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六册 > 第十七章 同林鸟

第十七章 同林鸟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六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须臾,人都退尽了。殿中静得若沉在深潭之底,想着方才的喧闹,竟像是遥遥望着另一重天际般可笑。外头的雪点子有些大了,落在琉璃瓦上有细微的沙沙声。如懿抬起眼望了望那窗格间的一隙,却是铅云低垂,要落大雪了。
  如懿不言,将剥下的新橙皮随手丢进象鼻三足夔沿鎏金珐琅大火盆里,又顺手拿赤铜火夹子夹了几根松枝进去。那橙皮与松枝被火气一蒸,殿中浊气也变得清爽而甘甜。只是那清爽是湃了雪的冷冽,直冲头顶,冲得她心底一阵阵发酸,像是小时候一气吃多了未腌透的梅子,那酸气从口腔里直冲顶心,复又坠落五脏六腑,连一口气也透不过来。
  皇帝缓缓行至她身边,伸手将她拉起,柔声道:“地上冷,总蹲着不好。听太医说你这两年咳疾重了,自己也要好生保养。”
  如懿不说话,也不看他,取过一枚小银剪子,慢慢铰着手指上水葱似的指甲。皇帝笑了笑,“对着朕这般没话说么,宁可铰指甲。”
  如懿木然地扬了扬唇角,算是对着皇帝笑了,“相见无好言,臣妾无话可说。”
  皇帝轻嘘一声,从李玉手里接过一个杏子大的描金合欢青玉镂花钵打开,示意他下去,自己拿无名指蘸了点浅青色的膏体,手势极轻极轻地落在她的面颊上。那药膏极是清凉,触手却绵若无物,仿佛瞬即便融进了肌理之中。她忽而笑意寂寥,“皇上的手势真好。”
  皇帝自负一笑,“比之太医算是绰绰有余了吧。”
  如懿笑着摇摇头,却不置可否。皇帝笑着阻止,气息暖暖拂在她面上,“别动,仔细朕涂歪了。”
  他细心替她涂好膏药,仔细端详片刻,“方才朕手重了,你可不许怪朕。”
  如懿的唇角勾起一抹冷冽笑容,含着遥遥不可亲近的淡漠,语气却是说不出的恭顺温婉,“雷霆雨露,均是皇恩。臣妾自甘承受。”
  皇帝手指上的寒龙石扳指闪着幽绿一线,悠悠晃晃,恍若皇帝略显失望的口气,“这话便是和朕赌气了。”
  如懿浅浅一笑,似含了一丝通透,“有气可以赌么?一切都由臣妾自己受着,皇上潇洒来去,才不必赌这份气。”她停一停,“皇上特意留下臣妾,大约不只是为了说这些无关痛痒之事吧?”
  皇帝的手指用力一搓,微微凝神,“无关痛痒?那什么才值得你费神痛心?”他一顿,无味地摆摆手,撩开手中的镂花钵,任由它骨碌碌滚得远了,瑟缩在团锦华枕中。他的神色有种难以名状的邈远,像是有雾气氤氲,难以探知底下的情味,“有件事,豫妃的草包脑袋不太够用,便由朕来问你吧。”
  那话虽说得简单寻常,却隐隐有种山雨欲来的逼仄。如懿不急不缓道:“皇上既然知道豫妃草包,也值得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还是其实即便无豫妃与茂倩之事,皇上心中疑根深种,早难以拔去。臣妾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皇上会自认比不过小小侍卫在臣妾心中的地位?”
  皇帝好看的眉毛深深蹙起,厌倦不已,“那么,你觉得朕在你心目还有地位可言么?自朕立你为后,你事事自专。朕有所宠幸,你便蓄意阻挠。朕有所爱,你也百般为难。容嫔与你固然还算和睦,但朕一想起她不能生育的汤药便是你亲手端去,朕便忍无可忍。”
  如懿听他勾起旧事,仍是耿耿不能释怀,不禁气结,“皇上知道,若是容嫔待皇上之心如皇上待她一般,她断断不会喝那碗汤药。皇上这般出离愤怒,不过也是情知一片痴心相待,容嫔却无可无不可罢了。”
  皇帝恼羞成怒,高高举起手来,如懿分毫不退,只是冷笑,“臣妾左脸已经受了皇上一掌,也请皇上雨露均施,赏臣妾右脸一掌吧!”
  皇帝气急,荷荷而笑,“好!好!容嫔之事就算朕痴心所付,但她到底是朕的人了,前尘往事,朕也不与你计较。”
  每一字入耳,都是将已经锥在心上的刺又逼进些许。如懿径直望着皇帝道:“皇上不计较前尘往事?那么皇上就是要计较今日之事了。”
  皇帝面有怫然之色,“豫妃腹内草莽,昔日朕怜悯她年长入宫,又念她是蒙古格格,所以格外垂爱,谁知助长她骄横轻浮的个性。这些朕都不说了,今日她找到茂倩,也算是对你积怨已深,寻隙报复。朕可以不理会她,处置了她,让她与卑贱奴才混迹一处,老死在慎刑司。”他眉心曲折愈深,如同如懿起伏悬坠的心思,“但朕来问你,惢心一向是你手足心腹,你是她的主心骨。许多事你只需一想,甚至不必出声,她都会一一为你做好。是不是?”
  心头如同针刺,刺得愈深,却不见血,唯知血肉间隔实实被冷硬利器分离剥开,痛得钻心刺骨。她明知那样难堪的话,她是不愿听到的,可是与其他说,却宁可食自己说出来。她扬起脸,硬声道:“所以皇上以为,那双靴子,那朵如意云纹,即便是惢心所绣,也是臣妾授意。只因臣妾与惢心主仆连心,是么?”
  皇帝神色复杂,颇为忌讳,“有些话难听,何必说出来?”
  如懿毫不避讳,直直道:“话再难听,也比藏在心里好。藏在心里便是一根刺,刺得久了便会流脓腐烂,也伤了自己的心。”
  皇帝拂袖离她远些,“你不怕做出伤朕之心的事,朕还顾全你的颜面,你也该知足。”
  有一瞬的恍惚,她不知对着他,该说怎样的话才算是得体。仿佛每一句、每一字,都是将彼此推得更远,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再无转圜,“今日茂倩虽然对臣妾颇有指摘,但臣妾不怪她,也不怨她。因为比之豫妃寻机报复,茂倩实是太不甘心!她的怨怼,臣妾如何不懂。为人妻子,最重要的便是夫君。凌云彻与她并非两情相悦,难免有所疏忽,才惹来今日是非。可臣妾与皇上多年相随,无话不可说,无事不可言。皇上有刺在心,不肯明言,可嫌臣妾不顾颜面说了出来。这般言行,彼此生分至如此境地,臣妾如何知足!”
  皇帝的脸色愈来愈难看,如绷得死死的弦,禁不住哪句话就要断裂。他神色如寒霜被雪,冷冽不可直视,“朕以为冷淡你这些日子,你能静心思过,有所了悟。谁知皇后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大胆么?”数年的冷漠相待,遥远的距离之后,却是难言的孤寂和孤寂里不肯退让的倔强、酸楚、粗涩,一点点磨砺着属于她的时光。那一瞬间,匆匆数载的幽寂与哀怨,凝成眼角一点冰雪般寒光,“还是皇上身为人君,心胸却如芥子一末,容不下半点与己不合之事。皇上介意凌云彻舍身救护臣妾,无非是因为自己身为人君,更为夫君,妻子有难不能以身相护。凌云彻救护有功,何错之有?他的错,无非是救了别人的妻子,让她夫君毫无作为,还为恂嫔置妻儿安危于无物,在人前露了凉薄之相。皇上深觉愧怍,自然容不得他!”
  静默间,她听得皇帝沉重而粗剌剌的呼吸声。她再知道不过,他是动了真怒。曾几何时,他这样愤怒的时候,是自己伴随身边软语相劝。曾几何时,他的喜与怒她都紧紧系在心上,宁可自己百般委屈,也不肯添他一丝烦忧。而时至今日,她明知这些话会让他不快,让他激怒,却也不吐不快,忍不得,受不得。原来所谓夫妻,也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可是她已不是当年的她,他亦不复从前。自己固然是他的妻子,他是自己的夫君,可除了夫妻名分尚在,除了那依稀可寻的皮相,那个人,却脱胎换骨,早成了一具陌生的躯体。
  皇帝并不喝止,只是摆首,冷淡若十二月的霜雪,“你说的这些话,可见心魔深重,难以自拔。”
  如懿神色凄然,楚楚道:“臣妾固然心魔难去,皇上又何尝不是任凭心魔猖獗?若不是皇上将凌云彻舍命救臣妾母子的忠心视作男女之私,耿耿于怀,今日茂倩也好,豫妃也罢,哪里惹得出这番风波是非?一切一切,不过是因为皇上自己已然认定,才由得污浊之言,肆虐宫中!”
  皇帝并无言语,只是手掌翻覆间,重重落在紫檀木几上,那紫檀本就沉若磐石,这一掌用力极重,只闻得碎石飞溅之声,如懿下意识地用手去挡,只觉得手心一刺,有硬物刺入皮肉之感。她垂首望去,锦红色绒毯之上,纷裂的绿玉碎碎零落。她心里一紧,下意识地先去看皇帝的手。他发白的拇指上,有暗红色血珠缓缓滴落。她本能地伸出手想去抚摸那伤口,却在手指触到他微凉皮肤的一瞬,被他森冷的语调生生拦住,“仔细你自个儿的手。”
  她很难去探知,他话中的意味是否是显然的嫌弃,只是木然翻过自己的手,瞧见一粒绿玉碎飞过,擦破了掌心肌肤,留下一道渗血红痕。心底一片幽凉,手上的刺痛不过微笑一息,浑然未曾注意。才知苍茫痛楚之下,早忘却了皮肉之痛。
  她看着殷红之上点点绿碎触目惊心,不觉茫然悲戚,轻轻道:“所谓玉碎,原来如此。”
  皇帝显然吃痛,眉心不适地扭曲着,眉梢挑起,俯视于她,“理会这些小事做什么?”
  她恍然醒悟,“臣妾去唤太医。”
  皇帝霍然摁住她的手腕,“不必。这样急急招了太医来,若是传到外人耳中,成什么样子!”
  如懿满心苦涩,如吞了一枚黄连在口中,连唇角的笑也勾起了那般苦冷意味,“今日茂倩这般胡闹,皇上倒不怕有流言蜚语传出去么?”
  皇帝的手抓得她太紧,压得伤口血液滴滴渗出,在苍白的皮肤上,显得触目惊心。皇帝怔了怔,显是发觉了她的痛楚,随手扯过她纽子上系的杏色水绫绢子抹了几把,随手撂下道:“回去悄悄叫江与彬替你悄悄,无须声张。至于茂倩,朕自会处置,令她不许妄言。令贵妃懂得分寸,也不会外传半字。”
  如懿有恍惚的失神,“是了,皇上回宫,自有令贵妃曲意照料,是臣妾多虑了。”
  皇帝正要出言呵斥,那一缕怒气却泯然成一声悠长叹息,“如懿,为何你说话竟这般尖酸了?”
  如懿恍然失笑,“皇上,臣妾不是尖酸,只是心酸。臣妾与皇上自少年相伴,几经风雨,如今却彼此猜疑,事事疑忌。令贵妃与容嫔相伴皇上之数自然不能与臣妾相较,一个得皇上信任,一个得皇上万千爱惜。臣妾看在眼中,五味杂陈,实不忍言。”
  皇帝目中闪过一丝惊诧与不满,“你是皇后,任凭朕怎么宠爱她们,予她们权重宠幸,你都是皇后,谁也越不过你去。”他顿一顿,“你还记得孝贤皇后么?若不是过于在意,她又怎会心力交瘁,盛年早逝?朕劝你一句,宽心为上。”
  这些话,险险逼落她的泪来,“臣妾前半生与孝贤皇后纠缠不休,近年来静极,才渐渐明白孝贤皇后之心。孝贤皇后家世显赫,儿女双全,又是嫡妻,尚且求不得夫君之心,才生危惴之感。臣妾如何能与孝贤皇后比肩?能跻身后位,不过缘于与皇上彼此相知之情,如今几乎不能保全,更觉如履薄冰。”
  皇帝不语,只以静默姿态,凝神望着窗外碎雪零丁。如懿亦不作声,只是俯身拾起那块绢子,以极轻极柔的动作,敷上他拇指的伤口。皇帝定了定神,肃然道:“令贵妃理事之才远不如你,无非温柔妥帖些,才能上下照应。等你好些,六宫之事还是交由你来打理吧。也少些闲言闲语,以为帝后离心,平生揣测。”
  如懿愣了片刻,不想皇帝说出这番话来。不知怎的,她只觉得哀凉,却搜觅不出一丝温热的暖意。像是沉溺在水底湖藻中的人,看着远方结冰的湖水之上摇曳破碎的影,那些陈年旧事,如暴雪纷纷下坠,砸在冰面之上,晃动着她的世界。她缓缓起身,保持着行礼谢恩的姿态,以逐渐干涸的双目相望,静静道:“皇上此意,若是对臣妾毫无疑心而起,臣妾自当感激于心。可若皇上只为平息六宫流言而施恩泽,人前授予臣妾权柄,人后却怀疑臣妾清白,那臣妾实不能坦然接受。”
  皇帝的唇线越抿越紧,仿佛生怕决堤的情绪会一涌而出,他极力克制道:“皇后,你便这般不识抬举么?”
  “或许臣妾不识抬举,但比之表面文章、虚与委蛇,真心相待不会那么累。”她起身再拜,“皇上,臣妾年长身倦,怕是不能将六宫之事料理周全。您属意于谁,便是谁吧。臣妾倦得很,先告退了。”
  她扶着酸软的膝,缓缓前行几步,听得他的声音自后沉沉传来,无限怆然,“皇后,你与朕一定要这样么?”
  脚下一滞,如坠铅般沉重。她却不肯回头,怕去看他的面孔,那逐渐老去的却依旧棱角坚硬的面孔,“从皇上疑心臣妾的那一刻,从臣妾认定皇上疑心的那一刻,好像我们,就再也走不到一块儿了。皇上,或许您有不是,臣妾也有不是。但这不是,想要消弭,似乎很难了。在臣妾被凌云彻所救的那一刻,皇上看着臣妾的眼神,不是为臣妾得救而欣喜,反而疑云丛生,臣妾的心便凉了。这些日子,臣妾一直在想,皇上会不会说出这些伤人之语,却原来还是逃不过。”
  皇帝的沉郁中隐隐有激愤如雷霆逼近,“从容嫔进宫之后,从你被凌云彻所救之后,你每每与朕言及你的倦怠,难道与朕一起,真的让你如此厌倦么?”
  有滚烫的泪无声而落,烫得她一颗心骤然缩起,不是不觉哀伤,只是哀伤之后,更多的是了然的绝望,“臣妾所在意的从不是容嫔是否进宫,而是皇上不惜一切的执着,伤人伤己。甚至臣妾,其实是很喜欢容嫔的性子的,可皇上,却生生逼迫着她,也伤及后宫诸人。至于凌云彻,臣妾浑然不知皇上有何可介意,还是连自己也觉得,对于一个女子的爱护,尚不如一个侍卫的忠义。心既疏远,身何能从?皇上,臣妾无话可说了。”
  她说罢,再不肯停留,唯有裙裾拂过金殿的转角,那沙沙的摩擦的微声,仿佛岁月无情的手,磨砺着他与她之间仅剩的脆薄如碎纸的情感。她明明知道的,那样脆弱的一点温情,是黄昏残留的夕照,眼睁睁看着它被黑夜的暗色一点点吞噬,却无能为力,只余满心悲怆!
  永寿宫偏殿里烘着极暖的地龙,春婵脱去了大毛的衣裳,只一袭暗紫色宫女装束,手脚轻便地伺候着茂倩。茂倩换过了一身衣裳,重又梳好发髻,坐在暖炕上哭得声噎气直,险险昏死过去。春婵蹲下身用沉甸甸的火筷子拨了拨大铜脚炉里的炭,让它烧得更烈些,在旁劝道:“姑姑不要这样,既然婚事不谐,早早了断了便好。姑姑有这般身家,又有御前伺候的身份,还愁什么好人儿不得。”
  茂倩才匀了脸,又哭得满脸涕泪,恨声道:“你知道什么?我拼着一口气,只为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好过罢了。离了他,旁人不知道拿多少难听的话说我呢。”
  春婵犯愁道:“那也是。男人啊,在一块儿过日子都有那许多抱怨呢,如今写了放妻书,能给姑姑你多少好过,也不知怎么嚼舌根呢。他倒落了个自在。”
  茂倩掩面哭道:“我原也想忍忍过下去便罢,奈何吞不下这口气罢了。干脆闹到御前,落实了他和皇后的罪名也好,省得我看着日夜心烦。谁知皇上不信,姓凌的也浑然无事,倒成了我小人之心诬告了。”
  春婵掩唇诡秘一笑,“皇上不信?那也未必。”
  茂倩拿绢子拭了泪,好奇道:“你怎知道?”
  “豫妃嚼舌根犯是非,那是皇上一早便多嫌了她,如今正好有个由头而已。可姑姑是举证的,豫妃不过领了你来。为何你平安无事,还脱了这遭罪的姻缘?你以为皇上真的半分没有信你?”
  茂倩转念一想,破涕为笑,“是啊。我在皇上跟前多年,素知皇上许多心事是不肯说出来的,并非面上看着这般好相与。当年要我嫁与凌云彻那个混账,一是赐婚荣耀笼络着他,二也是因为凌云彻在御前伺候,不能有二心。才叫我嫁与他之后从旁看着。如今御赐的姻缘平白断了,难保皇上心里不恼恨那混账。”
  春婵叹口气,拨了拨鬓边的点翠玛瑙珠绒花,道:“皇上恼恨凌云彻也罢了,终究不干咱们的事。可若恼了皇后,不知又要生出多少风浪。这些年皇后渐渐离心,便是咱们下人也看得明白。从前总不知为了什么缘故,姑姑你来了,咱们都明白了,左不过是皇后心里有了别人了。”
  茂倩复又哭道:“春婵,你也是明眼人。今儿那个样子,凌云彻那混账虽一句话不偏帮,可他的心耳意神,哪一会儿不在皇后身上了?人该是母仪天下,偏她得不着皇上的宠爱,来寻思旁人的男人。说那如意云纹是惢心绣的,说凌云彻梦里唤的不是她,打死我也不信。”
  春婵听得连连摇头,感慨不已,伸手端了热茶给她,又亲手拧了热帕子给她抹脸,温言劝道:“别说你不信,这样牵强的话,我也不信,只怕皇上心里更不信。可没有办法啊,姑姑你一番心血,拿出来的却都不是铁证,谁能信服啊!”
  二人正说话,却听门外小太监恭恭敬敬唤道:“茂倩姑姑在里头么?奴才给您送东西来。”
  茂倩因听人来,便端端正正坐了,春婵也退到一旁忙活着替茂倩整理换下来的衣裳,彼此隔得远远的。茂倩见那小太监进来,手里捧了一封银票并一雪白纸张,道:“姑姑,这是凌大人着奴才送来的。”
  茂倩别过头,哼了一声道:“这会子急吼吼地送银票来做什么?打量着拿银子哄我高兴么?”
  那小太监苦笑着道:“茂倩姑姑,这银票是凌大人的。他说他多年积蓄,大半给了姑姑,想着姑姑以后要一人度日,难免辛苦,念在夫妻一场,他所余的,都给姑姑罢了,也当好聚好散。另一封是凌大人的放妻书。凌大人托奴才交付与你,还有一句话,‘夫妻缘尽,各落清静’。”
  茂倩身子一凛,双手剧烈地颤抖着,“好!好!皇上一句吩咐而已,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要休了我!我偏不成全他!”
  那小太监原是养心殿伺候的,有些身份,见她这般拿乔,也按捺不住道:“姑姑您不成全,皇上也已经发话了。姑姑,您在御前多年,难道看不出真是得罪了皇上?皇上没说要凌大人休了你,只说是放妻书,您知足吧!”说罢,径自搁下,打了个千儿出去了。
  茂倩气得浑身乱颤,想要起身,一下子又跌坐了下去。春婵忙不迭去扶,口中道:“姑姑这是何苦来着。自己该说的话没说到点子上,该吐的东西没吐干净!这会儿谁来可怜你呢。倒是成全了凌云彻,往后待在宫里,一心一意看着他日夜思念之人。你做了他十来年妻房,还不是被他甩脚底泥般甩了,还落个不贤的罪名!”
  茂倩两眼直欲喷出火来,倚在春婵身上,发狠道:“既说我不贤,又将我弃如敝屣,我何必还替他藏着掖着,有桩事儿,我疑心久了,少不得一并告诉了贵妃娘娘,请贵妃娘娘替我做主。”
  春婵吓得连连摆手,向四处看了看道:“我的好姑姑,您还瞧不出来,我们贵妃小主便是个菩萨性子,连豫妃也降伏不住的,哪里替你做得了主?便是如今皇后娘娘这般失宠,我们贵妃这般老实,见了她气也不敢喘的。”
  茂倩严重直直淌下来泪来,“我命苦,这般受人欺侮,再没人做主。”
  春婵想了想道:“皇后娘娘素来脸酸心硬,不能容人的。我们小主也可怜姑姑,只碍着皇后娘娘厉害罢了。但若姑姑说的真有其事,铁证如山,那我们小主为着宫规严谨,少不得也要替你主持公道。”她说着,忽又灰了信,“只是你疑心的事儿,还没个影儿呢。再被驳回来,你连命都没了!还是凡事想个万全才好。”
  茂倩细细寻思了片刻,道:“这件事细说起来,关系着前头淑嘉皇贵妃的八阿哥永璇坠马之事。”
  春婵心下一紧,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茂倩不满地横她一眼,“你胆子也忒小了,这话听着那么怕么?”
  春婵忙赔笑道:“这件事可大可小,说小了是八阿哥伤了腿成了跛子,往大了说,后来淑嘉皇贵妃报复皇后,放狗咬伤了五公主,又惊吓了有孕的忻妃,牵连着六公主病弱而死,后来淑嘉皇贵妃又活活气死了,干系着多少性命呢?”
  茂倩抿着唇道:“我何尝不知道个中厉害?那件事当年便是凌云彻亲自去查的。我嫁给他多年后,有次听他与赵九宵喝酒,两人都有些醉了,赵九宵嘴快,说他为了皇后娘娘这般犯险,却什么也不肯说。我那时端了酒去,在窗外听见便留了心,知道那事和两枚银针、一个马鞍有关。而那些东西,我见凌云彻在家中柴房的杂物里翻动过,如今若去翻一翻,怕是还在。”
  春婵听得心口突突乱跳,险险跪下,道:“我的好姑姑,你这话里有多少文章,我可不敢听。您今夜别出宫了,赶紧着下人把这些东西找来,再找人证,给您做主吧。”
  茂倩双手紧握,想了想唤进自己的贴身丫鬟,低声嘱咐了几句,道:“你赶紧出去,找了这些东西来。”
  春婵见那小丫鬟出去了,往窗外看了一眼,笑道:“姑姑先歇息,小主身边怕离不了我伺候,我先过去得了。”她说罢,便急急往嬿婉身边去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