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庆余年 >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 第七卷 朝天子 关于猫腻的庆余年(浮见君)

第七卷 朝天子 关于猫腻的庆余年(浮见君)

所属书籍: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发布时间:2016-08-28

关于猫腻的庆余年
老猫的文,先有朱雀记。
现在追庆余年的很大一批人,恐怕也都是为了朱雀而追的。
朱雀之于仙侠修真而言,脱跳飞扬,很有几分男儿扬眉之态。
虽然时时有不够精致不够细密,换言之,是仅凭了一腔热情而挥洒着感情的男人感觉,即使如此,还是会让人觉得爽朗而沧桑。
那种爽朗如前文,是男儿扬眉,那种沧桑,是秋来男儿灯下低眉饮酒,一灯如豆,秋风夜凉如水,漫漫卷落黄叶的沧桑。
虽说有舞台之气,却还是让人深深受了,也同样低了眉,似乎嗅着了那丝酒气。
然而,朱雀记还是生了些。
文章前段中正平和,后段日渐跳脱。
文字的变幻隐隐约约透着猫腻的成长。
每个作者在操纵一篇长篇文时经常会有这样的变化,除非他的风格已经完全稳定。
正是这种成长,如玉之琢磨,渐渐夯实了基础,使作者成为日后的那个人,而不是其他人。
这样的过程,自然免不了生。
然后终于谈到了我想谈的地方:庆余年。
这是我喜欢的题材:穿越。
这是我喜欢的个性:我虽不欺人,人若欺我,我必百倍奉偿。
我虽善良,但也不忌为了重要的人或事拿出阴冷的手段。
绝不做那非要立个牌坊的下贱职业。
这还是我喜欢的故事流程:小小的孩子慢慢成长,慢慢强大,遇到的事情一点一点都是为了YY无限,直到手掌天下权,极目处无人不敬服,就算是恨,也只敢在阴暗的角落钉着小草人恨而已。
这就是庆余年到目前为止给我的印象。
这篇故事到现在已经四卷,风格渐稳定了。
或许猫腻至少已经掌握了这个故事的脉络,不会发生秋天写来凉夏天写来热的情况。
之于者而言,这是很舒服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猫腻早说了,这是个HE。
起点的书栏上,不是HE的是异类,但我依然为这故事欣喜。
或许改日我会有兴趣写些关于庆余年中间人物的东西,然而现在,却只想记些细节而已。
——打开箱子后的五竹(第三卷第三十七章,箱子的秘密二):
“待范闲有些颓废的身影消失在雨水之中,五竹才缓缓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有些木讷地坐到了桌子旁边。
他的手指在箱子里和桌子上的枪上抚过,然后落到那封信上,他的手指轻轻在信封上来回划着,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微微沙沙声在指头和信纸间响起,沙沙声在雨水和庭草之间响起。
屋内一片漆黑,五竹一个人,坐在一个箱子旁,脸上那块黑布都柔软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很温柔的神情。”
(打着这些文字时,我的心中渐渐地柔软,似乎可以想到那个只在黑暗中的男子,心脏在想到叶倾眉这一刻时,是如何慢慢地跳动着,有一丝抽痛,有许多快乐。
那些回忆排山倒海,这一刻,他与叶倾眉,相对于记忆的岁月中。
多少惘然,在那些雨里零落。
虽然无数人在想起叶倾眉时会温柔地笑,但是,我却深信,只有五竹的,最是美丽。
这一点,即使是皇帝,也不是如。
执掌天下的人的爱意,总会被这些那些的种种湮没。
之于曾经的五竹,这个世界却是只有两个人的吧。
纯粹的,不知道该叫友情或者爱情或者姐弟之恋的情感,浓烈如酒,缠绵如酒。

——第三卷第三十八章:秋雨后的晴朗
“似乎这些事物中都烙印着母亲的气息,这街上,这屋中,这天下,到处都有那个女人的味道。
那封信的最后说着:“老娘很孤单。”
……
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庆国,你们对不起那个叫叶轻眉的女子。”
(我们被抛于这寂寞的世界,只不过希望,逃脱这种感觉。
叶倾眉,猫腻多么爱你,你已是这小说中最幸福的女子了。

——第三卷第三十章,千古风流(这一章只怕是谁都不能不提的,只要看过这书的人):
“范闲闭目,饮一口酒。
“作”一首诗,三壶酒尽,三百诗出!
阔大的宫殿之中,似乎有无数的光影正在飞舞,渐渐凝成只有闭着眼睛的他才能看清楚的画面,那是前世的诗家,前世的老帅哥小帅哥,在竹下轻歌,在床上袒腹,在亭中大道此风快然,在河畔黯然垂泪。
……
他猛然睁开双眼,冷冷看着庄墨韩,却像是看着更远处的某个世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谁能比李白更洒脱?
“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谁能比苏轼更豪迈?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谁能比李清照更婉约?
……
……“抄你MB,袭你MB!””
(抄诗爽是一回事,而小范所看到的诗人的灵魂,却让我默默低了眉。
千古风流,千古风流!千古风流……)
——下面是今天看的新章里的片段:第四卷第二十二章,初登门:
“京都的百姓依然循着老规矩,远远躲着监察院行走,院门前的石碑安静地注视着那些人们,似乎是在说,院子是保护你们的,你们为什么如此害怕?不要问百姓为什么会害怕监察院,就像是杨万里那四位士子一般,人们对于秘密特务机构的害怕总是没来由的,因为那个衙门似乎没有光,似乎拥有的只是秘密与黑暗。”
(我原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这段,等到写完上面几段时才明白:这一段让我想到了叶倾眉的“老娘真寂寞”。
那些人,默默地消失在历史的时光中,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
然后,写到上面一句时,我想到的是齐少奇、贺龙。
多么奇怪,就想流下泪来。
想要保护的人,或许是最不了解你的人。
这一回,想到的是袁崇焕将军。
透骨的悲哀。

抄完段子了,然后想到另一点:猫腻有一点真要不得啊……好喜欢挖坑埋线索,然后时不时抖个包裹。
哦,还有一点,喜欢玩文字游戏,比如那一章“庆历四年春”,藤子京出现在书中。
等到反映过来,差点没把我笑死。
习惯实在不佳,可惜若我习惯了,也就爱上了。
实在是我犯贱。
拉杂完了今天的份,满足地去睡觉。
叶倾眉,是怎样的女子?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