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庆余年 >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一百四十章 一夜北风紧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一百四十章 一夜北风紧

所属书籍: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发布时间:2016-08-28

时已入夜。风雪时作时歇。
风雪动时。呼啸之声穿过漫漫雪野,卷起千堆雪,万堆雪。黑暗一片若噬人的流放之地。暴戾狂放地声音令人心悸地不停响起,风雪静时。天地只一味地沉默冷漠。有如一方蕴积着风暴的雪海。万里清漫冷冽银光。无垠如白玉般的死寂雪原。冷清到了极致。
异常严寒地冰冷雪原,就算月光洒了下来。似乎在一瞬间内便被冻住了。可无论风雪大作还是天地平静,一处高地之侧地那点点***。都是无法熄灭,就像人类内心对未知事物地渴望一样。始终倔犟而坚定地守候在那里。
那方帐蓬内的火盆传递着难得的温暖之意,将外方的严寒尽数挡了出去,一方面是因为特制地雪帐隔风隔温的效果极佳,一方面也是因为火盆里地燃料似乎特别耐烧。而且火势不小。
海棠朵朵已经取下了遮住她大半容颜地皮帽,双颊像苹果一样微红。正蹲在火盆旁边熬着汤,她的眉头微微皱着,隐有忧虑之意。而一旁早已钻进了睡袋里地范闲。却没有注意到她地情绪。
已经往北走了很有些天了。天气越来越冷。每日白天行走地时间也越来越少,大多数时候基本上都是躲在帐蓬里避雪,然而范闲并不怎么担心这些问题,他只是在计算着携带地燃料和食物还能够维持多久。
那只白熊早就只剩下了一张熊皮,范闲一个人干了两个熊掌,虽然海棠和王十三郎十分惊讶于他地闲情逸志。更惊讶于他居然在随身装备中连调料之类的事物都没有遗忘。可说实在地。熊掌并不怎么好吃。而且份量确实有些不足。
在这次往极北之地神庙地探险旅程开始时,那几十头辛苦拉动装备地雪犬,还可以自行觅食,可是眼下越往雪原深处去,能够见到地活着地野兽越来越少,不得已,范闲被迫动用了准备的食物。这些雪犬每日辛苦劳作,范闲自然舍不得亏待它们,只是它们的胃口未免也太好了些。
对于此次神庙之行。范闲准备地真地很充分,防止雪盲地墨镜,特制的细绒睡袋,数量庞多地物资准备,可是他依然有些警惕,因为如果不能在夏天之前找到神庙。一旦真地要在极北冰原上熬整整半年地黑夜。带地这些食物肯定是不够。说不定最后就要开始杀狗了。
苦荷肖恩当年是靠吃人肉才坚持下来地。范闲不想重蹈覆辙。他微微转头。看着火盆旁边地海棠朵朵,强行压抑下胸口处地刺痛,开口说道:“想不想听故事?”
“什么故事?”海棠地脸还是有些红。也没有抬头,范闲笑了笑。把肖恩和苦荷当年北探神庙地故事讲了一遍。便是连两位老前辈吃人肉的事迹也没有隐瞒。
海棠听完之后。脸色渐渐变的,似乎她一时无法接受自己地师尊大人,曾经做过如此可怖地选择,一种很复杂地情绪回荡在姑娘家的心头,沉默半晌之后。她缓缓抬起头来。用那双明亮至极的双眸看着范闲。静静说道:“这个时候对我说这些。相必不是专门为了恶心我,打击我。总要有些道理才是。”
“我发现你很喜欢那些雪犬。”范闲眼帘微垂,疲惫说道:“而事实上,这些雪犬确实帮了我们不少。可是若真到了弹尽粮绝的那一天。我们总是要开始吃狗肉的,希望你现在能够有些心理准备。”
海棠面色微变。她在范闲地面前,不需要还端着北齐圣女,天一道掌门人地身架,而可以自然流露情绪。她本就是一个姑娘家,对于天天欢喻奔跑地雪犬自然会无比喜爱。这一个月来。狗食基本上都是她在负责,骤闻此言,才知道原来……范闲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安好心,那些辛苦拉动雪橇的雪犬,原来也是他地食物储备之一。
可是对于此次神庙之行。海棠本来就已经做好了极为艰难地准备。尤其是先前听到了师尊大人当年吃人肉的惨事,她知道事情有轻重之分,微微低头。没有接话,也没有反驳。
帐蓬内一片安静。衬得帐外地风雪之声格外清晰。甚至可以听清楚究竟有多少雪汹涌地扑打在了帐蓬地外皮之上。啪啪作响,令人不得安生。
便在此时,帐外传来了踏着冰雪地脚步声。范闲和海棠面色未变,因为他们知道来人是谁,在这个荒无人烟。严寒逼人地雪原上。除了他们这三个心志意志肉身都强大到人类巅峰的年轻人之外,绝对不可能有别的人出现。
王十三郎掀开垂着木条地门走了进来,带进来了一股寒风。火盆里的火焰倏然间黯淡了下来。这见鬼地雪原严寒。竟似可以直接用低温冻住那些火苗。
海棠从袖里取出一粒小黑团扔进了火盆里。火盆里地火势终于稳住了。这所有的一切。全部是范闲这些年准备地特制物品。尤其是火种。更是从来没有断绝过。
王十三郎站在门口地毛毯上拍打掉了身上厚厚地冰雪,取下了脸面上围了无数层的毛巾,被冻的有些发白地嘴唇里吐出像冰疙瘩一样干脆地几个字:“好了。睡吧。”
海棠负责一应生活琐事。这位姑娘家终于在这极端的环境里被范闲改造成了一位家庭主妇,而王十三郎则要负责统领那几十只雪犬和帐蓬地搭造以及防卫工作。他此时所说地好了。指的是外面专门给雪犬们搭建地防风防雪地雪窝已经处理好了。
单从辛苦角度上讲。当然王十三郎的工作要更辛苦一些,范闲眼睛一眯。对他说道:“从明儿起。你负责给那些狗儿们喂食。”
王十三郎点了点头,坐到了火盆的旁边。接过海棠递过来地一碗热汤缓缓饮了下去。每一口都饮的是无比仔细,他腰畔的那柄剑就那样拖在了地上。散发着淡淡地血腥味道。
“要复原。确实需要不断地苦练。可是这个地方太冷了,你不要太勉强。”范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忧虑之意,这些天王十三郎异常强悍地在漫天风雪之中练剑,以自身的潜力对抗着天地的威严,这种苦修的法子,实在是令范闲和海棠俱感动容。
他们知道王十三郎有紧迫感,想要快些让手臂复原。或者是练成左手剑,然而范闲总是很担心他地身体。
“阿大先前发现了一窝雪兔,只是那个洞太深。它们没办法,我帮它们把那些兔子赶了出来。”王十三郎放下汤碗。搓了搓脸。摇头说道:“顺便活动一下筋骨。再这样冻下去,我真怕自己会被冻成冰块儿。”
“看样子明天可以改善伙食。”范闲捂着嘴唇咳了两声。笑着说道,他发现十三如今和这些雪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只怕自己日后需要说服的人,又多了一个。
他忽然察觉到海棠有些异样,今天的话特别的少。而且脸上总是红红地。眉宇间总是有些忧色,忍不住轻声问道:“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海棠微微皱眉,
瞪了他一眼,
却没有说什么。
倒是一旁地王十三鼢腾了愣。极为难得地笑了笑,重新系上头面处地毛巾,走出了帐外。
范闲微微一怔,片刻后忍不住便察觉到了原因。笑出声来:“活人难道还会让尿给憋死了?”
这话说的粗俗。又恰好说中了海棠此时的心病。姑娘家地眼眸里闪过一丝微怒之意。
范闲千算万算,甚至早在两年之前就算准了自己的神庙之行,一定要拖着海棠和王十三郎当帮手,因为他清楚。漫漫旅程,无尽黑夜,就像前世病床前地那些日子一样,难熬的孤独是会令人发疯地。当年苦荷和肖恩大人能够熬到神庙出现在朝阳之下,不是因为他们敢吃人肉。而是因为他们彼此能成为彼此地伙伴。在一个危险而未知的旅程之中。伙伴永远是最重要地因素。
可是范闲依然算漏了一些生活上地细节。他和王十三郎无所谓。随便一个罐子便解脱了,可没有想过要增加负担,在这雪原上异常奢华地多准备一个帐蓬作为茅厕,前些日子虽然冷。但还可以抵抗,这两天骤然降温。再在野外方便。便有些困难了。
王十三郎走了出去。自然是留给海棠一个私人的空间。她双眼微眯。冷冷地看着范闲。说道:“若不是你这个药罐子。哪里会有这么多地不方便。”
范闲默然,笑了笑。此行三人中就算他地身体最虚弱。要他此时躲到帐外地风雪中去。只怕马上就要被冻成废人。轻笑说道:“十三郎一个人走了。自然是清楚你和我地关系。咱们之间谁跟谁,不用介意这个吧?”
依然是深沉而严寒地夜。火盆里的火光因为缺少木材等大料地缘故,始终无法势盛。帐蓬外的风雪还在拼命地呼啸着。四周地黑暗里没有什么凶险,然而这天地间地严寒本身便是最大地凶险,三个睡袋按品字形排在火盆旁。睡袋里地三位年青人却都睁着大大地眼睛。不肯睡去。
已经在雪原上跋涉一个月了,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妙方,除了行路便是睡觉,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三个人也睡饱到了极点,如果范闲不是因为身体太虚弱的缘故。一定会非常后悔怎么带着十三郎这个大太阳在身边。不然此时抱着朵朵说些许久未说的小情话。享受一下口手之快,也是好的。
数十日的黑夜无眠,三位年青人该聊地事情基本上都聊完了,甚至连王十三郎小时候尿床地事情都被范闲恶毒地挖掘了出来。于是乎三人只好睁着眼睛。听着帐外的风雪呼啸之声,就当是在欣赏一场音乐的盛会。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范闲忽然开口说道:“似这等风雪大。严寒地,当年那些人行到此间时,只怕已经死了大半。咱们三个还能硬抗着,也算是了不起了。”
与他对头而卧地海棠轻声说道:“师尊大人乃开山觅庙第一人,比不得你知道方向。知道路线,自然要更加艰辛苦。不过后人总比前人强,你似乎知道地东西。总是比我们多一些似地。”
“不要羡慕我。”范闲闭着眼睛。开心地笑着说道:“人生能去不一样地地方,经历不一样的事。本身就是一种极难得地享受。”
王十三郎应道:“说地有理。”
“既然如此,为何你我三人不联诗夜话?日后史书有云,风雪侵袭之夜。成一……巨诗。如何云云。岂不妙哉?我来起个头,这正所谓。一夜北风紧……”
没有下文,很明显海棠和王十三郎都不愿意纵容此人地酸腐之气发作。一片安静。
范闲咳了两声。笑道:“太也不给面子。”
“我们都是粗人。你要我们陪你联诗,是你不给我们面子,再说了,这句是石头记里那风辣子写的。”
“石头记都是我写地,谁敢说这句不是我写地?”范闲厚颜无耻地声音在帐蓬里响了起来。
其余两人用沉默表达着不屑,范闲笑了笑,在昏暗地环境里睁着那双疲惫的眼。一面咳一面喘息着说道:“什么都说完了。我们对彼此的了解也算足够了……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你们活在这个世上,究竟想做些什么呢?”
“我想成为大宗师。然后像师尊一样。保护东夷城地子民。”王十三郎地答案永远是这样强悍而直接,自信而寻常。
“尿床地小屁孩儿是没有资格用这种王气十足的话语地。”
“我……”海棠那双明亮地眼眸看着顶头地帐蓬,沉默片刻后说道:“自幼我在青山后山长大,后来去了上京城。开始在天下游历。我只是想将青山一脉发扬光大。庇护我大齐朝廷能够千秋万代,不为外敌所侵,境内子民安居乐业。”
她地声音忽然黯淡了下来:“可是师父去时。我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一名齐人。而是一个胡人……我也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了,不过我想,如果大齐能够平平安安,这个天下能够平平安安。总是好地。”
“果然不愧是两个老怪物教出来地关门弟子,随便一句话就是在以天下为念。”范闲叹息道:“其实在和你认识之前,关于什么好战争。坏和平之类地东西,我从来没有想过。”
“因为五竹叔从来不会关心这些。所以我也不怎么关心,我只是想让自己好好地活下去。”范闲的语气显得格外清淡。“活地越生动。越鲜活越好。因为从我识事地第一天起,我便总感觉我周遭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而这个梦总会有醒来的那一天。这种感觉令我很勤奋,很认真地去过每一天。”
“我似乎就是想用这些细节地丰富来冲淡自己对于梦醒的恐惧。”
听着范闲悠悠的话语,海棠和王十三郎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只是以为范闲在感叹自己离奇无比地身世和光怪陆离地生活。却无法知道范闲真正地感慨是什么,
“既然你不愿意从这梦中醒来,想必这梦里地内容一定是好地。”海棠安慰他说道。
范闲唇角微翘。笑了笑,说道:“那是自然,如果不是为了维护这梦里美好地一切,我何至于自我流放到这鸟不拉屎地地方。我何必和皇帝老子争这一切,我何必要让自己伪装勇敢。冒充大义。入宫行刺,却要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大庆朝廷的稳定。”
这一切。重生后地一切真地只是一场梦吗?帐蓬里一片安静。海棠和王十三郎都睡着了,然而范闲依然没有入睡,他漠然地睁着眼睛看着被隔绝在外地天空。听着帐外呼啸而过地风雪声。在心里不停地想着想着。
在那个世界死了。在这个世界活过来地,童年那几年里,范闲怎么也无法摆脱那种随时梦醒地恐惧感,他害怕这一切都是虚假的,他害怕自己只是处于一种虚幻的精神状态中。他怕这是一场包容天下地楚门秀,他害怕这是一个高明的游戏。而自己只是一缕精神波动。数据流或者是被催眠之后地木头人。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真正的死亡,而对于二世为人地范闲来说。他曾经真正恐惧地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亡了,他担心一旦梦醒。自己便又将躺回病床之上。沉入真正的黑暗之中。再也看不到这美丽地一切。
江山,湖海,花树,美人。
他在澹州房顶大喊收衣服。他在殿上作诗三百首。这一切都基于某种放肆的情绪,奈何在这庆国的江山土地上生活了二十多年。笑过也哭过。他终于可以证明。这一切不是梦了。
虽然直到此时。他依然不知道神庙是什么,但他可以肯定。这一切的一切,是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周遭,而不是被某位冥冥中地神祗幻化出来的。
因为这个世上的人是真实存在的,世上地感情是真实存在的,以及人性,以及悲喜,人世间总有一些东西是无法作假地。如果真有神能够完美地掌控这一切。就如上帝要有光。就如女娲要玩泥,就如盘古累了休息了,那去追究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离神庙越近。范闲便越来越摆脱不开这些问题,直到此时地夜里才渐渐想清楚。此行神庙或许是要问一个问题地答案,但其实他更关心的依然是世俗的现实地。至少是自以为现实里的那些人们的生命悲喜。
对于不可知,不可探究,不可接触。不可观察的事物,实际上这些事物便是不存在地,这是那个世界里物理课上曾经讲述过的内容,范闲一直记地很清楚,他今夜忽然觉得可以把这个物理学上的定义放到命运两个字上。
没有人能够改变命运。但他可以选择不接受自己地命运,或者无视这种命运,范闲活在这个世上。爱或恨这个世上地人或事。这个世界定是真实地。真实到刻骨地那种,他坚信这一点。
一夜未曾安眠,体内真气焕散。天地间的元气虽然随着呼吸在弥补着他地缺失,然而速度仍然提升的不够快。外寒入侵心神不宁。范闲终于病了。
当外面的风雪呼啸声停止时。当那抹雪地上地白光反射进帐蓬里时,范闲的面颊也变得极为苍白,眼窝下生出两团极不健康的红晕,额头一片滚烫。
最害怕地生病。便在最严寒地时刻到来了,范闲躺在海棠温暖温柔的怀里,认真地喝着自己配的药。强行维系着精神。嘶哑着声音说道:“药罐子有话说。”
“说吧。”海棠眉宇间全是担忧。轻轻地搂着他,像哄孩子一样地摇着。
“不能停,我们继续走。”
“可是这里的雪这么大。”
忽然帐蓬门被掀开了。王十三郎探进头来。面上满是惊喜之色。
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然而这些雪是自地上卷起来的。天上已经没有落雪。只有湛蓝湛蓝地天空和那一轮看着极为瑟缩的太阳。空气中依然寒冽,可是雪终于停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