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六册 > 第二十六章 锁重门

第二十六章 锁重门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六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日子渐渐过成了一口井,抬头望得见庭院上空四方的透蓝的天,却再也走不出去。翊坤宫外总是静得出奇,任谁走过都会不自觉地缓下脚步,怕沾染上什么不祥的东西。大凡的人与事都改变了方向,唯有游荡于宫巷的风不会,它依旧会在某个静 夜,忠诚地传来宫苑里丝竹笑语之声。朝喧弦管,暮列笙琶,那是另一重醉生梦死的繁华,与她无关。
  永夜里,她很少能安然入睡,亦不太流泪。大约这一生,已经为了不值得的人不值得的事伤怀太多,以致晚来伤心,却不知该如何泪流。
  她只是一径思念着,思念着永璂、海兰、永琪与惢心。家中已无他人,乌拉那拉氏的亲族都是远亲,而额娘与兄弟都已相继谢世。她真正成了一个无家可归之人。而这让自己存活了一世的寂寂宫苑,又哪里算得是自己的家呢?
  不知不觉间,她便添了一种症候,起初只是声嗄咽痒,烦梦不宁,时常梦见亡故之人,渐渐惊悸咳逆,偶见血痕。好容易延请了太医进来,江与彬一搭脉,已不觉惊愕当地。
  她见他如此,已然知道不好,平静道:“你说便是。”
  江与彬红了眼睛,“是痨症,症候已深。怕是…”
  如懿含笑,“不必对人说,拖得一日是一日。”她转而担忧,“永琪有旧疾,是你所善医治的,也不知他如何了。”
  江与彬欲言又止,“五阿哥吉人天相,身边不缺名医圣手。娘娘还是顾及自己要紧。”
  如何顾及呢?内务府的供应早已是断断续续,四季衣裳的周全都是凭旧衣度日,或者是太后惦记,遣人传递些东西进来。幸得容珮生性坚强,一切都尽力平服。而有两样东西,却是一直未曾断过的。
  大约知道如懿每日素衣简髻,于佛龛前静心念经,也当作忏悔之道。每隔三日必有新鲜花卉送进礼佛,春日的玉兰,夏日的白荷,秋日的素菊,冬日的梅花,四季相续,不曾断绝,也将死气沉沉的殿阁略略添置几分鲜活生气。另一则是楂香,虽不是最名贵那种,但也洁净无烟,每月月中,必定送进。于是佛龛前紫檀雕西番莲流云纹平头案正中摆着一只青瓷香炉,左右设了一对天青玉净瓶,供了四时鲜花。
  这样的眷顾,不过是因为永琪的惦念。他深得皇帝爱重,到了三十年十一月,已被封为荣亲王。皇帝诸子之中,唯有永琪最先封亲王,皇帝又对其深寄重望。如此形势,便是登临太子之位,也是指日可待。
  这般荣宠恩深,便是关在翊坤宫内,亦能从喜乐声中探知一二。菱枝喜极而泣,“若是五阿哥继承大统,娘娘离开此处也有望了。”她掰着指头,“五阿哥颇具孝心,若是肯尊重娘娘,等来日,娘娘还可以是母后皇太后呢。”
  容珮却摇头,“菱枝,你不可胡言乱语,为娘娘招来祸患。”她换好清水,仔细供好新送来的白菊。那菊花香气甘洌,隐有清苦气息。她隐然有忧色,“娘娘,若是五阿哥对您关切如初,那么可以送来日常所用的定会是五阿哥,而不是如今不太理宫中事的太后。”
  如懿对着日光翻过一页经文,停下来道:“你想说什么,便说吧。”
  容珮道:“娘娘,五阿哥送来花卉与檀香,可见他足有能力照顾您日常。可他避而取其轻,大约是因为送花卉、檀香,既可让娘娘潜心礼佛,又向皇上表明态度。”
  如懿道:“如此折中,也算两全其美。”
  容珮道:“是两全其美,既全了些微孝心,也让皇上知道,他是力赞娘娘静心思过的。”
  如懿清眸扬起,“容珮,不许再言永琪之事。他自小争气,费尽多少辛苦才得皇上器重,荣膺亲王之位。”如懿笑得欣慰,“我这个做皇额娘的,想起来便觉得高兴。若是因为我而牵连他,那万万不可。”
  容珮不敢再言,其实她的抱怨并非无谓。十二月天寒地冻,太后送来的炭火并不多,前后不继,每日仅能点一个小小的火盆度日,便是将大毛衣裳都裹在身上,也根本不能驱走严寒。只得容珮和菱枝辛劳,烧了热水灌汤婆子,三人围坐着,冻得瑟瑟发抖。比起夏日,这又还不算差了。因为京中的酷热,殿阁中没有冰供,也无艾草熏房,热得痱子四起,蚊虫嗡嗡。那痱子本易冒尖,隔着衣衫磨破,又加之汗液,实在痛疼难当。这样想来,冬日尚能加衣,夏日却不可剥皮了。
  倒是菱枝笑着上来凑趣,“皇上封了五阿哥为荣亲王,荣耀显赫,真是个好封号呢。”
  如懿正欲笑,心中咯噔一声,莫名觉得不祥,那笑便僵在了脸上。
  荣亲王,荣亲王,这个称谓怎的这般耳熟。她蓦然心惊,曾经顺治爷的董鄂皇贵妃,所生的四阿哥深备荣宠,顺治爷一意欲立他为太子,先封荣亲王。啊,那个孩子,便是在受封亲王之后,夭折于襁褓之中了。
  纷杂的记忆纷至沓来,逼得她心惊肉跳,手中一松,佛珠便从指间跳脱,散了满地。她急忙遏制住满心杂念,伏在地上一颗一颗捡起散落的佛珠,道:“容珮,去点上檀香,我要为永琪祈福。”
  到了三十一年正月,香花与檀香,都停了供奉。如懿深觉不安,还是容珮向守门的侍卫打听了,才知荣亲王永琪旧疾发作,顾不上这些了。
  如懿霍然站起,向着门外急切道:“告诉愉妃,告诉荣亲王,请太医江与彬去看,快去!江与彬精通此道,他可以医好荣亲王。”
  此去再无消息,时隔两月,翊坤宫的门却开了。菱枝惊惶不定,以为厄运再度来到翊坤宫。而她们,真的再经不起什么了。进来的却是进保和海兰身边的叶心,叶心泣不成声,“娘娘,小主伤心得晕厥过去了。荣亲王…荣亲王快不成了。”
  进保在旁道:“荣亲王沉疴已重,愉妃小主哭求了皇上很久,皇上才允许娘娘去见荣亲王最后一面。”
  如懿只觉得足下发软,险险跌倒,她失声呼道:“怎么会?怎么会?永琪还这般年轻…”
  她的心底像是被钢刀铰刮,舌头一阵阵打结,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幸好软轿己经备下了,进保与叶心半扶半搀将她挪了上去,急急奔往重华宫中。如懿心急如焚,轿外热悉的红墙绿芜,琼林玉殿,都成了流水里的倒影,匆匆掠过。
  因着永琪病重,正月里便挪进了重华宫居住。皇帝为皇子时,曾在毓庆宫居住,婚后移居在此。自从皇帝登基,作为肇祥之地升为宫,定名重华。皇帝将永琪安置此处养病,一来方便生母愉妃看顾,二来亦可见皇帝对永琪的重视。
  如懿凄凄惶惶踏进西殿,永琪销在床上,已然枯瘦如柴,昏昧不醒。殿中有浓烈的肌肉腐烂的气味,夹杂着脓血的腥气和草药气味,熏人欲倒。还是侍奉的妾室乖觉,焚起薰香细细,一丝—缕,沁入心腑。帘幔低垂,春寒侵人。泪意蒙胧间,恍然还是风姿秀致、英挺如松的少年郎,唤她“皇额娘”。
  如懿的泪便落了下来,抓住永琪的手。―年不见,不想他已然瘦弱至此。太医们已然退下了,唯有一个一直侍奉永琪的侍妾还留在身边照拂。如懿见她长得清丽动人,我见犹怜,不免多看了一眼,问道:“永琪何至于此?”
  那侍妾跪下身道:“娘娘有所不知,五爷一向好强,不肯落于人后,为了替皇上分忧操持国事,常常是夜以继日,不得安枕。自从得了附骨疽,他怕耽误国事,一直忍痛不肯言,或是找太医开些方子潦草对付,以致毒气深沉,结聚于骨,肉腐骨败,溃烂淋滴,终致气血耗尽。”
  如懿斥道:“你既此时还留在永琪身边,必是素日得宠的。既然王爷病得厉害,为何不告知福晋,上报愉妃,请太医好好救治。我也曾叮嘱偷妃,太医院的江与彬素擅此道,为何不请?”
  那女子掩袖惊惶,“江太医?什么江太医?妾身从未听过。”她凄然惨笑,神色古怪,“这是命!娘娘,这都是命!做下的孽在这里,报不到自己便是报在儿女身上,真是可怜。”她痴痴笑着,状若癫狂,旁边的侍女忙拉住了她,“芸格格,您可 别伤心坏了说胡话,”说罢,半拉半扯地将她带了出去。
  如懿看着永琪,顴骨凸出,面色赤黄,瘦脱不成人形。她内心大恸,也不知永琪何时会醒来,不禁悲从中来,泪水潸然而落。
  永琪在昏昧中含糊地抓住她的手,呼道:“额娘!额娘!我对不住皇额娘…”
  如懿痛至锥心,惨声道:“永琪!皇额娘在这里,永琪!”
  永琪额上青筋暴出,拼命摇着头,吃力地睁开眼来。他定睛看是如懿,先是惊惶,继而羞愧,掩面道:“皇额娘,是您来看我。”
  如懿惊痛满怀,哭道:“傻孩子,为什么这般要强,讳疾忌医!若是早些请江太医来看,也不会如此。”
  永琪目中一旋焰火骤然亮起,他沉痛难耐,“皇额娘,是我没有听您的话。”他的眼角沁出一滴浑独的泪,“皇额娘,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
  如懿握住他的手,柔声道:“好孩子,你是皇额娘一手抚养长大,你我母子,何来错不错这样的话?”
  永琪的泪汹涌而出,“我落到今日,全是因为太过要强,不肯听从皇额娘所言,用江与彬医治,以致回天无力。不信皇额娘,是我最大的错处。” 那侍妾临去时添的大约是苏和香,那香气浓郁经久,有芳香除秽之效。香烟袅袅,自芙蓉翠叶白玉炉里飙出。那香气太过沉郁,夹杂着满股药气,熏得人满眼晕眩。
  她逐渐忆起,自从永璂长大,自从永璂得皇帝亲自教导,永琪望着自己的眼神,便再无幼时那般清澈。是她疏忽了,还是过于相信曾经的母子之情。她一直回避着,回避着和永琪之间某种暗涌的可能。
  永琪满面是泪,“皇额娘,我知道额娘伤了您的心。她借着您的名义杀了凌云彻,所以您对她不如从前亲密。凌云彻是您的心结。儿子也知道,若不是額娘与皇额娘一直交好,儿子也不能养在您的膝下,视同嫡出。”他喃喃,望着湛青蓝帐顶上绣 的百蝠晖春图,最吉利的花样,讨着好口彩。富丽热闹的团花用密密实实的彩线绣成,比着永琪的枯黄委顿,越发眼花缭乱。如懿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有些晕眩,永琪还在说着,“皇额娘,我自己最明白不过,我只是庶子,若不是大哥二哥早逝,三哥四哥平庸,皇阿玛的眼睛根本看不到我。另一层,我还是占了永璂的便宜, 他虽是嫡子,但比不得永琏和永琮尊贵,年纪也小。若他大些,皇阿玛便会顺理成章立了他为太子,我哪里还有一丝希望?”
  如懿的舌尖一层层发木,“所以,你是为着太子之位,忌惮了永璂,也疏远了我?”
  “皇额娘,我不能不怕,我只是一个庶子,哪怕养在您膝下,也比不得永璂。我也知道,永璂不如我幼时聪慧,可他毕竞是嫡子,皇额娘…”他眼中的火焰逐渐冷却,悲伤中含着无尽的怔忡与茫然,仿佛是迷路的孩童,“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对, 皇额娘困在翔坤宫衣食不周,我也未曾尽力照拂,只敢送去香花与檀香,略表关怀,也向皇阿玛表示并无异议,支持皇额娘闭门思过。皇额娘,儿子是不孝,可儿子也知道,因为您的失宠落寞,永璂才不会和儿子有争锋之地。直到皇阿玛封儿子为亲王,儿子的心才放下,可是儿子无福…”
  她的泪,滚烫地灼烧着脸庞,“永琪,你便为了这一时的忌惮,认为江与彬是皇额娘的人,所以宁可用别人也不用他,是么?”
  他死死地盯着帐顶,重重地喘着气,“皇额娘,我并不是有心疏远您和永璂,我只是不敢完全相信,所以只好远着您。永璂是您的亲生子,您要扶持他为太子,要我辅佐也是人之常情。儿子也是不得已…”他的面上闪过一这惊惧,“儿子自小在宫里长大,许多事便是没有亲眼见过,也多少有些明白,孝贤皇后的永琏与永琮死得不明不白,三哥永璋无缘无故便不得皇阿玛宠爱,四哥的野心,九弟十弟的英名早夭,还有五妹璟兕,皇额娘,为了储位,为了宝鼎龙座,儿子不能不防…”
  他的手渐渐凉下去,像冬雪触尽后的冰凉,即将消弭在初春的黄昏。榻前供着十数火盆,三月初的天气,还是寒浸浸的。盆中小小的火苗,一簇簇跳跃着,如幽蓝阴魅的舌,舔蚀不定,晃出一团团暗红的光晕,却没有丝毫的暖意。
  那种冷,从骨缝里咝咝冒着,难以抵御。
  如懿捧着他的脸,轻轻抵住他的额头,“永琪,你思虑得太多了。你是皇上的长子,又文武双全。本朝有立贤不立嫡之说,永璂更是年幼,如何能与你相较?你若能安安心心,何至于今日…” 永琪攀着如懿的手臂,如幼时一般依偎着她,“皇额娘,儿子错了,儿子不该疑忌您要扶十二弟为太子,疏远了您。儿子这段日子病着,总想起昔日在皇额娘膝下的日子,过得安心,踏实。”
  他的气息渐渐微弱下去,微弱下去,死水一般毫无波澜,终至令人惶恐的平静
  窗外,满眼新绿,染遍林梢。而怀中年轻的生命,已然停止了呼吸。
  她静静地抱着永琪,浑然不觉得室中浑浊难忍的气息在遂渐淡去,就如怀中的身体,在逐渐变轻。
  那是生命,在缓缓剥离。
  也不知过了多久,黄昏的夕阳如溶了的血水,肆意布满了整个天空。余晖斜斜地照进内室,勾勒着花梨木床架上一痕一痕缨络的影子,床棱与顶架上的雕花都是用金粉一笔笔描成的,是花正好月正圆和合长久的故事,燕是双飞燕,人是照花人。一 花一叶,—蝶一莺,花香脉脉,碧枝如丝,在微光里像浮涌的金浪,迷得人睁不开眼睛。
  她别过头,才见皇帝站在琉璃帘内,不知何时进来的。他的身后是廊下一排轻红纸灯,不过很快,都要被换成素白了。
  皇帝眉头紧蹙,脸上全然是萧瑟的哀恸,双手轻轻顫抖。
  如懿乍见他,还来不及起身,泪已落下,“皇上,永琪没了。”
  皇帝的身形是僵死的,一点一点挪进来,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永琪临终的话,朕听见了。”他忽然盯住她,扬起手中一柄打开的湘妃竹洒金折扇,狠狠从她的耳畔直劈到了顴上,“这是朕最后一次打你。”
  那折扇原是消暑用的东西,玲瑰小巧一把,皇帝常自携在身边,自取清凉。此刻他落手极重,来得又急又狠,居然连洒金扇面都刮破了几折。如懿倒伏在地上,听得有无数细虫在她头颅里死命扎着,耳边嗡嗡乱响,颊上只是发木。她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盯着他微白的双鬓,呵,那颜色,像极了除夕夜中纷碎的落雪,像未亡人眼睛,淡白,死沉。她老了,他也老了,都经不得这样沉重的伤痛,而且,是最优秀的孩子。
  足有一年不见了呵。
  这样慌促的相遇,脸颊上剧烈的肿痛,他却连用手打她亦不肯。她却在依稀的茫然中辨别着他的样子。她清楚地记得,脑海里的,那最后一次相见时,他的模样。他有一点点老,虽然才一年,衰老却如黄昏的阴翳,不可抗拒地到来。
  她一直以为,那样的僬悴支离,是她一个人的事。却不想,他也在经历。
  真的,真的很想忘记。可在佛音的静谧里,才发觉刻意地忘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那些藏在波澜不惊的浮沉往事之下的,一阕诗词,一种声音。清晨的白露,红樱的绽放,细枝末节,零碎琐屑,都会在对着他的时候汹涌而出。
  迎来的,却是迎面两掌。
  她的错处,大概是数不胜数。所以并不辩白,只是定定望住他,一双眼眸格外地黑。
  皇帝颤声道:“你做了什么?逼得永琪连你遣来的太医都不敢用。你说,你为了永璂,可是暗地谋害了什么?”
  她静静道:“皇上,您知道的,臣妾从未向您求取过永璂的前程,从来没有。”
  “你嘴上保举永琪,暗地里却阴谋诡害!”他骇然惊痛,热泪纵横,“永琪是朕最出色的儿子啊!”
  皇帝正说着话,外头福晋们的哭声嘤嘤响起。方才的妾侍不知从何处冲出来,跪倒在皇帝身前连连叩首不已,厉声道:“皇上!荣亲王生前郁郁难安,不敢接近翊坤宫娘娘。若非如此,荣亲王得翊坤宫娘娘多年养育,怎会这般回避?定是在翊坤宫娘娘处,王爷见了不该见的,听了不该听的。”
  有侍卫上前拉她,她哭号难抑,如何肯去?皇帝问:“你是谁?”
  还是永琪的福晋答道:“回皇阿玛的话,她是荣亲王府的格格,王爷生前最宠爱的侍妾胡芸角。自从王爷卧病,也是胡氏侍奉最勤。”
  芸角呜咽道:“皇上,妾身本不该说这样的话。可王爷即使在病中,也念叨着数位兄弟早夭的惨况,对此郁郁难安,生怕自己有朝一日也不能安稳。妾身是妇道人家,本不明白王爷是什么意思,直到额娘来探望,提到翊坤宫娘娘举荐江与彬江太 医,王爷口中答应,却一直不肯让江太医医治,妾身疑惑追问,才知王爷心思。”她瞪着如懿,哭得声嘶力竭,“王爷,您别丢下妾身,妾身这便跟着您去了!”
  她说罢,一头撞在墙上,飞血四溅,似开了一树艳艳桃花,香消玉殒。
  皇帝连连冷笑,“好!好!好一个皇额娘,好一个翊坤宫娘娘,连自己的养子都对你心怀畏惧,你自己做下的事情自己明白!”他喝道,“格格胡氏殉主,以侧福晋之礼,好好葬了。”他又向着永琪福晋道,“愉妃伤心不能起身,荣亲王的丧事,便由你和内务府好好主理,皇贵妃也会来照应。”
  他没有再理会如懿,任由她孤零零站着。没有人驱赶她,也没有人理会,只是远远地避开她,哭天抢地着开始忙碌起来。她是一个孤清的影子,那有什么要紧?可是她曾经引以为傲的孩子,居然死在了对她的疑忌上。连那个胡芸角,莫名其妙冲出来的胡芸角,都指着那一丝疑惑,可以如此咬定她。
  多少年的心血煎熬,只落得如此下场。天家深苑,母子情分,原来是如此呵。
  她欲哭无泪。
  永琪这般心思,怕是连海兰也不知晓吧。她立在那里,看着红色的宫灯被粗暴地扯落,换上白纸灯笼。素白的雪色一点一点蔓延开来,渐渐成了堆雪天地。
  她迟钝地被挪上了软轿,叶心一壁哭一壁陪在身侧。如懿听见自己的牙齿在发抖,“这个胡芸角,査査她的底细。还有,査査为永琪侍疾的太医。”
  叶心忙乱地点着头,来不及说什么,软轿便已将如懿送了出去。
  如懿是在长街上挣扎着下来的。
  她的手心全是潮湿的冷汗,涔涔地洇湿了掌心的每一条细纹。她的膝盖酸软如绵,她半倚着危危红墙,那种虚脱的无力感排山倒海吞袭而来。
  不,她一点也不想靠着这堵临渊般的红墙。她泪流满面,说不出一句话,一掌, 又一掌,重重地拍在墙上。以掌心的刺痛,软弱的力量,来撼动这一切。她想出去,想出去。她这一生,从未如此刻,发疯般地想要出去。
  她心爱的孩子,心爱的男子,她的青春,她的来日,全部折堕在了这里,成了红墙之下的暗沉的余灰,琉璃瓦上点缀的浮光。
  那是她的半生呵!
  她精疲力竭地倒下,无声地哽咽。末了,还是叶心强扶了她进了翊坤宫,再度重门深闭,不见来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