧,止血带做好了。
女人吃痛呻~吟,男人迟疑:“这是为了止血?”
许诩懒得跟他废话,问女人:“有笔吗?”
女人摇头,许诩又看向男人,他也摇头。
许诩面不改色伸出食指,在女人血淋淋的手臂上,来回蹭了蹭,蘸了不少血。
男人惊讶:“你干什么?”
许诩冷冷瞥他一眼,低头在女人上臂写上时间。这样一会儿急救人员来了,就能清楚止血带捆了多久,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
看到她写的是时间,男人和女人都不笨,大概猜了出来。女人感激的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男人倒似乎不在意许诩对他的冷漠,颇有兴趣的盯着许诩。
“你陪她说话,直到救护车到。”许诩对男人说,转身看向那片草地。
路灯已经亮起,草地上白晃晃一片。许诩凑得极近,才看到草丛中隐藏的凸起。是极为锋利的裁纸刀,下半截埋在泥土里,上半截涂成了绿色,所以很难被发觉。
而且不止一把,长长短短排列成一个形状。
是五角星。
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将刀埋在这里的。
许诩看了一会儿,又站起来,看向四周。这一片草地面积不大,他们所坐的,是植被最好、地势最平缓的位置。
所以,埋刀人的伤人目的很明确。
她回头看着那对男女。他们已经在亭子里坐下。女人靠在男人怀里,男人的嗓音倒是清润柔和,随着夜色,静静传来。不过他在跟女人说话,眼睛却看着许诩这边。许诩这才注意到,他生得十分高大,穿着精良的黑色休闲西装,容貌白皙漂亮。一双眼虽然透着傲慢,但神色坦荡。
许诩走过去:“你们是谁提议在草地坐下?”
男人微微色变,女人答:“是我。”她声音虚弱但是条理清晰的补充:“警官,梓骁是我堂弟,刚从国外回来,今天来看我。到公园散步,也是我提议的。”
许诩点点头,没理男人灼灼的目光,继续去草地勘测。
很快,救护车和警车来了,公园管理人员也被惊动。许诩协助救护人员将女人送上车。救护人员看她也是满身的血,迟疑:“你没事吧?”
许诩摇头,正要跟旁边的片警说话,忽然听到一道清亮的声音喊道:“警官,给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是那个梓骁。他也跟着上了救护车,坐在女人身旁,两人都远远的望着她。
许诩淡淡答:“不必。”迟疑了一下,还是露出个浅浅的笑容,抬手朝他们挥了挥,以示鼓励。
***
接到季白电话时,许诩正拿着高强度手电,一寸寸排查着公园里的草地。
夜色已经很深,一排排树影如鬼魅在微风中摇曳。季白的声音,透过夜色传来,懒懒的略带冷意:“现在几点?”
许诩愣住。
救护车走后,公园就关闭了。警察开始勘探现场,同时跟公园管理人员,一起排查,看是否还有隐藏的裁纸刀。她向警察表明身份,又是目击证人,获准留在现场。
虽然她跟着教授,参与过不少案件分析。但亲身目睹案件,还是第一次。来的警察和医护人员,都夸她应急处理得非常好,现场也保持得完整。她内心,也有些莫名的兴奋和紧绷。
于是这一难得的兴奋,就忘了时间,也忘了季白布置的作业。
“我忘了。”她答道,“这里发生了一起故意伤人案。”
她简要的说了案情,季白沉默片刻说:“把电话给现场负责人。”
现场负责的警察三十余岁,接过电话就笑了:“季队,你好你好!对,是这么回事……”
说了一会儿,警察又把电话给许诩,季白问:“你的手机能够视频通话?”
许诩略感意外,答:“是。”
it产品是她唯一爱好,手机电脑mp4皆市面上最高配置。
“打开。”
所有灯光都打开,公园看起来明亮不少大,但整体依然阴暗。约摸是神探季白要看现场的消息传开了,几个警察和公园管理人员都围上来,好奇又怀疑。
许诩举着手机,也很疑惑:季白想看什么?
举着手机,在公园里粗略的绕了一圈后,季白还没说话,电话里却隐约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季三,过来喝酒啊。”
“等会儿。”季白笑着答了一声。
许诩微微皱眉。
这时,却听季白说:“前面假山、右侧几棵柳树,还有你身后的桥旁。”
片刻后,大家一阵欢呼——真的从假山和柳树下,找到了另外两处刀片。
***
之后季白就说,其他的让现场警察自己做。
负责的警察表情明显放松不少,他主动要求接过手机,笑着说:“季队,实在太感谢了……对,事件发生时,公园人很少,没有造成恐慌。您队里的小许,现场处理得非常好。啊……难怪难怪,原来是您的徒弟啊……名师出高徒啊!“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男人们都望过来,看着许诩的目光,尊敬又惊讶。
许诩的脸慢慢有点发烫。
过了一会儿,警察把手机还给她,似乎为了显得亲近,特意换了称谓:“小许,你师父说还要跟你讲话。”
许诩是个技术控,刚才看季白露了一手后,已是暗暗激动。接过手机,不等他开口,自然而然先问:“你是怎么办到的?”
之前,现场的警察大致推断了三十多个可能埋刀的位置,她也认为基本合理,大家一起在排查。只是公园面积大,暂时一无所获。可天还是黑的,季白只大略看了一圈,根本不可能细看,就准确的找到了两个。
谁知季白不答反问:“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现在几点?”
“十二点半。”
“你说几点给我失踪人口分析报告?”
“十一点。”
季白笑了一声,那声音淡淡的,听在许诩耳里,却是明明白白的讥讽。
她很意外,也很不舒服——她以为刚刚向季白说了案情,他自己也参与了,肯定理解,她是为了这个案子,耽误了作业。
而且他似乎也跟警察夸了她,还表明她是他的徒弟。
谁知聊完案子,他翻脸不认人,继续问她要作业。
她觉得这位“师父”有点无法理喻。
像是察觉了她沉默抵触的情绪,季白问:“委屈了?”
许诩不做声。
季白不紧不慢的继续打击她:“不是问我怎么侦查出埋刀地点吗?很简单,直觉。任何干了十年以上的刑警,只要稍微有点脑子,都能凭经验推断。
但是,这案子跟你没完成我布置的任务,有什么关系?你在侦查现场逗留这么久,不仅没起到任何作用,还浪费了我的时间。许诩,明天早上6点前,如果看不到我要的报告,你自己掂量该怎么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