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五册 > 第二十八章 新秀

第二十八章 新秀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五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京中夏日炎炎,夜来也有不退的热息。微风不起,水晶帘止。唯有殿中供着的满捧蔷薇,缀着艳红莹透的花瓣,被冰雕的凉意凝住郁郁花香。
皇帝在暖阁翻阅书卷,如懿相伴在侧,往青玉狮螭耳炉中添入一小块压成莲花状的香印,又加以银叶和云母片,使香气均匀。那袅袅淡烟,溢出雨后梧桐脉脉翠色的清逸,衬得四周越发安宁。
嬿婉跪伏在外已有一刻,她的哭声哀哀欲绝:“皇上阳气甚足,可以抵御一切妖邪。臣妾恳请您将永璐暂养在养心殿,求您龙气庇佑,让永璐渡过这一劫。”
她的哭求声撕心裂肺,足以让任何一个路人动容。如懿伴在皇帝身侧,轻声询问:“皇上,令妃如此哭求,您不答应么?”
殿外的哭求带着寒绝的气息:“皇上!皇上!臣妾父母俱亡,兄弟戴罪。除了您的怜悯,除了永璐,臣妾便无依无靠。若是永璐不保,臣妾宁可跪死在宫门前!”
皇帝的眼底有着罕见的哀伤与迷茫:“如懿,朕很难去断定永璟之死是否一定与令妃有关,但朕真真切切地知道,若非朕这般宠爱,她的额娘也不会生了妄心来谋害你的孩子。”
如懿定定望着皇帝:“臣妾不敢多言,但求皇上明白。”
皇帝的面上闪过一丝软弱:“可在门外的,也是朕的儿子,真不能完全置之不理。”
如懿颔首,侧身坐在他身边:“令妃的请求不算是过分,可若说永璟之死她完全无辜,臣妾也不敢全信。”
皇帝握住她的手,他的手心是潮湿的,在夜风依旧醺热之下,触觉微凉。她轻轻叹息:“皇上固然应该救永璐,不为别的,只为他是您的血脉。但…”
皇帝点头,打开殿门,居高临下地望着怀抱永璐哭得妆容凌乱的嬿婉:“你与永璐留下,朕许你在此照料。”
接下来的十数日,嬿婉与永璐暂居于偏殿臻祥馆内,留太医数名一同照顾。皇帝每日必探视永璐,却甚少与嬿婉说话。嬿婉亦不多求,之事衣不解带悉心相守,夜来目不交睫,白日便跪在佛像前祝祷,人也消瘦不少。
不过半月,嬿婉便添了下红之症,接连的生产对她的身体损伤颇大,又兼两次都未曾好好坐月,气恼忧烦。她起初还不敢明言,只是忍着照顾永璐,直到不能起身,才不得不于永璐床榻之侧再添一床,方便就近医治照顾。
这一来,便是和敬公主也添了怜悯之心,入宫时瞧见一二,便嘱人送了人参燕窝过去。偶然没有宫人伺候在前时,和敬抱着小儿,引袖哀哀求道:“令娘娘再有不是,皇阿玛也该看在认得分儿上。再者永璐早产,令娘娘卧病,不都是为了救庆佑而起的。”
皇帝只疼爱地摸着庆佑绯红滚圆的小脸,仿佛未曾听到与令妃相关之语:“庆佑只是小名儿。”他沉吟,“得起个压得住的大名。嗯,像他父亲一般是个英雄。就叫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
和敬含笑:“是钢铁的意思,真是个好名字。”
皇帝笑语:“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上次落到水里都能无恙,是个后福无穷的孩子。”
和敬眼中泛起一层泪光,婉声劝道:“皇阿玛,女儿的儿子固然后福无穷,可永璐还躺在偏殿呢。令娘娘纵有千错万错,爱子之情是不错的。且内务府只按贵人份例给永寿宫开销,令娘娘还养着永璐,母子俩以后的委屈大着呢。”
皇帝脸色微沉,侧身坐下端过茶水抿了一口:“你替令妃求情?”
和敬颇有恻然之色:“一个女人没有夫君的恩宠,想要安然度日是何等艰难。当然皇阿玛忙于政事,陪伴额娘的时候不多,额娘贵为皇后,又是也不得不防着嫔妃僭越,何况令娘娘只是出身汉军旗的小小妃子。”
皇帝微有不豫之色,对着和敬仍是语气温然:“璟瑟,后宫中许多事,你并不明白。”
和敬低头,拂弄着衣角垂落的银丝串碎玛瑙络子:“女儿不明白,皇阿玛也未必明白。额娘薨逝之后,皇阿玛才知许多事原是误会。可是与额娘生死两隔,许多事终究也来不及了。若令娘娘之事真有误会在其中,却牵连母子三人,皇阿玛是否也觉得无辜?”
和敬所言,字字锥心,几乎勾起皇帝心底的隐痛。他拍一拍和敬的手,温和道:“璟瑟,皇阿玛年纪大了,只有你会这么对皇阿玛说话。”
和敬嫣然一笑,却不失端庄风范:“女儿是皇阿玛的长女,也是唯一的嫡女,是皇阿玛抱着长大的。”她凝神片刻,“而且,女儿也是心疼皇阿玛。十三弟夭折,皇阿玛一定很希望十四弟可以康健成长。”
皇帝拧一拧她的鼻子:“果然再怎么长大,终究是朕的小女儿。朕会吩咐下去,复令妃素日待遇,也会常去看她们母子。”
和敬神色安娴,静静施礼。她胸前鎏金莲苞扣上垂落的流苏是琉璃蓝色,长长地拂落在她云蓝暗纹闪金片樱花衣袖上。她行动间腰肢轻曲,流苏却纹丝不动。
皇帝看着她姣好容颜,气质玉曜,不觉黯然:“璟瑟,你与你额娘长得真像。她嫁与朕的时候,也很喜欢这样笑。”
和敬如樱红唇抿起一抹温娆笑意:“额娘在天有灵,一定明白皇阿玛对她的记挂。”二人言罢,皇帝便去祈妃宫中。此时祈妃已然有孕,皇帝甚为关怀。而祈妃也因为六公主的早夭,格外地小心翼翼,几乎闭门不出,安心养胎。
和敬转曲廊,入偏殿,见了正在督促乳母喝药化给永璐的嬿婉,嬿婉见了和敬,忙忙迎上来,笑中却带了泪:“公主,你来了。”
和敬细黑的眉微微蹙起:“不必这样哭,我知道永璐快好了。”
嬿婉殷勤劝坐,又从春蝉手中亲自接了茶盅奉上,颇为赧然:“臣妾身边没有什么好茶,这是去岁的毛尖,还请公主将就着喝。”
和敬接住茶盏,却也不喝,只是随手撩于一边。嬿婉会意,示意春蝉带了众人退下。乳色的水汽将和敬端正的脸模糊出一点儿柔和的神色,她淡淡笑道:“恭喜,很快就能复了妃子之位,皇阿玛也会常来看你们母子。”
嬿婉泪盈于睫,却怕和敬不喜,只得忍住了,伏身就要叩谢:“多谢公主大恩。”
和敬也不看她,捻着绢子端坐着:“行礼便大可不必了,你毕竟是我的庶母。要皇阿玛知道,还以为我不懂得尊敬长辈。”嬿婉答应着便要起身,和敬又道:“若是额娘还在,你们都是侍奉她的妾侍,我也不会对你另眼相看。要知道,能救庆佑,虽是我要谢你的,但也是你的本分。”
嬿婉连连诺诺:“我也不过是巧合。能救了世子,是积善积福之事,是成全了我。”
“积善积福?额娘生前倒是驭下和善,温柔勤俭。”和敬轻轻地叹息一声,无限怅惘,“可惜,额娘这么早便不在了。”
嬿婉谦卑而恭敬:“我曾经侍奉过孝贤皇后,孝贤皇后温和端庄,气度高华。我心里,只有她一人才是垂范天下的皇后。”
和敬瞟着她:“我成全你,并非因为你这些话。我只是不喜欢看那个人霸占了额娘的后位。那个位子,不是她的,也不必叫她安稳坐着。”
嬿婉低首敛眉,不敢应答,只是谦卑地道:“皇后终究是皇后…”
和敬冷冷打断:“我相信你不是无用之人。你可以凭着孩子的病况住进养心殿得到皇阿玛的宠爱,就不会辜负我的期望。恰如你知我知,永璐的病,其实并没那么要紧。”
嬿婉扬起惨白的素颜,望着和敬笃定的笑意,将它深深记在了心里。
到了十二月间,北风正劲,祈妃便生下了一个女儿,序第八,取名璟婳。祈妃自得此女,以为六公主再度而来,欣喜若狂,将玉团似的女儿疼得不知该如何才好,将其余事都撇在一边,专心养育公主。
而此时,嬿婉已然再度有孕,并于次年生下皇九女璟妘。虽然自此皇帝对她的宠幸不比往日,但接连三年生下子女,如二十一年七月十五日所生的皇七女璟妧,二十二年七月十七日生皇十四子永璐,二十三年七月十五日生皇九女璟妘。连续的生育到底巩固了嬿婉的地位,让她成为与纯贵妃一般生育最多的嫔妃。
嬿婉立于长廊之下,逗着乳母怀中的永璐和璟妘,柔柔微笑。她的眼底是深深的渴望与期盼:“本宫可不能成了第二个纯贵妃,只有尊位而无宠爱。”
乾隆二十三年秋,因着宫中嫔妃渐长,皇帝少有可心之人。嬿婉连续生育,难免损了身体,不得不暂停了侍寝,卧床养息。而向来得宠的祈妃也因生下八公主产后惊风,便缠绵病榻,亦不便再侍奉君上。内务府便提议要广选秀女充斥后宫,也好为皇家绵延子嗣。
这一年九月,便由如懿和太后陪着皇帝主持了殿选。这次入选的,除了太后母家的远亲钮钴禄氏为诚贵人,礼部尚书德保之女索绰伦氏为瑞贵人,最为出挑的,应当是蒙古霍硕特部亲王送来的女儿蓝曦格格。另有几位位分偏低的常在,都是江南织造特意送入宫中的汉军旗包衣,虽然身份低微,但个个都是容貌昳丽的江南佳丽。霍硕特氏蓝曦一入宫便被封为恂嫔,格外受皇帝恩宠。大约也是如前朝所言,霍硕特部不如大清的姻亲博尔济吉特氏一般显赫出众,并且因为曾经暗地里自主准噶尔部作乱而被皇帝侧目,为求一席保全之地,也不得不与其他部族一般献出自己的女儿与大清共结姻亲之好来寻得庇护。
恂嫔的一枝独秀,连着十六年选秀入宫的颖嫔巴林氏、恭贵人林氏、禧贵人西林觉罗氏、恪贵人拜尔果斯氏,成为妃位以下的嫔妃中恩眷最盛的女子。亦因为她们的年轻的美与活力,格外受到皇帝的垂怜。再加之更早入宫的令妃,帝王的垂爱,便常常流连在她们这些娇然盛放的花朵之上。
宫中的选秀,向来不过是循例而已。把这天下的美人都收罗一遍,才是尽了皇家的权势了。其实皇帝宫中妃嫔的来源,选秀不过是一小拨儿,有宫女承恩侍上的,有外头大臣亲贵进献的,有蒙古各部选的,林林总总,总是有新的美人一朵一朵地开在御花园里头,谢了一朵再开数十朵,永远没有凋零的时候。
这一日是选秀后的第三日,一切新人的封号住所都已安排妥当,如懿便携了容珮去养心殿书房看望皇帝。
这一年入冬早,十月间便下了几场大雪,倚梅园的梅花早已绽了好些花苞,盈盈欲放。如懿看了欢喜,便命人折了几枝最好的白梅,一并带了过来。
书房里静悄悄的。皇帝坐在堆积如山的折子后头,李玉带了两个机灵的小太监随侍在旁。金鼎香炉里悠然扬起一缕白烟,如懿轻轻一嗅,便知是皇帝常用的沉水香,旋即请了一安道:“沉水香辛、苦、温,暖腰膝,去邪气,有温中清神之效,这个时节用是再好不过了。”
皇帝见她来了,搁下笔含笑道:“好是好,但是沉水香是暖香,问多了难免昏昏欲睡,若是开窗,也不合宜。”
如懿只是一笑,折下几朵白梅的花苞放进香炉里,再盖上鹤嘴赤金香炉盖,将其余的白梅供养在清水瓶中,安静道:“梅花有清冽之气,犹以白梅为甚。暖香中有清气,皇上可喜欢么?”
皇帝含了欣悦之意,起手携过她的手道:“外头刚下过雪,怎么还过来,也不怕着了寒气?”
如懿扬一扬脸,容珮端出一盘焦香四溢的烤羊肉和一壶白酒来。如懿道:“想起从前在潜邸中,和皇上偷偷烤了羊肉喝酒,今日就特意烤了这个,以慰当日豪情。”
皇帝惊喜道:“正好外头下过雪,咱们移到窗下来,边看雪边吃这个。”说罢又笑,“折了白梅来这般清雅,原来也是个酒肉之徒。”
如懿俏然一笑:“喝酒吃肉,原来就是人生雅事,皇上何必把它说俗了呢。难不成还不许臣妾‘老夫聊发少年狂’么?”
李玉和容珮立刻布置,二人挪到暖阁的窗下,将酒肉搁在小几上,将长窗支了起来。如懿冷得一哆嗦,笑道:“可受不了,这么大的风,好冷!”
皇帝倒了一杯酒送到她嘴边:“来,赶紧喝一口暖暖。喝下就不冷了。”
如懿一仰脖子喝下,见皇帝只顾着吃那烤羊肉,不觉得意:“皇上是不是吃着觉得不大一样?”
皇帝连连下筷,笑道:“没有腥膻味,是口外的肥羊。肉质细嫩,应该还是小羊。”皇帝闭上眼细细品了片刻,“有松枝的清香,还有菊花的甘冽…”
“全中了!”如懿抚掌大乐,“就是用松枝烤的,考的时候羊肚子里撒了经霜的菊花瓣。皇上是个吃客!”
皇帝扬扬自得:“每日处理着天下的朝政,也该享用这天下的美食、美景与美人。”
如懿连连摇头,鬓边一支赤金凤东珠发簪的红宝琉璃流苏沙沙地打在鬓边,仿若迎风的红梅点点,越发衬得人面桃花:“皇上刚选了秀女,还嫌这美人不足么?”
皇帝笑吟吟道:“你以为朕选进来的一定是年轻貌美的女子?”他扬声唤道:“李玉,把朕案上的第三份折子拿来。”
如懿喝了一盅酒,抱着手炉取暖,只见李玉递了一份折子上来。皇帝吩咐道:“李玉,给皇后瞧瞧。”
如懿却不伸手去接,只盈盈看着皇帝,笑得慧黠:“不算干政?”
皇帝失笑:“后宫之事,不算干政。”
如懿呵了呵手,打开一看,不觉失笑:“博尔济吉特部地赛桑王爷是疯了么?三十岁的女儿还要送进宫为嫔妃,还说不求名分高贵,只求以贵人身份侍奉在侧,奉洒扫之职。赛桑王爷的格格,草原上的明珠,哪里找不到好人家了?”
皇帝亦是摇头:“据说赛桑的女儿厄音珠格格曾经许配过三次人家,都是未过门男方就暴毙了。草原上的喇嘛替她算过,要嫁世间最尊贵之人才能降得住她的克夫之命,所以赛桑一拖再拖,就拖出了一个三十岁还云英未嫁的女儿。”
如懿沉吟片刻,夹着一筷子羊肉却不吃,倒被冷风吹了一阵,直吹的银筷子的细链子簌簌作响,却只瞧着皇帝不作声。
皇帝道:“你想到什么?直说便是。”
如懿抿了抿唇道:“喇嘛的传说只是一种说法,为何从前不提,如今却突然提起来?厄音珠格格未嫁先丧夫的确是可怜,不过若不是霍硕特部的蓝曦格格被皇上册为嫔御,恐怕博尔济吉特部也不会如此焦灼吧?”
皇帝饮了一口酒,恋上微微泛起晕红光彩:“你再说便是。”
“臣妾听闻草原各部一直不睦,虽然都臣服于大清,但私下里争夺烧杀之事也时有耳闻。霍硕特部与博尔济吉特部不睦已久,博尔济吉特部是爱新觉罗氏的姻亲,若要选妃,本就该博尔济吉特部为先,估计霍硕特部亲王也是看准了博尔济吉特部无适龄的少女可选,所以才会送了女儿蓝曦格格,以求来日若有纷争,可得皇上庇护。且自成准噶尔之事后,霍硕特部自知见罪于大清,也是示好之举。这样一来,博尔济吉特部王爷可不是要着急了?选来选去,只有一个三十岁的亲生女儿,也只好忙不迭地送来了。”
皇帝朗声笑道:“皇后见微知著。那么皇后以为,朕该如何?”
如懿起身行礼道:“皇上胸怀天下,是蒙古各部若掌中之物,区区女子之事,怎会要问臣妾,自然是早有定夺了。”
皇帝执过她的手笑道:“你是皇后,朕自然要知道你与朕是不是一心?”
这话却是问得险了。她是皇后,自然不能心胸狭窄,落了个妒忌的罪名。何况…她有六宫之主的位子,宫里多一个人,只好比御苑里多开了一朵花,便有什么可怕的。她悄悄打量着皇帝的神色,她还是悠然自得的样子,仿佛是毫不在意。可是如懿却知道,他这样的神情,便是什么都拿准了的,偏偏,他又是那样多情的性子。
如懿沉思片刻,思量着慢慢道:“其实只要是博尔济吉特部王爷的女儿,不管是三十老女还是丑若无盐,皇上都不会在意。因为皇上的心胸里,选秀进来的,不只是一个女人,而是蒙古各部的平衡之势。”
皇帝的眼幽深若潭水,一点一点地绽出笑的涟漪:“不愧是朕的皇后。”
如懿含笑道:“那么,皇上如何定夺?”
“朕取的不是一个女子,一个嫔妃,而是蒙古的博尔济吉特部。”他咬重了口音,拿手指蘸了白酒在小几上写了个“取”字,“是取,而不是娶,取一女子在宫中,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如懿浅浅失笑:“皇上如今正宠着恂嫔,倒不怕她吃味?”
皇帝轻哼一声:“朕便是要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朕宠着谁,也不是高枕无忧。既然都是朕的奴才,权衡一些,也叫他们好自为之。”他停下,夹了一筷羊肉慢慢嚼了,“有了蓝曦和厄音珠在宫中,便是平衡了霍硕特部和博尔济吉特部在宫中的势力。而朕,未必要给恩宠,只要是礼遇即可,就如一个摆设一般。”
如懿心中微寒,仿佛是殿外的风不经意吹入了心中,吹起了一层冰瑟之意。
容不得她多想几分,皇帝的声音已经在耳边:“朕已想好,给博尔济吉特氏厄音珠嫔位,与霍硕特氏位分相同。”他微微沉吟,“便封为豫嫔。皇后看看还有什么宫殿可以安置?”
如懿旋即回过神来,笑容如常平和:“这次的新人里,恂嫔和诚贵人住在景仁宫,便是恂嫔为主位。瑞贵人、白常在、陆常在跟着祈妃住在景阳宫。承乾宫暂时无人住着。”她小心翼翼地觑着皇帝的脸色,暗示着可能会到来的让他不悦的记忆,“倒是舒妃死后,储秀宫一直空着,尚无人居住。不如…”
皇帝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仿佛为窗外冰雪所浸,冻得寒冷而坚硬。他摆一摆手,很快打断了如懿话语的尾音:“不必了。”
他的话简短而有深重的力度,如懿立即明白,却还是试探:“可是皇上,舒妃死后,储秀宫一直空着,也不大好。”
皇帝的脸色似乎是厌弃,不愿多谈及:“舒妃自焚,乃不祥之人,她的居处也不必让旁人先住着。至于承乾宫,与你的翊坤宫相对,没有合适的人,朕也宁可空着。”他略略缓和,提高了唇角扬起的弧度,“豫嫔么,不拘哪个宫里,先让她住着,当个主位就是。”
如懿思忖着道:“永和宫自玫嫔死后尚无主位,只有几个位分低的贵人、常在住着,倒也合适。”
皇帝拨着盘中的羊肉,漫不经心道:“那就是永和宫吧。”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