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茂倩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六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茂倩因是旧日皇帝御前的宫女,又是满洲女儿,打扮得格外体面。只见她一身荣蓝色新缎描银掐花缂丝出灰鼠毛褙子,蜜荷色缠枝团花马面裙,头梳一个端端正正的小两把头,簪着红绒绒花朵,绾了一枚玳瑁镶珠石扁方,也不用流苏簪饰,倒显得落落大方。她显然刻意打扮过,一身颜色衣裳显得温和可亲,唯有一双吊梢眉,才有几分凌厉之气。
  她虽出宫多年,但对御前规矩极为熟稔,行云流水般行叩了大安,也不起身,楚楚道:“奴婢蒙皇上赐婚,不能日日侍奉跟前,今日未曾奉诏便擅自入宫、无论皇上等下如何责罚,都请受了奴婢一片孝心。”说罢,又重重磕了三个头。
  皇上打量着她的气色,虽然妆容精心描穆,细看之下仍可见她眼角眉梢的憔悴之色,当下便有些不豫,“怎么?朕赐婚与你和凌云彻,你们夫妻却过的这般不好此,豫妃何必巴巴儿找着你来呢?想吐出来的话别噎着,自个儿给自个儿添堵。”
  皇帝横她一眼,“你倒是半点颜面也不想留?”
  如懿缓缓抚着手中的销金菱花手炉,金器装了小块的红箩炭本就烫手,所以得护着里外发烧的银鼠皮手笼。可是那烫却成了现下唯一的取暖之物。眼前的这些人,这些话,无一不是冷的,是冻住了的污水,一口口逼着人吞下去,冷得叫人恶心。
  她淡淡瞟皇帝一眼。似笑非笑道:“皇上没有给臣妾留半分颜面,旁人自然爱更不会留了。臣妾便是自己想留着,也是枉然。”
  茂倩倒也不惧,对着如懿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徐徐道:“奴婢伺候皇上多年,由人至心是皇上无不知的。今日对着主子,也不敢有所欺瞒。凌云彻对外是一个极好的夫君,无人不赞。可到了屋里,虽然起初也对奴婢装模作样嘘寒问暖,可他对奴婢从不放在心上。”她面上微红,垂首道, “不瞒皇上,奴婢与凌云彻成婚多年,做夫妻的日子不过十来日。他连奴婢手心是否有疤痕亦不知。”
  皇帝微微颔首,“你右手手心有一疤痕,是刚进宫伺候朕时不防被火烛烧伤的。”
  茂倩满眼泪光,连连俯拜道:“皇上怜悯,奴婢铭记于心。”
  媾婉微吸一口冷气,极力缓和着道:“你也糊涂,凌云彻侍奉皇上身边,是多少要紧的大事得记着,微末小事忘了也是有的。他为着忠君而少陪你些,你也该多体谅。”
  茂倩忍着羞涩,面色涨红道:“起初奴婢也极力开解自己,可渐渐久了,才看出些端倪。”她说到此节,又恨又恼,“他倒不是忠君…””她骤然盯住如懿,眼中进出一丝冷光,“他所有心耳意神,倒是全记挂在了皇后娘娘身上。”
  如懿迎着她的目光,慵倦地掸了掸手中的杏色水绫绢子,“好了,终于说到这句了,也不枉豫妃一番辛苦找了你来。只是这话便和戏文似的,唱了开头就让人猜得到下头,真真也是无趣至极。”
  茂倩面容阴冷,恻恻道:“皇后娘娘倒真是成竹在胸。奴婢也不怕做个小人,到底与他夫妻多年,或是醉酒,或是梦呓,他心心念念的唯有皇后娘娘一人哪!”
  她话未说完,只见凌云彻大步跨进,躬身一礼,朝着茂倩气得目呲尽裂,“我只知隔墙有耳须得防贼,却不想你我共枕多年连梦呓也字字当真。”
  茂倩与凌云彻一照面,气不打一处来,再不复方才极为克制的仪态,冷笑一声道:“俗话说酒后吐真言,梦中话心声。若不是同枕共眠,怎知你心底龌龊隐事,竟这般日思夜想,梦里也不能忘”她红了双眼啐道,“你也敢道我是贼,采花淫贼才恬不知耻!”
  凌云彻勃然大怒,“这是御前,你当是家里,任你疯癫胡言?”
  茂倩泪光一闪,死命咬了牙,伸出长长的指甲戳着他面颊道:“你还记得家里?不知多早晚才回来一趟,早忘光了吧?”
  凌云彻气得脸色铁青,碍着在御前,索性别过头不理她。
  茂倩见此,越发生了天大的委屈,抱屈道:“那日豫妃小主遣人来报你平安,说道你奋不顾身去救皇后娘娘。人人道你忠勇,唯有我知道你那见不得人的心事。救驾一事,不过是你与皇后有私,才奸情流露而已。什么忠勇,呸!”
  凌云彻本自隐忍不言,听她说得不堪,终究忍不住道:“什么村话浑语,也敢污蔑皇后娘娘清誉!”
  茂倩凑到他跟前,团团追着他,一双眼却斜斜飞着横向如懿,愈显得凶悍泼辣,道:“清誉?我倒要瞧瞧是什么清誉,勾得别人的男人神魂颠倒!连在梦中也口里心里放不下,一味唤着皇后娘娘闺名。”茂倩本就眉梢吊起,一恼恨起来那眉毛更是根根竖起,凌厉狰狞,恶狠狠道,“如懿,如懿,倒真是个吉祥如意一昕难忘的好名字!”
  凌云彻怒极,也顾不得在御前,反手便是一掌,方肃然叩首道:“皇上,微臣不懂管束妻房,乃敢在御前无礼,惊了圣驾,微臣自甘领罪!”
  皇帝冷哼一声,嬿婉厉声责道:“打得好!是该好好管束!在御前这般忘了规矩,胡乱争执,打死也不为过。”
  茂倩又气又恼,拼命砰砰磕头如山响,流着泪道:“皇上,奴婢今日一来,自知死罪,不过是拼个鱼死网破,好叫自己活个明白罢了。”她目中几欲喷火,捂着半边高高肿起的脸向着如懿笑道:“今儿是什么好日子,皇后娘娘领了皇上的责打,奴婢也领了自己夫君的责打!真真都是妻室失德的日子了!”
  嬿婉愈看愈是皱眉,喝止道:“什么妻室失德,皇后娘娘何等尊贵!只凭你妄议主子,就该立时杖毙。”
  豫妃护住茂倩在身后,委屈不已,“贵妃娘娘协理六富,见不得这些腌臜事儿。但火烧眉毛,也别只顾着胳膊断了往袖子里藏,一味掩饰。多少脏的臭的,都污到中宫了!若是贵妃自认汉军旗出身,管不得咱们后宫满蒙的事儿,我也怨不得什么。”
  嬿婉协理六宫,最恨旁人拿汉军旗出身说嘴,登时气得花容失色,连连抚胸喘息,一手指着她一味落泪,直说不出话来。
  皇帝的目光是悬崖上的冰,高处不胜寒,他缓缓扫了豫妃一眼,“你倒是嘴上半分不肯积德,连着把令贵妃也指桑骂槐进去。便是你真告了皇后之错,朕也治污蔑贵妃之罪。”
  如懿听他口口声声只顾着嬿婉,一腔心血都化作了丝丝酸气,蚀着心房,不觉道:“皇上当真是好夫君。”
  皇帝并不接话,只瞧着茂倩满腹辛酸地说下去,“我身为满人,嫁与你汉军旗已然委屈。我恪守妻房本分,见你冷淡,我便心知有异。却不想你这般大胆,出入宫闱这般不检点!”
  凌云彻抱拳膝行至皇帝跟前,凛然正色道:“皇上,梦呓之事,茂倩一入口说而已,根本无法对质,如何当真?”
  “不当真?”茂倩含了无限讽色,从怀中贴身处取出一枚小小荷包摸出一张纸笺展开,念道:“二十年四月二十,一次。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又一。二十五年九月十三,再一。一次还算偶然,五年间梦呓三次,我却不信了,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且别急。你在家中与我同床,虽不理我,要听你这些话也不难。你也无须怪我用尽心机,你对我这般冷落,我夜夜难眠,也是情理之中。为人妻子,被分宠不算什么,但夫君心中半分也无自己,你要我不怨不恨也难。”
  凌云彻骇然变色,静了片刻,方决然摇头,向着皇帝正色道:“皇上,微臣夫妇虽是指婚,之前未曾相熟。微臣孤苦一身,得皇上垂爱才成家立室,所以一直怀有敬爱妻子之心。成婚后微臣让茂倩主理家事,一应所求无有不允,也无半分不尊重。”但神色略显戚然,“茂倩久在御前,规矩自然周到,但难免有拿大之意。且她总瞧不起微臣乃是汉军旗人,言语间对微臣先人也有轻鄙,微臣才对她生了疏远,以致她心怀怨怼,所以惹出这般泼天是非。微臣管束无方,自甘领罪。”
  嬿婉低声啜泣,叹道:“皇上,凌大人所言也有道理。且看豫妃比臣妾低了一阶,也能出口便讥刺臣妾出身,一家子屋檐下的夫妇,难免牙齿碰了舌头,生了龃龉。”
  如懿见嬿婉替凌云彻辩白,不觉暗暗诧异,却也不露声色,只冷冷瞧着她不作声。
  皇帝缓缓坐下,足上的金线暗纹五福捧寿靴在红毡毯上一下一下用力蹭着,笑着向嬿婉道: “你倒风起就知叶落,很会推己及人。”
  嬿婉素日陪着皇帝时日不少,也知他七八分性子,听得如此说,唬得忙要起身告罪。皇帝依旧笑了笑道:“得了,朕随口一说罢了。你闹得这般坐立不安做什么?’
  如此嫌婉更不敢答话了。皇帝觑着如懿,掰了指头道:“凌云彻梦呓,朕本也觉得是无稽之谈,姑且听一耳朵罢了。谁知这日子倒是颇有趣味,皇后,你说昵?”
  如懿若有所思,很快镇定心神,徐徐道:“二十年四月二十,是皇上与臣妾璟兕天亡之日。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是永璟夭折的次日。二十五年九月十三,是皇上发觉容嫔不能生育深责臣妾之时。”
  皇帝眸色如剑,锋锐几可见血, “如此看来,凌云彻与皇后真是悲喜与共。”
  如懿淡淡“哦”了一声,端然立起,福了福道:“与其说这些日子是与臣妾悲喜与共,还不如说是与皇上休戚相关。唤臣妾闺名真假尚未可知,便真是唤了,大约也是因为皇上的缘故。”
  皇帝恼怒而又警觉,为如懿这一副身在其中却又袖手旁观的姿态。他正待开口.如懿扬眸,声音微冷,轻轻道:“如意。”
  嬿婉微微失色,颤颤道:“皇后娘娘说什么?”
  如懿心中一定,从容道: “本宫说的是如意,如意吉祥的如意。如何?难道你是以为本富在唤自己闺名么?”她恻然望着皇帝,有破冰涌泉般的委屈,却硬生生忍了哽咽,“凌云彻若真有梦呓,臣妾私心以为他是为皇上祝祷顺心如意,而说,如意,二字。倒是茂倩心意难以揣测,为何倒认定了是说臣妾闺名呢?”
  皇帝的面孔有须臾的松弛,旋即有天沉沉欲雨之色,看着茂倩道:“怎的,你倒这般有心了?”
  茂倩气苦不已,拿绢子拭泪道:“皇上,奴婢实不敢冤枉攀附,此事一而再再而三,奴婢也心存疑虑,不敢确实。直到奴婢发现了一样东西。”
  豫妃会意,啪啪击掌两下,只见她的贴身宫女捧了一个锦袱大盒上来,利索打开。只见里头是一双极旧的乌布靴子,大约年头久了,布料褪了一层颜色,隐隐有些发白,料子也极酥,怕是一个不小心便会碎成片片。而那穿靴人想是也格外小心,东西虽旧,却没穿过几次,针脚犹新,显然只是遭岁月安静洗褪。如懿只觉得心头突突乱跳,她怎会不认识,这双靴子,便是她出冷富前为凌云彻所制。不想恁些年过去,他却这般爱惜。
  凌云彻的面孔白了又白,终于泛出一层死灰般的锈青,“这双靴子,你怎翻了出来?”
  茂倩也不废话,径自道:“你素日的东西都爱如珍宝,收在自己的桐木箱子里锁着,一针一线一件破布衣衫都不许我妄动。我便奇怪,你家中本就贫寒孤苦,哪来什么值钱东西,便爱得跟眼珠子似的了!我几经小心,才趁你不防寻人配了钥匙,在箱子底下翻腾出这么个稀罕物儿。今日索性带进宫瞧瞧,也请主子们教我一个明白!”
  她说罢,见嬿婉亦停了啜泣好奇打量,越发生了勇气,捧出靴子一翻,各露出一枚如意云纹图案,冷笑道:“奴婢久在宫中,也知道皇后娘娘闺名尊贵。今日既舍了脸面、性命上来,便舍着脸说一句,这如意云纹因含了娘娘闺名谐音,乃皇后娘娘素日最爱的绣样。巧不巧的,倒也暗合了奴婢愚夫的名字。”
  豫妃笑一声,似墨色夜间栖在枝头的老鸹,“如意云纹?茂倩,你若不说个明白,咱们都成了蒙在鼓里的糊涂人儿了!”
  有一瞬的怔忡,记忆的尘灰拂面而来,带着昏黄的色调,陈旧而温暖,如懿骤然想起在冷富的岁月,那种凄寒之苦,那种绝望之苦,如同阴冷潮湿的青苔,死死长在了骨子里。
  她克制着情绪,摘下长而锐的镂银缀碎玉护甲,伸出素白的指尖,用微凉的皮肤细细感知着岁月重重轧过后的碾痕。
  嬿婉的眼珠死死盯着如懿的动作,狐疑之色越来越浓,渐渐转成惶然之态,颤声道:“皇后娘娘,您…”
  豫妃抢在嬿婉身前,描得乌黑的眉高高挑起,“皇后娘娘真是心软易动情,看见个靴子都这般忍耐不得,见了活生生的人岂不是自个儿都要酥倒了。”
  豫妃的话太过不堪,听得茂倩眼内出火,恨声道:“皇上,怨不得奴婢背弃夫君,原来,原来他们——”她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指着如懿,却又不十分敢,转而指向凌云彻,气得浑身战栗如打摆子一般。
  如懿的伤怀凝成凄楚的郁叹,“臣妾乍见此物,如何能不喟然伤感。当年蕊心亲手缝制这双靴子,以报答凌大人火海相救的恩德。如今岁月流逝,蕊心已然跛了一足,不复当年之态。”她静静道,“这针脚分明是蕊心的绣功,皇上若不信,只管比对。”
  嬿婉失声道: “是蕊心?”她似乎不是很信,转头只觑着皇帝面色,不敢再出声。
  豫妃吃了一惊,却很快嗤笑道: “皇后娘娘拿这种话唬什么人呢?一有事儿就拿自己的心腹出来顶包,谁不知蕊心曾是您的贴身侍婢,宁可被打废了腿也不会说您半句不是的,您就妥妥儿叫她认了吧!”
  如懿根本不屑与她分辩,只定定望着皇帝,眸中秋水静寒,若一池深潭,“臣妾的绣功虽比不得海兰,但日夜相处,耳濡目染,也总有八九分功力,是而皇帝一应衣衫上凡有用如意纹的,几乎都出自臣妾之手,以示贴心相伴。皇上若不信,大可取过来看,一比就知。”
  嬿婉十分为难,“皇后娘娘,这靴子是十几年的东西了。您知道绣功这个东西日益精进,总会有所变化,只怕难以断定。”
  如懿轻轻一笑,“皇上穿过的衣物,便是数十年前的,都有存档。虽然费些工夫,但也好找。”
  皇帝微微颔首,“若问毓瑚,一问便知。”
  如懿听他语中颇有安慰缓和之意,但见凌云彻在旁,不觉含了忿郁,朗朗道:“臣妾不怕对质,只怕疑心生暗鬼,不明不白。”她说罢,转首微微侧目豫妃,顺手从鎏金花苞纽子上解下杏色水绫绢子掷于地上,沉声道:“皇上所用如意纹图样都是臣妾手绣,而臣妾所用的绢子自己顾不过来,又不耐烦内务府的绣工花哨繁,一贯都是蕊心绣的,后来便是容珮学着。如今哪怕蕊心出嫁宫中,有时惦记臣妾,在家时绣了令江与彬送进来的。其针脚纹理疏密大小不同,皇上一比可知。”便又吩咐,“茂倩,你拿起来给皇上细瞧瞧,自己也瞧清楚,也好叫本宫落个分明。”
  皇帝细细看过,脸色微霁,“二者有细微之差,但的确不同。”
  如懿笑色幽幽,“还请皇上取了旧日衣裳来,比个分明。”
  皇帝摆手,呷了一口茶,淡笑道:“不必。朕亲眼看过,自然明白。”
  如懿向着凌云彻稍稍欠身,“凌大人,你对本宫和蕊心有相救之恩,本宫和蕊心 一直铭记于心。本宫不怕直说,这双靴子,合该本宫自己也做一双谢你。不过本宫虽然喜好刺绣,但纯属雅玩,自己人瞧个玩意儿也罢了,入不得外人之目。”
  凌云彻眉心一沉,旋即明白她言下之意,已将自己与皇帝亲疏分得再明不过。 他如何不会意,只得按下舌底一丝酸涩,应声道:“皇后娘娘仁厚悯下,微臣感激不尽。”
  茂倩显然也是意外之极,一时呆若木鸡,不知该如何反应,却是豫妃先尖声喊了起来。她的声线本就尖细,现下声嘶力竭,更是如裂帛一般,“皇上,您信她?这种说辞留着哄自己吧!”
  皇帝再无法忍耐,喝道:“谁在外头?将豫妃拉出去清静!”
  李玉慌忙垂手进来,身后跟着两个身强力壮的小太监,恭恭敬敬道:“奴才请旨,如何处置?”
  皇帝冷然,断声喝道:“将豫妃关入慎刑司,由着她自生自灭,非死不得出来!”豫妃瞪大了双眼,如何肯服,扯直了脖子呼道:“皇上!皇上!臣妾对您一片赤诚,不忍心您被淫妇蒙蔽呀!皇上!您为何要凉了臣妾一腔忠心啊?”
  李玉哪里容得她喊,使个眼色叫小太监们架住了,忙扯了布条塞住她的嘴。豫妃拼命挣扎着,嘴里呜呜有声,凄厉无比。
  皇帝轻哼一声,冷冷淡淡道:“你得多谢皇后,若无朕许诺皇后,宫中再无冷宫 之地,只怕你要去皇后曾经待过的地方了此残生了。”
  豫妃犹自挣扎,呜呜哀求,一壁含了阴毒目光,恨不得一口吞了如懿。如懿轻轻摇头,不屑道:“蠢材,岂不知你去慎刑司,并非冒犯本宫,而是冒犯了皇上。你想污蔑污本宫,却不知也是侵辱皇上,无论本宫罪名坐实与否,你都损了皇上圣誉,谁能容你!”她瞥一眼皇帝,似笑非笑,“皇上肯听你说那么多,不是因为皇上喜欢听,而是圣心宽容。只是你也把皇上的大度看得太过了。难道不知你本宫真的如你所愿被废,你也落不得好儿么?究竟是谁给了你这心机自寻死路来?”
  豫妃本还挣扎,听得此处,身子渐渐瘫在一边,眼神失了锐气渐渐涣散。皇帝道一声,“去吧!朕是瞧在蒙古面上,一直留了你妃位安养至今,你既去了慎刑司,不管生前如何,死后哀荣朕也会一并给你,算是给蒙古一个交代。”言毕,小太监们像拖着死狗一般将她拖出去了。
  茂倩眼见事变如此,浑身栗栗发颤,匍匐于地,早没了方才的刚猛泼辣。
  皇帝的靴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闲闲道:“茂倩,朕当日将你赐婚于凌云彻,后来你数次入宫谢恩,都不曾说起他待你疏忽。今日却撕破脸面反口,倒像是朕不恩恤体下,错了你的姻缘了。”
  茂倩如何禁得起皇帝这样的话,不禁泪流满面,伏地哭道:“皇上恩泽深厚,本想为奴婢寻一个好依靠。却不想汉军旗卑贱不通人事。奴婢本想嫁鸡随鸡.委曲求全,却不想还是守着顽石一般。”
  皇帝尚未出言,如懿已然听不下去,嬿婉听她提及汉军旗身份,念及自己虽然位及贵妃,掌协理六宫之权,但为着这身份总不大叫人敬服越发觉得面上烧热,暗暗咬了牙不语。茂倩犹自不觉,喋喋不休,如懿沉下面孔道:“茂倩,你虽然说自己严守妻子规矩,委曲求全,但言语间大有藐视夫君之意,本宫虽是第一次耳闻,也觉得难耐。何况凌云彻与你相守多年,男儿自要颜面,怎容得你日夜诋毁,实在太伤夫妻情分。而皇上自登基以来,一直讲求满汉一家,何况凌云彻也是八旗子弟,不过分属汉军旗,与你又有何分别,你怎就生了一双势利眼,高看自己!”
  嬿婉听如懿出言斥责,心下大快,亦为凌云彻多年之苦生了怜意,亦道:“本宫今日听你说话,真是牙尖嘴利。说起汉军旗,本宫是汉军旗,去了的纯惠皇贵妃和慧贤皇贵妃,哪个不是汉军旗?皇上恩待咱们,到了你却生了凌蔑之心,真真枉费你在御前伺候多年,说出去平白叫人笑话!”
  凌云彻怒目圆睁,连连以拳捶地,顿首道:“蠢妇!蠢妇!这些我都可容忍,但你跟豫妃同流合污,污蔑皇后,你还要命不要?”
  茂倩本已软了,听得此节,咬着牙昂起身体,落泪冷笑道:“凌云彻!我是拼着不要这条命了!我岂不知妻子悖逆丈夫是大罪,只不想一辈子做个糊涂鬼罢了。碰上豫妃是机缘巧合,若无她,我迟早也要闹个明白。”
  凌云彻怆然摇头,且悲且怒,“如今你可闹明白了?为着你的明白却要闹得宫中不宁,家中不安,自己夫君颜面不顾,连皇上和皇后的清誉都险险毁在毁在你手中。茂倩,你是皇上赐婚,我如何会不敬你?奈何你事事要强争先,一味要从身份地位上压倒我,试问我如何能爱你惜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到如今,我自然也有错,罢了,罢了。”
  茂倩听得泪如雨下,硬生生忍着道:“你自然以为自己待我不差,天下薄情人哪个不也这样以为?我纵然在家中掌权,但为人妻子,什么最最重要?难道只为钱财在手,夫君尊重么?岂不知尊重亦是疏远,轻怜蜜爱,真心体贴才是最难得。你嫌弃我言语轻蔑,何不努力上进挣个前程功名,又或者可以如旁人夫君一般,哄我让我,爱我容我?可你偏偏油盐不进,对我不理不睬,我如何能受你这般气?我若忍了你,也枉费自己在御前伺候那么多年了。”
  如懿双耳再不忍听她聒噪,喟然叹道:“因你在御前伺候资历颇深,所以凌云彻哪怕身为御前侍卫,也赶不上你。你是满军旗,他是汉军旗,更不能与你比肩。须知夫妇之间,彼此厚待尊重,才有真心怜爱。你们这般做夫妻,也真难为了他。”
  皇帝静静听她言毕,取了一枚腌渍梅子吃了,又缓缓饮一口清茶,方摇首道:“茂倩,你在朕跟前的时候,百伶百俐,要强顾颜面而事事做得极好。所以朕放心将你嫁与凌云彻,可谁知却是弄巧成拙,将佳偶做了怨偶了。”他双目微斜,在如懿面上轻轻一旋,恍若无意般叹道:“须知臣奉君,子遵父,妻从夫,不可倒置也。妻子再强,也得以夫为天,何来自己的想法由头,你可是大错特错了。”
  原本如懿说话,茂倩只是梗着脖颈不肯言语,虽是默默听了,却不甚敬服。待到皇帝出言,她才有些害怕,叩首道:“皇上,奴婢不敢,可奴婢真是委屈…”
  皇帝摆摆手,“好了。今日之事朕也不耐烦,发落了一个豫妃,当是求个清静。既然你与凌云彻不睦,既是朕赐婚,少不得也是朕来做个恶人。”他横一眼凌云彻,“夫妻不睦,但由头多在你身上。你的罪过,朕一一替你记着。”
  凌云彻一凛,想看一眼如懿,却少不得生生收住了目光,低首道:“是。”
  皇帝的面色稍稍温和些许,“也罢,覆水难收,今日回去,你们也再做不得夫妻。便由朕做主,你写一封放妻书与茂倩,二人就此别过吧。”
  茂倩大惊失色,险险哭出声来,只得用力捂住了嘴,别过脸任由泪水潸潸而落。
  凌云彻深深叩首,俯仰三次,只是默然无言,静静退了出去。
  皇帝看了看身侧哀哀弱弱的嬿婉,颇有几分怜惜意味,“你担着协理六宫之责,却不能为皇上皇后分忧,连一个豫妃都弹压不得。”
  皇帝见她娇弱不胜之态,愈加怜惜,“你虽是贵妃,但资历终究浅些,昔日愉妃也掌过协理六宫的权责,不过如今孙子都有了,年纪渐长,难以分身罢了,你有事多问问她便好。”他微抬下颌,嬿婉明白,便道:“多谢皇上指点,那臣妾先带茂倩回宫梳洗,再着人送出宫去。”
  如懿见二人喁喁细语,浑不理自己所在,便索性起身,福了一福道:“既然事了,臣妾先行告退。”
  皇帝微微一笑,竟是无限怜惜之意,密密凝成唇角温厚的笑色,“方才皇后面上不小心伤了,朕叫人取些清凉祛瘀的膏药来,替你抹一点儿便也好了。”
  如懿心中一凛,不知他何意,即刻道:“些微小事,臣妾自己会做,不劳皇上费心。” 皇帝轻叹道:“你也是,自己这般不当心,少不得朕替你留心便是了。”
  如懿听他意中所指,似乎有话要说,便也无可无不可,斜签着坐下,取了一瓤剖好的橙子,蘸了如雪新盐,吃了一片。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