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暗流涌动

所属书籍: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一卷 南征北战     发布时间:2016-12-07

  西伯利亚如果到手,就可以由陆路踏足北美,既而跨过一个小小的海峡到达南美。后世的世界格局将因而大变,至少不会再出现一个强大的俄国和美国,而中华帝国将横跨亚欧美三大州。
  当然,杨凌并没有忘记南方,满剌加到手、夷州驻商,将促使他们的商船不断扩大远洋区域,澳州的发现为时不远。这样一个远大的目标,在杨凌稳定了国内、正在大力发展工商之后,并不难实现。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人口。大明的人口相对于这么庞大的未来江山将会显得太少太少。杨凌准备回到关内后就向皇帝陛下建议大量鼓励人口繁殖,现在的粮食生产和开海通商,经济大幅度发展为此提供了充足的经济基础。
  同时,现在人口的夭折率实在是太高了,必须的组织一批名医,研究出一整套的婴儿从妊娠、生产、哺乳直到成长的一整套医疗卫生措施,减少婴儿的高死亡率。
  原打算解决了草原问题,就做一个闲散王侯,和娇妻美妾们游山玩水、饴乐一生的威国公杨凌心中有了一个更远大的目标,重新变得斗志昂扬起来。
  曾经只想着离开穷困的杨家坪,在自己短暂的生命期间,给爱妻谋一份产业,让她以后衣食无忧的杨凌,当他和幼娘手拉着手儿走出穷山沟时,绝不会想过能够踏上朝堂,谋个一官半职,更不会设想这样的宏图。
  人的目光和抱负是随着实力、地位的上升不断修正改变的,现在,当他的地位无以伦比,当国内生机勃勃,从世界头号大国、强国,进行更突飞猛进发展的时候,他的目光也看到了更遥远的未来。
  对他来说是如此。对大明朝廷,对朝廷百官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工商的发展、四海的交流,势必开拓他们的眼界,让这个庞大的国家不再安于现状,将使他们明白中国并非世界唯一的、完美的乐土,四夷也绝不是一些毫无求取价值的穷荒僻壤和落后如野人的蛮夷。
  追求和利益发展的动力,一旦促成这个强大国家的主动发展、开拓,试问当今天下,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征服的?
  然而要做到这一切,第一步就是平定北方,把伯颜和火筛这几颗钉子拔掉,并且把这片草原稳定下来。要做到这一步,朵颜三卫做为蒙古族人的一员、做为关外最强大的一支军事力量,必须得到整合、号令统一并且掌握在朝廷手中。
  多少强大的力量就是在内讧中出于灭亡?小到朵颜三卫,大到大明帝国,给了它一个强盛的机会,如果不给它向外开拓的远大目标,那么力量的强大最后就只能用在内耗上。
  从成绮韵那里,杨凌了解到北方进一步的情况,现在西伯利亚的那些鞑靼小汗国,就正在不断的内讧。而起因却是罗斯帝国的王后指使人不断的挑拨,以致于这些任何一个汗国都远远强胜于罗斯的小汗国,现在陷入不断的内战中。
  估计再有十年功夫,这些小汗国就能在内讧中变得不堪一击。杨凌并不了解罗斯帝国东征,灭掉这些汗国的历史情形,不过从这些情报看,恐怕小小的罗斯能成为大俄罗斯,占据庞大的西柏利亚,这正是一个主要原因。
  然而,这位出身整个欧洲皇族血统最高贵的美丽王后、拜占庭帝国末代皇帝的公主索菲娅,怕是要为他人做嫁衣了。东方大帝国的主要掌权者已经不在把这里看成一片不屑一顾的不毛之地,杨凌已经对这里虎视耽耽了。
  这位美丽高雅的王后陛下,或许正在她沾沾自喜于得计的时候,会看到一位叫做杨凌的英俊东方人,蟒袍玉带地出现在她的宫庭宴会上,并且盛情邀请这位美丽高雅的王后陛下共舞一典,至于是请她扭大秧歌还是华尔滋,那就全看这位东方贵族的心情了。
  现在,杨凌向朵颜三卫出发了。
  公开的消息是,大明威国公的仪仗正在向滚河前进,他将去那里会见奴儿干都司的首领们,为了接待这位尊贵的国公,奴儿干都司的首脑不能参加银琦女王的那达慕大会,于是最近的兀者卫练指挥使便顺理成章地接到了‘奴儿干都司’的令谕,要他前往参加朵颜三卫举办的那达慕大会,并且祝福银琦女王的订婚,因为她的夫婿,将在这次盛会中产生。
  练云舒带了三千精兵,他们的实际目的,却是为杨凌呼应,以明为暗,实则是保证他的安全。而杨凌自己,则扮作一个大客商,这样的大会,本身就是经商做生意的好机会。
  现在关外的草原部落,没有不知道两个实力最强大的行商大贾。他们一个是正在向西域和瓦剌发展的韩林,他的根基在大同。另一个就是成绮韵,她的根基在辽阳卫,经商范围遍及女真三部、朵颜三部、伯颜的鞑靼部落,甚至朝鲜和日本。
  当然,这些关外部落并不了解他们的真实身份和姓名,但是每个人对他们这种商人都很友好,并且主动担负保护他们安全的责任,这使成绮韵很笃定杨凌的安全。
  因为只要在关外住上一段时间,每个汉人都会知道蒙古人对汉人的纺织品、粮食、工具、铁器和家庭用具是多么的渴求。当冬春之交粮食断绝的时候,甚至有牧民用整张的兽皮、甚至解下身上的皮衣,只求能换上一点粮食,解一日之饥。
  对于他们急缺的铁锅,甚至有人以马易锅,然而仍不可得。因为朝廷担心他们得铁后会用来冶炼兵器。所以对这些东西的输出十分谨慎,而实际上他们根本不懂炒炼,铁锅破了,就想尽办法去补,如果破损锈烂了,就只好弃之荒野,以至普通穷困的牧民,甚至几家合用一口锅来煮食。
  甚至有的人家分家嫁女儿,要把一口锅一破为二,把它做为一件最贵重的嫁妆,从而各用半口锅来煮食食物。他们掳掠边境时固然凶狠残暴,可是在草原上游牧,与天地挣扎求生时,也未尝不是满腹辛酸。
  至于布匹,尤其是他们一日不可或缺的砖茶,更是非中原而不可得。韩林、成绮韵这些手眼通天的商人,能够避过官府的检查。给他们运来这些急需的生活物品,换取他们的牛羊驴等牲畜和大量的皮毛、鬃尾等畜产品。
  对这些游牧部族来,自然有志一同,绝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他们,绝了自己的生路。所以在内地地位还很低的商人,在这里。就是蒙古的王公贵族们,对他们也是礼敬有加。
  杨凌的计划,曾简略地向成绮韵提起,成绮韵不但要立即想办法按照杨凌的意思去进行部署安排,同时还得变更原定的计划。
  有些暗中操作的事情,成绮韵并没有对杨凌提起过。杨凌关心的是国家、朝廷、汉人的命运,而成绮韵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只关心自己的爱人,关心他的前程和命运。
  自古帝王狡兔死鸟弓藏的事干得太多了,杨凌已经位极人臣,权柄之重无以伦比,而皇帝却在渐渐长大,他能不能一直对杨凌如此倚重恩宠?居安而思危,成绮韵不能不为自己男人的未来打算。
  她自幼怕冷,为什么一定要跑到塞外来,并且把于永支到了夷州去以方便自己行事?真的只是为了做生意么?她暗中做的事情更多。
  在她的原计划里,伯颜是一定要灭地,但是瓦剌部却只能削弱而非消灭,养匪而自重,杨凌才能始终得到重用。她不遗余力地给红娘子提供大批资助,甚至暗中组建一支独立于朝廷之外的雇佣军,无不是在应付眼前局势之外,为杨凌的未来进行铺垫、打算。
  有时候心酸地想想,杨凌这样一个自幼受儒家文化熏染、如今圣眷正隆位极人臣的男人,他的哪一份殊荣不是当今皇上赐予的?如果知道她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暗中做了这许多事,说不定会一怒之下杀了她吧?
  但她只是一个小女子,国家、民族、大义、百姓,这些事、这些人和她不相关,这些人和这个朝廷也没有做过什么对得起她的事情。
  曾经,一个自私狠毒的黛楼儿,只肯为自己活着。现在,一个付出真情的成绮韵,只为她自己的男人活着,哪怕被他误解、伤害,甚至为他死去,也无怨无悔。
  每次遇到杨凌,她都如饥似渴地索求他的爱,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暗中所做的一切被他识破,就会从此失去了他。从不奢望、也不提出正式的嫁进杨家的门儿,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女人,也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终于得到一个真心男人的幸福能够持续多少时间。
  她怕自己的阴狠手段终有一天会让杨凌冷落了自己,更怕自己做的这明显不忠于朝廷的一切让他心生惧意,甚或为寻自保而杀掉她,所以连儿子都不敢要,只为了在必须有人作出牺牲的时候,他不至于有太多牵绊而于心不忍。
  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家人,他可以去拼,去与全天下为敌,去承受所有的厄运,而独独不让他的家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而她一旦有了他的骨肉,与他有了灵与肉的交融,一旦有事,他就再不能置身事外,到时一旦连他也扛不住时,便是杨家大厦将倾之日了。
  所以,她一直游离在情人与女人的界限上,克制着为人妻、为人母的美好愿望,和杨凌欢好后,总是用青楼的秘法进行避孕。而待杨凌熟睡之后,想起这些心酸,又有多少次辗转难眠,多少次泪湿衣襟。
  诗成绮韵三千首,玲珑心事有谁知?杨凌知道她为了他及全家的幸福、长远,这样无怨无悔地付出吗?
  这个水一样的女子,幼遭不幸历尽坎坷,一生都在用她的色相和智慧同命运抗争,在她终于心有所属,把整个自己毫无保留地献给了杨凌后,现在又用一双单薄稚弱的肩膀,冒着失去他欢心的风险,扛起了为他未来一生的幸福安定的责任。
  现在,杨凌一个突出其来的想法,为他奋斗的方向打开了一幅新的蓝图,也让成绮韵沉重的思想包袱彻底地放下了。
  如果他的想法能够得到实现,那么就有办法让他不负君恩,同时又能为他自己谋得一个安全、长远的地位。自己也不必为了他的未来殚精竭虑,去暗中运作许多法所不容、君臣大义所不容的事情,就更不必担心会让他恼了自己、抛弃自己。
  成绮韵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朵颜卫到了,已是黄昏,山色已被染成墨绿。
  昏黄的阳光笼罩着这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风吹草低,风中羊咩、牛哞、马嘶混合成一种苍凉的声韵,然后,羊群、牛群、马群,排山倒海般自草浪中合围而来。
  这是一幅多么美丽而雄壮的图画!这是一支多么哀宛而苍凉的恋歌。
  黑的牛,黄的马,白的羊,浩浩荡荡奔驰在青山绿草间,杨凌掀开车帘,眺望着这生机勃勃的一切,脸上闪动着兴奋的光。眸子里也闪着光,这是何等伟大的景象!这是何等伟大的天地!望着这样的景象,就连他的心胸也似突然开阔了许多。
  成绮韵也走出了车子,站在前车板上,小鸟依人般地偎在杨凌的怀中。远远的有歌声传来,歌声高亢而苍凉,听不懂他们唱的是什么,但是人的情绪却已不禁受到了感染。
  这里再向前去,就是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了,这片草原上,现在几只秃鹫、猛虎和野狼,随时会闯进大明的家园,撕咬人畜、破坏城池,等到把他们消灭了,这里将变成大明的花园,一条坦途通过这里,直趋向更远的北方,无穷无尽,一直延伸到北极……[天堂之吻手打]
  杨凌望着,想着,心中充满了兴奋和憧憬。
  成绮韵轻轻把着他的手臂,依偎在深爱一生的男人怀中,眼中同样充满了憧憬和希望。这里,一定要得到彻底的解决,让它变成一片平和的乐土。然后,就会有广阔的未来,迎接着他和她,常伴在心爱的男人身边,再和他生几个孩子……
  成绮韵怦然心动,她的心都醉了,这个水一样的女子,脸上焕发出异样的美丽,夕阳的余晖映在她娇美不可方物的容颜上,那双熠熠放光的眸子,酽酽的忽然变成了两潭淳醇的美酒……
  *******
  朵颜卫的驻地是一处半城市化的地方。它没有高高的城墙和壕沟,四处散据着大大小小的蒙古包,那就是牧人们的居处、集市,最中间的地方却是砖石盖就的高大房屋,那是贵族们的住处,最中央最豪华的就是顺明王的王府。
  现在由于朵颜卫女王要在那达慕大会上择选终身伴侣,一时风云际会、鱼龙混杂,所以王府和贵族们的住处戒备森严,所以尽管杨凌扮成的是最受牧民们欢迎的商旅,而且打的是辽东第一商贾成二爷的招牌,仍然不得进入。
  成绮韵在本地有几处大蒙古包,外围的牧民住处和商贾住处实际上也是她的侍卫们住处。现在杨凌来了,周围的警戒更严密了,她和杨凌以及侍卫们一进驻,四下的毡包立即进入了严密的保卫状态。
  坐镇于此正在调查各方动态、以便做出应急反应的阿德妮,听说杨凌亲自赶了来,不禁喜出望外。她正在距王爷贵族们住处最近的集市附近收听属下的汇报,一听到杨凌的消息,立即冲出房子翻身上马,向成绮韵的营帐赶来。
  草原上的女人纵马驰骋事属寻常,不过面罩黑纱、体态妖娆的阿德妮身材惹火,兼具了一种野性和柔媚的体态,这样美丽的女子还是令集市上的男人们眼睛一亮。但是看到她身后紧随着地那几十名身材剽悍、杀气腾腾的武士,就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了。
  “这样风骚娇媚的娘们,或许是哪位贵族老爷的夫人吧?把这样一匹骏马压在胯下,可真*****!”男人们只能望着她疾驰而过的身影,眼馋地咽一口唾沫。
  夜色降临了,星光在草原上升起,月色使草浪看起来有如碧海的清波。同广阔无垠的草原相比,那一顶顶白色的帐篷点缀在这无际的草原中,顿时变得渺小起来,但是点点灯光与星光相映,看来又是那么富有诗意。
  顺明王府内***通明,毫无装饰而巨大的客厅犹如一座殿堂。大殿中央燃着熊熊的烈火,铁架上几只吊在铁架上的全羊烤得焦黄发亮,到处是一片浓郁的肉香。
  藏女们正在载歌载舞,她们穿着鲜艳的彩衣,长袍大袖,她们的柔发结束成无数根细小的长辫,流水般垂在双肩,头上则戴着小巧而鲜艳的呢帽。
  今天,福余卫白音首领已经率部赶到了,明天,泰宁卫的阿古达木也将赶来,后天一早,那达慕大会就将开始。整个部落,似乎都忘记了三卫之间的倾轧和勾心斗角,到处是一片祥和欢乐。
  普通的小民哪里知道那么多内幕,他们只知道三卫已经讲和了,女王将从三卫的少年英雄中挑选一个成为她的丈夫。兀良哈三卫背倚大明,本就是最富足的草原部落,三卫重新结成强大的联盟,将富足而强大,其他部落将再也不敢来掳夺他们的牛羊。
  蒙古人有宴必有酒肉、有宴必有歌舞,白音的部下将领和银琦女王的主要将领们,都是部族中拥有众多牛羊马群和奴隶的大贵族。此刻,他们就是宴会的主人,大碗喝酒,举刀切肉,高声呼喝,彼此劝酒,一片喧闹声中身边早堆积了大片或立或倒的酒坛子。
  巴雅尔吃得热汗津津,脸泛红光,他伸着油乎乎的大手,撕扯开一大块足有三斤多重的肥羊腿肥,手抓羊肉肥嫩可口,浓香扑鼻,巴雅尔埋头大嚼了一阵,又抓起酒碗狂饮一番,然后游目四顾,半醉半醒地问道:“女王呢?怎么不和大家一起喝一杯?”
  他的两腮糊满了肉汁,下巴的大胡子还淌着酒汁,白音手下大将索萨举着一碗烈酒笑道:“巴雅尔,你这家伙就顾着埋头大吃了,女王和我们白音首领早就去后宅了,你现在才问?”
  “啊!”巴雅尔恍然大悟,哈哈笑道:“那一定是商议婚事去了。真是的,直接办一场婚礼不就行了么?何必还要招开那达慕,公开比试呢?”
  索萨捋须笑道:“银琦是女王,地位尊贵嘛。怎能随便就嫁了?我们白音首领的儿子,虽然是草原上众所周知的少年英雄,可是毕竟现在还是一只翅膀稚嫩的雄鹰,没有展翅蓝天的威名,那达慕大会上,让自己的夫婿一展雄风,在各部落的好汉们面前露上一手,那嫁着也光彩啊”。
  “哈哈哈,不错,看不出你这么粗的汉子,想得可比我细多了。我们女王一出嫁,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啦,来,索萨兄弟,咱们再干一碗”。
  “干!来,大家伙儿都满上,为了咱们两家成为一家人,干!”
  众人群起响应,大厅上又是一阵杯筹交错。
  王府后宅,居然有一间书房,尽管花当从来不读书。
  这里是同汉人杂居往来最多的地区,而且由于花当一向恭顺,所以大明同他的互市贸易比较宽松,百姓生活较好,许多人家都有汉人式的家具,甚至有人平时就穿着汉人的衣服,尤其是女人,相对于蒙古袍的款式,她们更喜欢穿着汉人女子的衣服,尤其是贵族人家的女人,在家里大多身着汉人的绮罗轻裳,以此为时尚。
  花当建筑这幢宅子时,就象汉人一样也在后花院建了一间书房,平时却只用来和好友饮酒。白音就是这里的常客,而现在,他就坐在炕桌前。他的对面,是一个和他一样,身材略显瘦削,眼睛里闪着狡狯目光的客人。
  银琦女王居中而坐,看着这两个形容、神态颇有些相似的人物,心里不禁闪过一丝厌恶。白音曾是她父亲的智囊,最受花当倚重,银琦也十分敬重这位叔父,并且赞佩他的机智。然而花当死后。白音越来越明显、甚至毫不掩饰的贪婪和嚣张,却彻底颠覆了这位长者在她心里的形象。
  “长生天保佑,保佑我成功吧,我再也撑不下去了,这头老狐狸对我的逼迫越来越露骨了,相对起来,阿古达木倒比他可爱多了。父亲留给我照顾的基业和族人,我眼看就要保护不了了,会不会被人吞并,全在此一举了”。
  银琦心不在焉地想着心事,自以为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个不懂事的小女孩的白音,却俨然以朵颜三卫当家作主的人身份,与对面的来使唇枪舌箭地争论着。
  “孟恩大人。您的意思是,由你我双方联手,趁那达慕大会召开,各部都以为暂时不会发生战争、防备有所松懈的机会,联手袭击北英王杨英,平分斡难河?然后再一同对付伯颜,把这只凶猛的野兽制服,共享这片广阔的草原?”
  “是的!”孟恩重重地一点头,他是瓦剌大汗亦不剌的特使,此次的说客代表,现在三人能够坐到这里进行谈判,已经是经过多次接触,双方意向有了相当的了解之后,所以他笃信银琦和白音对他们的提议是有兴趣的。
  孟恩郑重地道:“白音大人,您应该相信我们的诚意。瓦剌和鞑靼,是永远不可和解的敌人,鞑靼人倚仗他们强横的武力,逼迫我们的大汗住帐只能称宅而不得称殿,冠缨不得过四指,甚至许跪不许坐。
  这种种极尽污辱的命令,不用他们的鲜血,是无法洗刷的。一旦消灭了他的助手、那个来自中原白衣军的杨英,我们就可以腾出手来合力对付伯颜猛可。这符合我们双方的共同利益。”
  白音冷笑道:“当然,可是我们更不会忘记,曾经不可一世的瓦剌部落,天圣可汗的后裔为什么会落得这般下场?是因为亦思马因带领你们瓦剌大军对我们兀良哈三卫侵略和掠夺,却被鞑靼人抄了你们的后路,打得你们丢盔卸甲,一路仓惶西逃,从此一蹶不振。
  亦思马因被鞑靼少师脱火赤射杀之后,你们已元气大伤,这才不得不臣服于黄金家族汗庭。现在,是我们的花当王爷重挫了伯颜,动摇了他们的根基,你们才能积蓄力量,意欲东山再起。
  在我们看来,杨英是依附于伯颜的人,他是一个汉人,没有伯颜猛可的庇护,他凭什么能在斡难河扎下根来?汉人有句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只要伯颜倒了,他自然也就立不住脚了,我们既然要联手,就该出其不意,打伯颜一个措手不及,怎么反而要先去对付杨英,一则自损实力、二则让伯颜有所准备?”
  “先去对付伯颜?”孟恩一怔,慢慢地呷了口酒,沉吟不语起来。
  白音又道:“如果现在斡难河流域不是在杨英的手中,你们瓦剌人就可以避开鞑靼人直接东下对我们朵颜三部形成攻击。不,你不必解释,我明白你们合作的诚意,但是这种诚意一旦鞑靼人消失,它还能保持多久?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孟恩眼转一转,试探地问道:“难道……白音大人有意放纵白衣军,让他们成为我们之间的缓冲?你就不怕养虎为患?”
  白音眯起眼睛沉沉一笑,说道:“孟恩大人,只要伯颜倒了,那大片的草原,就属于你我双方,我们平分了整个草原,杨英的势力远在北方,他们无法与汉人的明廷结成一线。同时,他们本身就是大明朝廷的反叛,也不可能同明廷合作,他们距我们是最近的,恐怕最后唯一的出路就是投*我们。
  既然有意合作,我也不妨开诚布公,我希望你们目光长远一些,不要惦记着翰难河那一片草原。如果伯颜倒了,你们获得的远远要多于取回幹难河,不是么?”
  孟恩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白音,人人说他诡诈而胆小,想不到一有能力觊觎朵颜三卫首领的机会,他的野心也变大了,看来,他是一心要谋取斡难河了。联姻之后的朵颜三卫实际上就变成了两卫,那时另一卫也只能死心踏地的听从合并后的白音号令。
  三部合一产生的强大力量,要远远大于三个一相加,那时灭掉伯颜,平分鞑靼草原的六万户,朵颜三卫由于拥有斡难河,他们的领地就象一柄镰刀状,在同瓦剌的进一下争夺中,势必要占据地利。”
  白音见他沉吟不答,面上也并不着急,他端起酒杯,好整以暇地抿着酒,等候着孟恩的答复。主动权在他手里。瓦剌比他更担心伯颜的重新崛起,更盼着早日从他的阴影下站起来。这个条件,他们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果然,沉吟良久,孟恩终于咬牙说道:“好地,你的意见,我会尽快转达大汗,不过这一来,恐怕我们就不能在那达慕期间对伯颜发动猝袭了”。
  白音正色道:“孟恩大人,那样正是我希望看到的。这次那达慕大会,实际上是我们尊贵的女王择婿成亲的好日子,同时,也是我们朵颜三卫正式整合合一的重要时刻,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至于伯颜,只要我们朵颜三卫合成了一股力量,而且与你们联盟,那么伯颜将面临的是东西两支丝毫不逊色于他的强大力量。北方的白衣军早已有心脱离他们,势必难以形成通力合作,伯颜再骁勇,又如何是我们的对手?”
  他诡秘地一笑,说道:“而且,我相信亦不剌汗现在不在遥远的西方,他应该也赶到附近了吧?您要把我的意思转告给他,那非常方便。我甚至希望合适的时候,亲自同亦不剌汗见上一面。”
  孟恩看看一直象摆设似地坐在上首的银琦女王,小姑娘俏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好象对白音的越俎代疱丝毫不以为意。
  白音恍然,忙笑道:“当然,是要征得我们的女王同意,我才会代表她去见见伟大的亦不剌汗,是吧,银琦?”
  “啊?哦,是的叔父,我还小,许多事都不明白,叔父是我父亲的安答,就象我的父亲一样,您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孟恩看在眼中,会心地一笑,起身说道:“那好,女王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会尽快回复大汗,把结果带给你们”。
  “好!”白音微笑起身,同孟恩拥抱作别,然后一个侍卫从暗处悄然闪了出来,领着他向角门走去。
  白音转首对银琦道:“银琦,我们去大厅上和大家去喝一杯吧”。
  银琦摇了摇头,脸上有种掩饰不住的无奈和疲倦:“不了,叔父替我招待一下大家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白音淡淡一笑,他当然知道银琦相当不满他吞并三部,并且夺取大权的行为。但是她只能敢怒而不敢言,除了使使小孩子性子,还能有什么作为?
  那达慕大会之后,她就要挂着女王的空衔,嫁进他家成为他的儿媳,自己将成为朵颜三卫真正的掌权者,然后,自己的孙子,将继承顺明王的称号。白音家,将成为东部草原真正的主人,真正的王。
  嗯……或许在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统一整个草原,成为大可汗呢,那时,就是大明的这个王爷称号也不稀罕了,银琦除了给他白音家生儿育女,也没有什么别的用处了。
  想到这里,白音呵呵一笑,说道:“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我去前厅了”。
  白音说完礼也不施,背起手来施施然地离去了:“花当手下颇有几员大将,今后他们就是我的部下了,现在得好好笼络一下”,白音边走边盘算着。
  银琦待他走出去,腾地一下从炕上跳了下来,一对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她的小胸脯儿,也一起一伏的,显然心中愤怒已极。
  过了半晌,她才压抑了心中的愤怒,无力地叹了口气。
  “在草原上,从来都是强者为尊!不要气愤他不尊重你的权威,事实上,那是因为你没有值得他敬畏的地方!”
  汉人的山水屏风后,隔断着一小片摆放洗漱用品的空间,然后旁边一堵雪白的墙壁,此时却悄然地打开了,里边竟然还有一间小室。一个白衣白裤、肋下佩刀、身材匀称、五官俊美如女孩儿家的男人从里边悠然踱了出来。
  “对我杨英来说,也是如此!”他唇边带笑,那笑对一个少女来说,有着无尽的诱惑力。那让女孩儿都嫉妒的美丽双眉一挑间的神采,更是英气逼人。
  “狼与羊之间,根本没有结盟的可能;只有狼与狼之间,才有携手结盟的可能。美丽的银琦姑娘,想要和我杨英合作的话,你也要拿出一份胆魄来,让自己变成一头狼。要知道,没有人会因为可怜你,就屈服于你的麾下。”
  银琦瞪圆了一双眼睛,狠狠地盯了她半晌,俏脸上忽地泛起一酡桃红:“狼与狼的同盟,也有很多种。把你的条件再详细地对我说一遍,我想,我也有些条件,希望你能答应,杨英大哥!”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