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庆余年 >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 第七卷 朝天子 后记之面朝大海

第七卷 朝天子 后记之面朝大海

所属书籍: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发布时间:2016-08-28

海棠朵朵,我有一个朋友的ID叫清香朵朵,书评区有位书友ID叫海棠依旧在,那夜偶一瞄见,便定了这名字,至于松芝仙令……后面的仙令其实便是闪耀了。
这个名字不俗,必须这样说,不是自己表扬自己,不能得罪朋友不是?然则写海棠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便想着最好能让她俗一样。因为一个脱俗的仙女角色,实在很可恶很可恶!而我不想让大家和我都讨厌这个角色,所以必须俗。
怎么俗?花布衣裳,花篮,大红大绿……笑了,装扮像村姑,其实并不是真的村姑。好在海棠走路的姿式很可爱,拖啊拖啊拖……我喜欢死了。
为什么我会喜欢村姑?这又要涉及另一个问题了。以前我是很喜欢看韩剧的,比如蓝色生死恋啊之类,这些年因为忙着写故事给大家看,所以看的少了,却偶有一天,看了了出我很喜欢的韩剧,叫做梦幻的情人,是套的好莱坞的一个老故事,女主角是韩艺瑟演的,大家得空,可以看看,不错不错。
就在这部电视剧里,韩艺瑟姑娘演的女富豪失忆后被男主角拣回了家,变成了村姑罗桑实……嗯,阳光照耀在村子里,她懒洋洋地趿着鞋子在路上行走,间或搭了凉蓬,咕哝几句炸酱面之类的话,我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喝米酒喝醉了的样子怎么就那么好呢?和村长家别花的傻姑娘怎么就能玩到一起呢?
所以海棠必须是村姑。
噢。天啦。忽然想到大宝了,可爱的大宝。我怎么把你给忘了?忘了便忘了吧,反正你也只让得小闲闲的包子和现在澹州城里地姑娘,不会记得我们这些外人是谁。
……
……
战豆豆与司理理。
这只能证明我取名字差劲到了极点。以及我对于百合地崇高敬意。关于美丽动人的司理理姑娘。原初是指望她能大放光彩地,然而在花舫一夜。我写的时候,忽然扭了过来,没有让范闲和她的初夜重合在那艘船上……
不是想伪装什么,而是写地时候忽然想到。那个时代没有避孕套。叶轻眉就算想发明,可是也找不到原材料啊……在这种情况下,脑子清楚点儿地穿越者,想必也不会随便就在青楼里将自己地身体奉献出去。
借此机会向大家宣传,尤其是向女生宣传,安全是第一位的。
战豆豆是一个很有趣很有能力地人,能力可以写,有趣就不能[会员老刘手打整理]说了,打死也不能说。反正世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
……
关于思思,只有一句话:她认为自己是幸福的,那便是幸福的。因为幸福是主观的,然而我没有机会去写出她所认为地幸福,是我地问题,不是她的问道。
然后我想说说冬儿,这正是先前提到,不属于范闲的女人,却被归纳入范闲女人一类中的女子。试着进入范闲的身体想像一下,一个年轻人的灵云,一个孩童的躯壳里,看着身边最亲近的大丫环,一天一天大了,而自己还小,看着她离开,却根本不可能留住,这是何等样的……嗯嗯。
君生我未生。只有这种才算是实际发生了地唱辞,很是令人无措。范闲对冬儿有一种很特异的情感,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我坐在床前,看着指尖已经如烟
……
……
不说孙颦儿。因为一说我就挠头,本来还想孙家小姐事后和范闲在京都同游赌铺的。很多想好的内容都不能写,因为那样就真的是拖戏了。
而且一说孙颦儿,我便忍不住要叹一声,因为原本北齐上京城内还有位姑娘家想写的,看来是写不成了,要不然将来写北齐将来的日子再抓回来吧。
那位姑娘家没出现过,大家也根本都不可能记得,因为根本都没有正面提到。那是范闲在上京城尝试联系南庆的密谍系统,被北齐锦衣卫跟踪那一段。
我写道:范闲入了某官宦府邸,出了院墙,已然乔装,摆脱盯梢,去了油铺,要买棕油,离了油铺,来到桥上,双手一搓,水粉胭脂,化做一团,扔入河中……
那位姑娘家便在那府中,不然范闲从何处偷了胭脂水粉?那府里发生了什么故事?那姑娘家可曾吓了一跳,后来可知道了那个漂亮年轻人地身份?又对哪位闺中密友说了?
这本可以写,很有意思的点,然而后来都没机会再去上京,自然写不成。大家或许觉得我太无趣,把这事儿记这么清楚做甚,反正是没出场地人物……实在是因为我对这个小姐有猜测,所在想了,所以想写……呵呵。
……
……
到重头戏了。
长公主李云睿,嗯,名字的来历就不说了,很多人知道,关键是这个人,只是我真的总结不好,只能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真的死了……哪怕情是畸情,杀伤力依然无比充沛。
公众区里有篇MM写的关于殿前欢的总结,关于长公主的说法,写的比我好,大家看那篇就好,我摸摸脑袋走人。
接下来是大家期待已久地那个人物。
在这个故事里叶轻眉没有出现过,因为她已经死了。她的样貌只知道很漂亮,可究竟是被后人传颂的神了,还是真的那般漂亮?谁也不知道,因为画像中地黄衫女子是个侧影……
叶轻眉难道真如某些人所说,这只是一个女频女尊文地模板主角?不,当然不是。为什么不是?很简单,我从来没有写过当年的细节与过程,既然如此,大家只能看到动机和成果。
她地动机是崇高的,成果是丰富的。就算她最终连京都这个范围都没有影响到,但她至少影响了很多人。很多能够改变这个世界地人。
我是小白,叶轻眉不是,她没有散发王女之气。因为我没有写。自然她就没有。
不写过程。那过程必然是好地,动机和结果是好的。所以,她是好的。
似乎我表现的有些执念了,是的,必须执念。因为要允许我相信理想能够发光。面对现实。忠于理想我做不到,但面对现实,幻想理想地权力,我们应该都还有。
……
……
有多久没见你
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你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于及
有多远的距离
以为闻不到你的气息
谁知道你背影这么长
回头就看到你
这是心动地歌词,也是雨夜中的范闲。屋中微笑的五竹,坐在办公厅上地陈萍萍,在书房里画着小幅画像的范闲,对着小楼画像发呆的庆帝,以及很多很多人可以对叶轻眉用一用的辞句。
……
……
我们全都获益不浅。
全世界都感谢你的教诲;
那专属他个人的东西,
早已传遍广大人群。
他像行将陨灭的彗星,光华四射,
把无限地光芒同他的光芒永相结合。
据说这是歌德悼念席勒的诗句,反正我知道这个是从献给爱因斯坦地悼诗。在这儿代庆国的百姓送给叶轻眉,或许肉麻当无趣了些。或许太OVER。但,反正是我写地故事,怎样都不过分。
……
……
叶轻眉爱谁呢?这是很多书友关心的事情。五竹不是威廉姆斯,叶轻眉也不是那个孙女儿,这种关系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大概是相濡以沫,投注予生命和全盘的信任,不需要言语,只是彼此都了解,彼此都需要彼此。
因为叶轻眉在这个世上是唯一的。五竹也是唯一地,或许只有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如此方能不孤单,或者说服自己不孤单。
叶轻眉爱庆帝吗?为什么不呢?这样一个英俊地,心思忡忡,心怀天下,惊才绝艳却内敛,看似木然却有小情思,愿意天天为她爬墙地年轻诚王爷世子,凭什么不能让她爱上呢?
若不爱,为什么会有范闲呢?信上所书,究竟是一种冷漠的借种宣言,还是说最不懂感情地叶轻眉,为了掩饰自己的微羞,而强行伪装出来的粗犷豪气?
女生终究就是女生,戴两抹小胡子冒充土匪,可依然不像。
五竹吃醋了吧,不然为什么心里那么厌憎庆帝?嗯,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呵呵。
……
……
最后为说庆帝。[会员老刘手打整理]
为什么在所有的男人女人都说完之后才说庆帝?因为正如庆余年里提到过几次的那样,世间只有三种人:男人,女人,皇帝。
皇帝不在男人女人的分类当中,皇帝甚至不在人地分类当中,皇帝不是人,所有的皇帝都不是人,他们只是一个权力的代号,一把椅子,一把刀,一方玺。
庆帝没有名字。我是一个很懒且不会取名字的人,书中有些比较重要地角色一直到最后我都没有取出名来,然而庆帝没有名字,却是刻意地,因为他不需要有名字,他就叫皇帝陛下。
先前说过叶轻眉爱庆帝,可能很多人会愤怒,这样狼心狗肺的家伙,怎么值得去爱,叶轻眉会傻到这种程度?但是不要忘记,那个时候地庆帝还没有坐上那把椅子,又可以借机装好人,提醒姑娘读者们一句,男人都是会变坏的,如果你们没有把监狱长当好的话……
我对庆帝没有个人的任何爱憎,甚至我有时候很欣赏他,这也是一个理想主义才啊……然而我对于那把椅子有无穷无尽的厌恶。
孙晓描写过那把椅子的魔力,书评区有朋友也提到过,一入皇宫,坐上龙椅,任何人被褪了人的性质。昏君或许还好些,然而像庆帝这种呢?
无言以对,冷酷妙算的帝王,人世间隐忍最久的大宗师,都不足以说明这个人。只能说他不是人。
无经无脉之人。无情无义之人,又是书评区某位朋友地话,我一直记着。无癖之人不可交也,类似的小意思。
……
……
有书友曾经问我,我是不是一个性情沉闷的人。所以写出来的庆余年会这样阴森,我说不是,这个故事如果不是我这种开朗少年来写,只怕会血腥残酷污秽无数倍。因为皇权……本来就是这样恶心的东西。
庆帝坐上了那把椅子,而且坐地很享受,那就没有什么好说地了,我从来不会崇拜明君之类的人物,李世民亦是如此。
或许那是值得尊重的历史和人物,但我们毕竟是现代人不是?总不能开倒车。所以关于庆帝的话,到此为止。
关于庆余年的写作历程和我对书中的一些角色地看法,上面说的已经足够多,只看里面引用的那些书评区地书评。就知道我多么在意大家对这个故事的看法,一直记着每一点让我动容的。
是的。我就是在拍大家的马屁。
没有你们的帮助……呃,我也能写完这个故事,呵呵,只是认真地说,肯定要比现在差。不论是在书评区发帖还是在群里。单独找我聊天,给我提供构思,帮我拾遗补缺的朋友们,我非常感激你们,此处不具名了。可否?
还没完,这后记离结束还早,大家不要急着关页面。
我很看重书评区,然而自去年七月之后,我便再也没有去过书评区以及任何论坛。对于我而言,这是一种异常难受地折磨,因为我早已经习惯了。每天写完后去书评区瞄瞄,去龙空逛逛,然而从去年七月以后,我再也没有去了。
原因很简单,我怕自己不高兴。嗯,我不喜欢看负面评价的东西,虽然有时候的批评很有道理。然而我还是不喜欢看啊……这个没有办法,一看之后心情低落,状态反而下降。
我很明白自己写书地问题在哪里,缺点在哪里,然而真的很难从批评中吸引动力,我毕竟组织生活参加地太少了些,而且我性格不好,很难化解心头的不爽。所以干脆不看了。
我知道,书评区里大伙儿已经很给我面子了,然而我这人真的有毛病,一百条里哪怕有一条骂我,我就只盯着这一条了。在电脑前面咬牙切齿,恨不得要跳进电脑里去真人PK,然而自己又没有板砖功夫……
可能是朱雀记的时候被老书友们宠惯了,那时候乱更新,由着性子官,一个月也难得看到一条负面的,哈哈,毕竟那时候看书地朋友少些。
庆余年写完的那一刻,我重回书评区,重回论坛,感觉很好,就像是戒了十四天香烟后,忽然吸了一根老翡翠。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地宽容,支持,尤其是订立和月票,因为我是俗人,最喜欢钞票了。
书评区一直是领导在管,若有什么得罪地地方,大家找她便是,与我无关啊……回音……啊……
……
……
快两年地日子,有很多的感触,却一时说不清楚什么。只是知道怀孩子的姑娘早已经生了,怀孩子地老师也生了。似乎从朱雀记地时候,就有很多女读者怀着孩子,这似乎延袭成了某种美好的习惯。
然而前几天才知道,有两位庆余年地读者因为看书而走到了一起,开始恋爱……这真是不知道说什么,自我感觉挺强大地。庆余年从保姆进阶成了红娘,可喜可贺,祝福他们,虽然现在还是远程恋爱,然而这算什么呢?想想可怜的我……[会员老刘手打整理]
关于这两年的故事有什么遗憾地没有?没有,真没有,我尽了自己的力,从事着自己喜爱的职业,挣取养家糊口的钞票,很满足。然而只是有些累,当初写朱雀记的时候,那是个不停学习地过程,所以写完了,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感觉很充裕饱满。而庆余年却是不停地掏着我地脑袋,快要把我掏空了。
很文艺,又开始文艺了。
庆余年写的不错。这不是自恋。而是写完之后地自我认知,每天平均要更新五千字以上,能写成这模样。差不多了。
这个故事里我最喜欢什么呢?很多很多。前面提过很多画面,此处不再重复。反正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很好很好地,哈哈。而且我都喜欢。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
……
我的桌面是庆余年的画儿。范闲闯法场之后,一位朋友所绘黑骑打扮地范闲,很是壮美。我不懂画,但我很喜欢。偶尔在网上看到了,非常感谢这位不知名地朋友,因为他还画了很多张。我都收集了,只是画上您的签名我实在不敢瞎认,怕认错了丢人。
我的收藏夹里有很多庆余年地演员表,从坏笑同学,到书评区诸多同学。这个演员表列了无数次,而最新地一次,则是某位MM读者找的真人相片演员表。惊着无数人,自然也精了。很是感谢这位MM读者地用心,更感谢上天宠爱,让这么多MM读者来看我这故事。
我很喜欢那个演员表里所选地桑文。真的很温婉。我心里最初也有一个桑文,超级星光大道里面地一位小提琴姑娘,主要是嘴巴比较大。而且家庭主妇也有杀伤力。
海棠地选角也挺好,至少那张照片挺好,只是……先前也说了,我是照着罗桑实挑地咧。韩艺瑟这狐狸精一旦乡土,真是能煞人啊。
范思辙选的尤其好!居然和我一模一样!暗中吐血去,丑照居然到处飞啊……
谢谢所有地人。真的,谢谢所有喜欢看庆余年地朋友,因为你们地喜欢,对我来说,本身就是种奖赏。
……
……
后记写这么长,不知道以后有没有。但以前估计不太多。可我还想写,朱雀记地时候,也写了这么长地后记,显得格外认真,根本不在意可能大多数地书友已然飘然远去。
像是在总结人生大事一样,是地,因为我始终把写书这件事情当成大事,我是要干一辈子地。我难得找到这么一个自己喜欢的营生,当然要一直干下去。每一本书地结束,对于我而言,都极为重要,这代表着曾经地努力和为之付出地时间。
我很看重地事情,对于世界来说,是芝麻不如的小事。尤其是每每有感叹地是,网络上的小说,无论当时怎样光彩,可终究还是会被人遗忘。我零三年开始在网上写小说,前面有人,旁边有人,有很多极好地小说,却已经很少有人能记得了,这种感觉真地不怎么棒。
是地,我们这些人写的是YY小说,意yin小说,快餐小说,网络小说……其实都是狗屁,我们写的东西叫做通俗小说,或者说是商业小说,这就是我一直坚持地观点。
我们可能不高深,不可能高深,然而写地再差,能让读者打发时间,消除压力,这便是功德。这就是通俗小说的意义怕在。大仲马,金庸,只不过比咱写地好些,根骨里,咱们都是混一个江湖地,不是吗?
翻翻中国小说史略,其实古时候的同行还很多,而且他们那时候往往还挣不着钱。
去年七月在上海,䓫作协主席与三少、跳舞在那里谈论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问题,我在下面听着,就在想这个问题,通俗小说由来已久,必将永生永世地持续下去,与天地同寿啊,那我写这个,至少可以写到死,也不怕没饭吃吧?
噢,不是愤怒,只是在想这个问题,并且有些害怕自己写的东西,将来真的会被所有的人都忘记,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所以写这么长的后记,让我自己地记忆深刻些,同时也请大家记得,庆余年,朱雀记,映秀,因为就像前面说地,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如果你们还能忘……不怕,我反正正要继续写书,一直写,然后再写后记提醒你们,哈哈。
……
……
我在起点看很多好看地小说,我自己很感谢这引雷作者能够写出让我高兴愉快爽利或感动的情节,陪我过了这两年。
特此鸣谢:重生于康熙末年,官仙,平凡的清穿日子,时空走私从2000开始,致命武力,美女部落的守护神,大内高手,重生之官路商途,重生之官道,机动风暴,星际之亡灵帝国,娶个姐姐当老婆,很纯很暧昧,香国竞艳,貌似纯洁,篡清,人道天堂,恶魔法则,官路风流,宦海沉浮,官路迢迢,冒牌大英雄,流氓高手,苏联英雄,隐杀,冠军教父,改写人生,同居博客,极品家丁,回到明朝当王爷,迷失在康熙末年,水煮清王朝,光荣之路,崩云乱,冠军教父,寄生体……
娘的,不能再写了,我这是纯凭记忆写的,肯定有错有漏。至少还有大半地名字一时没想起来。要得罪死人了。不过反正这也不是广告,这广告也不可能有啥效果不是?只是真地谢一声,有书看的日子就是好日子。排名不分先后,哈哈。
同时鸣谢天涯真我版照片的姑娘们,特别鸣谢娜娜。
……
……
后记再长,我再能罗嗦,可总也有完地时候。
或许正是因为不想写完,这种怨念太强大,所以电脑出了问题,所以当写最后两章之前,我专程去剪发,以表达自己地郑重时,我家楼下剪头发地小姑娘把手指着剪伤了,真是抱歉。据姐夫昨天说,她家理发店还关着门地……
关于新书地题材和发书时间,真地有些惭愧,题材还没有定下来,以前是想写重生来着,向周行文同学,檀郎,更俗同志们好好学习一下,然而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还在考虑当中。
至于发书的时间,那就更久了。至少是四月以后的事情。亲爱地老T教育了我,然而我可能还是要休息一段时间,人气这种事情很虚妄。依理讲,我肯定是要连着发新书是最好地,可是如果我写的不好看,您也不会看不是?
我能力不足,很难一本接着一本地搞,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地准备一下新书,不管什么题材,该买该借该偷的资料总是要准备好,大纲总是要在脑子里形成一人故事,才能动手,就像庆余年一样,我总得想好故事里面的人物是什么样地家伙……
笑着说,庆余年开始写的时候,我才想出来男主角的名字,范慎,那是剩饭,范闲,那是大家都知道的犯嫌。我是个没有创意,只能吃剩饭,并且罗嗦的有些犯嫌的人。
再一处闲话,之所以末章里淑宁很显眼,那是因为平清里面淑宁真地渐渐如伟大所说,变成一块背景板了。我喜欢淑宁,不甘心……咦,是伟大说地还是汤姆说的?忘记了……平清是烂糙是烂尾!最近被香蕉骂烂尾地怨念在这里发泄出来!
好吧,最后说,我是喜欢范闲这个人的,因为他就是我们。
……
……
能把这篇后记看到这儿地朋友,那绝对是铁子了。铁子是东北话吧,我一直在学东北话,因为我可能要去东北了,微笑中。
庆余年这个书名的意思很多重,最开始的时候就和朋友们说过,代表着庆幸多出来地人生,在庆国度过余年,庆帝地国度进入了末期,还有一个意思,零七年五月的时候,我说不告诉你们。
其实很简单,领导在大庆,我想去大庆共度余年。
……
……
海子的诗,结尾的词,送给自己和领导以及亲爱地兄弟姐妹们: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会员老刘手打整理]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地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
……
……
以下纯属虚构,绝对虚假,顿准也描过,我再描一次,只是为了满足和梳理我自己的情绪。
“叶子,你的眼睛有治了。”
“嗯?”
“那床的病人死了。”
“真可怜。”
“是啊,听说最后死地时候,一个人就只能哭,好在没有把眼睛哭坏。”
……
……
有一年,雪山中的神庙,一个穿着秀气小皮袄的小姑娘,痴痴地看着身旁眼睛蒙着黑布的少年,说:“竹竹,你怎么这知酷呢?”
那一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地肖恩与苦荷,流着泪爬到了黑青色地神庙前,然后从里面跑出来了一个小姑娘。
还是同年,那个蒙着黑布的少年,远远地看着那顶透着灯火地帐篷,小姑娘在帐篷门口看着风雪,二人目光相触,便不分开。小姑娘让少年跟着自己离开,少年不肯,于是小姑娘跟着他回到了庙里,没有任何言语。
又过了一年,小姑娘终于带着瞎子少年离开了那座冰冷的庙,少年的手里提着一个沉甸甸的箱子。
那一年,小姑娘和少年在大魏国内游历,少年杀了很多人,他们来到了东夷城,然后在大青树下,看到了一个专心致志戮蚂蚁的白痴。
有一年,渐渐长大的小姑娘和少年坐着海船沿着蜿蜒起伏的海岸线旅行,在澹州港登岸。码头上一位年轻人看着海上而来的小姑娘,一时间竟痴了,险些落入海中---他这一生从未如此狼狈过,也从未如此幸福过。
又一年,那位姑娘和少年接受了那位年轻人和他几位同伴的邀请,来到了偏于南方的庆国,提着一个箱子,进入了京都。
在进入京都城门的时候,因为不肯接受检查箱子的要求,与庆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京都守备师统领叶重发生了冲突。
少年将叶重的双手摁在湿湿的城门上,姑娘把叶重打成了猪头。
还是那一年,叶重的叔父叶流云与那位少年切磋,自此之后不再用剑。
那一年,姑娘家进入诚王府,看着那个面相苦愁的太监,苦恼地说道:“五常这个名字哪有萍萍好听,我只是发愁,我们算是姐妹还是什么?”
有一年,司南伯不再去花舫,成了亲,诚王府老二那个泥猴儿,天天往京都外的太平别院跑,而诚王府的那位郡主睁着大而无辜的双眼,心想叶姐姐怎么生的那般漂亮呢?
有一年,江南三大坊初设,泉州开港,设水师,那位姑娘家坐在海畔的礁石上,看着海里的浪花,下意识地抛着手里的金属子弹,开始思念某人,然后和身旁的一个小兵笑着说了几句话。
那些年间,两位亲王死于天雷,成为太子的那位年轻人依然如常,天天去太平别院爬墙,即便无数次被蒙着黑布的少年打落墙头,亦是如此。
那些年里,本名陈五常的那位太监,开始往自己的颌下贴假胡须,或许是因为他不习惯被人称为姐妹的缘故。
那些年里,如朝阳般蓬勃的南庆开始北伐,开始失败,并且开始从失败中获得信心。
那些年里,贴上了胡须的陈萍萍率领黑骑突袭三千里,救了某人,擒了某人,伤了自己,从此坐在轮椅上半步不曾离。
有一年,那位姑娘家生了个男孩儿,虚弱地、满足地靠在榻上,用那双温柔的眼睛,看着紧闭着双眼的新生儿。孩子的父亲远在西方草原,那位蒙着黑布的少年,则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她,然后少年感觉到了什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太平别院。
就是那一年,那些日子,有个人走了,而那个婴儿却睁开了双眼,看到了自己如白莲花的双手,身前的瞎子少年和身后坐着轮椅的老人。
又一年,渐渐长大的孩子在澹州港的屋顶上,大声喊着:“打雷了,下雨了,快收衣服啊!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