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庆余年 >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七十章 意志,即是王道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七十章 意志,即是王道

所属书籍: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发布时间:2016-08-28

东夷城。
城外山丘之下泛着惨黄色的草庐一如过往那般安静。没有剑光。没有剑风。没有剑刃破空之声,只是一片安静。此时已经是深春近暑时节,炽热地日头照拂在大陆的东边海洋之上,蒸起无数水蒸气,让整座东夷城都陷入了湿热之中。好在海风常年不歇,可以稍去烦闷。
自从三年前大东山一役后,剑庐弟子们练剑的地方便搬到了外间。没有人敢打扰庐院深处剑圣大人的养伤。所以此时庐内才会显得如此安静,空气中弥漫着的无形水气,随着日头地沉沦而变冷,向地面沉降,缓缓地依附到那些剑刃钢铁废片之上,蕴成些许水滴。
夕阳渐下。红色的淡光映照在剑庐深处,映照在那个大坑之中,将无数把剑上的水滴映照的清清楚楚,渗进血红之色,就像是血水一般。
不知从哪里飞来了几只鸟蝇。好奇地围着剑坑飞行着,发着嗡嗡地令人厌恶地声音,这些生灵并不知道这座坑,坑里的剑。在天下代表着怎样的地位。怎样的名声,它们只是本能的盯着那些剑枝上的红色水滴,在心里疑惑无比,为什么这些血水没有一丝可喜的腥味?
天气很热。所以剑冢里的天然冰煞之气也淡了许多,这些鸟蝇才能有足够地勇气在此处飞舞,然而在剑冢旁边那个幽暗地屋中。却有着与外界环境大相迳庭的冰寒。或许是这间房屋常年没有见光的缘故。或许是床上躺着的那位大宗师身体渐渐趋向死亡,而发出来的一种令人心悸的冰寒。
屋子里没有鸟蝇,没有蜘蛛,没有网。也没有蚊子敢去叮那寒着厚被地人一口,但是在雪白地墙壁一角。却有一只约小指甲大小地长腿蚊子,死死地盯着被中的那个人。
长腿蚊子在瑟瑟发抖,透明地翅膀时不时抚弄一下自己渐渐干枯的身体。提醒自己还存活着,两只长腿也显得格外无力。整个身躯都泛着一种不健康地褐黄色。看上去就像是汁水全无,快要成壳。
它没有飞走,是因为它在这个草庐里面没有发现一个可以吸食血液地对象,草庐里地人们好像都有奇怪地法力,只要靠近他们地身体,都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回来,震死。
只有床上这个要死的人身上没有那种能力,可是长腿蚊子依然不敢飞下去。因为它感觉到这个要死的人身上有一股寒意,在这大热地天里。冷得它快要煎熬不住。
可它还在熬,因为它知道那个人要死了。再厉害的人,只要死了,都会变成血水。腐肉。它需要血水。外面的那些鸟蝇兄弟们需要腐肉,厚厚地棉被下面,四顾剑浑身冰冷。不停发着抖。每一次抖动都带动着他胸腹处那道伤口撕裂一般的疼痛。三年前被庆帝王道一拳击中。一只臂膀被叶流云生生撕下。一个多月前又被影子在胸上刺了两剑。即便费介种下的毒物已经僵死了他的所有伤处,可是生机已无。
按道理来讲。他早就应该死了。可是他没有死,他只是睁着双眼。木然地盯着屋内雪白地墙壁,盯着那一角里上地长腿蚊子。看着那个蚊子发抖。在煎熬。在等待那个蚊子熬不住。从墙上摔下来。
大宗师的这双眼睛里地情绪很淡然,很平静,似乎早已经看透了人世间地一切。包括生命的最末一段。生与死之间地大恐惧。
这双眼睛里,没有一丝当初剑斩一百虎卫地暴戾杀意。没有一丝屠府时地血腥剑意,也没有一丝冲天而起。不屈不挠地战意,甚至连很多年前大青树下盯着蚂蚁搬家时的趣意也没有。有的只是平静,以及那只干枯地黄褐色地在发抖的长腿蚊子的影子。
临死地四顾剑不肯死。因为他在等一个人。
房门被轻轻地推开,外间稍显温暖地暮光透了进来,也将那个年青人的影子长长的投射到地上。
四顾剑没有去耗损自己最后地生命看他一眼。也没有开口说什么,他知道对方既然赶了回来,自然会告诉自己一些自己想听的事情。
范闲从京都离开,转向滑州,再潜行至十家村。连日辛苦赶路,终于在东夷城外与监察院的队伍会合,他没有耽搁一点时间,便赶到了剑庐,在云之澜有些漠然地目光中推门而入。推门再入。再推门而入,连过三重门,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来到了四顾剑的身边。
他看着厚厚棉被外露出的四顾剑的头颅,这才发现,这位剑圣大宗师的身躯确实极为瘦弱,纵使盖了三床棉被。依然是极小的一段,从而显得他的头颅格外硕大。
到了这副田地,四顾剑居然还没有死,这个事实让范闲感到暗自心惊,他看着那张苍老而冷漠的面容,开口说道:“不漱华池形还灭坏。当引天泉灌己身……”
没有说什么庆国皇帝陛下地意旨。没有商量东夷城地将来,没有讲述心中地秘密,范闲在第一时间内。将自己从小修行地无名功诀,就这样一句一句。清清楚楚,无比慷慨地背了出来。
无名功诀共分上下两卷。范闲此生二十余年也只修了上卷。下卷虽也背地滚瓜烂熟。但却是一点进益也没有,这些文字在他的脑海里如同是刻上去一般,根本不会淡忘,此时在四顾剑的床前背出,拢共也只花了数息时间。
他不用考虑四顾剑能不能听懂。能不能记住。因为对方哪怕要死了,但毕竟也是一位大宗师。
随着范闲的话语。四顾剑的目光渐渐从墙角处的那只蚊子身上收了回来,不知是盯着眼前的何处空间。淡漠地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凝聚如一只剑,剑身渐渐放光。发亮。炽热无比。
范闲的嘴唇闭上。然后沉默而安静地等在一旁。
不用他开口解释,四顾剑自然也能从这些精妙地句子。匪夷所思,异常粗暴的行气运功法门中听出来,他所背颂地心法。正是庆帝一脉地霸道真诀。
四顾剑的眼睛随着范闲地颂读。渐渐亮到了极点。随着范闲地住嘴。而淡了下来。
“怎么修下半卷?”范闲低头恭敬问道。
“不能。”四顾剑地声音极其微弱,极其沙哑。回答地却是极其坚决。
范闲并不如何失望,继续平静问道:“可是陛下他修了下半卷,是为王道。”
“霸道的极致便是王道?”不知道是不是在临死之前,终于知晓了庆帝的功法秘密,四顾剑的精神比先前要好了许多。说话地声音也渐渐流畅了起来。微嘲说道:“霸道到了顶端还是霸道。莫非你家皇帝还真以为能有什么实质地变化
“可是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范闲低头说道:“陛下修了下半卷。我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而且这会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四顾剑陷入了沉默,淡淡地目光渐渐现出了微微疑惑。最后却旋即化为一种了解万物后地笑意。轻声说道:“肉身地经脉总是有极限的。即便是你这个小怪物,可是总有极限。”
“所以大青树下。城主府中,您教我应该以心意为先。人地肉身总有极限心念意志却没有界限。”范闲接道。
“霸道啊……”四顾剑咳了两声,冰冷地身体在棉被下发着抖,没有谁比这位大宗师更了解,再如何能够超凡入圣地人物,一旦生机被破,**崩坏,其实和一个普通人也差不多。
“如果真能超越人体地极限。”四顾剑缓缓闭上眼睛,开始在脑中演算当初在大东山上的一幕幕。
雨水降临在山顶,那一指点破雨水。点至苦荷地眉心,于须臾间度了半湖之水进去。生生撑破了苦荷国师的气海肉囊。
就是那一指!
四顾剑猛地睁开双眼,眼瞳急剧缩小。最后缩成剑尖一般地一个小黑点,用极其缓慢的语速说道:“一指度半湖。没有人能用这么快地速度度出真元。因为人体的经脉修行到最终。再如何粗宏,却依然是有限制地。”
范闲当时不在山上。也不知道四顾剑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有些听不明白这句话,暗想每个人修习武学,提升境界。都是在实与势二字上打转。势便是所谓技艺,如今又要加上四顾剑所授地心意二字,可是实之一字。却是实实在在地个人修为。无论是一般修行者地气海丹田,还是自己的两个周天。腰后雪山。总要有所根基,然后依循经脉而行。
人体有经脉。自然要受经脉地限制。他觉得四顾剑这句话像是废话……然而。范闲渐渐意识到四顾剑在说什么。脸色微微变了起来。
四顾剑那双如寒芒一般地幽深眼眸里,渗出了极其复杂地情绪,这些情绪在最后变成了无比浓厚地嘲讽之意。再配上他唇角艰难挤出来地那丝翘纹。显得十分刻薄鄙夷。
一阵低沉而怪异的笑声从四顾剑地枯唇内响了起来,显得格外刺耳。不知道他是在笑庆国皇帝。还是在笑自己,抑或是笑范闲不自量力,居然想学到无名功诀地后半卷。
他平静地看着范闲。一字一句说道:“庆帝体内。没有经脉。”
虽已从先前四顾剑地话里猜到了少许,可是骤听此言,范闲地脑海依然如遭雷击,嗡的一下响了起来,震惊之余,尽是不解。皇帝老子地体内没有经脉?可是没有经脉的人怎么活下来!
“后半卷依然走地是霸道之势,你若要继续练下去,只有经脉爆裂,死翘翘一个下场。就算你运气好。也只能变成一个终生的残废。”四顾剑看着范闲,冷漠说道:“可是如果不把经脉撑破,下半卷里那些运气法门。你根本不可能做到,那些所趋所向。本就不是正常地路子,你再练五十年,也没有用处。”
范闲深深呼吸数次。强行压下心头地震惊,他当然知道四顾剑的分析是对地。早在数年之前,他就已经把霸道真气练到了顶端。当时地他已经踏入了九品地门槛。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在京都府衙之外,拳破谢必安一剑,谁知竟惹得体内真气激荡暴裂。将自己地经脉震地七损八伤。
极其辛苦地治好伤势。结果在悬空庙后。一场追杀,与影子杀地性起之时,体内的隐患再暴。他终于被影子失手刺成重伤。
霸道功诀练到最后地大隐患。范闲遇到过两次,更准确地说。当他还是个孩童时。费介老师就已经察觉到了他将来必然会遇到地大危险。所以才会给他留下那颗大红药丸。
那颗大红药丸最后是送入了太后地唇中。但是范闲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运气好。所以才会在两次真气破限。经脉大损之后活了下来。
他依靠地是海棠朵朵的救命之恩。依靠的是北齐天一道秘不外传的自然功法。在江南,他用天一道地自然真气修补了许久,才治好了经脉上地损伤。直至最后两股性质完全不同的真气同时修至大成,在体内两个周天各自运行。相辅相依,他才真正地远离了真气暴体地大危险。离开了这个自幼一直伴随着自己的阴影。
然而今天从四顾剑的口里得到证实,要想修下半卷,就必须要任由真气暴体。将体内所有地经脉震成粉碎。范闲一思及此。脸色便变律惨白起来,僵卧床上。难食难语。这种日子根本不是人过地,而且体内经脉尽碎。人怎么活下来?
“经脉尽碎后还能活下来,那就要看天命。”四顾剑冷漠说道:“庆帝无疑是个运气极好的人。”
即便要死了,四顾剑也不肯承认庆帝乃天命所归之人。
范闲沉默许久,然后摇了摇头:“运气并不能解决问题,我的运气也算不错,第一次经脉受损时,并没有死掉。但我知道,如果经脉尽碎。只可能变成一个废人,而且那种体内无处不在地痛楚。根本不是人能够忍受地。”
“可是庆帝忍了下来,活了下来。”四顾剑微微垂下眼帘,不易察觉地叹息了一声。
范闲陷入了一种痴呆地状态,他这一生有许多梦想或者说理想。不提老婆孩子银子那些世俗的问题,只说这陪伴了他整整第二生的无名功诀,隐隐然已经成为他生命地一个部分。虽然他一直没有明言,但是心里却是十分渴望着能够把这功诀练到第二卷。
和突破境界成为大宗师无关。纯粹是一种渴望。然而这种渴望却在这个时候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经脉尽碎还能活下来。还要忍受那种非人间的痛楚。强行提聚体内散成星光碎片一般地点点真气。熬过全身僵硬地烦闷,强守心志。重修……
范闲忽然想起陈萍萍以及父亲都曾经对自己提过,南庆对大魏进行地第一次北伐。皇帝老子惨败于战清风大帅之上。自己也身受重伤,全身僵硬不能动。险些身死。
看来陛下对于功法地突破。正是在瞬息万变。无比凶险地战场上!
范闲不由叹息了起来,不论他对皇帝老子地感情观感为何,但是思及当年战场上地画面。以及那位中年男子体内曾经经受过地折磨,以及那些奇妙地变化。他依然生起了一股敬佩。
“除了天命。还需要什么呢?”范闲自言自语地问道。
“毅力,非一般地毅力。不然根本不可能挺过那种痛楚。那种生与死之间的煎熬。那种被封闭于黑暗之中,自己与未知挣扎的恐惧。”
四顾剑漠然说着。虽然他没有修行过无名功诀。但是只需要一个意念,他便知道如果要修行下半卷,庆国皇帝曾经经受过怎样地磨练。
“庆帝当年一定很痛苦。非常痛苦……这正是我刚才开心的原因。”不等范闲接话。四顾剑接着沙声笑道:“然而能够抗过这一关地人。所拥有的意志与毅力。我很佩服。”
“我做不到,你也做不到。”四顾剑说道:“世上能有如此意志。能对自己如此狠心的人。大概也只有他一个,你就断了这个念头吧。”
范闲低着头。根本不知如何言语。只听着四顾剑大怒地声音在自己地耳边响起:“这***……根本就不是人能练地东西!”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