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倾雨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六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仿佛有巨浪汹涌澎湃而下,那是多少年前的旧事了。或与金玉妍有关,或许也有绿筠的嫌隙。但,那毕竟是许久以前的事了。岁月荒芜了烟草,谁还分得清真假呢?要紧的是,这些年来,绿筠的确不是本性恶毒之人。
  绿筠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拼命摇头,喉中发出荷荷怪声,一张脸紫涨不堪,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海兰静静跪下,看着几欲晕厥的绿筠,柔声道:“皇上,皇后娘娘不说话,是与臣妾想的一样。多年前的事了,谁还说得清到底是谁害了谁,还是偶然巧合,或是被人设局陷害?孝贤皇后与素心都闭目于九泉,咱们又何必苦苦追宄?臣妾恳请皇上一句,息事宁人,也当为寒氏求个安宁吧。”
  她的话,让皇帝的怒气稍稍平息,如懿将绿筠扶到海兰怀中,使个眼色示意她们退下,温然劝慰道:“皇上,寒氏初入宫闱,已然惹来无数非议。纯贵妃资历既深,又有儿女,便是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您听过也罢了,何必与女子计较?”说罢,盈然起身,挽住皇帝手臂,缓缓踏入暧阁,将一室喧闹留于殿外。
  如懿与皇帝一并坐下,捧过皇帝吃残的茶,挥手倒去,盈盈一笑,“所有烦恼事,如这残茶,泼去可好?”
  皇帝犹有余怒,别过头道:“朕也想不恼。可气的是贱妇久在宫闱,还这般不识大体,引起纷扰。”
  如懿思忖片刻,用清水缓缓冲洗杯盏,投入陈皮与甘菊,以滚水冲泡,看着甘菊一瓣瓣绽开于水中,盛放出宁神甘和的怡然香气,方才递与皇帝,“纯贵妃的性子算是好相与,都有些微怨言,何况旁人?皇上纵然爱惜寒氏,也不能引起六宫怨言。雨露均沾,才是六宫和睦之道。”
  皇帝怔了片刻,颇为苦恼,握住她的手道:“如懿,你一定觉得朕昏了头是不是?朕宠爱寒氏,自己也觉得是在发疯。可朕一点办法也没有,完全不受控制,做任何事,就想换她真心一笑。”如懿听着他字字句句,直如剜心一般,抛开皇帝的手道:“皇上对着臣妾说这样的话,是当臣妾为无欲无求无心无肝的女子么?可以任由夫君向自己诉说对别的女子的衷肠痴心!”
  皇帝懊丧不已,牵住她的手丝毫不肯放松,“如懿,除了你,这样的话朕还能对谁说?朕对着寒氏已经有无限烦恼,可后宫还是不让朕有片刻安宁!朕能征服最凶蛮的部族,却征服不了一个女人的心,你叫朕如何不恼不恨?”
  如懿满心气不过,愈加掺了酸涩之意,道:“皇上纵然满心要征服寒氏,又与纯贵妃母子何干!再不然,永璋还年轻没历练过,何苦这样唬着他?”
  皇帝一提永璋,便生不豫,“永璋是朕的亲生子,朕怎么会不疼他?可是朕每每见他,都是这般懦弱无能的样子。朕真是恨铁不成钢!”
  如懿切切劝慰,殷殷道:“皇上待永璋,每每呵斥多于教导。也难为皇上,有那么多阿哥,难免不能一一细心。可于纯贵妃而言,三阿哥是她爱子,她如何不焦心爱惜?皇上所言所行,不仅伤了父子之情,也伤了纯贵妃的心。”
  皇帝将手中杯盏重重一顿,“慈母多败儿。若无她宠溺,永璋不会被纵得这般不成样子。若非她挑唆,永璋怎会擅言宫闱之事,议论长辈妃妾?若她肯严加管教,当年也不会生出那般夺嫡之心…”
  “严加管教并非镇日耳提面命,呵斥责骂,而是告诉孩子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便是做得不好,到底孩子们还年轻,慢慢改过便是。皇上何至于动辄打骂,寒了子女心意?”
  皇帝甚为不满,睨着她道:“如懿,朕知道你口舌伶俐。但令妃也有她的好处,温言软语,是朵解语良花。她可从不敢对朕这般说话。”
  如懿一滞,不意皇帝会说出这番话来。然而顶撞亦是不宜的,且看绿筠便知道。她将心口的滞郁压了又压,缓一缓急促的气息,极力柔婉道:“皇上的话,臣妾记着了。臣妾只是想,永璋再不好,到底还是个淳厚的孩子。当年便是有过夺嫡之心,这么多年的挫磨,惶惶不可终日,也尽够他学乖了。皇上教导阿哥们严格些自然是好,可若伤了孩子的心,怕要挽回也难了。皇上难道忘了永璜英年早逝么?如今又要赔进一个永璋,天家父子,何至于薄情如此!”
  皇帝听如懿说得伤怀,也不禁软了心肠,慨然道:“朕是对永璜和永璋多有不满,深觉二子野心勃勃,不肯安分。可他们到底是朕的儿子,这些年,怕也不好过…”
  如懿黯然道:“皇上说得是。早年阿哥们不懂事,总是因为孝贤皇后是嫡后,是皇上心爱尊重之人。可如今为了一个名分未定的嫔妃,就连对纯贵妃多年侍奉之苦也不怜悯,对永璋的拳拳孝心也视而不见。那么,恕臣妾直言,这便是皇上的过错了。”
  皇帝横眉冷对,“皇后,连你也要逆朕的心意?”
  如懿伤感而气恼,“臣妾不是要逆皇上心意,而是觉得皇上一向仁和御下,前几日申斥了永璋,今日又对他额娘大发雷霆,难免伤了宫中祥和。纵然纯贵妃有什么错处,皇上念在她生儿育女,多年劳苦,也宽恕了吧。”
  皇帝沉默良久,有几分愧意,“今日是朕急躁了,勾起当年孝贤皇后的旧恨,又想起素心死时,手里握着的珠花便是纯贵妃的。想着他们母子这般勾结蒙蔽违逆朕,朕真是一时恼恨过了头。”
  如懿凄声求道:“这么多年了,皇上虽然对素心的死有所疑虑,但毕竟一枚珠花做不得数,皇上都没有提起。而臣妾敢拿自己性命发誓,这件事,确是当年金玉研栽赃所致!”
  皇帝连连冷笑,凄惶不已,“金玉妍?人都死了,许多事未必都能水落石出!也不必什么事都扯到死人身上!当年孝贤皇后仙逝,宫里多少见不得人的事,你以为纯贵妃就事事干净了!朕的身边,可不知都是些什么人呢!”
  如懿心头颤颤,凄然中带了一抹难以抑制的凌厉,“皇上今日这般怨怼,不过是因寒氏而起。臣妾不敢劝皇上不要宠爱寒氏,但若为了一个新人,惹得六宫不宁,父子失和,实在太因小失大了。”
  皇帝断然挥手,将如懿的劝诫生生截断,“寒氏之事朕自有分寸,后宫不许妄议。种种是非,都是因为后宫女子妒心甚重,饶舌起的是非,没的带坏了朕的阿哥!诸位阿哥之中,永璋最是年长,他若起了这个头,叫朕还怎么教导其余阿哥!”
  如懿万般放心不下,“自从永璜死后,永璋就是皇上的长子。皇上要严格教导孩子,臣妾无话可说,可过严吓着了孩子,又有什么意思。永璋自己也是有儿子的人了,还被皇上吓成这样,您叫他以后怎么做人阿玛?”
  皇帝长叹一声,脸色稍解,“罢了。你叫江与彬亲自去瞧瞧,就说是朕放心不下。”他说罢又气,“说来还是纯贵妃自小宠坏了他,一点风浪也经不得,这便吓着了,日后如何能成器?”
  如懿郁郁不安,“皇上还要怪罪纯贵妃母子么?一个两个都病成了这样,人在病中心志弱,别落下病根才好。皇上得好好安慰纯贵妃才是。”
  皇帝终归也过意不去,缓了缓道:“朕伤了自己儿子的颜面也不好过。但永璜庸懦,不堪王爵。念在纯贵妃侍奉朕多年,也算小心谨慎。朕今日又伤得她重了,便给纯贵妃恩典,晋封她为皇贵妃吧。”
  如懿心中闷闷地难受,以母子颜面身体之损,换来一个皇贵妃的虚名,到底值得不值得?容不得她心思念转,皇帝已然道:“既然纯贵妃病着,封皇贵妃的仪式能简则简,不必过于张扬了。”
  于是,皇帝气恼归气恼,事情终究是圆过去了。
  绿筠受了这番折辱,心气大损,身体也急剧地败坏下去。如懿最放心婉嫔稳妥,叫她时常打点着钟粹宫的事宜,其余人等一概不许去吵扰绿筠静养,才算把各色目光拦在了钟粹宫外。
  然而绿筠的境况很是不好,虽则有晋封皇贵妃的喜事,但她的病情却毫无好转。反而像被蛀透了的腐木,摧枯拉朽般倒塌下去。
  如懿与海兰一日三次去看绿筠,她却只是面壁相向,嶙峋的肩胛骨凸显于湖色生绢寝衣之下,骸突可怖。她无力起身,只是对着床壁一味哭泣,背身不肯相见。唯有侍女含泪相告,绿筠每日呕血不止,怕是实在不成了。
  无人时,如懿独自守在绿筠床边,为她梳理披散逶迤的青丝,说起宫外永璋府中的点滴。更多的时候,绿筠像一潭死水,平静得让人害怕。
  良久,她才涩然应答:“皇后娘娘,臣妾罪孽太深,连累了自己的孩子。您就让臣妾安静等死,换回皇上对永璋的疼爱吧。永璋,他实在是太苦了。”
  如懿握着一把象牙梳,低低道:“皇上已经遣太医去看永璋了。为了表示对你的歉疚,皇上也下旨封了你为皇贵妃。绿筠,高兴点儿,想开些,好好活着。”
  绿筠枯瘦的肩轻轻一动,像是骷髅的骨嘎嘎有声,她似乎是在笑,笑声里带了哭腔,“中年呕血,命也不得久了。也好,臣妾这一辈子的心血,都给了孩子,若能以臣妾一死,换来皇上对永璋的谅解,那臣妾心甘情愿。至于这个皇贵妃,皇上也知道臣妾快死了吧?当年慧贤皇贵妃死前,皇上也封了她为皇贵妃,金玉姘更不用说。看来皇上厌弃了谁,盼着谁快死了,就许她一个皇贵妃。皇上,他好仁慈啊!”
  如懿酸楚不已,手指轻颤,只得忍住了道:“本宫知道,这回你是伤透了心。你为皇上生儿育女一辈子,最后还落得皇上如此猜忌。本宫看着,也倍觉唇亡齿寒。”
  绿筠的声音在颤抖,“臣妾做梦也没想到,皇上会为了一枚连臣妾自己都不知什么时候掉的珠花,便如此猜忌。臣妾失宠这么久,自己也不知所为何事。难怪,难怪,活该臣妾死得糊涂!”她说罢,向隅无声,也拒绝服药,只默默等死。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
  乾隆二十五年四月十九日,皇贵妃苏绿筠,薨。谥号纯惠。
  她在一个春雨沥沥的夜晚寂然死去,死得无声无息。宫女们为她送来早晨需要服用的汤药时,才发现她的身体已然凉透,头却依然向着宫外永璋府邸的方向。这个性格软弱的女子,就这样默默逝去。好像暴雨里枝头残弱摇曳的花朵,冥然凋零。
  很快,她的儿子,三阿哥永璋也追随他的母亲而去。母子相伴地下,也算有所依靠。
  这对母子的遽然离世,并没有惹起宫中过多的关注。因为连同皇帝,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如寒冰困城的承乾宫。一对失宠而死的母子,实在不能让人有任何谈兴。
  这一个闷热的夏季,就是这般让人室息而无力。皇帝的热情愈高,征服欲愈强烈。所有女人的心,便一分、一分地冷下去。
  这一年的秋天,皇帝也没有去木兰秋狝。所有的追逐狩猎,如何比得上收获一个绝世佳人冷傲的心?他一直忙碌着,除了朝政之外,就是出入依旧冷漠的承乾宫。
  这一日,秋色初起,皇帝于秋色茫茫中踏入静谧的承乾宫内殿,面上有不胜欢喜之态。偌大的承乾宫中,其实寂静得如荒漠戈壁,毫无生气。只因香见并不喜欢宫人服侍,素日只让自己从前的侍女在侧,除了向真神祈祷,只是呆坐终日,不言不语。而承乾宫外,宫禁格外森严,虽然皇帝从不禁止她出行,可是在那次失败的奔逃之外,她再无行走宫闱的欲望。
  皇帝转入内殿时,香见正倚在暖阁窗下,寂然望着天边日暮,愈坠愈浓。皇帝见她侧影如剪,绝美容颜中满溢刚烈清绝之色,不觉心旌动摇,缓下了脚步,凝望她翩然的身姿。
  暮霞沉沉,天际细月如钩。寂寞空庭,黄叶醉染,宫人逐一点亮檐下琉璃宫灯,一任晕黄灯光,幽幽洒落。微黄的暖色下,香见的肤色仍是见惯的苍白,和着身上层层银线绢罗纱衣,神色始终淡漠如在无人之境。这样的她,有一种近乎支离破碎的脆弱感,像是秋夜白露,却不知会在何时,倏然被阳光蒸发,消逝不见。
  这样的感觉让皇帝深深不安,他迫近两步,静静含笑向她,低声下气道:“香见,朕来瞧你。”
  她并不理会,甚至连身形也未挪动一分,只是望着天际扑梭展翅的乌鸦,露出一丝神往之色。皇帝对她这样的冷漠已然习以为常,便示意李玉捧过手中满插枫叶的玉瓶,讨好地笑道:“这才入秋,御花园的枫叶红了。眹知道你不喜欢出去,特意折来给你细赏。”
  那一捧枫叶烈烈如血,殷红欲滴,给满殿的冷落平添一痕融融之温。香见充耳未闻,李玉乖巧地上前,将玉瓶捧至她面前,却招来她低低惊惧的呼喊和一脸的厌恶痛恨,“拿走!拿走!”
  幽居承乾宫数月之后,她已然失去了刚入宫时的激烈。更多的时候,是如死水般的沉寂。所以,这一刻她突如其来的情绪波动,惊得皇帝伸手就要揽住她,急急安慰道:“别急!别急!你若不喜欢,朕便叫人撤走!”
  李玉见状迅疾退下,将枫叶丢到外头小太监手中,又垂手侍立一旁。香见像是怕碰到什么污秽一般,剧烈地挥动双手,避免皇帝的手触及自己,一壁恨道:“你们就喜欢这样恶心的树叶?像血一样,像大军攻进我们的部族时一样,都是血,到处都是血!太可怕了!”
  皇帝见她如此激动,生怕她伤着自己,忙忙退开两步道:“香见!战争的确会有流血牺牲,但一切都过去了!你不要去想,不要去记得,好好留在宫里。朕会好好待你的!”
  “好好待我? ”香见倏然怔住,惘然凄笑不已,“乌鸦都可以在天空自由地飞,我为什么不能再骑着骏马回到我的故乡?你放我走,我要回我的家乡,和我的父亲、族人在一起。”她的话语里带着深深的哀求与凄凉,“让我回去吧!我要去找我们的家园,我要去给寒歧守他的坟墓!”
  皇帝的目光遽然一跳,像是被疾风闪过的火焰。他温和地笑,如要融化的甜沙。“香见,半个月前你已看过你父亲的亲笔书信,他希望你为了自己的族人,留在朕身边。”他悄悄走近一些,眼神越发温柔,“香见,你知道朕的那些妃子吗?颖嫔和恪贵人出身蒙古,豫妃是博尔济吉特部送入宫的,恂嫔是霍硕特部的格格,淑嘉皇贵妃是李朝贵女。每一个部族想要与大清永远和平安定,都会与朕结为姻亲。寒部也不例外。因为只有至为稳固的婚姻,才能确保朕会将恩泽永世施于对方。”
  香见悲绝而愤怒,沉沉低吼:“我知道,父亲一定是受了你的逼迫。”
  “不是逼迫。”皇帝负手而立,闲闲而沉笃,“是你父亲懂得世易时移,要保全部族的长久安稳。你在朕身边,是最好的办法。”他看一眼李玉,李玉即刻会意,从进保手中捧过香色嫉位袍服,恭恭敬敬端到香见面前。
  香见一见便移开目光,大有抗拒之色。皇帝凝望她的眼满是温柔,“你入宫多时,一直未肯更换满服。朕想着你身份未明,一时也不勉强。只是你的身份若一直悬而未决,宫中流言蜚语也不甚好听,连皇额娘也颇有微词。”他一顿,语意中透出一丝坚决,“朕意已决,决定册封你为嫔位,封号容。即日易服,好好做朕的妃子!”
  香见大为惊恐,如避瘟疫,“不!我不!我不要做你的妃子。我有我的心上人,寒歧虽然死了,虽然有过错,可我不能改变我的心意!”
  皇帝微微蹙眉,仍是笑意温煦,傲然道:“做朕的女人,不比做一个逆臣妻子好么?何况你与他只是定了婚约,并非真正嫁与他,何必在意这些?”
  香见的目光如冷剑一般,缓缓打量着他,带了几分不屑,“我在意的除了我与寒歧的情感,更是你的品行。这几天这儿有丧仪,我知道的。你的儿子刚死,你的皇贵妃也死了,是因为我。他们尸骨未寒,你怎么能立刻和我在一起!”
  皇帝骤然听她提起永璋母子之死,面色大为尴尬,他微微咳嗽一声,勉强道:“妃妾之死,庶子之死,都是他们自己怀罪而死。朕已经不追究了,也许了他们死后哀荣。而且人虽死,日子却要过。”
  “人虽死,日子却要过?死的人是陪伴了你多年的女人,是你的儿子!”香见的脸上是难以置信而带来的怒意与鄙夷,“不!你这么对待他们,也会这样对待我!我不要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
  皇帝抢身上前,紧紧捉住香见素白柔荑,急切道:“不会的!香见,朕的心意你已经看见了。朕从来没有为一个人等待那么久!朕会宠爱你,疼惜你。让你成为朕最宠爱的女人!朕一定会! ”他扬起下颌,示意李玉捧过嫔位袍服,柔情万千,“穿上它,香见,成为朕的女人,好不好?”
  香见极是抵触,仿佛被皇帝捉住双手是极不堪的事。她的脸因此而显得扭曲,极力挣扎着想要摆脱皇帝的触碰。她身形本就小巧,兼着裙袂蹁跹,挣扎间若素雪飞扬,皇帝一时情动,使了一个眼色,李玉当即乖觉退下,将殿门紧紧掩住。
  皇帝眼见无人在侧,伸手便欲将她捕入怀中。香见如何肯依,拼死往后退开,以期避得越远越好。
  皇帝的口吻热切而混乱,眼底有燃烧的火色轰然绽开,“香见!他不过是一个部落的首领,而朕是一国之君,万里江山的主人。你的美色,只有在朕身边才最适合。香见!香见!到朕这里来!”
  香见欲哭无泪,左右躲闪,却是那样无力而单弱。皇帝手上一用劲,她向后一退,手臂上素衣飞裂,露出大半截欺霜赛雪的晶莹娇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