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庆余年 >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一百三十一章 布衣单剑朝天子(五)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一百三十一章 布衣单剑朝天子(五)

所属书籍: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发布时间:2016-08-28

众多的太监宫女们像变戏法一样从废园的各方涌了进来,各式菜肴果盘汽锅流水价地送入阁中皇帝陛下与范闲二人,就在楼下语笑晏然地吃着饭,聊着天。而那个女人,那个横亘在庆国历史中,横亘在皇帝与范闲之间的那个女人,则是安静地在二楼房间里那张画纸上,安静地看着一
本应是一场杀伐开端,却变做了父子间最后的晚餐。范闲清楚这一点,接受这一点,两个人的战争,一个人总是打不起来的,既然已经煎熬了这么久,他才做出了如此勇敢甚至狠厉的决断,再多出一夜来又有什么差别?更关键的是,正如先前皇帝陛下轻易破其势而走时所说的那句话,既然这是两个人之间的战争,那么总要留些时间,让皇帝做到那些他已经默允范闲的。
一夜的时间够不够?
“陛下,若若姑娘前来向陛下辞行。”姚太监站在小桌下侧,低着脑袋,恭敬无比说道。
“让她进来吧。”皇帝微微一笑,看了范闲一眼,意思是说朕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
一阵微寒的风卷着雪花进入楼中,一位冰雪般模样的女子随风而入,步伐稳定,面色平静不变。在陛下的身前浅浅一福,正是范若若。
向皇帝陛下辞行之后。这位已经被软禁在宫中数月的姑娘家,缓缓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兄长,渐渐地眼眸里生出了淡淡湿意。
范闲站起身来。微笑摇了摇头,说道:“不许哭。”
于是范若若没有器,坚强地咬了咬下嘴唇,勉强笑着说道:“哥哥,许久不见了。”
是许久不见了,自从范闲再赴东夷,他们兄妹二人便没有再见过面。范闲回京后只看见那一场初秋的雨。范若若其时已经被软禁深宫,做为牵制他的人质。
范闲走上前去,轻轻地揽着妹妹有些瘦削地肩膀,抱了抱,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今后自己乖一些,多孝敬父亲母亲。”说这句话地时候,范闲总觉得时光在倒转,眼前这个冰雪般的女子,似乎还是很多年前澹州港里连话都说不清楚的黄毛小丫头。
范若若嗯了一声。然后退了出去,她知道为什么陛下今天会放自己入宫,一定是兄长与陛下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而她此生最是信服兄长的教诲与安排,根本生不出任何质疑之心。她只是平静而沉默地接受这一
小楼里重复安静。然而并未安静太久,姚太监面色有些尴尬地禀道:“三殿下来了。就在楼外,奴才拦不住他。”
皇帝和范闲同时一怔,似乎没有想到三皇子居然在这个时刻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更没有想到漱芳宫居然会没有拦住这个少年。
三皇子走入楼中,对着皇帝行了一礼,又对范闲行了一礼,闷着声音说道:“见过父皇,见过先生……”
很妙地是,三皇子说完这句后转身就走,竟是毫不在意任何礼数规矩,空留下陷入沉默的皇帝与范闲二人。这二人自然将老三先前的表情瞧的清清楚楚,都看见了老三这孩子的眼圈已经红了,想来在楼外已经先哭过一场。
皇帝看着空无一人的地面,沉默片刻后,忽然表情十分复杂地笑了起来,有一丝淡淡的失落,更有一丝怎样也无法掩饰地欣赏。今日李承平来此小楼,自然是为了送行,自然是替范闲送行,这种情份,这种胆魄,很是符合皇帝地性情。
“不错吧?”范闲问道。
“你教的不错,这也是朕向来最欣赏你的一点,也未曾见过你待他们如何好,但不论是朝中的大臣,还是你的部属,甚至是朕的几个儿子,似乎都愿意站到你的那一边。”皇帝说道。
范闲沉默片刻后应道:“那大概是我从来都很平等对待他们的缘故。”
姚太监第三次走入小楼,平静说道:“宫外有人送来了小范大人需要的书稿和……一把剑。”
剑是大魏天子剑,安静地放在了范闲面前地桌上,书稿是今日监察院旧部书写而成的贺派罪状,以供陛下日后宣旨所用。
姚太监站在皇帝的身前,安静的陈述了一番今日宫外的动静,内廷在京都里地眼线自然不少,而今天京都里地风波所引出的骚乱,根本不需要特意打听,便能知晓。
都察院地御史们此时正跪在宫外的雪地里,哭嚎不止,要求陛下严惩范闲这个十恶不赦的凶徒。范闲不是杀人狂魔,今天京都里消亡的生命都是贺派的中坚力量,至于那些只识迂腐的御史大夫,却还活的好好的。
除了这些御史大夫之外,京都里各部各寺的文官也开始暗底下沟通,准备向宫里施加压力,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朝堂系统被今天发生的屠杀震住了心魄,感到了无穷无尽的恐惧,所以他们必须站出来。
范闲从门下中书进入了皇宫,众多朝廷大臣们便在皇城之外等着,他们要等着皇帝陛下的旨意,然而一日已过,时已入夜,皇宫里依然一片安静,大臣们开始愤怒和害怕起来,难道范闲做了如此多令人发指的血腥事,陛下还想着父子之义,而不加惩处?
正因为皇宫的平静与大臣们的担心,所以御史大夫们才会再次在皇城之外叩首。
风雨欲来,压力极大。山欲倾覆,湖欲生涛。
姚太监的禀报没有让小楼里的气氛产生丝毫变化。无论是皇帝还是范闲,都不会将朝臣的压力放在眼中,更何况今夜之后,这一对父子总有一位会对这个天下做出某种交待。
皇帝笑了笑。端起一杯酒缓缓饮了,说了一个两个一直没有触及的话题:“你若死了,留下的话还能管住手底下地那批疯子吗?若不能,朕为何要答允放他们一条活路?”
“因为您必须赌我的话能管住他们,不然天下乱起来,总不是您想看到地场面。”
皇帝的手指轻轻转动着酒杯,双眼微眯说道:“那你难道不担心。朕若杀了你。却不做那些应允你的事情?”
范闲微微低头,沉默片刻后平静说道:“天子一言,驷马难追。”
“驷马……不是一匹马。”皇帝笑了笑,说道:“是四匹马。这个古怪的词儿当年你母亲说过,所以我记得,只是没想到,你也知道。”
皇帝接着叹息道:“今日之天下,若朕面对地不是你,而是你母亲……朕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给她公平一战的资格。”
范闲讽刺道:“当年您确实没有给她任何公平可言。”
皇帝摇了摇头。冷漠说道:“不给她这种资格,是因为朕知道,她绝对不会用这天下来威胁朕,因为以天下为筹码,便是将这天下万民投诸赌场之上。而她舍不得……朕却舍得。”
“我舍得拿天下万民的生死来威胁您。”范闲平静应道:“这本来就是先前说过的差别。”
皇帝又摇了摇头。说道:“所以朕还是不明白,你既然爱这个国度。惜天下万民,又怎能以此来要胁朕。”
“因为我首先得从身边的人先爱起,另外就是,我本来就是个无耻且怕死的人,真若逼到了绝路上,当然,这绝路不仅仅是指我……我不介意拖着整个天下以及陛下您的雄心壮志给我陪葬。”范闲低头说道:“其实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只是那个人总是不回来,所以没有办法,我只好自己来拼命了。”
拼命这两个字说地何等样凄楚无奈,然而皇帝陛下地眼眸却渐渐亮了起来,因为他清楚范闲等的是谁。在皇帝看来,如今的天下,也只有那个人能够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与统治,从很多年前太平别院的血案之后,他就一直隐隐警惧着那个人的存在,甚至不惜将神庙最后派出来的那位使者送到了范府旁边的巷子中。
然而即便这样,五竹依然没有死。
“他不会回来了。”皇帝眼眸里的亮光渐渐敛去,缓声说道:“三年了,他要找到自己是谁,就只能去神庙,而他若真地回了庙里,又怎么可能再出来?”
范闲点了点头,有些悲伤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若五竹叔依然在这片大陆上留连着,自己在皇帝陛下的面前,又何至于如此被动,甚至要做出玉石俱焚般的威胁。
“您当年究竟是怎样让神庙站在您的背后的呢?”范闲皱着眉头看着皇帝,这是他心里地几大疑问之一。
“朕未曾去过神庙,但和你母亲在一起呆久了,自然也知道,神庙其实只是一个已经渐渐衰败荒凉地地方。神庙向来不理世事,这是真的。”皇帝地唇角泛起一丝讥诮的笑容,“然而庙里却一直悄悄地影响着这片大陆,可惜朕是世间人,它们不能对朕如何,但你母亲和老五却是庙里人……就这一点区别便足够了,朕自然知道如何运用这一点。”范闲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不得不佩服皇帝老子心志之强大,世间万众一向膜拜的神庙,在陛下看来,原来终究不过是把利些的刀而已。
“当年北伐,朕体内经脉尽碎,一指不能动,眼不能视,耳不能听,鼻不能闻,直如一个死人,而灵魂却被藏在那个破碎的躯壳之中,不得逃逸。不得解脱。”皇帝忽然开始冷漠地讲述当年的事情,“如在无穷无尽的黑暗里。承受着孤独的煎熬,这种痛楚,令朕坚定了一个决心。”
随着皇帝陛下的叙述,整个小楼里的灯光都暗了下来。似乎将要沉入永不解脱的黑暗之海里。
“原来除了自己,以及自己能够体会地孤独之外,没有什么是真的。”皇帝说道:“除了自己,朕不再相信任何人。为了达成朕地目标,朕不需要亲人,友人。”
“朕从黑暗中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陈萍萍和宁儿。”皇帝微微眯眼。说道:“所以朕对他们的信任是最多的。你不用担心宁儿地安危。”
“然而朕没有想到,陈萍萍竟然背叛了……朕。”皇帝的眼睛眯的更加厉害,一道寒光从眼睛里透了出来,语气隐隐愤怒与悲哀,嘲笑说道:“朕信错一人,便成今日之格局。”
“你没有经历过那种黑暗中清醒的苦楚,所以你不明白朕在说些什么。”
“我有过这种经历。”范闲摇了摇头,自然不会去解释,那还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在那一个世界里的遭逢变故,“然而我并没有变成您这种人,性格决定命运而已。”
他忽然眯了眯眼睛,说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出现叶轻眉,陛下。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更美好一些?”
皇帝的双眸渐渐冰寒。盯着范闲的脸,一抹怒意一现即隐。冷漠说道:“且不提没有你母亲,如今地庆国会是什么模样。你只需记住,当年大魏朝腐朽到了顶点,莫说及不上朕治下地大庆,便是离较诸如今的北齐,亦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偏生当年的大魏朝烂虽烂矣,却还是个庞然大物。你母亲来这个世间,至少生生将那座大山打烂了……为什么如今的前魏遗民没有一个怀念前朝的?为什么朕打下的这千里江山上从来没有心系故国,起兵造反的?”皇帝冷诮笑道:“自己去想去。”
范闲笑了笑,说道:“懒得去想,父母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对我这个做儿子的来说,并不是很光彩地事情。”
皇帝终于笑出声来,二人继续吃菜,继续喝酒,继续聊天。这父子君臣二人其实极其相似,根骨里都冷酷无情,只是关于天下,关于过去,关于现在有不同的意见,关于任何事都有不同的意见,然而这并不影响他们两个人在这些年里彼此施予信任与敬畏,牢牢地占据了人世间的顶峰。
小楼一夜听风雪,这是最后的晚餐,最后地长谈。
夜深了,二人便在***地映衬下,分坐两张椅上开始冥想,开始休息,便是他们体内流淌着的真气气息竟都是那样地和谐,霸道之余,各有一种撕毁一切的力量,合在一处竟是那样的融洽。
不知不觉,天亮了,朝阳出来了,外面的雪停了,风止了,地上厚厚一层羊毛毯子似的积雪,反射着天空中的清光,将皇宫西北角这一大片废园照耀的格外明亮。
范闲醒了,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站起身来,右手拿起桌上那把大魏天子剑,走到了小楼门口,然后回转身来,安静地看着椅上的皇帝陛下。
皇帝缓缓地睁开双眼,瞳子异常清亮,异常平静冷漠,再没有一丝凡人应有的情绪,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自这一刻起,二人之间再无一丝亲情牵割。
范闲抬起右臂,由肩头至肘至腕,再至他右手平稳握着的剑柄,以至那一丝不颤,稳定地令人可怕的剑尖,直直对着皇帝的面门。
剑仍在鞘中,却开始发出龙吟之声,吟吟嗡嗡,又似陈园里的丝管在演奏,浑厚的霸道真气沿着范闲的虎口递入剑身之中,直似欲将这把剑变活过来,一抹肉眼隐约可见的光芒,在鞘缝里开始弥漫。
吟吟吟吟……剑身在鞘中拼命挣扎着,想要破鞘而出,却不得其路,其困苦痛厄,令人闻之心悸!
范闲不知向其中灌注了多少真气,竟然构织了如此一幕震撼的场景。皇帝的双瞳微微一缩,双手依然扶在椅上,没有起身,然而这位世间仅存的大宗师。发现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原来比自己预想之中更为强大。
寒冷的冬日里。一滴汗珠从范闲的眉梢处滴落,他那张清秀的面容上尽是一片沉重坚毅之色。他蓄势已久,然后庆帝并未动手,他不可能永远地等下去。他手中握着的那把剑,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向后退了一步,重重地踩在了门槛之上,而他右手以燎天之式刺出地一剑,也终于爆发了出来!
他手中剑鞘缝隙里的白光忽然敛没,小楼之中变得没有半点声音。而那柄剑鞘却再也禁受不住鞘内那柄天子剑的怒怒。挣扎着,冲突着,无声而诡异地,像一枝箭一样,刺向了天子面目!
范闲出的第一剑,是剑鞘!
剑鞘上附着他七日来地苦思,一夜长谈的蓄势,浑厚至极的霸道真气,一瞬间弹射了出去。极快的速度让剑鞘像当年燕小乙的箭一样,轻易地撕裂了空气,超越了时间的限制,只一个瞬间,一个眨眼。便来到了皇帝陛下的双眼之前。
然而这时候空中多了一只手。一只稳定无比地手,一只在大东山上曾经惊风破雨。中指处因为捏着朱批御笔太久而生出一层老茧地手。
这只手捉住了剑鞘,就像在浮光里捉住了萤火虫,在万千雪花中捉住那粒灰尘。这只手太快,快到可以捕光,快到可以捉影,又怎么会捉不住有形有质的剑鞘?
小楼平静之势顿破,剑鞘龙吟嗡鸣之声再作,然而却嘎然而止。
范闲蓄势甚久的剑鞘,就像一条巨龙被人生生地扼住了咽喉,止住了呼吸,颓然无力地耷拉着头颅,奄奄一息地躺在皇帝陛下的手掌之中。
皇帝陛下缓缓地站起身来,他的面容异常平静,然而他必须承认,范闲今日的境界,已经超出了他的判断,这如天外飞龙般飞掠而来的一剑,竟隐隐有了些脱离空间的感觉。
小楼地门口空无一人,皇帝冷漠地看着那处,他身后的那张座椅簌簌然粉碎,成粉成末成空无,洒满了一地。范闲用全身功力激出那柄剑鞘,看似已经是孤注一掷的举措,小楼四周没有观众,所以谁也没有料到,没有想到,在那一刻之后,他的身体却是用更快的速度飘了起来,掠了起来,飞了起来。
他地身体就像一只大鸟一样,不,比鸟更轻,更快,就像是被狂风呼啸卷起地雪花,以一种人类绝对不可能达到的速度,倏乎间从小楼地门口飘出去了十五丈的距离。
便在此时天上又开始洒落雪花。
在飞掠的过程中,范闲几乎止住了呼吸,只是凭籍苦荷临死前留下的那本法决,在空气的流动中感受着四周的寒意,顺势而行,飘掠而去。
在飘掠的过程里,他来得及思考,从皇帝的座椅处到小楼之外,有四丈距离,而皇帝要接自己的一剑,要思考,想必出来的不会太快。
四大宗师,已然超凡脱圣,但终究不是神仙,他们有自己各自不同的弱点。苦荷大师最弱的一环在于他苍老的肉身,叶流云最强悍的在于他如流云一般的身法,如果此时小楼中的大宗师是叶流云,范闲绝对不会奢望能够将对方留在楼中。
然而此刻楼中是皇帝陛下,一身真气修为冠绝当世,充沛到了顶端,然而凭真气而行,肉身总有局限,在小范围内的移避当有鬼神之技,正如当年叶流云面对满天弩雨一般。
可是皇帝陛下并不见得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强行掠出小楼,而紧接着迎来的,则是没有缝隙的攻击。
双足在雪地上滑行两尺,显出两条雪沟,范闲身形一落雪面,剑光一闪,横于面门之前,前膝半蹲,正是一个绝命扑杀的姿式。
便在寒冷剑芒照亮他清秀面庞的同时,一把突如其来,轰轰烈烈,迅疾燃烧的大火,瞬间吞噬了整座小楼,一片火海就这样出现在了落雪的寒宫里。
几声闷响,无数火舌冲天而起,将整座小楼包围在其中,红红的炽热的光芒瞬间将横在范闲面前那柄寒剑照的温暖起来,红起来。
如此大,如此快燃起的一把火,绝对不是自然燃烧而成,不知道范闲在小楼里预备了些什么。
然而令范闲略感失望的是,火海之中一道气息流过,一个人影,一个煌煌然立于火海之前,冷漠看着自己的人影,站在了雪地之中,将那一片火海抛在了身后。
皇帝陛下身上的龙袍有些地方已经焦糊了,头发也被烧乱了一些,面色微微苍白,然而他依然那样不可一世地站立着,冷漠地看着范闲。
“三处的火药,什么时候被你搬进宫里来了。”皇帝双眼微眯,看着范闲。
范闲开颜一笑,紧握剑柄,应道:“三年前京都叛乱,我当监国的时候,想运多少火药进宫,其实都不是难事。”
皇帝缓缓走进范闲,双眼微眯,寒声说道:“原来为了今日,你竟是准备了……整整三年!”
范闲像皇帝一样眯着眼睛,以免被那片明亮的火海影响到自己的视线,抿唇说道:“我只是觉得母亲的画像再放在这楼中,想必她也会觉得愤怒,既然如此,那不如一把火烧了。”
是的,如果昨日皇帝陛下不是在小楼前召见范闲,如果不是皇帝陛下没有马上动手,而是与范闲在小楼里一番长谈。范闲根本找不到任何发动机关,点燃火药的机会。
然而其实直到范闲踩断门槛的那一刻,范闲一直有十分充分的信心,皇帝老子一定会将最后了断的战场,选择在这片废园里的小楼。
因为小楼上面有叶轻眉的画像。皇帝一定会选择在这个女人的画像面前,彻底了断他与她这数十年来的恩怨情仇,
范闲能确认这一点,是因为他比世界上任何其它人都更能掌控这位皇帝陛下的心意,他知道皇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皇帝是一个冷厉无情却虚伪自以为仁厚多情的人,范闲也很虚伪,若用那世的话语说,父子二人都喜欢装点儿小布尔乔亚情调。这一幕大戏,小楼毫无疑问是他二人最好的舞台。
当火势燃起的那一瞬间,范闲心头微动,他之所以会选择埋了三年的火药做为自己的大杀器,是因为御书房里陈萍萍的轮椅给予他了信心,面对着四面八方,绝无空间闪躲的袭击,便是大宗师,也不可能从无中生有,找到一个闪避的方法。
轮椅里的那把枪射出的铁砂钢珠如此,想必四处肆虐的火也如此。
只是很可惜,皇帝陛下依然好好地站在雪地中,虽然他的面色先前那刻有些苍白,想必是从火海之中遁离,大耗元气,然而这一场燎天的大火,终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势。
“火太慢。”皇帝冷冷地看着范闲,没有一丝感情说道。
“试试剑。”范闲握着大魏天子剑,快活地露齿笑道。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