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鸳盟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四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种种繁文缛节,如懿在兴奋庄正之余,亦觉得疲累不堪。然而那疲累亦是粉了彩绘了金的,像脸上的笑,再酸也不会凋零。
真正的大婚之夜,便是在这一晚。
虽然已是嫁过一次的了,然而皇帝还是郑重其事,洞房便设在了养心殿的寝殿之中。自大婚前一月,皇帝已不在养心殿中召幸嫔妃,仿佛只为静待着大婚之夜。
如懿缓步踏上养心殿熟悉的台阶时,有一瞬的错觉,好像这个地方她是第一次来,如何不是呢?从前侍寝,她亦不过是芸芸众妃之一,被裹在锦缎中,只露出一把青丝婉转,被抬入寝殿,从皇帝的脚边匍匐入内。
比起那时,或许此刻的自己真的是有尊严了太多。如懿静静地想,或许,她所争取的只是这一点生存的尊严吧。当然,这或许是太过奢侈的事。
她缓步走完重重台阶,那样静,连裙角拂过玉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仰起脸时,先看到的居然是凌云彻的面孔,他笑意欣慰,屈膝行礼:“皇后娘娘万安。”
这两日一声声入耳皆是皇后娘娘,听得连自己都恍惚了,此刻从她口中唤出,才有了几分真实的意味。如懿含笑:“凌侍卫。”
凌云彻起身相迎:“微臣在此恭迎娘娘千岁。恭喜娘娘如愿以偿。”他微微侧身,“这一路并不好走,幸好,娘娘,走到了。”
如懿盈然一笑:“多谢你,等本宫走到走到这里。”
他拱手,神态萧肃:“微臣会一直陪着娘娘走到娘娘想去的地方。”
如懿颔首,亦不多言,彼此懂得,何须再多言呢,就如她伤心之时,凌云彻只默默身后相随,便是最好的陪伴与宽慰。
如懿行至殿外,见李玉躬身相迎:“皇后娘娘,里头布置妥当,请娘娘举步入内。”
如懿推门而入,素日见惯的寝殿点缀满了让人炫目的红色和金色,连垂落的云锦鲛绡帐也绞了赤金钩帘,缀着樱红流苏。阁中仿佛成了炫彩的海洋,人也成了一点,融入其中,分不清颜色。如懿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换下白日皇后吉服,按着皇帝送来的衣衫,穿上了八团龙凤双喜的正红色锦绣长袍。那锦袍用的是极轻薄柔软的联珠对纹锦,触肌微凉,袖口与盘领皆以金线穿雪色小珠密密绣出碧霞云纹西番莲和金云鸾纹小轮花。裙底以捻银丝和水钻做云水潇湘文,显出蔚蓝迷离的变幻之色。两肩、前后胸和前后下摆绣金龙凤合纹八团,以攒枝千叶海棠牡丹簇拥,点缀在每羽花瓣上的事细小而饱满的蔷薇晶与海明珠。除此之外,通身遍饰红双喜、团金万寿字的吉祥纹样,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透着繁迷贵气。锦袍下质地轻柔的罗裙,是浑然一体的郁金香色,透明却泛着浅淡的金银色泽,仿佛日出时浅浅的辉光,光艳如流霞。
这并不是寻常的皇后服色,乃是皇帝亲许内务府裁制,仅供这一夜穿着。连佩戴的珠饰也尽显灵龙别致的心思。绿云鬟髻正中是一只九转连珠赤金双鸾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其尾坠有三缕细长的翡翠华题,深碧色的玉辉璀璨,映得人的眉宇间隐有光华流转熠熠。髻边点缀一双流苏长簪,流苏顶端是一羽点翠蝙蝠。蝠嘴里衔着三串流云珍珠红宝石坠角长穗,都以红珊瑚雕琢的双喜间隔,垂落至肩头。髻后是三对小巧的日永琴书簪,皆是以白玉做成,在云鬓间温润有辉。因如懿素喜绿梅,点缀的零星珠花皆以梅花为题,散落其中。而宫中素来爱以鲜花簪发,如懿便在内务府所供的鲜花中弃了牡丹,只用一朵开得全盛的“醉仙芝”玫瑰,如红梅初绽,妩媚娇艳。
那时容佩便笑言:“衣裳上已经有牡丹,再用牡丹便俗了。还是玫瑰大方别致,也告诉别人,花儿又红又香,却有刺,谁也别错了主意。”
是呢,这样步步走来,谁还是无知的清水百合,任人攀折,再美,亦终究是带了刺的。
李玉引着如懿坐下,轻声道:“皇后娘娘安坐,皇上稍后便到。”
如懿安静坐下,描金宽塌上的杏子红苏织龙追凤逐金锦平整地铺着,被幅四周的合欢并蒂莲花文重重叠叠扭合成曼妙连枝,好似红霞云花铺展而开。被子的正中压着一把金玉镶宝石如意和一个通红圆润的苹果。她凭着直觉去摸了摸被子的四角,下面果然放置枣子、花生、桂圆、栗子,取其早生贵子之意。
如懿怔了怔,缓缓有热泪涌至眼底,她知道这样的日子不能哭,忍了又忍,只是没想到,重重地失望复希望之后,皇帝还这样待她,以民间的嫁娶之道,再还她一次新婚之夜。
因为,那时她所缺失的。当年以侧福晋身份入府。到底也是妾室,哪里有红烛高照,对影成双的时刻,那时她的房中,最艳的亦不过是粉色而已,而粉色,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侧室之色。
如今,皇帝是补她一次昔日的亏欠,让她再无遗憾。
浸淫在往事的唏嘘中,皇帝不知何时已悄然入内,凝视她道:“想什么这样出神?”
如懿有些不好意思,忙拭了拭眼角道:“皇上万安。”
皇帝温然含笑,眉目澹澹,颇有无限情深:“今夜,朕不是万岁,而是寻常夫君。”他有些愧然,”如懿,朕很想还你一个真正的大婚之夜,但再四问了礼部,皇帝只有登基之后第一次册立皇后,才能在坤宁宫举行大婚,否则便不能了。朕思来想去,祖宗规矩不能改,那么朕便许你一个民间的婚仪,明媒正娶一回。“
如懿直觉的一颗心温暖如春水,绵绵直欲化去:”虽然不是皇上亲自来迎娶臣妾,但能有此刻,臣妾已经心满意足。“
皇帝仔细端详她,温柔道:“寻常的皇后服制太过死板严肃,朕希望给你一夜美满,所以特意嘱咐内府制了这身衣裙,既有皇后服制的规制,也不失华美妩媚。朕希望朕亲自选定的皇后,可以与众不同。”
如懿温柔绵绵,如要化去:“即便只穿一夜,臣妾亦会珍藏。”
皇帝牵着她手并肩坐下,击掌两下,福珈和毓瑚便满面堆笑的进来,把皇帝的右衣襟压在如懿的左衣襟上。毓瑚端上备好的红玉酒盏,“请皇上皇后饮交杯之酒。”
如懿与皇帝相视一笑,取过酒盏互换饮下。许是喝得急了,如懿唇边滑落一滴轻绵酒水,皇帝以手擦去,温柔一笑。
福珈喜滋滋端过一盘子孙饽饽,屈膝道:“请皇上皇后用子孙饽饽。”
如懿取过银筷夹起吃了一口,连忙皱眉道:“哎呀,是生的!”
福珈笑得满脸皱纹都散开了:“千金难换皇后这句话呀!”
如懿这才回过味来,不觉脸上绯红,皇帝已笑得痴了,便也吃了一口道:“皇后说是生的,那自然是生的。”
福珈道:“交杯酒已经喝过,子孙饽饽也已经吃了,请皇上皇后听一听合婚歌吧。”她说罢,打开寝殿的长窗,窗外庭院中立着的四位年长的亲王福晋唱起了合婚歌。合婚歌共分三节,每唱一节后,左首的年长福晋即割肉一片掷向天,注酒一盅倾于地,以供神享,祝愿帝后和和美美。
终于曲终人亦散去,寝殿中亦安静了下来。
皇帝的眼中有如许情深,似要将如懿刻进自己的眼眸最深处:“如懿,这两天,朕虽然亲自下旨册封你为皇后,可也只有此时此刻,I与朕宁静相对,朕才觉得,你是真的成为朕的皇后了。”
如懿温婉侧首:“臣妾与皇上一样,如在梦中,此刻才觉美梦成真。”
皇帝轻轻握住如懿的手,低头吻了一吻,那掌心的暖意,便这样分分寸寸的蔓延上心来,一脉一脉暖了肌肤,融了心意。
皇帝执着她的手,声音低而沉稳,仿若青山唯一,岿然不动:“如懿,朕能许你天下女子中最至高无上的地位,却不能许你一心一意的夫妻安稳。哪怕从前,此刻,还是以后,朕都不能许你。这是朕对不住你的地方,亦是朕最不能给你的。”
如懿微微低下头,鎏金百合大鼎里有飘渺的香烟淡若薄雾,袅袅逸出。她从未曾发觉,那样轻的烟雾,也会有淡淡水墨般的影子,笼上人荫翳的心间。
这样的话,从前她不是不知,一路妻妾成群过来,她不能,也不敢期许什么。哪怕午夜梦回,孤身转醒的那一刻,曾经这样盼望过,也不敢当了真。可如今听他亲口这样说出来,哪怕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内,也生了几分失落。
她依偎在皇帝胸前,轻声道:”皇上说的,臣妾都明白,臣妾所祈求的,从来不是位份与尊荣。“
皇帝轻轻颔首,下颌抵在她光洁的眉心,仿佛叹息:”可是如懿,不管皇额娘是否反对,朕都会立你为皇后。或许皇后之位也不是最要紧的,朕能给你的,是朕心里的一份真心意。或许这份心意抵不上荣华富贵,权倾后宫来的实在,可是这是唯一能由着朕自己,不被人左右的东西。“
如懿心头震动,仿佛看着陌生人一般看着眼前这个相守相伴了十数年的男子,她不是不知道他的多疑他的反复,也不是不知道他身边从来有无数的姹紫嫣红。可是她深深的觉得,哪怕是陪在他身边最长久的时刻,也比不上着一颗内心的百感交集,倾尽真心。
他不过是弘历,她也只是青樱,是红尘万丈里最平凡不过的一对男女。没有雄心万丈,没有坐拥天下,更没有勾心斗角你死我活。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一刻的真心相许。
如意微微含泪,仅仅伏在他胸口,听着他心跳沉沉入耳,只是想,倾这一生,有这一刻,便也足够了。她这般凝神,伸手缓缓解下衣袍下一个金线绣芙蓉鸳鸯荷包。
她轻轻解开荷包,一样一样取出其间物什,呢喃低语:”这是臣妾嫁给皇上那日戴过的一双耳坠,这是皇上第一次写给臣妾的家书,这是臣妾在潜邸第一次生辰时皇上所赠的玉佩……”她一一数了七八样,无一不爱惜珍重。
皇帝拈起一个薄薄的胭脂红纸包抖开,里头是两束发丝,一粗一细,各自用细巧红绳分别扎好,并排放着,显然是属于两个不同的人。皇帝的眼里忽然沁出星子般的光,冲口而出:“朕记得这个。这是你出嫁那夜,朕与你各自剪下一缕发丝作存,以待来日白首之时再见。你竟然还存着。”
浅笑的唇线牵动一弧梨涡浮现于如懿面上:“臣妾一直仔细保存,便是进冷宫前,亦交由海蓝保管。幸好,一直以来都未曾错失。”她有些不好意思,引过华彩映红的袍袖掩在唇际,“只是那年,臣妾嫁与皇上为侧福晋,所以这两束发丝可放在一处已是皇上格外垂怜,切不可行结发之仪。”
皇帝慨然微叹:“那年大婚,与朕能结发的唯有嫡妻,所以朕与琅华是结发之仪。”
这样美好的夜里,谈起故去的人,总有几分伤感。皇帝很快撇开这些情绪的浮缕,和声道:“不过今夜,你终于是朕的妻子了。”
一双明眸水光潋滟,如懿将手心之物`珍重存起,期许而感慨:“臣妾左思右想,皇上为了今日费劲心思博臣妾欢愉之心,臣妾所有皆是为皇上所赐,无以为报,只能将旧年岁月里值得珍惜之物一一保存妥帖,以表臣妾之心。”
皇帝的眼里是满满的感动:“谁说你无以为报?这两根头发不能结也罢了”他手指轻滑,滑至她发髻后拨出细细一缕,取过紫檀台上的小银剪子,又缕出自己辫梢一缕一并剪下,对着灼灼明火用一根红绳仔细结好,放入胭脂红纸中一并叠好,“那是从前的不够完美,这是今夜结发往后,一并存起”。
如懿怔怔地看着,有泪水轻轻溢上眼睫,她只是一味垂首,摇头道:“皇上不可,少年结缡,原配夫妻才可结发,臣妾不是。
皇帝将温柔眸光深深凝住:“朕知道你不是原配,结发之礼不是相宜,所以只取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之意。”
莫名的情绪泛着巨大的甜蜜,和那甜蜜里的一丝酸楚,她无言,只能感受着泪水的润与热,与她的心潮一般,温柔的汹涌,喃喃细语:”结发与君知,相要以终老,满人不可轻易剪发,皇上是为了臣妾,臣妾都知道。“
他且行且笑:”是了。满人头发珍贵,若无决绝之事,不可断发,否则形同悖逆。可今夜朕与你,是欢喜之事。“他缓身行至攒枝金线合欢花粟玉枕边,俯身取出一个浮雕象牙锦匣,打开莲瓣宝珠金钮,里头薄薄一方丝帕,只绣了几只殷红荔枝,并几朵淡青色的樱花。他叹道:”青樱,弘历,并存于此,便是你最好的回报。”他亲吻她眉心,温柔的如同栖落花瓣的蝶,“你出冷宫之后,朕告诉过你,希望和你长长久久的走下去。如懿,如今你是朕的妻子,生同寝,死同穴,会一直一直永永远远和朕在一起了。”
她无言已对,唯有以感动的朦胧泪眼相望,还报情深,低低吟道:“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皇上说过的话,臣妾都记得。”她垂首,略有几分无奈,却终究仰望着他,切切道:“臣妾知道,往昔来日,臣妾择不尽皇上身边的人。臣妾所求,唯有一句。”
皇帝拥着她问道:“什么?”
她郑重而恳切:“臣妾不敢求皇上一心,但求此生长久,不相欺,不相负。不管去到何处,皇上总是信臣妾的,便如臣妾信皇上一般。”
皇帝亦沉沉慨然:“如懿,此生长久,不相欺,不相负。君无戏言,这个君,既是天子君王,也是你枕畔夫君。”
如懿有说不出的感动,一颗心向北浪潮裹袭着,退却又卷近,唯有巨大的喜悦与温情将她密密匝匝包裹,让她去释怀,去原谅,去遗忘。
皇帝的吻落下来,那是一对经年夫妻的轻车熟路,彼此熟知。她以温柔的低吟浅唱相应,看着红罗帐软肆意覆落,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唯余龙凤花烛,虹影双双,照彻一室旖旎。
殿中的烛火越来越暗,终于只剩了一双花烛如双如对的影子,守夜的太监在廊下打开了蒲团和被铺守着,李玉打了个哈欠道:“皇上和皇后都睡下了,你们也都散了吧。”便有小太监将檐下悬挂的水红绢纱灯摘下了一半,守在养心殿外的是为也散去了两列。凌云彻亦在其中。
李玉拱手道:“这一日辛苦了。凌大人早些回去歇息吧。”
凌云彻道:“哪里比得上李公公的辛劳,皇上大婚,一刻也离不开您上上下下打点着。”二人寒暄罢,便也各自散了。
八月初的天气,即便是夜深,也有些许残留的署意。这几日的喧闹下来,此刻只觉得紫禁城中安宁的恍若无人之境。凌云彻说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是喜是愁,倒像是汪着一腔子冰冷的月光倒在了心里,似乎是分明的照着什么,却又是稀里糊涂的。
他这样想着,脚也不知迈去了哪里,并非是自己平日休息起居的侍卫房,抬头一看,却是到了坤宁宫。他想了想,左右赵九霄也在这里当差,便进去他所住的庑房。赵九霄见了他来十分欢喜,二人倒了一杯酒,拨了几个菜,相对而饮。赵九霄拿胳膊撞了撞他,道:“你在皇上跟前挺得器重的,今儿又是皇上大喜的日子,你怎么不高兴?是不是看着皇上娶亲,自己也想娶亲了?”
凌云彻笑道:“你自己这样想罢,别扯上我。”
赵九霄搓着手道:“你还别说,我倒真为了一个姑娘朝思暮想呢!”
凌云彻好奇:“谁?是宫里的宫女吗?”
赵九霄凑近了道:“就是令嫔娘娘宫里的澜翠,那模样那身段儿,我……”
凌云彻横了他一眼,道:“别人也就罢了,要是永寿宫,想都别想。”
赵九霄啧啧道:’你这个人也太小心眼儿了。人望高处走嘛,也不能都说她不对,你就这么嫉恨令嫔娘娘?“
凌云彻冷冷不言,赵九霄也无趣了:”弄了半天,你不高兴也不是为了令嫔娘娘?我还当皇上立后,你是心疼她被冷落了呢。“
凌云彻喝了几大杯酒,那是关外的烧刀子,入口烫喉,一阵阵热到肠子里,却也容易上头。他有些昏昏沉沉:”皇后?你以为立了皇后就好么?从前的孝贤皇后出身名门,还不是活的战战兢兢?我是心疼,心疼坐到这个位子上的人会受苦。“
赵九霄也有些晕了,往他胸口戳了一拳,道:”谁的婆娘谁心疼!你心疼个什么劲儿?这个年纪了,也不成个家,孤零零的什么意思?“
凌云彻按着自己的胸口:‘我也不知道,孤零零的是为了什么;我更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在我心里落了个影儿。这么个只能远不能近的影儿。她伤心的时候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她。可是她的伤心,我都明白。如今见她好,我自然高兴,可是高兴了还是担心她来日还会遇到什么。”
赵九霄吃了筷牛肉,伏在桌上昏昏沉沉道:“你看,你看,你还想着令嫔娘娘不是?”
凌云彻苦笑了一刻,仰起头,把酒浇入了喉中。任由酒气杀烈,弥漫心间。
福珈回到慈宁宫时已是夜深,她悄然入内,却见阁内灯火通明,太后托腮凝神,双眼微闭,听得她来,太后只是轻声询问:“回来了?”
福珈吃了一惊,忙道:“太后怎么还不安置?时辰不早了。”
太后淡淡一笑,睁开眼道:“知道,只是喧闹了这两日,总觉得喜悦声还聒噪在耳边,嗡嗡的,让人不想睡。”
福珈忙道:“那奴婢去点安神香吧。”
太后摆了摆手,直起身,道:“人老了就是心事多,不容易睡着。你陪哀家说说话。”
福珈应了声“是”,在太后膝边坐下。太后出神片刻,似是自言自语:“养心殿那儿都好了?”
福珈嘴角不觉多了一丝笑意:’都好了,这个时辰,怕已经安置了。洞房花烛,皇上对皇后真是有心了。“
太后颔首道:”皇帝肯用心,真是难得。“她的目光落在远处空茫茫的一点,隐隐多了一丝沉溺的微笑,”肯被人这样用心相待,又能用心待之,真好,乌拉那拉如懿到底是有福的。”
如懿睡在皇帝身侧,一夜都做着繁迷的梦。梦里,有皇帝的执手相看两不厌,有琅华的泪眼哀怨,亦有云彻与海蓝的相伴在侧。但是梦见最多的,居然是姑母唇边不退的微笑。姑母穿着与自己一样的皇后冠服,神色悲喜交加,更是欣慰。那声音似远忽近,是姑母的叮嘱:“乌拉那拉氏不可出废后!如懿,乌拉那拉氏不能再有弃妇了。”
她终于松一口气,原来只与自己有数面之缘的姑母,是那样深刻的活在自己的记忆里,又深远的影响着今时今日的自己。
她从梦中醒来,隐隐觉得夜凉如水,似游弋浮动在身侧。皇帝仍在熟睡,眉心带着舒展的笑意,大约是个好梦。她披衣坐起,才发觉寝殿的窗扇不知何时已微微开了一隙,凉风徐徐穿入。她正要起身关窗,忽然周身的血液一凉,竟呆住了。
案几上所供的龙凤花烛,不知何时,那支凤烛上的火焰依然湮灭,只余一卷烧焦了的烛心,映着累累烛泪,似一只流泪至盲的眼睛。“
心中的恐惧骤然冰裂灌入,不是没有听说过,龙凤花烛要在大婚之夜亮至天明,若有一只先灭,便是夫妻中有一人早亡,或是半路分折恩爱断绝。民间传闻虽然有些无稽,谁能保证夫妻能白首到老,又同年同月逝去,只是这样夜半熄灭一支,却也实在不吉。
她回头见皇帝犹自沉睡,忙关上了窗扇,又仔细检查一遍无碍,重新点燃了凤烛。做完这一切,她才觉得自己的双手有些发抖。
原来她还是怕的,是那样怕,怕夫妻恩情中道断绝。如懿回到皇帝身边,紧紧依在他身侧,仿佛只有他的温热才能提醒着自己一切的美好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