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淑嘉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五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金玉妍是在当天傍晚过世的。下着小雪的冬夜,宫人们自然疏懒了许多。到了夜间时分,伺候玉妍的宫人们才发现她早己没有了气息,像一脉薄脆枯叶,被细雪无声掩埋。
似乎是预知到了死神的来临,玉妍难得地穿截整齐了,梳洗得十分清爽干净,还薄薄地施了脂粉,犹如往常般明媚娇艳。她换了一身李朝家乡的衣装,玫红色绣花短上衣,粉红光绸下裙,梳了整整齐齐的一根大辫子,饰以金箔宝珞,一如她数十年前初入王府为侍妾的那一日。
伺候她最久的丽心来如懿宫中报丧,哭泣着道:“晌午过后,贵妃小主就命奴婢替她梳洗。奴婢还以为小主是听了皇后娘娘的劝,终于想开了。谁知道梳洗完了小主说要一个人静一静,到了傍晚咱们送晚膳进去时,才发现小主已经没气了。”
此时,如懿正在卸妆等着皇帝过来,听得这个消息,神色平静,波澜不兴。有快意的痛楚犀利的划过心间,半晌,她才缓缓问道:“嘉贵妃去的时候可安静么?”
丽心伤心道:“很安静,如同睡去了一般,脸上还带着笑。”
如懿静了片刻,轻轻摆手:“去禀告皇上吧。好好说,就说嘉贵妃去得安乐。”
丽心哭着退下了。如懿缓步走到窗前,外头积了一地的雪水,还不如下得大些,白白的,一片干净。如今望去,只觉得湿流滚水汪汪的,很是粘腻汪荡,不尴不尬。就如同玉妍锦绣的一生,最后还是落了这样一个不尴不尬的结局。
次日是十一月十六,老天爷停了雪,却是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这样的寒冷天气,下雨更麻烦过下雪,愈加让人心情抑郁。苏绿筠、嬿婉和海兰等几个高位的嫔妃们先赶到了皇后宫中问安。皇帝与如懿并肩坐着,两人都是郁郁不乐的样子。殡妃们自然前晚就得到了金玉妍离世的消息,虽然金玉妍在宫中人缘极差,并无人喜欢她,但嫔妃们见了面总难免唏嘘几句,又着意宽慰了帝后一番,言语间尽是姐妹情深。
嬿婉微微红了眼眶:“一早起来便看见下着雨,怕是老天爷也在痛心嘉贵妃骤然离世,和咱们一样呢。”说着她正要哭出声,如懿淡淡道:“眼下也没什么好哭的,替嘉贵妃守灵的时候,有你们掉眼泪的。”
海兰捻着蜜蜡佛珠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只是静静垂首。绿筠便叹道:“嘉贵妃也是错了主意,折腾自己也折腾孩子。若是安安分分的,也不至于折了自己的福气,落得这样的下场。只是如今就这么走了,听说梓宫已停在了静安庄。”
如懿便转头向皇帝道:“嘉贵妃虽然在世的时候不安分,但就骤然这么去了,身后的事,总要办得好看些。不为别的,只为她在宫里的位分和诞育的子嗣。”
皇帝点点头,众人才看清皇帝的眼下乌青了一片,想是昨夜也没睡好。嬿婉柔声劝道:“皇上为嘉贵妃姐姐伤心,昨夜肯定是没有睡好了。臣妾命人炖了一盅参汤带过来,皇上好歹提提神吧。”
海兰默默看她一眼,叹道:“到底是令妃细心,来皇后娘娘宫中,还记得带了参汤给皇上。”
嬿婉温婉道:“昨夜是十五之夜,皇上必定在皇后宫中。也是妹妹的一点儿心意,若是多余,还请愉妃姐姐指教。”
绿筠拿绢子拭了拭眼角,慢条斯理道:“令妃妹妹的心意怎么会是多余?只不过是在皇后宫中,有什么皇后都会照顾周全,哪里缺令妃你一碗参汤了,你还是顾着自己的身孕要紧。”
绿筠积年的资历在,说话自然有分量。嬿婉诚惶诚恐起身道:“皇后娘娘恕
罪,臣妾无心之失,但请娘娘宽恕。”
如懿心下不耐烦,口气淡淡道:“嘉贵妃刚离世,还在天上睁着眼睛看着呢。你们过来若是好好商量嘉贵妃的丧仪,那便还是一场姐妹情分。如果这时候还要拈酸吃醋的,本宫怕嘉贵妃在天之灵不安,皇上的心里也跟着不安。”
这话说得有些重,连绿筠也微微变色,忙领着嬿婉跪下。
皇帝不耐道:“都起来吧。”说罢转头向如懿:“朕的意思,嘉贵妃伺候朕二十多年,又诞育过四位皇子,可谓尽心尽力。朕一早下朝后去见过太后,太后也很是伤怀,下旨追封嘉贵妃为皇贵妃。”
如鼓听闻,领着众人行礼如仪:“臣妾替皇贵妃谢过皇上,谢过太后。”
皇帝点点头:“朕己经命内务府拟了谧号来看,最后选了一个‘淑’字,就追封为淑嘉皇贵妃。”
如懿心头冷笑,好一个“淑”字!好讽刺的“淑”字!他竟也是那般嫌弃她,嫌弃到要拿她的身后来做个笑话。如懿这般想着,与海兰目光相接之时,只见她瞬即将眼中的鄙夷之色敛了,换将一副哀戚之色。
嬿婉极力忍着笑意,含泪戚戚,偏要再追一句:“皇贵妃姐姐一生贤淑,皇上选的这个谥号是再贴切不过了。”
如懿心念一动,婉声道:“淑嘉皇贵妃在世的时候,最疼爱几位皇子,但永珹已经成年,又出嗣履亲王,永璇和永瑆虽然年幼,倒也都是懂事的孩子。皇上不若也给他们一些恩典,也叫没娘的孩子自己能顾全自己些。”
皇上眼皮一跳,握一握如懿的手,温然道:“还是皇后想得周到。永珹出继,已经是贝勒。永璇和永瑆,朕也会给他们贝子的爵位,且有太妃们照顾,一切无碍。”
如懿听皇帝言下之意,知道是将几个小阿哥托付给了她,便起身正色道:“太妃,们久在宫中,熟知礼仪,一定会好好教导皇子。臣妾身为嫡母,也一定会从旁看顾。”
皇帝神色微微一松,微露几分倦色:“有皇后这句话,朕也放心了。”
海兰轻声道:“皇上,淑嘉皇贵妃虽然过世,可李朝新送来的贵人宋氏不日就要入宫了,臣妾奉旨协理六宫,多嘴问一句,宋贵人安置何处?”
皇帝随口道:“朕收下宋贵人只为情面,也不想看见她再想起嘉贵妃。送宋贵人去圆明园居住吧。
如懿心头一怔,人才刚走,茶却已经凉透了。然而也好,她心中冷然而快意,抚着肚子寻思,害了她女儿的人,只能是这样的下场!
海兰恭声答应了,皇帝回头看顾嬿婉:“令妃,肤有些累了,去你宫中歇息。”嬿婉连忙答了句“是”。皇帝又道:“皇后和令妃都有着身孕,不必去淑嘉皇贵妃的丧仪了,叫纯贵妃和愉妃帮衬着料理吧。”
二人依依谢过。如懿欠身将要相送,忽然念及金玉妍临死前的话,不觉一凛,若诚如她所言,她并未真心要害璟兕和六公主,那么会是谁?还会有谁?
这样的念头不过一转,全身已经寒透彻骨。她不敢去细想,只得将骤然而生的一缕怜悯之情缓缓吐出:“皇上,淑嘉皇贵妃是李朝王室宗女,如今骤然离世,皇上将追封皇贵妃的恩典和加封皇子的消息传到李朝,也算了了淑嘉皇贵妃一桩心愿,赏她荣耀。”
皇帝本往殿门外走了几步,听如懿这般请求,不觉停住脚步。嬿婉见机赶紧扶住皇帝的手,柔声道:“皇后娘娘这么顾全皇贵妃,皇上也请体念娘娘的一番心意吧。”
皇帝转过头打量了如懿两眼,微微颔首道:“既然皇后这么有心,朕怎能不成全。朕最后能为淑嘉皇贵妃做的事,一定会做,免得旁人落了口舌,说朕是凉薄之人。”
皇帝离去后,如懿打发了绿筠去办玉妍的后事,只留下海兰在身边陪着。两人进了暖阁,容佩送了茶点上来,便领着人退下了。
海兰亲自将茶盏递到如鼓面前,温声道:“皇后娘娘。今日的事,皇上显然原本只是想追封而己,您请了那两个恩典,皇上怕是不高兴了。”她的疑惑更深,“娘娘一向深恶金玉妍,怎的今日还要为她求情,保全她死后最后的一点颜面?”
如懿扶着微痛的额头,喝了一口热茶,才觉得心口暖和了一点儿:“本宫何尝不知这个?金玉妍身死,给得再多也只是身后的虚名,本宫是是怕皇上背了凉薄的恶名啊。何况……”她勾起一抹冷笑,“三宝已经查知,送去静安庄梓宫里的,根本不是金玉妍!”
海兰惊得睁大了眼:“是谁?”
如懿抚着额头,打量尾指上套的金护甲上嵌着冰色缠绿丝的翡翠珠子,闲闲
道:“在圆明园伺候过皇上的一个官女子上个月殁了,本是停了棺椁要送进妃陵里的,如今和金玉妍换了个个儿。”
海兰骇笑:“那倒是个有福气的!从此身受香火,便是皇贵妃的哀荣了。”
如懿衔着一丝快意,然而涌到唇边的叹息如伶仃的雾水:“金玉妍临死也绝不承认蓄意用‘富贵儿’害了本宫的璟兕!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若她说的是真的……”
海兰骤然一凛,眼中有锋芒聚起:“若不是她,还能有谁?’她眸中的锋芒仿若锐利的银针,闪着尖锐的寒光,“是令妃,是庆贵人,是晋贵人,还有谁?。”
如懿的唇边含了一丝犹疑:“若是我们错了……若是这件事,从永璇坠马开始就是被人算计在内的,连着金玉妍,连着本宫和忻妃,一个也不落下……”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欲破裂,“那么这个人的心思,实在是阴毒可怕!”
海兰见如懿呼吸越来越急促,忙劝道:“娘娘别多想,更别怜悯了金玉妍枉死。说句不入耳的,她算不得枉死!争了一辈子,算计了一辈子,处处与娘娘为敌,何况五公主和六公主早夭,到底是和她脱不了干系!所以,死了也不算冤!”
如懿的神思似乎有些飘远:“当日金玉妍发疯一般要本宫与你发誓,有没有害过她的孩子。其实撇开了永璇坠马之事不算,咱们是算计过永珹的。”
海兰定定神,镇静道:“娘娘,臣妾己经发过誓了。哪怕要应誓,也只应在臣妾一人身上,与娘娘无关!”她爱惜地抚着如懿硕大浑圈的肚子,“娘娘快要生了,钦天监都说怀的是个祥瑞的孩子,娘娘不要去想这些不吉利的事了。”
如懿默然片刻,缓缓道:“死了一个金玉妍,的确不算冤!金玉妍年轻时就是这样的性子,争强好胜,什么都要拔尖。这个性子,放在年轻的时候看着还泼辣可爱,如今人到中年,还是这样的性子,难免显得尖酸。还常常为了些许小事和旁人闹不痛快,惹得人人讨嫌。”
海兰取了一块梅花糕片放在嘴里尝了尝,低声道:“这也罢了。说到底,皇上是不痛快前朝立太子的事。金玉妍一辈子想给她儿子争上太子之位,却也死在了这个上头。”
如懿轻嘘一口气,慢慢吸了茶水道:“皇上年富力强,春秋鼎盛,前朝提这样的话,不是自己打嘴么?皇上对后宫一向宽厚,可是这点儿皇位的心思,却用得极重。咱们都有儿子,以后更要加倍小心,别落了口舌。”
海兰望着如懿,信任地点点头。两人看着窗外细雨纷飞,一时两下无言,便也默默了。
皇帝在嬿婉宫中睡了一会儿,醒来已是两个时辰后了。嬿婉早已换过一身家常的湖水蓝绣银线丹桂的锦袍,松松绾杌了一个弯月髻,见皇帝醒了,不由自主便含了几分甜笑,伺候着皇帝在榻上躺着,把新笼的一个暖炉放进锦被里。自己搬了个小杌子坐在近处,慢慢剥了红橘喂到皇帝嘴边。
皇帝握一握她的手,笑道:“手冰凉冰凉的,躺上来肤替你焐一焐。”
嬿婉含羞一笑,恰如春花始绽,盈盈满满:“皇上爱怜,臣妾谢过。”她低首摸着尚且扁平的小腹,笑道:“臣妾也想躺着呢,只是腹中的小阿哥不愿意臣妾躺下来,只愿意臣妾坐着。”
皇帝一笑:“孩子的话是该比肤的话要紧。”皇帝接过她递来的橘子,还送到她唇边,“你有孕之后爱吃酸甜的,多吃些吧。”
嬿婉吃了两瓣,笑吟吟道:“酸酸甜甜的,很是落胃呢。”
皇帝摸一摸她的小腹,笑道:“你喜欢就好。只是才两个月,哪里就知道是阿哥了。”他的笑意顿敛,有些伤感,“自从朕的五公主和六公主夭折,朕一直希望能再添个公主便好了。”
嬿婉微微一怔,旋即盈然笑道:“小阿哥小公主都是好的。只是皇上不是说臣妾爱吃酸甜么。酸儿辣女,怕这一胎若是个阿哥,皇上可得答允臣妾,再给臣妾一个公主。有子有女,才算一个好字。”
皇帝笑着抚一抚的脸,爱怜道:“这有什么难的,朕答允你就是。”
嬿婉伏在皇帝胸前,乖顺得如一只依傍着暖炉的猫咪,蜷缩着身体,柔声道:“皇上何不多歇一歇,可是惦记着淑嘉皇贵妃的身后事么?皇上真是情深义重,所以斯娘娘也和皇上一般顾念淑嘉皇贵妃在世时的情谊呢。”
皇帝眼中微含几分笑意,伸手托住嬿婉小巧的下颌:“你也觉得皇后很好?”
嬿婉的神色柔顺得如一匹软滑的丝缎:“可不是?皇后娘娘恩泽六宫,淑嘉皇贵妃在世的时候虽然对皇后屡有不敬,没想到皇后还是以德报怨,为了淑嘉皇贵妃的丧仪好看些,屡屡求皇上恩典。”
皇帝直视着她,慢慢道:“这样不好么?”
炭盆里的银霜炭“哔啵哔啵”地响着,冒着温暖的火星。嬿婉顺手将橘子皮扔进炭盆里,散出一阵暖暖的甘香。嬿婉看皇帝的神色极为温和,眼中便有了无限的柔情与温顺:“对皇后娘娘,自然是好的。可是臣妾想,夫妻之道,贵在尊重夫君。君臣之道,贵在尊崇君主。其实给淑嘉皇贵妃的阿哥们恩典,把哀荣传到李朝,这些不必皇后娘娘说,皇上看着与淑嘉皇贵妃恩义的分儿上,也会一一赏赐。可是皇后娘娘是思虑周全了,岂不显得皇上恩典寡薄,让人非议。”
皇帝松开握着她手腕的手,眼神瞬间冷了下来,道:“皇后是六宫之主,你的话也不算太错。这样吧,朕带你去皇后跟前,把你这些话亲口跟皇后说说,好叫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嬿婉眼神一怯,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皇上……臣妾是为了皇上思虑……”
“为了联?为了联就可以肆意刻薄皇后?”皇帝坐起身,冷冷道,“你刚才和朕说夫妻君臣,可见你是懂得尊卑的。既懂尊卑,皇后有什么不是,你大可当着她的面说。在她面前只说贤惠,到了朕跟前就说皇后的不是。那么朕要看看你这条舌头到底是怎么长的?”
嬿婉情知不好,立刻跪下,哀哀求道:“皇上,臣妾不敢非议皇后,只是一切为皇上着想。臣妾自知人微言轻,有所谏言皇后也未必肯听,只当皇上是臣妾枕边夫君,才畅所欲言,无所顾忌。臣妾不是有心诋毁皇后,还请皇上明察。”
嬿婉一张清水芙蓉脸,一向最适合楚楚可怜的神情,如今苍白着脸哀哀相告,皇帝也不免有些心软,便道:“好了,有着身孕别动不动就跪,起来说话吧。”
嬿婉这才敢起身,倚在皇帝腿边,如受了惊的黄鹂,楚楚道:“臣妾有口无心,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罢了,并不是有心议论谁的,还请皇上宽恕。”
皇帝的神气有些懒懒的:“嬿婉,知道联为什么喜欢你唱昆曲么?”嬿婉怯生生地摇头,一张脸如春花含露,皇帝的口气不觉软了几分,“昆曲柔婉,最适合你不过。而皇后就像戈阳腔,有些刚气,不够婉媚。”
嬿婉抬着娇怯得能滴出水来的眼眸:“那皇上喜欢什么?”
皇帝的笑意淡薄如云岫:“各有千秋,朕都喜欢。所以嬿婉,别丢了你柔婉的好性子。”皇帝说罢,便抬了抬腿,嬿婉即刻会意,替皇帝套上了江牙海纹靴子。皇帝起身道:“你是不是有心,朕心里有数。好了,联去看看淑嘉皇贵妃的丧仪。”
嬿婉一惊,忙含笑扯住皇帝的衣袖道,“皇上,您方才说要在这儿用午膳的。午膳已经备下了,您用了再走吧?”
皇帝朝外扬声唤了一句“李玉”,头也不回地出去,口中道:“皇后即将临盆,腹中所怀乃是祥瑞之子,联得去陪陪她,你自己慢慢吃吧。”
嬿婉无可奈何地屈身福了一福,恭送皇帝出去。
皇帝走得远了,守门的小太监赶紧将团福弹花赤色锦帘放了下来。一阵寒气还是卷了进来,嬿婉仿若受不住冷似的,不自觉便打了一个寒战。伺候她的贴身宫女春蝉从外头进来,一眼瞧见了,赶紧递了一盏热热的红枣燕窝汤到嬿婉手里,又朝外头使了个眼色,让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
嬿婉捧着红枣燕窝汤,氤氲的热气扑上脸来,又暖又湿。她出神片刻,缓了口气,问道:“春蝉,皇上出去的时候,是什么脸色?”
春掸低着头道:“小主宽心,没什么脸色。”她停一停,“小主可是惹皇上生气了?”
嬿婉轻叹一声,怔忡半日,缓缓道:“若说生气,也算不上。若说不是生气,总之也是不高兴了。左右本宫如今有孕,皇上是不会不来的。”
春婵沉吟道:“小主还是说了皇后的不是?”
嬿婉沉思片刻,搁下手中的红枣燕窝汤,拨着护甲上晶莹璀璨的珍珠粒,慢慢道:“方才皇上睡着的时候,本宫就这么和你商量了。你的意思也是让本宫说。”
春婵含了一缕笑意,端过嬿婉手边的红枣汤,问道:“这红枣燕窝汤是小主喜欢的,小主怎么不喝了?”
嬿婉细细的眉毛微微蹙起:“烫得慌。等等再喝。”
春婵贴心地端着吹了又吹,才递到嬿婉手里:“有些话自然是要说的。就好比您刚喝上嘴的汤总嫌烫,您耐着性子慢慢吹了再喝,一口比一口能下嘴,一口比一口暖您的心窝。等不烫嘴了,就是贴心的好东西了。”
嬿婉看了春婵一眼,慢慢地小口啜着汤水,忽然会心一笑:“是啊,喝着喝着,一个味道喝多了便惯了,不仅不烫嘴,还又香又甜呢。”
春婵目光一闪,笑道:“可不是?皇上现如今宠爱皇后,不过是因为钦天监说皇后所怀之子何等祥瑞有福。”
嬿婉将一碗燕窝汤喝完,掰着指头算了算日子:“皇后快临盆了吧?你去,请田嬷嬷来说说话,本宫有着身孕,迟早也得学一学这些女人生产的经验。”
春婵微微迟疑:“小主,如今田嬷嬷不大肯来咱们这儿呢。她唯一的宝贝儿子田俊又在京中捐了个九品修武校尉的官职,有了前程,如今她也算享清福了。”
嬿婉“咯”的一声轻笑,嫣然百媚:“是么?当了官儿是有了前程。只是啊,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不比后宫里浅半分,他们母子也得谨慎谨慎才好啊!要不然都跟淑嘉皇贵妃似的,最后也不过落成个输家而己!”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