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六册 > 第十三章 红粉意

第十三章 红粉意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六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事出突然,根本无人反应过来。
  永琪无比镇定,“一个换一个,别说你犯险来见恂嫔,会连她的命也不顾。”
  阿诺达矍然变色,厉声喝道:“把蓝曦还给我!”
  永琪气定神闲,“我要我的兄弟,你要这个女人,很公平。”
  阿诺达的脸色变了又变,阴沉不定。恂嫔抵在永琪刀下,恋恋望向阿诺达,蚀骨
  相思如丝如缕,眉间心上,早已无计回避。
  那电光石火的一瞬,如懿终于懂得了恂嫔的心,她从未这般看过皇帝,从来没
  有。难怪她一定要跟他走,便如那一曲苍凉缠绵的《朱色烈》,总要向着心爱的人奔
  去。
  永琪不疾不徐,“你冒险前来就是为了带恂嫔走,定然不舍得她死在我刀下。你
  细想想,只要你不肯,皇阿玛只是失去其中一个皇子,你却失去了唯一的爱侣,值不
  值得?”
  恂嫔凄惶摇头,叫道:“阿诺达!别相信他们!你放了手中的人质,你我都不能
  活。”
  永琪笑而不语,只是挥手示意侍卫们退得更远,而自己挟着恂嫔跟随上前,手中
  的银刀却勒紧了些许,嵌入恂嫔雪白皮肉之中。阿诺达神色悲痛,挟着永璂缓缓向草
  原边缘退去。
  夜色茫茫,如能吞噬一切。阿诺达眼见离得众人远些,喝道:“我跟你换!”
  永琪颔首,稍稍松开手。阿诺达见他如此,手臂一松,将永璂狠狠推开,便要伸
  手去拉永琪怀中的恂嫔。
  永璂如逢大赦,才刚迈出两步,想是惊惶,吓得膝盖一软,扑倒在地。说时迟那
  时快,皇帝已然搭弓在手,拉了满弦,霍然射出一箭。阿诺达离永璂不过两步远,立
  时中箭,手臂尚能动。他双目瞪得通红,发出凄厉一声,举起匕首猱身便要扑向摔倒
  的永璂。
  永璂吓得人都傻了,眼见得寒光扑来,哪里还能反应。海兰惊呼一声,如懿唯觉
  脑中一片白茫茫,像是下着纷纷扬扬的厉雪,将她整个人裹了进去,泪便滚滚落了下
  来。她几乎是本能一般,朝着永瑾扑去,将他护在身下。
  这是她唯一的孩子,哪怕拿了她的命去,也不能伤着永瑾半分。
  电光石火间,她已然看见,那匕首落下的银锐的尖,离自己不过数寸远。听着此
  起彼伏的惊呼声,她等待着不能逃脱的锋刃的刺入。却是有一股巨大的劲力盖在自己
  身后,以及,利器刺穿皮肉的闷响。
  居然,没有一丝疼痛。
  那么,那声音,从何而来?
  转过身去,才发现阿诺达已然横倒于地。如懿从惊悸里抬起头,先去看怀中的永
  瑾。永瑾紧紧地拥着她的手臂,眼泪流了下来,“额娘。”
  她细细察看,一切无恙,除了受惊的模样,一点伤痕都没有。她飘落云外的心回
  来了一半,把永璂抱个不够。须臾,她终于回过神来,有高大的身影挡在她身前,让
  她看不见任何危险的痕迹。那暗沉的蓝色.是御前侍卫的服色。
  她的心思定了又定,是凌云彻。她定神看去,才见他肩头血流汩汩,染红了半边
  袖子,自然而然沾到她身上。显然方才阿诺达那一刀,是他替他们母子挡了下来.
  海兰与容珮急急赶上前来,侍卫们架着倒在地上的阿诺达将其拖开,海兰看着她轻轻啜泣,容珮护着永瑾。如懿的心一下一下重重地抽搐着,她的声调都在颤抖,“要不要紧?”
  凌云彻抿着嘴唇,沉默地摇摇头。他并无痛楚之色,从容而坦然,是天边皎洁的明月光。他低声道:“你们平安就好。”
  那一刻,永瑾、如懿、凌云彻,他们三人彼此相依。心与心的距离,由天涯至彼端,如此遥远,又如此贴近。
  天地孤清,生命亦渺小。但奋不顾身可以来相救的,唯有这个人,而那个名正言顺可以来救自己的,本该伴在自己身边的男子,仍是这般丰神俊朗,却是立在一群花容失色的嫔妃中间,遥遥望着自己,目光中有沉沉的急切。
  飞身相救与一个急切的眼神,哪个更值得依靠?
  她在清醒中,混沌地流下泪来。
  可以真正在身边的,原来一直都不在。
  就如冷宫那一段煎熬的岁月,倚墙想靠的,也唯有一个凌云彻而已。
  然而她未及多想,永琪已然上前,恭敬地请她,“皇额娘与十二弟是否安好?赶紧请太医瞧瞧才是。”
  如懿见他沉稳走来,转眸看去,却见恂嫔亦倒在地上。永琪见如懿注目,轻轻一笑,轻松道: “解决了。儿臣不会容这般逆贼伤害皇额娘与十二弟。”
  果然,恂嫔胸腔上有血液喷薄而出,溅了满地,如盛开的野芳。她尚有一口气在,芳钿委地,落红残碎。
  永琪沉定如山,口吻却轻松,“这种损害皇阿玛清誉的人,留不得。只是污了皇额娘的眼,可见她连死也有罪过。”
  这样的淡然决绝,大抵是皇帝所欣赏的,也是她与海兰多年教导的期望。可是这一刻,她却觉得眼前的永琪如此陌生。
  所有人都是陌生的,在素日的熟悉与了解之外。大概人在险境,才看得清另一面。
  海兰有些警觉,不动声色地扶着如懿距离凌云彻远些,再远些,口中温婉而客气,“凌大人护主有功,皇上自当奖赏。”
  这一语,是泾渭分明的尊卑。
  凌云彻拱手,转身向皇帝屈膝“皇上,微臣护主不力,以致皇后娘娘与十二阿哥饱受惊吓,还请皇上恕罪。”
  皇帝徐徐舒一口气,“皇后母子无碍便好。”
  凌云彻躬身退至一边。皇帝伸出手臂,温和道:“皇后饱受惊吓,快过来吧。”
  凉风习习,几能透骨。她站在那里,居然一步也迈不开,似是牢牢定在了原地。
  她真希望自己只是长在这茫茫草原的一株细草,无知无觉到老。
  海兰轻轻推了推她的手臂,她还是没法动弹一下,直到有挣扎爬行的声音,挑动她已然麻木的神经。
  目光落定处,只见恂嫔的胸前汩汩流出鲜红的血液,如一眼红色的泉,流溢不断,将胸口锦衣重重染透。血腥气逐渐弥散。她气息微弱,身体一颤一颤抽动着,犹自睁大了双眼,死死盯着阿诺达的尸身,不肯移开半分。
  她回眸轻轻一笑,将皇帝隐隐的怒意满意地收入眼底,瞟一眼凌云彻,缓缓道:“皇上,你看你,在自己妻儿面前,还不如—个侍卫抵用。所以我哪怕死,也要离你远远的。”
  她说着,吃力地挪动着身体,每动一寸,鲜血涌出更多,在浓绿的草叶上染下触目的痕迹。她艰难地挪到阿诺达身边,伸出手合上他望向自己的僵冷的眼皮。她的手势温柔极了,像爱护着毕生的珍宝。她的气息愈加无力,几近力竭。她微笑着,像一朵烈烈绽放的木棉,将自己的躯体依偎到阿诺达怀中,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含笑逝去,再无牵挂。
  皇帝默默看着眼前一切,额上青筋粗烈暴起,喝道:“五马分尸!将此贱奴二人五马分尸!”
  侍卫们响亮地答应着,伸手便去拖开二人,豫妃微翘着嘴唇,含了冰尖似的笑意,嘶嘶然冷笑,“奸夫淫妇,死不足惜。”
  皇帝也不看她,“的确死不足惜。便是死上千遍,也难以泄恨。”他一顿,“吩咐下去,恂嫔霍硕特氏突发急病,薨于行在。”
  他的语底是森森的杀意,嬿婉纵然得宠,也不觉打了个寒噤,悄然退开了半分,一双烟波妙目,只定在凌云彻身上,眼见他面色白了又白,心中酸涩更浓,须臾间,皇帝的目光如冷箭一般幽幽扫着凌云彻,“御前侍卫凌云彻救护皇后与皇子有功,赏黄马褂一件。”他轻声垂问:“皇后,你和永璂还好吧?”
  她的心底冷如万丈寒冰,彻头彻尾弥漫至四肢百骸的每一缝隙,偏偏还要维持着最得体端和的笑容,双眸低垂,轻声道:“都好。”金步摇在鬓角上摇曳起粼粼的珠光,更显得一张脸剔透得仿佛在发着幽幽的光泽。可惜,那光泽是幽暗的阴沉,一如她此时的心境。
  皇帝走近两步,摸了摸永瑾的头,示意容珮带着离开,便挽过如懿的手,“起风了,别站在这儿。回朕的大帐去。”
  这是许久未曾有的亲近。
  嬿婉领着众人立在后头,知趣道:“臣妾等恭送皇上皇后。”
  如懿的手被他握在掌心,是腻湿的冰凉。那是她手心的汗水,在惊惧无助的那一刻所留的印迹,浑不如他的手心,温暖而干燥。她忍了又忍,轻轻地抽出自己的手,抑起脸低低道“皇上便要射杀阿诺达,何必急在一时,如此沉不住气,拿永璂性命犯险!臣妾死不足惜,可永璂是您的嫡亲儿子!”
  皇帝错愕地转首望着她,目光由温热转凉.他携着她,继续目视前方,“朕的嫡亲儿子,没有那么无用的。若是永琏在,便会机敏自保,便是永琪年幼时,也不会这般无用。”他仰天长叹,骤然声如洪钟,“龙生龙凤生凤,为何朕与你所生的儿子这般平庸!”
  不过简短一语,身后所有人都被惊住。人人色变,望着帝后不知所措。
  如懿如遭雷击,她居然没有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连那种牵扯般的疼痛,都感受不到了。她回首看着数步之遥处,一脸委屈的永璂,只觉得荒谬而酸楚,“纵然永璂资质不如永琪,但孩儿家幼小敏感,无不将父母之言视若天命,如何能这般当着人诋毁!叫永璂来日如何做人!”
  如懿心头一阵恶浪翻涌,冷然道:“皇上天纵英明,永瑾如何能比!”
  豫妃听到此节,仗着这几日皇帝顾她颜面,疾走几步,腰肢一摆,扭上前来,扬着绢子道:“哎呀!皇上说得是,虽说是龙生龙,可若配的不是凤凰而是山鸡,那哪里还能生出好的来!”
  皇帝也不理她,只是负手在后,郁然叹息,“若永琏与永琮在此,有孝贤皇后的温淑品性悉心教导,也不致朕今日膝下荒芜。”
  只这一语,便是将诸子都撂下了。
  还是永琪机警,立刻跪下道:“今日之祸,都是儿臣不察。但请皇阿玛息怒,儿
  臣一定严加防范,再不许有此等惊扰圣驾之事。”
  皇帝轻轻“唔”了一声,温和道“你是朕的好儿子。今日料理霍硕特氏,也是你当机立断。”
  永琪谢恩起身,揽过满脸惊愕与委屈的永璂,道:“十二弟年幼,未曾见过如此场面,难免受惊吓,儿臣会带十二弟回去加以劝慰。往后也会多带十二弟骑马射箭,
  忘祖宗马上得天下。”
  皇帝微微颔首。如懿见豫妃在侧,愈发厌恶。她未曾察觉自己语气的青锋锐气,蓦然盯着一壁快意的豫妃,呵斥道:“有功该赏,有罪当罚!豫妃,你可知罪?”
  豫妃一怔,扬一扬骄傲的头颅,娇声呖呖道:“皇后娘娘,臣妾发现刺客,事先鸣警,护着皇上,有何罪过?”
  如懿面色冷峻,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髻绾起,横簪的一支凌空欲飞的九风金步摇震颤不已,曳出迷离碎光,“若不是你贸然出声,永璂怎会被挟持,险险丧命!你以皇家子嗣为赌注,不能沉住气定住神,若是刺客因你贸然疾呼暴起,伤了皇上,又该当何论?”
  豫妃哪里肯服气,强辩道:“皇上有天神护佑,万事平安!”
  如懿冷然道 :“是么?天子安危,子嗣安危,岂可以你区区之身而犯险!恂嫔与阿诺达犯事在先,可一场泼天风波,终究由你而起。来人,给本宫狠狠掌她的嘴,务必要她记住今日教训。”
  豫妃见皇帝漠然无视,也生了怕意,登时跪下,呜咽着道:“皇上,皇后娘娘曲解臣妾…”
  皇帝哪里容她说完,右手微伸,己然扶住了颖妃手臂,道:“朕倦得很,去你那儿。”他头也不回,“令贵妃,罚完了豫妃,照旧送回宫里去。”
  嬿婉曲折纤腰,柔柔道:“是。是否照旧禁足?”
  皇帝道:“要行责罚是皇后的职责,至于禁足,不必了。”
  颖妃欢喜着,忙拥着皇帝去了。只余呆若木鸡的豫妃留在当地,不知是悲是喜。
  草原上风声猎猎,如懿紧紧抱着永璂,沉声道:“动手。”
  所谓的掌嘴有两种,一种是批颊打脸,是寻常责罚,另一种是用三寸长乌木板击打嘴唇。那乌木板质地坚实,打下去便会肿胀,再者皮肉破裂,牙齿脱落。容珮从未见如懿动过如此大怒,立即从三宝手中接过乌木板,卷起衣袖便开始动手。豫妃吓得魂飞魄散,挣扎着要求饶,两个小太监立时上去死死架住了她,又防她痛呼乱骂,便拿白绸子勒住了嘴,容珮举手便打。
  皇帝虽然离去,嫔妃们皆在,眼见乌木板与娇嫩的皮肉相触,溅起点点的血珠子。嬿婉不知含了哪门子怒气,亦僵着脸不肯求情。众人见皇后与贵妃都没好气色,又不喜豫妃从前的乔张做致,更无人肯求情。豫妃扭动着躲避,可哪里避得过,容珮下手既狠又准,毫不留情,直打得血沫飞溅,一声闷响,竟是豫妃的门牙和着鲜血落了下来,嘣地坠在地上,又跳了两跳,血糊糊白碌碌地滚了开去。
  恪贵人胆小,吓得惊呼一声,躲到海兰身后。海兰温和地拍拍她的手,回首柔声道:“规矩已经做了。皇后娘娘莫再动气,明早请贵妃做主将豫妃妹妹送回去吧。”
  嬿婉面无表情,“愉妃姐姐说得是。”她目视豫妃,如视尘芥般轻渺,“牙齿倒易补上。不过豫妃也当记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了。”
  说罢,如懿先起身,众人径自离去,只丢下豫妃一人,又怒又怕,哀哀哭倒在地。
  嬿婉回到帐中,一张芙蓉秀面冷冷沉下,气息深长而压抑。春婵见得她神色不好,忙遣了众人出去,殷殷端上一碗樱桃酥酪来。那牛乳凝膏如雪,樱桃是今岁的末茬时鲜制成了干果,一粒粒便如鲜红珊瑚珠一般,仍不失甜美醇厚之味,惹人垂涎。
  春婵小心觑着她脸色道:“小主,喝碗酥酪润润喉咙吧。方才受了那场惊吓…。”
  嬿婉厉声道:“是惊吓!本宫还没想到他不要命到这种地步!”她的声音尖厉,虽然极力压低,却像碎瓷片锋利地划过,拖起尖长的尾音,“都怪豫妃这个贱婢,生出这些事端!真是贱人是非多!”
  嬿婉抄起春婵手上的酥酪盏,手高高举起,便欲向地下掼去。春婵吓得跪下,急道:“小主,今夜风波太多,您别再惊了圣驾。”
  这话极是有理。嬿婉已是数子之母,又有协理六宫之责,位高权重。一时惊动起来,便又是一场风波。嬿婉面上一搐,极力克制着慢慢放下来,若无其事地道:“这酥酪凉了,撤了吧。”
  她说罢,气犹未解,“皇上如何这般心软了。贱婢轻狂,合该送回去禁足,关她个不见天日才好!”
  春婵微露喜色,“小主不觉得,皇上宽纵豫妃,是因着皇后娘娘在皇上心里的分量又轻了么?”
  嬿婉一怔,旋即明白过来,轻嘘道:“也许吧。可怜了凌云彻,拼命救了一个皇上不看重的女人,他又值什么?难道眼里、心里,对她就这般放不下了么?”
  嬿婉别过脸去,眼角闪烁一点晶亮,春婵正以为是今日敷面施妆所用的迎蝶粉里所研磨的珍珠过多,才这般妍亮。待定睛瞧去,才发觉是一滴晶莹的泪珠,薄薄垂在靥边,绵延坠落。
  春婵吓得心惊肉跳,半晌不敢抬头去看。也不知过了多久,嬿婉沉声道:“本宫的妆匣呢?”
  春婵利索去取来了,那是一个檀香木的双层小妆匣,贴着薄薄的合欢同喜的金箔花样,镶点着色色雪白的小米珠,极是精致华丽。因是夜深,帐中只秉着数盏小小的油灯,昏暗暗照得双眼发涩。嬿婉纤手一扬,匣子开启,春婵只觉得满目珠光,哪里睁得开眼。那匣子里累累堆着数粒拇指大的祖母绿,玻璃莹翠。翡翠兼冰种与翠种二色,如静水沉沉,汪在匣中。珍珠之物更是散落其间,难计其数,只粒粒浑圆,金黄润泽,是海中所产的金珠。另有红、蓝宝石与双色西瓜碧玺散在那里,都是难得之物。
  春婵知道嬿婉素来爱惜此等珍物,兼着她复宠之后连连生育,皇帝欣悦,又赏赐不少,加之她历年邀宠所有,实在不少。然而嬿婉的目光稍一留恋,打开最底下一个屉子,摸出一个暗格,取出一枚银戒指。
  春婵眼尖,一眼瞧出上面的红宝石不过是用残碎的红宝石屑磨粉制成,虽然也是鲜艳的红色,但光华凋谢,毫无华彩,着实不值几个钱。便是放在这个匣中,也是玷污了那些名贵珠翠。哪里比得上那几块鸽子蛋大小的血红宝石,华彩熠熠,光色流转。
  但是春婵是认得的,偶尔,极其难得的时候,嬿婉会取出这枚戒指,戴在指上。譬如,她刚侍候嬿婉侍寝的前一日;譬如,那一年凌云彻被唤进永寿宫的时候;譬如,嬿婉发觉凌云彻对皇后的眼神有异的时候。她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那些隐秘而诡异的陈年秘事。那些匪夷所思的过往,恰如这枚戒指此刻被嬿婉戴在保养得如春葱般的纤纤手指上。
  春婵终于忍不住道:“小主,您看那块鸽血红的宝石,若是叫内务府制成戒指,衬着您肤色白皙,最能显出红宝石的光艳剔透来。”
  嬿婉低着头,若有所思,轻轻抚着指上的宝石粉戒指,“有些东西起于微时,虽
  然粗鄙,戴一戴也无妨。也好提醒本宫别忘了旧时来路。”
  春婵素来知道这位主子最忌讳旁人提她的宫人出身,罪臣之女。如今自己提起来,她也讪讪不好接口,只得委婉劝道:“小主与凌大人有往日旧谊,小主心慈,自然怜悯凌大人今日险境。只是凌大人救皇后有功,自然平步青云,小主无须担心。”
  嬿婉眼底一红,旋即别过头,攥着手里的绢子道:“他是平步青云还是自毁前程,本宫怕他自己都分不清楚。在皇上面前这般逞强,不顾一切去救皇后和十二阿哥,岂不是显得皇上凉薄…”
  春婵机敏道:“是啊!凌大人都不顾一切了,小主还顾什么呢?”嬿婉一怔,泪汪汪望着春婵,春婵低低柔声,“损了凌云彻一个,便可以彻底扳倒皇后.再不济,总也动摇了皇后的根本。小主可千万别忘了魏夫人临终前的叮咛啊。”
  嬿婉静一静,冷然道:“奸夫淫妇也真是无用,挟持了永瑾,也不能一了百了。一块儿死了才好呢。”
  春婵沉静道:“虽然是失宠的皇后的儿子,到底也有嫡子的名分,一块儿了了,咱们的小阿哥才有指望啊。真是可惜了。所以,来日的事,咱们还是指望自己,指望不上别人呢。”
  喧嚣已去,夜静到了深处,草原上虫声密密唧唧,清晰入耳.风拂幽凉,吹得帐幕微微鼓起,如起伏的浪潮。那灯光便又忽闪了几下.嬿婉沉默不言.一张清水面孔郁阴沉了下去。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