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五册 > 第二十一章 海兰

第二十一章 海兰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五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冬日时光便这么一朵朵绽放成了春日林梢的翡绿翠荫。今年御苑春色最是撩人,粉壁花垣,晴光柔暖,春心无处不飞悬。却原来都是旁人的热闹,旁人的锦绣缀在了苍白无声的画卷上,绽出最艳最丽的锦色天地。
容珮长日里见如懿只一心守着永璂,呵护他安好,余事也浑不理会,便也忍不住道:“皇后娘娘,皇上倒是常常唤奴婢去,问起十二阿哥的情形呢。只是奴婢笨嘴拙舌的,回话也回不好。奴婢想着,皇上关怀十二阿哥,许多事娘娘清楚,回得更清楚呢。”
如懿低头仔细看着江与彬新出的一张药方,不以为意道:“本宫不是不知,本宫往太后处请安时,皇上也偶来探望永璂。永璂病情如何,他其实都一清二楚。”
容珮见如懿只是沉着脸默默出神,越发急切道:“皇后娘娘,恕奴婢妄言一句,如今十二阿哥这么病着,娘娘大可借此请皇上过来探视,见面三分情,又顾着孩子,娘娘和皇上也能借机和好了。”
如懿心下一酸,脸上却硬着,并无一丝转圜之意:“永璂这么病着,皇上若是自己不愿意本宫在时来,强求也是无用。”
容珮咬着唇,想要叹,却强忍住了,气道:“这些时日皇上只在令妃小主宫里,只怕也是令妃设计阻拦了。”
日影将庭中的桐树扯下笔直的暗影,这样花香沉郁的融融春色里,也有着寂寞空庭的疏凉。望得久了,那树影是一潭深碧的水,悄然无声地漫上,渐渐迫至头顶。她在那窒息般的脆弱里生了无限感慨:“想要来的谁也拦不住,你有何必这般替皇上掩饰?”
容珮素来沉着,连日的冷遇,也让她生了几分急躁,赤眉白眼着道:“可皇上若不来,岂不是和娘娘越来越疏远了?”
如懿闭上了眼睛,容珮的话是折断了的针,钝痛着刺进了心肺。她极力屏息,将素白无饰的指甲折在手心里,借着皮肉的痛楚定声道:“借孩子生病邀宠,本宫何至于此?”
容珮一时也顾不得了,扬着脸道:“不如此,不得活。这后宫本就是一个泥淖,娘娘何必要做一多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她觑着如懿的神色,大着胆子道:“娘娘是后宫之主,但也身在后宫之中。许多事,无谓坚持。夫妻之间,低一低头又如何?”
“白莲花?”如懿自嘲地笑笑,在明灿日光下摊开自己素白而单薄的手心,清晰地手纹之中,隐着多少人的鲜血。她愧然:“身在混沌,何来清洁?满宫里干净些的,怕也只有婉嫔。可来日若洪水滔天,谁又避得过?所以本宫低头,又能换来什么?眼前一时安稳,但以后呢?以后的以后呢?”
容珮猛然跪下,恳求道:“不顾眼前,何来以后?皇后娘娘万不能灰了心,丧了意!”
“不灰心,不丧意。夫君乃良人,可以仰望终身!可本宫身为皇后,痛失儿女,家族落寞,又与夫君心生隔阂。本宫又可仰望谁?”一而再,再而三,魅力自持,但深深蹙起的眉心有难以磨灭的悲怆。如懿的眼底漫起不可抑制的泪光,凄然道:“如今满宫里传的什么诗你会不知?皇上拿着本宫与孝贤皇后比,且又有什么可比的。活人哪里争得过死人去!”
容珮从如懿指间抽过娟子,默然替她拭了泪,和声劝道:“皇上这诗听着是搓磨人的心,多少恩爱呢,只在纸头上么?但一时之语作得什么数?且这些年来,皇上想念孝贤皇后,心中有所愧疚,所以写了不少诗文悼念,娘娘不都不甚在意么?说来…”她看一眼如懿,直截了当,“说来,这宫里奴婢最敬服的是愉妃小主。她若见了这诗,必定嗤之以鼻,毫不理会。所以论刚强,奴婢及不上愉妃小主半个指头。”
如懿听她赞海兰,不觉忍了酸涩之意,强笑道:“海兰生性洒脱,没有儿女情长的牵挂,这是她一生一世的好处。而本宫从前不在意,是心中有所坚持。经了这三番五次的事,本宫难道不知,自己只占了个皇后的名位,在皇上心里,竟是连立足之地都没有的。本宫还能信什么,坚持什么?不过是强留着夫妻的名分,勉强终老而已。”
“娘娘可勉强不得。您这心思一起,不知要遂了多少人的心愿呢。宫里多少人传着这诗,尽等着瞧咱们翊坤宫的笑话。奴婢已经吩咐了下去,不许底下的人露出败色儿来,也不许与人争执,只当没长耳朵,没听见那些话。”
如懿含了一丝欣慰,拍拍容珮的手,“你在,就是本宫的左臂右膀,让本宫可以全心全意照顾永璂。伺候过本宫的人,阿箬反骨,惢心柔婉,你却是最刚强不过的。有你,本宫放心。”
容珮着实不好意思:“奴婢哪里配得上皇后娘娘这般赞许。奴婢能挡的,是虾兵蟹将。娘娘得自己提着一口气,墙倒众人推。咱们的墙倒不得,只为了冤死的十三阿哥的仇还没报,十二阿哥的前程更辜负不得!”
心似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隐隐作痛,鼻中也酸楚。日光寂寂,那明亮里也带着落拓。这些日子里,面子上的冷静自持是做给翊坤宫外的冷眼看的,心底的痛楚、委屈和失落,却只能放在人影之后,缩在珠帘重重的孤寂里,一个人默默地吞咽。这样的伤绪说不得,提不得。一提,自己便先溃败如山。所以没有出口,只得由着它熬在心底里,一点点腐蚀着血肉,腐蚀得她蒙然发狂。“本宫知道,这诗突然流传宫中,自然是有古怪。可毕竟白纸黑字是皇上所写,否则谁敢胡乱揣度圣意。本宫自知不是发妻,却也不愿落了这样的口实,叫皇上自己比出高低上来。”
容珮望着如懿倔强而疲惫的容颜,静了半晌,怔怔地说不出话来,良久方叹息不已:“皇后娘娘,奴婢算是看得分明了。在这宫里,有时候若是肯糊涂些浑浑噩噩过去了,便也活得不错。或是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怕,倒也相安无事。可若既要求个两心情长,念着旧日情分,又要维持着尊荣颜面,事事坚持,那么,真当是最最辛苦,又落不得好儿。”
仿佛是暮霭沉沉中,有巨大的钟声自天际轰然传来,直直震落与天灵盖上。曾几何时,也有人这样执意问过:“等你红颜迟暮,机心耗尽,还能凭什么去争宠?姑母问你,宠爱是面子,权势是里子,你要哪一个?”
那是年少青葱的自己,在电转如念间暗暗下定了毕生所愿:“青樱贪心,自然希望两者皆得。但若不能,自然是里子最要紧。”
不不不,如今看来,竟是宠爱可减,权势可消,唯有心底那一份数十载共枕相伴的情意,便是生生明白了不得依靠,却放不下,割不断,更不能信。原来所谓情缘一场,竟是这般抵不得风摧雨销。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有了与他并肩共老的可能,才知道,原来所谓皇后,所谓母仪,所谓夫妻,亦不过是高处不胜寒时彼此渐行渐远的冷寂,将往日同行相伴的恩情,如此辗转指间,任流光轻易抛。
这夜下了一晚的沥沥小雨,皇帝宿在永寿宫中,伴着有孕而日渐缠绵的嬿婉。这一夜,皇帝听得雨声潺潺,一早起来精神便不大好。嬿婉听了皇帝大半夜的辗转反侧,生怕他有起床气,便一早悄声起来,嘱咐了小厨房备下了清淡的吃食,才殷勤服侍了皇帝起身。
宫女们端上来的是熬了大半夜的白果松子粥,气味清甘,入口微甜。只要小银吊子绵绵地煮上一瓮,连放了多少糖调味,亦是嬿婉细细斟酌过,有清甜气而不生腻,最适合熨帖不悦的心情。
皇帝尝了两口,果然神色松弛些许,含笑看着嬿婉日渐隆起的肚腹:“你昨夜也睡得不大好,还硬要陪着朕起身。等下朕去前朝,你再好好歇一歇。”
嬿婉半羞半嗔地掩住微微发青的眼圈,娇声道:“臣妾初次有孕,心内总是惶惶不安,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不能有福顺利为皇上诞下麟儿,所以难免缠着皇上些,教皇上不能好好歇息。”
她的笑容细细怯怯的,好似一江刚刚融了冰寒的春水蜿蜒,笑得如此温柔,让人不忍拒绝。这样的温顺驯服教人无从防范,更没有距离,才是世间男子历经千帆后最终的理想。年轻时,固然不喜欢过于循规蹈矩、温顺得没有自我的女子,总将目光停驻于热烈灼艳的美,如火焰般明媚,却是灼人。而这些年繁花过眼,才只聪慧却知掩藏、驯服而温柔风情的女子,才最值得怜惜。恰如眼前的女子,分明有着一张与如懿年轻时有几分肖似的脸,却没有她那般看似圆滑实则冷硬的距离和冷不防便要刺出的无可躲藏的尖锐棱角。有时候他也在后悔,是不是当时的权衡一时砾偏颇,多了几分感性的柔和,才给了如懿可以与自己隐隐抗衡的力量,落得今日这般彼此僵持的局面。
这样的念想,总在不经意间缓缓刺进他几乎要软下的心肠,刺得他浑身一凛,又紧紧裹进身体,以旁人千缕柔情,来换得几宵的沉醉忘怀。皇帝深处臂膀,揽住她纤柔的肩,温柔凝睇:“你什么都好,就是凡事太上心,过于小心谨慎。朕虽然愿意多陪陪你,多陪陪咱们的第一个孩子,可是朕毕竟是国君,不可整日流连后宫。”
嬿婉娇怯怯地缩着身子,她隆起的肚腹显得她身量格外娇小,依在他怀中,一阵风便能吹倒似的。她脸上的笑意快撑不住似的,懂事地道:“皇上说得是,晋贵人也常常这般劝解臣妾,要臣妾以江上社稷为重,不要顾一时的儿女情长。晋贵人出身孝贤皇后母族,大方得体,有她劝着,臣妾心里也舒坦许多。”
皇帝安抚似的拍了拍她圆润明亮的脸庞:“难得晋贵人懂事,倒不糊涂。只是这话说的口气,倒是和当日孝贤皇后一般的正经。”他似有所触动,“为着璟兕之死,晋贵人和庆贵人从嫔位降下,也有许久了吧。朕知道,你是替她们求情。”
嬿婉寒星双眸微微低垂,弱弱道:“皇上痛失五公主和十三阿哥,晋贵人和庆贵人的错也是不能适时安慰君上的伤怀,失了嫔御之道。只是小惩大诫可以整肃后宫,但责罚过久过严怕也伤了后宫祥和。毕竟,晋贵人出自皇上发妻孝贤皇后的母族,庆贵人也是当年太后所选。”
皇帝听她软语相劝,不觉道:“这原该是皇后操心的事,如今却要你有身子的人惦记。罢了,朕会吩咐下去给晋贵人和庆贵人复了嫔位。”
嬿婉笑语相和,见皇帝事事遂愿,提着的一颗心才稍稍放下,又夹了一筷子松花饼,自己吹去细末,才递到皇帝跟前的碟中。那是一个黄底盘龙碟,上写段红“万寿如意”四字,皇帝的目光落在“如意”二字上,眼神便有些飘忽,情不自禁道:“如懿…”
嬿婉心口猛地一颤,徒然想起昨夜皇帝辗转半晌,到了三更才朦胧睡去,隐约也有这么一句唤来。夜雨敲窗,她亦困倦,还当是自己听错了,却原来真是唤了那个人的名字。
嬿婉心头暗恨,双手蜷在阔大的滚榴花边云罗袖子底下,恨恨地攥紧,攥得指节都冒着酸意,方才忍住了满心的酸涩痛意,维持着满脸殷切而柔婉的笑容,柔声道:“前几日内务府新制了几柄玉如意,皇上还没赏人吧?臣妾这几夜总睡不大安慰,起来便有些头晕。还请皇上怜惜,赏赐臣妾一柄如意安枕吧。”
皇帝听她这般说,果然见嬿婉脂粉不施,脸色青青的,像一片薄薄的钧窑瓷色,越发可怜见儿的了。他有些怜惜地卧一握她的手腕:“身上不好还只顾着伺候朕?等下朕走了,你再好好歇歇,朕嘱咐齐鲁来替你瞧瞧。再者,若得空儿也少喝别人往来,仔细伤了精神应付。左右这几日你额娘便要入宫来陪你生产,你安心就是。”
嬿婉再四谢过,却见守在殿外的一排小太监里,似是少了个人,便问道:“一向伺候皇上写字的小权儿上哪里去了?这两日竟没见过他。”
皇帝的脸色瞬即一冷,若无其事道:“他伺候朕不当心,把许多不该他看见不该他留心的东西传了出去。这样毛手毛脚,不配在朕身边伺候。”
嬿婉暗暗心惊,脸上却是一丝不露,只道:“也是。在皇上身边伺候,怎能没点儿眼色,倒叫主子还迁就着他!”
皇帝慢慢喝下了一碗红枣银耳,和声道:“你怀着身孕,别想这些。这几日你额娘快进宫了吧?朕叫人备了些金玉首饰,给你额娘妆点吧。”
嬿婉喜不自胜地谢过,眼看着天色不早,方才送了皇帝离去。那明黄的身影在细雨蒙蒙中越来越远,终于成了细微一点,融进了雨丝中再不见踪影。嬿婉倚靠在镂刻繁丽的酸枝红木门边,看着一格一格填金洒朱的“玉堂富贵”花样,玉兰和海棠簇拥着盛开的富丽牡丹,是永生永世开不败的花叶长春。
那么好的意头,看得久了,她心里不自禁地生出了一点儿软弱和惧怕,那样的富贵不败到底的死物,她拼尽了力气抓住了一时,却抓不住一世。
这样的念头才转了一转,嬿婉冷不住打了个寒噤。春婵忙取了云锦累珠披风披在她肩上,道:“小主,仔细雨丝扑着了您受凉。”
嬿婉死死地捏着披风领结上垂下的一粒粒珍珠水晶流苏,那是上好的南珠,因着皇帝的宠爱,亦可轻易取来点缀。那珠子光润,却质地精密,硌得她手心一阵生疼。那疼是再清醒不过的呼唤,她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才使得如懿和皇帝疏远,如何再能轻纵了过去。
就好比富贵云烟,虽然容易烟消云散,但能握住一时,便也是多一时就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帝早已远去,桌上残冷的膳食也一并收拾了干净。小宫女半跪在阁子里的红木脚榻上,细细铺好软茸茸的锦毯,防着她足下生滑。澜翠端了一碗安胎汤药上来,挥手示意宫人们退下,低声道:“安胎药好了,小主快喝吧。”
那乌沉沉的汤汁,冒着热腾腾的氤氲,泛着苦辛的气味,熏得她眼睛发酸。她银牙暗咬,拿水杏色娟子掩了口鼻,厌道:“一股子药味儿,闻着就叫本宫想起从前那些坐胎药的气味,胃里就犯恶心。”
澜翠笑色生生,道:“从前咱们吃了旁人的暗亏,自然恶心难受,却也只能打落牙和血吞。可如今这安胎药,却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保佑着小主安安稳稳生下龙子,扬眉吐气呢。”
嬿婉被她勾得掌不住一笑,啐道:“胡说些什么?龙子还是丫头,谁知道呢?”
澜翠笑道:“小主福泽深厚,上天必然赐下皇子。哪怕是个公主,先开花后结果,也一定会带来个小阿哥的。”
嬿婉骄傲地抚着肚腹,莞尔道:“你说得是。来日方长,只要会生,还怕没有皇子么。”她微一蹙眉,那笑容便冻在唇角,“只是过两日额娘进宫,怕又要絮叨,要本宫这一胎定得是个皇子。”她说着变更烦心,支着腮不肯言语。
澜翠思忖着道:“小主与其担心这个,不如多留心皇上。方才早膳时,奴婢可瞧着皇上似乎又有些惦记着皇后娘娘了。”
嬿婉轻哼一声,拨弄着凤仙花染过的指甲,滟生生地映着她绯红饱满的脸颊:“有那首诗在,皇上纵然不以为意,但皇后心里会过得去么?是个女人都过不去呢。只可惜了小权儿,才用了他一回,便这么没了。”
澜翠替她吹了吹安胎药的热气,道:“皇上不是好欺瞒的人,有小权儿顶上去也不坏。奴婢会按着先前的约定,替他料理好家人的。”
嬿婉微微颔首,接过安胎药喝下:“那便好。你替本宫多留心着便是。”她想了想,又嘱咐道:“额娘喜欢奢华阔气,她住的偏殿,你仔细打理着吧。”
这一日苍苔露冷,如懿皮了一年半新不旧的棠色春装,隐隐的花纹绣得疏落有致,看不出绣的是什么花,只有风拂过时微见花纹起伏的微澜。她静静坐在窗下,连续数日的阴霾天气已经过去,渐而转蓝的晴空如一方澄净的琉璃,叫人心上略略宽舒,好过疾风骤雨,凄凄折花。
水晶珠帘微动,进来的人却是惢心。她的腿脚不好,走路便格外慢,见了如懿,眼中一热,插烛似的跪了下来,哽咽道:“奴婢恭请皇后娘娘万安,娘娘万福金安。”
如懿一怔,不觉意外而欣喜,忙扶住了她的手道:“惢心,你怎么来了?”
惢心如何肯起来,禁不住泪流满面道:“奴婢自从知道娘娘和十三阿哥的事,日夜焦心不安,偏偏不能进宫来向娘娘请安,只得嘱咐了奴婢的丈夫必得好好伺候娘娘。今日是好容易才通融了内务府进来的。”
如懿忙拉了她起来,容珮见了惢心,亦是十分欢喜,忙张罗着端了茶点进来,又叫三宝搬了小杌子请惢心坐下。惢心反反复复只盯着如懿看个不够,抽泣着道:“奴婢早就有心进宫来看望娘娘,一则生了孩子后身子一直七病八痛的,不敢带了晦气进宫;二则江与彬反复告知奴婢,娘娘身在是非里,只怕奴婢来再添乱。如今时气好些,奴婢也赶紧进宫来给娘娘请安。”
如懿拉着她的手道:“自你嫁人出宫,再要进来也不如从前方便。”她打量着惢心道,“你轻易不进宫来,这趟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惢心神色一滞,看了看旁处,掩饰着喝了口茶道:“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惦记着娘娘,总得来看一看才好。”
如懿与惢心相处多年,彼此心性相知,如何不知道她的意思,便指了指四周道:“如今我这里最冷清不过,容珮也不是外人,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惢心听得如懿这般,眼看着四下里冷清,便不假思索道:“凌大人得娘娘嘱托,不敢怠慢,竭尽全力彻查了田氏之事,才发觉原来在娘娘怀着十三阿哥时,田氏的独子田俊曾经下狱,罪名便是宵禁后醉酒闹事,被打了四十大板,扔进了牢里。”
如懿疑道:“宵禁后除婚丧疾病,皆不得出行。田俊醉酒闹事,打过也罢了,怎么还关进了牢里?”
惢心道:“若是平日也罢了,凭着田氏在宫里的资历,费点儿银子也能把人捞出来。偏那一日是皇上的万寿节,可不是犯了忌讳。便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了。”
容珮听着,一时忍不住插嘴道:“既然难救,难不成眼下还在牢里?”
惢心摇头道:“凌大人也是多番打听了才知道,原来田俊被关了几个月,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被放了出来。”
容珮握紧双拳,焦灼道:“这么蹊跷?”
惢心点头道:“凌大人就是怕中间有什么关节,便找机会与田俊混熟了。两人喝了几次酒后田俊便发牢骚,说自己和他老娘倒霉,便是得罪了人才落到今日这个地步。凌大人故意灌醉了他再问,才知道当日田俊闹事,是和几个狐朋狗友在一块儿人家故意灌醉他。其中灌他最厉害的一个,便有远房亲眷在宫里为妃为嫔。他与他老娘,便是斗不过那个女人,才中了暗算。”
如懿的心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揪住提了起来,冲口问道:“为妃为嫔?是谁?”
惢心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苦涩,屏息片刻,重重吐出:“田俊所言,是愉妃!”她顿一顿,咽了口口水,又道:“别说皇后娘娘不信,奴婢也不信。但凌大人细细问过那日与田俊喝酒的人的姓名,其中为首的扎齐,果然是珂里叶特氏的族人,愉妃小主的远房侄子。”
海兰?!
有那么一刻,如懿的脑中全然是一片空白,仿佛下着茫茫的大雪,雪珠夹着冰雹密密匝匝地砸了下来,每一下都那么结实,打得她生生地疼,疼得一阵阵发麻。是谁她都不会震惊,不会有这般刺心之痛!为什么,偏偏是海兰?
如懿不知自己是如何发出的声音,只是一味嘶哑了声音喃喃:“海兰?怎么会是海兰?”
容珮瞪大了眼,一脸不可思议:“旁人便算了,若说是愉妃小主,奴婢也不敢信啊!”
惢心为难地道:“凌大人查出了这些,又去关田俊的牢房打听,才知道扎齐不仅灌醉了田俊,而且在田俊入狱后特意关照过衙门,若是轻纵了田俊这般不尊圣上罔顾君臣的人,他便要找他的姑母愉妃小主好好数落数落罪状,所以衙门里才看管得格外严厉,田俊也吃了不少苦头。但到了后来,通融了官府放出田俊,竟也是扎齐。这一关一放很是古怪,难不成田氏答应了什么,她儿子才能平安无事了?因为连田俊自己也说过,他出狱后他母亲总是惴惴不安,问她也不说,问急了便只会哭,说一切都是为了他才被宫中的人胁迫。田俊再问,田氏却怎么也不肯说了。”
惢心看着如懿逐渐发白的面容,不觉有些后怕:“皇后娘娘,您别这样。凌大人查知了这些,也知道事关重大,不敢轻易告诉娘娘,只得与奴婢商议了,托了奴婢进宫细说。”
如懿只觉得牙齿“咯咯”地发颤,她拼命摇头:“不会!海兰若真这么做,于她有什么好处?”
容珮应声道:“皇后娘娘说得不错,愉妃小主一直和皇后娘娘交好,皇后娘娘又那么疼五阿哥。情分可比不得旁人!”
惢心沉吟片刻,与容珮对视一眼,艰难地道:“熟识扎齐之人曾多次听他扬言,若有皇后娘娘的嫡子在一日,五阿哥便难有登基之望。如果扎齐所言是真,那么愉妃小主也并非没有要害娘娘的理由。”她迟疑片刻,“皇后娘娘看纯贵妃便知道了,她那么胆小没注意的一个人,当日为了三阿哥的前程,不是也对娘娘生了嫌隙么?如今三阿哥、四阿哥不得宠,论年长论得皇上器重,都该是五阿哥了。可若有娘娘的嫡子在…”她看了如懿一眼,实在不敢再说下去。
如懿满心满肺的混乱,像是被塞了一把乱丝在她喉舌里,又痒又烦闷。正忧烦忧心,却听听外头的小宫女菱枝忙忙乱乱地进来到:“皇后娘娘,宫里可出大事了呢!”
容珮横了菱枝一眼,呵斥道:“你不是去内务府领夏季的衣料了么?这般沉不住气,想什么样子?”她停了停,威严地问:“出了什么事儿?”
菱枝忙道:“奴婢才从内务府出来,经过延禧宫,谁知延禧宫已经被围了起来,说愉妃小主被皇上禁足了。连伺候愉妃小主的宫人都被带去了慎刑司拷问,说是跟咱们十三阿哥的事有关呢。”
如懿神色一凛,忙定住心神看向惢心:“是不是凌云彻沉不住气,告诉了皇上?”
惢心忙摆手道:“皇后娘娘,凌大人就是不知该如何处置,才托了奴婢进宫细细回禀。若他要告诉皇上,便不是今日了。”
无数个念头在如懿心中纷转如电,她疑惑道:“你才入宫,连我也是刚刚知晓这件事,怎的皇上那儿就知道了?实在是蹊跷!”如懿看一眼容珮:“你且让三宝仔细去打听。”
容珮答应一声便出去了,如懿想了想,又叮嘱道:“惢心,今日你入宫,旁人怎么问都得说是只来给我请安的。旁的一字都不许提,免得麻烦。”
惢心连忙答应了,担心地看着如懿道:“皇后娘娘,奴婢不知道该怎么说,从前日日陪着您倒也不觉得什么,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如今在宫外过了几年安稳日子,回头看看,真觉得娘娘辛苦。娘娘憔悴了那么多…唉,若在寻常人家,孩子没了这种事,哪有夫君不陪着好好安慰的。可在这里离,一扯上天象国运,连娘娘的丧子之痛也成了莫须有的罪名。奴婢实在是…”她说不下去,转过头悄悄拭去泪水,又道:“奴婢不能常入宫陪伴娘娘,但求娘娘自己宽心,无论如何,都要自己保重。奴婢会日日在宫外为娘娘祈福的。”
惢心不能再宫中久留,只得忍着泪依依不舍而去。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