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五册 > 第二十九章 豫嫔

第二十九章 豫嫔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五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春日迟迟之时,新入宫的恂嫔霍硕特蓝曦和豫嫔博尔济吉特厄音珠恰如红花白蔷,平分了这一春的胜景韶光。
对于皇帝的宠爱灼热,已经三十岁的豫嫔厄音珠自然是喜不自胜,恨不能日日欢愉相伴,不舍皇帝左右。厄音珠虽然不算年轻,但相貌甚美,既有着蒙古女子奔放丰硕的健美,也有着痴痴切切地缠着皇帝的娇痴。不同于豫嫔对雨露之恩的眷恋,恂嫔的容色浅静得近乎淡漠,仿佛岩壁上重重的青苔,面朝阳光的照拂,来也承受,去也淡淡,并不如何热切与在意。而她的美,只在这冷淡的光晕里如昙花—般在幽夜里悄然绽放。
自然地,以皇帝如今的心肠,一个浑身绽放着热情的、无须他多动心思去讨好的女子比一个对他的示好亦淡淡的女子更讨他喜欢。
丽出身博尔济吉特后族的豫嫔,也因着皇帝的宠爱而很快骄横且目空一切。
所以当如懿对着敬事房记档上屡屡出现的“豫嫔”的载录而心生疑惑时,海兰悄声在旁告知:“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吧?豫嫔太会拔尖卖乖,有几次明明是恂嫔在养心殿伺候,可是豫嫔也敢求见皇上痴缠,惹得恂嫔待不下去,自己走了。”
如懿蹙眉:“有这样的事?本宫怎么不知?”
海兰摇首道:“恂嫔那个人,倒真像是个不争宠的。出了这样的事也伤脸面,大约是不好意思说吧。臣妾也是听与恂嫔同住的诚贵人说起,才隐隐约约知道一些。”
外头春色如海,一阵阵的花香如海浪层层荡迭,将人浸淫其间,闻得香气绵绵,几欲骨酥。如懿点点头,撩拨身旁-丛牡丹上滴下的晶莹露珠,凝神道:
“其实本宫一直也觉得奇怪,霍硕特部与博尔济吉特部积怨己久,各自送女儿入宫也是为了宫中平衡,怎的恂嫔倒像不把这恩宠放在心上似的,全不似豫嫔这般热切,也不愿与宫中嫔妃多来往,倒与她阿玛的初衷不一了?”
海兰笑言:“或许是每个人的性子不一样吧。可臣妾冷眼瞧着,恂嫔倒真不是做作。也许她出身蒙古,心思爽朗,不喜这般献媚讨好也是有的。”
“心思爽朗?”如懿一笑,撂下手中的记档,“本宫看恂嫔总爱在无人处出神,怕是有什么不能见人的心思,倒真未见爽朗。至于不能相争,霍硕特部自从暗中相助准噶尔之后,皇上冷眼,他们部落一日不如一日,恂嫔不能与博尔济吉特氏相比倒是真的。”
海兰抿嘴一笑,将切好的雪梨递到如懿面前:“娘娘你这个人呀,眼晴比旁人毒就罢了,看出来便看出来了,何必要说出来呢。皇上收了恂嫔,已经是安了霍硕特部的心了,还要如何?”
如懿细细的眉尖拧了一拧,仿佛蜷曲的墨珠。“恂嫔也罢,看来是豫嫔不大安分。”
海兰拨着指尖上凤仙花新染的颜色,那水红一瓣,开得娇弱而妩媚:“博尔济吉特氏的出身,当然不肯安分了。赛桑王爷留羞这个宝贝女儿到了三十岁,可是有大用处的呢!”海兰忽而一笑,凑到如懿耳边,低语道。“听说豫嫔第一回侍寝,居然挠了皇上的鼻子。”
如懿听得面上绯红,半是讶异半是不信,嗔道:“你又胡说!这些事怎能知道?”
海兰面色微红,低低啐了一口:“臣安也不过是听令妃身边的澜翠拖怨.娘娘知道她这个人,嘴快又爱抱不平,定是她哪里打听出来。只为这个,令妃都抱怨她狐媚子呢.虽然颖嫔也是蒙古的,为着这个也不搭理她。不过臣妾也觉得此话有七八分真,否则豫嫔怎如此得宠。赛桑王爷养了她三十年,自然是个和咱们不一样的大宝贝。”说着二人也笑了。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也颇蹊跷。
皇帝人到中年,自然比不得年轻时候,虽然照常临幸嫔妃,侍寝如轮转,但到底日渐稀落了下来。
这一日午后,如懿陪着皇帝在养心殿里,斜阳依依,照出一室静谧。外头的辛夷花开得正盛,深紫色的花蕾如一朵朵火焰燃烧一般,恣肆地张扬着短暂的美丽。那真是花期短暂的美好,艳阳滋暖,它便当春发生,可若一夕风雨,便会零落黄损,委地尘泥。
但,那是顾不得的。花开正好,盛年芳华,都只恣意享用便好。
如懿与皇帝对坐,握一卷《诗经》在手,彼此猜谜。不过是猜到哪一页,便要对方背诵,若是有错,便要受罚。皇帝与如懿都习读汉文,《诗经》并难不倒他们,一页一页猜下来,皆是流利,到把永璂惹得急了。每每猜一页,便抢着背诵下来。稚子幼纯,将那一页诗文朗朗诵来,当真是有趣。也难为他,自《桃天》至《硕鼠》或《邶风》,无不流利。
皇帝连连颔首:“永璂很好。这都是谁教你的?”
永璂仰着脸,伏在皇帝膝上:“皇额娘教,五哥也教。”
皇帝越发高兴:“永琪不错,有了妻室,也不忘教导兄弟。”他抚着永璂额头,谆谆叮嘱:“你五哥自小学问好,许多文章一读即能背诵,你能么?”
永璂倒是老实:“不能,大多要八九遍才会。若是长,十来遍也有。”
皇帝微微摇头,又点头,笑道:“你比你五哥是不如。但,这么小年纪,也算难得了。”说罢又赞永琪,“此子甚好,成家立室后敬重福晋,又不沉溺女色,很是用功。”他说罢,仿佛有些累,便支了支腰,换了个姿势。
如懿打心底里欣慰,不觉笑道:“永琪年长,自是应该的。要不骄不躁才好。”
正说话间,齐鲁向例来请平安脉。他越见老迈,精神却好,向皇帝和如懿请了安,搭了脉,欲言又止道:“皇上脉息康健,一向都好。”
如懿知他老练,不动声色:“本宫瞧皇上面色,最近总是萎黄,可是时气之故?”
皇帝轻咳一声,如懿便默然,牵了永璂告退:“等会儿永璂的福晋还要进宫请安,臣妾先行回去。”
皇帝应准了,如懿牵过永璂的手盈盈告退。到了殿外,她将水璂变到容珮手中,扬一扬脸,容珮即刻会意,带了永璂往阶下候着。
齐鲁年迈,耳力日弱,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大。如懿临风脚下,只作看着殿前辛夷花出神。荡漾的风拂起她花萼青双绣梅花锦缎外裳,髻上一支红纹缠丝玛瑙响铃簪缀着玉珠子,玲玲地响着细碎的点子,里头的话语却隐隐入耳。
皇帝道:“朕腰间日渐酸乏,前日那些药吃着并不大用。可有别的法子?”
齐鲁的声音干巴巴的:“皇上肾气略弱,合该补养。微臣会调些益气补肾的药物来…”
里头的声音渐次低下去。
如懿眉心皱起来,看了候在外头的李玉一眼,缓步走下台阶。李玉乖觉跟上,如懿轻声道:“皇上近日在吃什么药?”
李玉为难,搓着手道:“这些日子的记档,豫嫔小主不如往日多了。可…皇上还是喜欢她。别的小主,多半早早送了出来。”
这话说得含蓄,但足以让如懿明白。她面上腾地一红,便不再言语。
到了是日夜间,皇帝翻的是恪贵人的牌子。这本也无奇,皇帝这些日子,尽顾着临幸年轻的嫔妃。如懿向来困倦晚,因着白日里永琪的福晋来过,便留了海兰在宫里,二人一壁插花样子,一壁闲话家常。
那本不是接嫔妃侍寝的凤鸾春恩车经过的时辰,外头却隐隐有哭声,夹杂在辘辘车声里,在静寂的春夜,听来格外幽凄。
容珮何等精明,已然来回报:“是凤鸾春恩车,送了恪贵人回来。”
时辰不对。
如懿抬起头,正对上海兰同样狐疑的双眸,海兰失笑:“难不成有人和臣妾当年一样,侍寝不成被抬了出来。那是该哭的。”
年岁滔滔流过,也不算什么坏事。说起曾经的窘事,也可全然当作笑谈。
如懿睇她一眼,微微蹙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哭哭啼啼的,明日便成了宫里的笑话。”
容珮会意:“那奴婢即刻去请恪贵人回来。”
不过片刻,恪贵人便进来了.越本是温顺的女子,如今一双眼哭得和桃子似的,满面涨得虾子红,窘迫地搓着衣襟,却忍不住不哭。
如懿赐了她坐下,又命菱枝端了热茶来看她喝下,方才和颜悦色道:“有什么事,尽管告诉本宫。一个人哭哭啼啼,却成了说不出的委屈。”
恪贵人张了张舌头,又把话头咽下,只是向隅嘤嘤而泣。海兰抚了抚她肩头,“哎呀”一声:“春夜里凉,你若冻着了,岂不是叫家里人也牵挂。在宫里举目不见亲,有什么话只管在翊坤宫说,都不怕。”
恪贵人双目浮肿,垂着脸盯着鞋尖上绣着的并蒂桃花朵儿,那一色一色的粉红,开得娇俏明媚,浑然映出她的失意与委屈。她的声音低低的,像蚊子咬着耳朵:“臣妾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伺候了皇上多年,如今倒不懂得伺候了。”
这话有些糊涂.如懿与海兰面面相觑,都有些不安。如懿索性劝她:“话不说穿,除了自个儿难受,也叫旁人糊涂。”
恪贵人盯了如懿一眼,扑通跪下,抱着如懿的裙裾哭道:“皇后娘娘,臣妾也不知哪里伺候得不好。皇上处理政务想是累了,精神气儿不好,臣妾也不敢狐媚皇上,便劝皇上歇息。谁知皇上推了臣妾一把,怪臣妾不懂伺候。”
暖阁里的都是侍过寝的嫔妃,自然懂得“精神气儿不好”是什么意思。海兰怕恪贵人不自在,索性看着别处的影子装聋作哑。
如懿听了这话头,便知不好劝说.只得拉了她起身:“好了,这事儿也不怪你,皇上的心自该在前朝,如今西陲的战事揪着皇上的心昵。”
她不劝尚好,一劝,恪贵人哭得越发厉害:“臣妾向来不是很得皇上喜欢,不过每月侍奉皇上一两回。可这些日子,不止臣妾,许多姐妹都瞧了皇上的脸色。是不是豫嫔一入宫,臣妾等都没有立足之地了昵?”
如懿听得话中有话,便问:“除了你,还有谁?”
恪贵人掰着指头道:“恭贵人、瑞贵人、禧贵人,连颖嫔姐姐都吃了挂落儿,只不过都咬着被角偷偷儿哭罢了,唯有恂嫔,她也被送了出来,只她不在意,”
她说起的,多是蒙古嫔妃,一向又要好,闺房里自然可能说起。如懿听得心惊肉跳,只维持面上平和;“那又干豫嫔什么事?”
恪贵人眼神一跳,有些胆怯,旋即咬着手里的水红绢子恨恨道:“皇上只说豫嫔会伺候人,唯她没有被早早送出来。”
呵,是如懿疏忽了,只看着是记档上侍寝的日子,缺未注意时辰。如懿安慰了恪贵人,便叫好好送回去。海兰睨她一眼,摇了摇头,只道:“恪贵人一说,臣妾可越发好奇豫嫔了,可是什么来头呢?”
这一日逢着李玉不当班,如懿便唤来了他细细追问。李玉忸怩得很,浑身不自在,吞吞吐吐才说了个明白。原来这些日子侍寝,唯有豫嫔最得眷宠,皇帝一时也离不开,而若换了旁人,次日皇帝便有些焦躁,要去唤齐鲁来。
事已至此,如懿亦不能再问,又细细问了皇帝饮食睡眠,倒也如常,也只得打发李玉走了。
如懿心事重重,海兰知她忧心,论起御花园春色繁盛,特意便带了她一同往园子里去。
如懿与海兰挽着手,漫步园中看着春光如斯,夭桃娇杏,色色芳菲,不负春光,怡然而开,便道:“好好的闷坐在宫里说旁人的闲事,还不如来这里走一走呢。春色如许,可莫辜负了。”
海兰笑吟吟道:“皇上不肯辜负六宫春色,雨露均沾,咱们也且乐咱们的便罢。”
花木扶疏,荫荫滴翠,掩映着一座湖石假山。山前一对狮子石座上各有一石刻龙头,潺潺清水从中涌出,溅出一片蒸腾如沸的雪白水汽。假山上薛荔藤萝,杜若白芷,点缀得宣。一座小小飞翼似的亭子立在假山顶上,一个着茜桃红华锦宫装的女子正坐亭中,偶有笑语落下。
“本宫的母家博尔济吉特氏历来只出皇后,本宫仅为嫔位,自然是委屈了。”
似乎是宫女的声音:“皇上不是答应了小主会即刻封妃么?咱们赶在恂嫔前头成了妃子,可不是打了霍硕特部的脸?小主可是为老王爷争气了!”
豫嫔的声音趾高气扬:“不仅是妃位,贵妃,皇贵妃,本富都会一一得到·左右皇上宠爱本宫,不喜旁人,本富有什么可怕的。”
那宫女道:“皇上如此宠爱小主,旁人都成了东施丑妇,看也不看一眼。即便哪日废了皇后由您顶上也是有的,谁叫咱们博尔济吉特氏专出皇后呢!”
豫嫉笑得欢喜而骄傲:“可不是?从太宗的孝端皇后、孝庄皇后,世祖的孝惠皇后,咱们博尔济吉特氏可是出了不少皇后的,如今的皇后也不过是皇上的续弦继妻,那中宫的宝座能不能坐稳,还是两说呢。”
二人笑语得趣。海兰驻足听了半晌,冷笑一声:“皇上要封豫嫔为妃?怎的娘娘与臣妾都不知晓。”
如懿低头拨弄着护甲上缀着的红宝石粒,不咸不淡道:“这样的话,自然是枕畔私语了。且只是封妃,有什么可张扬的。本宫瞧她恨不得坐上后位才高兴昵!”
海兰蹙眉,嫌恶道:“小小妃妾,也敢凌辱中宫!姐姐也该让她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如懿蕴起一抹笑色,清恰如天际杏花淡淡的柔粉:“此刻豫嫔是皇上心尖子上的人,本宫何必去惹这个不痛快。且一次传杖就能灭得了一个人的野心么?笑话!”她神色淡然,转脸道,“听说这阵子纯贵妃身上一直不大好,咱们去瞧瞧她。她也可怜,日夜为了儿子熬心血,也是撑不住了。”
海兰虽然着恼,但如懿这般说,也只得随着她去了。
二人看过绿筠,已是傍晚时分。陪着皇帝用膳的是媾婉。如懿行经永寿宫,看着传菜的太监陆陆续续鱼贯出入,十分齐整安静。皇帝用膳,想来满、蒙、汉菜色齐全,一时流水价往来。海兰眼尖,忽然努了努嘴,见对面长街的转角根下,一个小宫女伸着半个脑袋盯着永寿宫门口。那宫女本掩着身子,若非偶尔被风卷起浅绿裙角,暮色四合之际,倒也不易察觉。
容珮撇了撇嘴,不屑道:“如今底下人越发没规矩了,争风吃醋都派人盯到别人宫门口了,也不管教管教。”
如懿便问:“你认得她?”
容珮点头:“鬼鬼祟祟的主子便有鬼鬼祟祟的奴才,上不得台面,是豫嫔带来的宫女朵云。”
如懿也不多留,只作没瞧见,对三宝道:“留神着点儿。”三宝应承着,众人照旧回宫不提。过了两日,三宝便有了消息:“朵云什么都没做,只看着皇上用膳完毕,便走了。”
如懿思忖片刻:“皇上近日用了什么菜色,你都查了么?”
三宝抹着额上的汗:“都问了.御膳房的规矩,皇上每顿所用菜色大多不同,十日之内绝不重样。倒是皇上喜欢御田米煮的白米饭,每日都用。”他靠近,低声道,“奴才还查了,为皇蠢上做御田米饭的,是与豫嫔小主沾亲带故的。”
如懿眼神一跳,旋即淡然,挥了挥手:“下上吧。”
次日,皇帝下朝,来翊坤宫看过了永璂,便与如懿说起豫嫔封妃之事:“恂嫔虽然年轻,但总是冷冷淡淡的,不如豫嫔温柔热情,又出身高贵。”
如懿脸上瞧不出分毫不悦之色:“说来博尔济吉特氏本是比霍硕特部尊贵些。”
皇帝以为她赞成,便也中下怀:“朕给豫嫔妃位,也是给她母家脸面。所以皇后,豫嫔封妃的礼仪,一定要格外隆重。”
如懿答应着,一脸欢愉得体:“豫嫔既得皇上心意,臣妾一定会好好办妥封妃之事,务求体面风光。”
皇帝走后,如懿便唤来豫嫔密密商量封妃之事。如懿的谦和之色,让豫嫔愈加得意,连容珮奉上的一对金风双头珊瑚珠钗亦不客气地笑纳:“皇后娘娘如此厚爱,臣妾也不敢推辞了。”
如懿含笑:“本宫年纪渐长,看你们几个年轻的伺候皇上如此妥帖,本宫自然高兴。”
外头有乐声传进,如丝如缕,悠扬清逸,反反复复只唱着同一首曲子。
“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画,天教入鬟长。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如懿闻声侧耳倾听,不禁轻吟浅唱。
豫嫔听了数遍,也生了好奇之心:“怎么皇后娘娘根喜欢这首歌么?外头的歌姬一直在唱这首呢。”
如懿温柔的面庞泛起无限怅惘:“这酋曲子是唐玄宗的《好时光》。本宫与皇上多年相处,皇上最爱在晨起时分这首曲予。如今本宫年长,不比你们时时能见到皇上,所以唤来歌姬解闷罢了.”
豫嫔“哎哟”一声,眸中晶亮一转,侧耳听了片刻,掩唇笑道:“娘娘是中宫皇后,怎么会见不到皇上?可是怪臣妾陪着皇上太多么?”
如懿抚着云鬓青丝,苦笑道:“色衰而爱弛,每曰晨起看见新生的白发,就提醒着本宫青春不再。而太年轻的女子,娇纵任性,皇上也未必喜欢。如你这般解风情,又有大家名门的尊贵,最合皇上心意。所以新人里头,皇上也只属意你封妃。”
容珮忍不住插嘴:“是呢。令妃娘娘入宫多年,儿女成群,也不过是妃位。
小主真是前途无量。”
如懿越发器重,扶住豫嫔的双手:“册封礼的事本宫会为你安排好,一定让你风风光光,享受博尔济吉特氏该享受的荣耀。”
豫嫔饱满如银月盘的脸上洋溢着无可掩饰的喜悦,欠身告退:“那便多谢皇后娘娘了。”
她说罢,便扶了侍女的手大剌刺离去。容珮见她这般,忧色忡忡道:“皇后娘娘近日爱听这首曲子也罢了,怎么好好的让豫嫔听去,窥知了皇上和娘娘的喜好。好没意思。”
“有没有意思,不在这一时!”如懿轻轻一笑,“如今本宫算是知道豫嫔的好处了,待字闺中久了,竟是个妇人的体貌,稚童的脑子。难怪是男人都会喜欢。”她侧首取过一把小银剪子,看着镂雕云龙碧玉瓶中供着一捧捧碧桃花,挑了数段有致之枝,——利落剪下,轻轻哼唱:“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
镀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