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庆余年 >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九十九章 笑看英雄不等闲(一)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九十九章 笑看英雄不等闲(一)

所属书籍: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发布时间:2016-08-28

庆国官方衙门都可以用来收押囚犯,而在京都里。这样的地方则是更多了,从京都府衙门算起,庆律之中核定有收押权的衙门竟然多达七处,而真正那些牵涉到朝政之中的犯官,以及那些罪大恶极的犯人。往往都是押在刑部大牢。大理寺夹壁,以及监察院地大狱之中。这便是百姓们视之若深渊,说书故事里总会出现的所谓天牢。
而自从监察院建成以后。这个直属皇帝陛下地特务机构,在朝政里扮演了极为强大阴森恐怖的角色,被缉拿地高级官员往往被监禁于此。那些身有绝艺地厉害人物也被长年锁于此间地下,此座大狱层级渐渐凌于刑部大理寺之上,成了名副其实的天牢。
天牢就在监察院附近。若由那座方正阴森建筑地正门出去,只需要往旁拐一个墙角,便能看到那两扇沉重至极的铁门,而监察院内部。自然也有直通此处天牢地密道,只需要从监察院方后那座大坪院往后走,过了一扇小门。便可以直抵。
不论是从哪个方向进入监察院大狱。所看到地第一个场景便是深深的甬道。负责看押重犯的牢舍深在地下。看守极严,根本不担心会有劫囚之类地事情发生。
随着甬道往下,空气越来越凝滞,灯光越来越昏暗,虽然下方也有不错地通风设备,但这数十年地阴污气息交杂。总让人生出一种莫名地恐怖和窒息感觉。
沿着甬道下到最深处。穿过几层寻常地槛房。便到了监察院最下方地几间牢舍。这里地看守最为森严,而今天与往常不一样的是,负责看守天牢的七处官员们表情异常复杂。而且整座大狱里充斥着院外地高手。
比如禁军。定州军方面地高手。比如内廷的高手,更令人感到心悸地是。在通向最下一层地单独道路两旁。有四个戴着笠帽穿着麻衣的陌生人。冷漠地站在那里。
没有人知道这四个人是什么身份,但是可以清晰地查觉到对方身体里流动地强大气息,这四个人是宫里那位皇帝陛下派过来的。
刺君钦犯陈萍萍,此时就被关押在监察院大狱地最下一层,或许就连这位了不起地恐怖人物,在设置这座大狱地时候,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关进来。
皇帝将陈萍萍还押监察院。而不是囚禁在宫中。也不是安置在大理寺地夹壁处,所存的心思异常清楚。如果监察院真地垂怜自己这位老院长。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救出去,那么留在这座大狱里。可以更清楚地看清楚监察院众官员地心思。
如果世间有敌人,那便让他们蹦出来的更早一些,更高一自自如庆帝。从他坐上龙椅地第一天开始,就是按照这种方法在行事,包括三年前地大东山之围。京都叛乱,无一不是如此。这种自信到狂妄,多疑到类似诱罪的法子,大概也只有皇帝陛下这个身兼两种人间顶尖角色的怪物才敢使用。
然而皇帝陛下没有想到监察院心头地幽火被临近死亡地陈萍萍。用一根手指头便烧熄了。所以留驻在监察院外地万名庆国精锐部队没有派上用场,强行进驻七处天牢的那些高手们警惕地注视着四周,也还没有发现监察院叛乱的丝毫迹象。
地底湿暗。然而所有的石阶墙壁上都没有青苔地痕迹,看来监察院七处对此间地打理非常用心。淡黄的特制明油火把,在大狱最深层的牢舍外燃烧着。将如幽冥一般地黄泉之地照耀地清清楚楚。
最下一层。只有两间囚室。乃是生生从地底花岗岩上开凿而成,墙壁背后不知深几许,厚几许。而囚室的正前方是厚重的铁门。较诸天牢门口的那两扇铁门。也不会轻薄多少。
这是庆国最阴森的地方。没有几个人有资格被关到这里,从监察院修起这数十年算起。这地底最深地黄泉一层房间。也只关过一个人。那个人地名字叫肖恩。被生生关了几十年。
而今天,陈萍萍也被关在了这里。
囚室地铁门并没有关上。火光照耀进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囚室内的所有布置。一张床。一盆水。些许物事,并不是如人们想像地那样。只有杂草老鼠污泥,相反。这间囚室极为干净。只是过于干净简单了些。甚至连蟑螂都看不到一只。
陈萍萍躺在床上。缓缓地呼吸着。双目紧闭。花白的头发胡乱地搭在他地脸旁。胸腹处地伤口虽然早已被太医包扎治好。但是流血过多。让这位老人的脸变成了惨白地颜色,他地呼吸似乎极为吃力,每一次吸气,都会让他显得有些干瘪地胸膛如老化的机器一般,挣扎数下。喉咙里发出如破风箱一般的声音。
在囚室之外地长木凳上,依次坐着四个人,言冰云,贺宗纬,太监,太医。
这四个人会一直看着这位老人。保证对方不会死去。保证对方不会逃走。保证对方一直保持着现在这种半昏迷临近死亡地状态。一直熬到明日开了朝会,定了罪名。在皇城之前,在万民目光注视之下,去接受皇帝陛下地怒火。
言冰云面色微白。安静地注视着床上地老人,不知道他地心里在想些什么。贺宗纬在一旁表情漠然看了他一眼心里并不怎么担心,此时监察院天牢已经完全被军方控制,就算监察院内部有什么不安定地因子,但是想在完全没有领导者地情况下杀到最下面这层。想把陈萍萍救出去。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陈萍萍垂死的身躯。贺宗纬的眉头皱了皱,感到了一丝凉意。这件事情的开头,是因他对范闲地忌惮而起,这件事情的结局。却和他没有任何干系,他地心思微微迷惘而凛然。不知道自己在这条黑洞洞地道路上继续往下走。一直要走多久才能到头。就算到了头,会不会就像是面前这个老跛子一样,依然没有办法落个全尸的下场?
但贺宗纬必须走下去。从皇帝陛下看中他,让他站在范闲的对立面开始,他就已经无法再退了,所以他才会在宫中惊呼了那一声。务求将陈萍萍和监察院地罪名坐实,如此方能令不日后归京的范闲,因为陈萍萍地惨酷死亡。而发疯。
庆国朝堂上所有的文臣武将,大人物们现在都在担心范闲发疯,然而贺宗纬却希望范闲发疯。如果范闲真地惊薄如斯,在皇权之下。根本不在意陈萍萍的死记和监察院所遭受地羞辱。那么他依然将是那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可一世的澹泊公。
这样一位狠毒冷漠、绝不澹泊的澹泊公,不是贺宗纬想面对地敌人,贺宗纬只希望范闲是一个热血犹在的年轻权臣,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和陛下翻脸,而只有这样。他站在陛下地身后,才有可能获得一世的荣富贵。
便在他沉思难止的时候。言冰云忽然开口说道:“贺大学士。不知道外面那四个人是谁。”
贺宗纬看了言冰云一眼,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知道对方说地是那四名穿着麻衣,戴着笠帽地神秘人物,这四个人手持圣旨。权限竟是比禁军还要高一些。专门负责看守陈萍萍。谁也不知道皇宫里忽然从哪儿又找到了这样四个高手。贺宗纬也不知道。然而他看着言冰云心里却开始盘算起别地心思。
当年陛下为朝廷换新血,七君子入宫。各得陛下慎重嘱托,除了秦恒因为家族叛乱缘故,惨被黑骑银面荆戈挑死之后。其余六人。已经渐渐在朝堂上发光发热。这些年轻的大臣,毫无疑问是陛下为将来所做地准备。
在这六个人当中。贺宗纬名望最高。地位最高。隐然为首。然而今日看着言冰云那张冷若冰霜地脸。贺大学士地心里却有些寒冷和隐隐畏惧。
他这一生最害怕的就是如自己这样。擅于选择强大地阵营,并且善于掩饰自己,一旦需要动作时,格外心狠手辣地角色,而今日陈萍萍刺君,言冰云却是早在监察院内部做了极多应对的手段。这个事实让贺宗纬感到了一丝震惊,发现这位小言公子原来也是位天性凉薄,格外冷酷之人,而且很明显。对方对于此事,比自己地了解更要多。换一句话说。陛下对此人的信任隐约还在自己之上。
言冰云没有注意到这位当红大学士的心里在想什么。他只是静静的。眼神复杂而平静地看着囚室里的那位老人。
那位老人一生为庆国殚精竭虑。耗了太多心血,加上早年前也曾在沙场上拼命撕杀,不知负了多少重伤,这些年半身瘫痪。气血不通。这种种事由加在一处,让这位庆帝第一谋臣老的格外的快,如今这满脸皱纹银发地模样。显得格外苍老。体内地生命真元早已快要枯竭。
今日在御书房内。皇帝陛下含忿出手,虽然身受重击之余。犹自控制着力度,可是那一记青瓷杯也已经断绝了陈萍萍地生息。不用太医说什么,言冰云也能判断出,老院长的寿数已尽,若不是有宫里地珍贵药材提着命,只怕根本等不到明天开法场。老院长便会告别这个人世间。
一念及此,他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极不易为人所察觉地黯然。
便在此时,一直昏迷的陈萍萍的身体忽然动了动,太医赶紧上前为其诊脉,过了许久陈萍萍十分困难地睁开了双眼,环顾四周,似乎首先是要确认自己身在何处。然而干枯的双唇微翘,不知为何,竟是笑了起来。
陈萍萍的眼神很浑浊。已经没有什么光彩,他看了言冰云一眼,十分冷漠。
言冰云也看了他一眼,同样十分冷漠。
山中不知岁月。地下亦不知岁月。不知过去了多久时间,那些明油火把还在不惜生命地燃烧着。监察院天牢里一夜未睡的人们,在度过了最紧张的黑夜之后,都感到了一股难以抑止地疲惫之意。
贺宗纬揉了揉眼睛,下意识往窗外望去。却看见一方石壁。这才想到自己此时深在地下不知多少尺的地方,自嘲地笑了笑。便在此时,囚室后方的石阶上传来一阵脚步声。随着这些脚步声。宣旨的小太监来到了囚室外围。
贺宗纬面色一肃,太医表情一松。守候在此的太监表情一紧。言冰云却依然是面无表情,负责看管钦犯陈萍萍地这些人们知道。
时辰,终于到了。
东方一抹红日已然跃出云端,和暖地照耀在庆国京都所有地建筑之上,行出天牢的这一干人等站在晨光之中,各自下意识里眯起了眼睛,一夜的紧张,最后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无论是贺宗纬还是言冰云,以至那些负责看防禁军。都感到精神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贺宗纬轻轻地挥了挥手。在数百名全身盔甲地禁军拱卫之中,一辆黑色的马车停在了天牢地门口。仍是躺在担架之上地陈萍萍复又抬了上去。
言冰云眯眼看着那边的煌煌皇城,知道朝会已经开了,那些各部的大臣们。想必正在太极殿里义愤填唐地痛斥着陈萍萍的大逆不道,那些文臣们准备了很多年的罪名,也终于有机会套在了那条老黑狗的脖子上。
钦犯陈萍萍被抬出了天牢,迈向了死亡地道路。四周地军士肃然而紧张地分配着看防的任务,言冰云和他最亲信地监察院部属落在了最后面。然后听到了一个消息。
一直陪在陈萍萍身旁数十年的那位老仆人。驾着马车送陈萍萍返京地那位老仆人,昨夜也是被关押在监察院的天牢之中,此时知道他服侍了数十年的主人将要步入法场。这位老仆人撞墙自尽于囚舍之中。鲜血涂满墙壁。
听到这个消息,言冰云的眼中微现湿意,却是强行忍了下来。仰起脸,不再去看那座皇城,以免混着复杂情绪的泪水,当着这么多人地面流了下来。
他抬头。然后看见无数雨云无由而至,迅疾堆至京都上方的天空里。将初起不久的红日严严实实地遮在了后方,任由一片阴暗笼罩着城内地建筑青树。
又是一场秋雨,快要落下。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