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四册 > 第六章 风波定(上)

第六章 风波定(上)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四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纱窗隔断的日光只留下淡漠的痕迹,遥远天边的云霞却有炫目的光亮。皇帝捻着一个新橙揉搓着:“糊涂也好,僭越也好,朕怎会容他肆意置喙朕的家事国事,又这般广布党羽,群起进言!这朝廷是朕的,可不是张廷玉的。于是张廷玉便奏告朕,以年老上奏请求告老还乡。折子里有这么一句话,说“以世宗遗诏许配享太庙,乞上一言为券”。”
如懿微微变色:“怎么?张廷玉还怕皇上不许他已经答允的事情,一定要皇上有所保证么?这实在是太无礼了。这么看,他这请求告老还乡的折子,竟有几分试探皇上的意思了。”
皇帝接过意欢递来的橙子吃了一片,缓缓道:“他要试探,朕便成全。只要他安安分分的从朕眼前走开,朕便许他一个安稳到老。朕已让军机大臣汪由敦拟好了折子来看,明日就可发出去了。”
如懿微微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她迟疑片刻,还是道:“皇上,臣妾有一事不得不禀告,只要皇上听了不要气急忧心。”
皇帝瞟她一眼,淡淡道:“你说便是了。”
如懿宁静而柔和,含有难得的凝重,和一丝若隐若现的忧虑,她见皇帝脸色松动了些许,才敢婉声劝道:“皇上,永璜的福晋伊拉里氏来回禀,开春之后,永璜身上就很不好,一日不如一日。请皇上若得空,一定要去瞧一瞧。”
皇帝的侧脸棱角分明,平静而至淡漠:“永璜的病情朕也略知一二。无非是他自己心思重,又都是有些不该有的心思。朕已经让最好的太医去瞧了,也吩咐下去,永璜每日要吃山参吊精神,只要他吃得下,便是十斤,朕这个做阿玛的,也给得起。只求他心思安分些,别再做些无妄之念。”
如懿听皇帝口气,仍是对永璜昔年欲为太子之心十分介怀:“那臣妾可否去看望,也好稍稍宽慰……”
皇帝摆手道:“罢了。如今你是皇贵妃,身份贵重。你一去,不知道永璜又要动什么心思。永璜有他养母纯贵妃探视,你便少去这是非之地。”
如懿只得起身应允。正好李玉进来,道:“皇上,张廷玉大人求见。”
皇帝不悦道:“这个时候,他来做什么?”
李玉道:“张廷玉大人喜滋滋的,说知道皇上下旨许他配享太庙,所以特来谢恩。”
这一来,不仅皇帝,连如懿和意欢都变了脸色。皇帝径自起身。走到书房翻了翻奏折,阒然变色:“朕的奏折刚批复完不久,尚未发出,张廷玉怎么会知道?”他横一眼李玉,带了一抹厉色:“李玉!”
李玉吓得忙跪下:“皇上,奴才不敢!”
如懿忙道:“皇上,李玉不敢。内监不得干政,他不敢看皇上的折子。”
“那么,便只有汪由敦了!”皇帝的脸色极难看,“是了。汪由敦出自张廷玉门下,定是他提前给张廷玉透了风,真是大胆!竟敢擅自透露朕的旨意,到底在汪由敦心里,朕是皇帝还是张廷玉是皇帝?朕为天下主,而今在朝大臣因师生而成门户党羽,怎可姑息?”
意欢冷冷道:“皇上自然是皇上,可他这个门生竟忘了天地君亲师,反而将师长凌驾于君主之上,实在是不该!”
皇帝沉下脸:“张廷玉既然来了,朕就见见他。李玉,去传!”
李玉忙不迭去了。如懿与意欢不敢在侧,便也告退离开,才出殿门,便见张廷玉满脸喜色侯在殿外。张廷玉行礼道:“皇贵妃娘娘万福金安。舒妃娘娘万福金安。”
如懿与意欢微微欠身,看他踌躇满志入内。意欢不屑:“自作聪明才自取其辱呢!他以为扶持了一位富察氏的皇后,难不成以后每一位皇后都出自富察氏么?”
如懿悄然一笑:“内外互为援引,一直是后宫与前朝的生存之道。张廷玉即便为三朝老臣,也不能免俗。只是皇上心性极强,岂是轻易可以左右的?”
意欢笑道:“他越是举荐旁人,越是成全了姐姐呢。我便先恭喜姐姐了。”
果然,皇帝勃然大怒,斥责张廷玉道:“太庙配享的都是些功勋卓越的元老,你张廷玉何德何能,有何功绩,可以和那些元老大臣比肩?鄂尔泰还算有平定苗疆的功劳,你张廷玉所擅长的,不过是谨慎自将,传写谕旨,竟也狂妄自大如此?”
一席话骂的张廷玉冷汗淋淋,皇帝犹不解气,下令革去张廷玉的伯爵之位,只以大学士衔告老还乡,又下诏解除汪由敦协办大学士和刑部尚书之职,仍旧让他在行不任上恕罪。自此,再无人敢随意置喙立后之事了。
这一日秋高气爽,明朗天光在紫禁城中无遮无拦的流动,宛如潺潺的河水。静静停滞的凝云,自由盘旋的飞鸟,连绵如重山的殿脊,沉寂的宫阙掩映了平日的喧嚣,让人心意闲闲。如懿闲来无事,便往储秀宫看意欢。如懿才扶着侍女的手进了殿中,便禁不住笑道:“从前进来,你的殿中草药气味最重,如今到淡了许多,只闻得花香清淡了。”
意欢正捧了一束新折的玉色百合插瓶,莲青色的花袖下露出素白的十指尖尖,纤长的深碧色花叶垂在她三寸阔袖上,那袖口滚了三层云霞缎的暗纹边,上头绣着星星点点的橘花,显得分外明艳。意欢的身形高挑,身影最是纤细瘦美,一枚白玉鎏金蝴蝶压发扣在燕尾之上,垂落细长的碎银流苏,被风徐徐浮动,更添了几分难得的柔美。意欢笑盈盈睇她一眼,侧身让如懿坐下,轻轻嘘了一声:“去岁听了皇贵妃的话,如今是想开了。皇上照例还是赏了坐胎药,嫔妃们也都自己找了方子喝。其实有什么呢,我如今也是有一遭没一遭的,惦记着就喝了,没惦记着也便罢了。”
如懿笑道:“你自己想的开便罢了。我如今也不大喝了,左右到了这个年纪了,有没有子嗣都看天意吧。”
意欢笑意幽妍:“是啊,心思都在那上头,成日里夜不快活。倒不如闲下来侍弄侍弄花草,心里也清净些。”
画眉和云雀在廊下啼啭,一唱一和,啼破金屋无人的静寂。如懿笑道:“皇上喜欢在圆明园养这些鸟雀,你也喜欢。”她眼底闪过一丝促狭,伸手刮着意欢的脸颊道:“只是皇上这样宠爱你,前两日内务府新绣的一床满绣合欢鸳鸯连珠帐页独赏了你,可算是娇眠锦衾里,辗转双鸳鸯。既有了鸳鸯,你还要别的鸟儿做什么?”
意欢面颊一红,啐了一口道:“这也是皇贵妃说的话?没半点儿尊重!”她忽然定了乌澄的双眸,盯着如懿道:“皇贵妃这般说,可是拈我的酸呢。”
意欢的话,五分玩笑,五分认真。如懿心头微微一颤,这清光悠长之中,因了她的猝然一问,触动一时情肠。她不愿去思索,由着性子道:“若说不拈酸。都是女子心肠,难免有时小气。
况你初承恩宠的那些日子,也是我最受苦的日子,这样想起来,我能不心酸?只是自你我相识,总觉得心性投契,且在宫里久了,方知寻常人家的拈酸吃醋到了这里竟也是多余,徒增烦恼而已。”
仿若一滴清澈的雨水无意颤起铺满澄阳的湖面,漾起金色的涟漪点点。意欢清冽的眸光微有痴怔:“姐姐说的话,也是我的心思。皇上纵然疼我,但见他宠幸别人,心里也是火烧火燎的,便是对姐姐,有几次也是忍不住。可日子长了,才觉这心思除了磋磨自己受苦,也无旁用。所以我才养这些鸟儿花儿,散散闲心,且在宫里,说话做事都不得不逼着自己小心。有时侯不能对着人说的话,不如对着这些鸟儿说说,也当解了自己的心事。”
意欢自在皇帝身边,便深得圣眷。她有时说话尖锐,待人亦不热络,因着皇帝的宠爱,也无人敢明着计较。这些年,在旁人眼中,她总是能活得纵情恣意的,可在背人处,她也竟有这样的凄清。
如懿温然相望,抚摸着娇艳的花瓣,柔声道:“那是你不爱往别人宫里去走动。侍奉皇上这么多年了,除了我宫里,也难得看你和旁人来往。”
意欢去过小银剪子,细细修剪完花枝,洒了一点儿清水在花叶上,转首道:“我肯与姐姐来往,是性子相投。与其废那些力气和不相干的人来往,我还不如拾掇拾掇自己。”
如懿看着疏朗殿内,布置大气,并不像是寻常女子的闺阁香艳而秾丽,除了满架子诗书,再无多少锦绣装饰。“宫里除了你,再没有谁能把自己拾掇得这样干净舒服了。”
意欢道:“人干净了,心也干净。”
“咱们身在这地方,周遭的污浊血腥自是不必说了。有时侯难免连自己的手也不干净。能求得心有几分干净,也算难得。”如懿莞尔一笑,看她手边搁着一本温庭筠的诗集,道:“那日在皇上跟前,他不过提了句温庭筠的诗好,你便留心了。”
意欢脸上绯红如流霞:“姐姐一直忙着,今日难得有空儿,还替我留心其这些了。我不过是听皇上说起,随手翻翻罢了。”
二人正说着话,忽然三宝跑了进来道:“小主,小主,不好了。”
如懿沉下脸道:“好好回话,这么毛毛燥燥的。”
三宝擦了把汗道:“回娘娘的话,大阿哥府里来传话,大阿哥病重,怕是不好了。”
如懿伙地起身,起得太快,身子不觉晃了一晃,便道:“纯贵妃知道了么?”
三宝道:“大福晋先来禀报的皇贵妃,钟粹宫只怕还不知道。”
如懿忙道:“纯贵妃是大阿哥养母,让菱枝赶紧去钟粹宫通报。你亲自去养心殿告诉皇上,再吩咐备轿,本宫去瞧永璜。”
意欢见如懿担心,亦叹道:“自从孝贤皇后去世,永璜被申斥,终究积郁成疾。好好的一个皇子,唉……姐姐路上小心,别太心急了。”
如懿哪里还能和她细细分说,忙出了储秀宫去。才过长康右门的夹道,却见一众年长宫女正立在红墙上,一个个四十上下年纪,都是出宫后无依无靠才继续留在宫中服侍的。一众人等正在听内务府太监的调拨。如懿只看了一眼,云芝道:“回皇贵妃的话,这是内务府新从圆明园拨来的一批宫女,说是做惯了事极老练的,正训了话要拨去各宫呢。”
如懿点点头,也不欲过问。突然,宫女里一个穿着蓝衣的宫女跑了出来,喝道:“赵公公,凭什么你收了她们的银子便拨去东西六宫,咱们几个没钱使银子给你,你便拨咱们去冷宫当差,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如懿听得冷宫二字,触动旧事,不觉多看了两眼。那赵公公五大三粗,拉过那宫女拖在地上拽了两圈,抓着她的头发狠狠往墙上搡了一下,喝道:“你们这些圆明园来的宫女,外来的人敢唱内行的戏,猪油蒙了心吧?本公公肯收钱是给你们脸,你给不起就是自己没脸,还敢叫唤?打死了你都没人知道。”
如懿虽然赶着去永璜府邸,亦不觉蹙眉,唤过跟前的小太监小安道:“小安,去把那个赵太监啦过来,说他的专横霸道本宫都知道了,让他自己去慎刑司领五十大棍,从此不必再内务府当差了。”
小安赶紧着上前去了,那赵公公看见如懿来,早吓得腿软了。如懿拿了肯听他啰嗦,留下了小安去内务府知会宫女人选的分配,便要离开。方才挨打的宫女忙膝行到图一跟前道:“多谢皇贵妃娘娘主持公道。”
如懿见她挨了打,神色却十分倔强,一点儿也不害怕,便道:“你倒是个直性子的,只是什么话都喊出来,也不怕自己吃亏么?”
那宫女不卑不亢道:“奴婢自己吃亏不要紧,不能让没钱的姐妹都吃了亏。”
如懿见她被打得灰头土脸的,仔细看相貌却也端庄整齐,落落大方,像是个有主意的,想着蕊心伤了腿之后自己身边也没个得力的人,便道:“你这样的性子是吃亏,可本宫喜欢。等下洗漱干净了去翊坤宫等着,留在本宫宫里当差吧。”说罢,便急匆匆去了。
待赶到永璜府里时,一众的福晋格格们都跪在地下,嘤嘤的哭泣着。绿筠已经先到了,与伊拉里氏陪在床前,她见了如懿进来,少不得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肃了一肃道:“皇贵妃万安。”
如懿见阁中一片愁云惨雾,忙按住绿筠的手道:“这个时候了,还闹这些虚礼做什么。”说罢便转首急急问向伊拉里氏,“太医看过了么?可怎么说呢?”
伊拉里氏哭得两眼核桃似的,听得如懿问,忙止了泪站起身来,道:“回娘娘的话,太医说永璜梦魇缠身,日夜不安,心气断断续续的,只怕是……”
如懿心中一沉,脸色便有些不好:“别胡说!永璜才二十三岁,怎么会心气断续?”
伊拉里氏说不上两句,呜咽道:“这两年永璜身上总不大好,忧思过虑,像是总转着什么念头,又不肯告诉妾身。好几次从梦里惊醒,总是大哭说自己不孝。前几日是孝贤皇后的忌日,永璜便梦魇的更厉害,说要去找孝贤皇后理论。妾身也吓坏了……”
伊拉里氏话未说完,脸上已挨了重重的一巴掌。绿筠脸色煞白,气急败坏的指着她道:“终究是你没照顾好永璜,还一味胡说八道!永璜最有孝心,他梦魇什么?要去找仙逝的孝贤皇后理论什么?糊涂油蒙了心,红口白舌的来拉扯永璜不孝!依本宫看,永璜身上不好,都是素日里你们这些不知轻重的人挑唆的他没养好身子。”
绿筠素来性子和缓,如今突然发作,如懿自然明白是因为伊拉里氏的话没说好。这样的话若是落到皇帝耳朵里,又惦记起昔年永璜和永璋在灵前不孝的事,更会惹得皇帝不高兴。
如懿忙拉住绿筠劝道:“姐姐别生气。媳妇素来是懂事的,只是一时着急说话不当心罢了。”她盯着伊拉里氏,温声嘱咐道:“这样的话不许再提了。”如懿看着床上昏睡的永璜,见他满头大汗。她看着心疼不已,忙取过绢子替他仔细擦了又擦,心中愈加内疚不已。永璜似是感觉到她的动作,稍稍有些清醒。他动了动身子,忽然睁开了眼,直瞪瞪的望着帐顶,大声道:“额娘,额娘,你别走,您等等儿子,心疼心疼儿子。”
绿筠忙坐到塌边,拉住永璜的手垂泪道:“永璜,永璜,额娘在这里。”如懿听她呼喊哀切,一时触动了心肠,切切唤道:“永璜。”
两人唤了几声,也不见永璜有任何回应。绿筠便有些讪讪道:“什么额娘?怕是咱们都自作多情了,永璜是在唤他的亲额娘哲敏皇贵妃呢。”说罢又叹,“我虽养了他这些年,可这孩子,到底不大肯叫我一声额娘。”
如懿眼底一酸:“永璜到底是个有孝心的孩子。”
正巧太医进来,翻了翻永璜的眼皮,忙灌了一碗汤药下去,磕个头道:“皇贵妃娘娘恕罪,纯贵妃娘娘恕罪,大阿哥怕是回光返照了。有什么话,能说的就赶紧说了吧。”
如懿听了这话悲从中来,转过脸呜咽起来,汤药灌了下去,永璜果然清醒了许多,两眼也渐渐有神,盯着如懿道:“母亲来了。”
绿筠叹口气道:“永璜好歹也曾养在皇贵妃膝下过,我是没用,两个孩子都遭了皇上的训斥,抬不起头来做人。有什么话,皇贵妃陪着说说吧。”她说罢,便扶着几个福晋的手一同出去了。
阁中静静的,恍若一潭幽寂深水,日光细碎的影子落在地上,像是一个幽若的梦。永璜咳嗽了几声,轻轻道:“多谢母亲还惦记这儿子。幼时养育之恩,儿子一直不敢忘记。”
如懿含了泪,抚着他的额头柔声道:“好孩子。母亲也都还记得,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唯独母子情分上亏欠了。虽然有母亲和纯娘娘照料,但若哲敏皇贵妃还在,你也不至于如此。”
永璜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苍白的脸上浮起两团虚弱的酡红,过了好半晌,才缓过一口气:“儿子自知是不能了。这些日子一直梦见额娘对着儿子含泪不语,总像是有许多委屈,却说不出来。前几日孝贤皇后忌日,儿子更梦见孝贤皇后喂额娘吃些什么,额娘吃完就七窍流血。母亲,儿子心里明白,是孝贤皇后害死了额娘。”
如懿看着他颧骨高耸,两眼深深的凹了进去,难过道:“哲敏皇贵妃之死本来就蹊跷,母亲是听过这样的闲话的。可永璜,闲话是不能过心的,一旦过了心,挣不出来,成了你的心魔,你就害死你自己了。”
永璜呜咽的哭着,那样幽咽而绝望的哭泣,像于黑夜中迷失了方向的孩童。“儿子自幼失了额娘,被人欺侮,儿子很想争气,所以也动过利用母亲的念头。可皇阿玛骂儿子对孝贤皇后不孝,儿子是真的孝敬不了。是她害得我在阿哥所受苦,是她害死我的额娘,是她给额娘吃了那么多相克的食物,甲鱼和苋菜,麦冬和鲫鱼……诸如种种,就是同食则会积毒的。我额娘就是这样被慢慢毒死的,我怎么能对着她尽孝……我……我再不要,不要在这污秽之地了!”
如懿抱着永璜,心绪哀痛的须臾,有浓重般的疑惑如同泼洒与素白生绢之上,迅速流泻,扩散晕染。她止不住一颗几乎要跳跃出来的心,紧紧攥住他的手道:“这些食物相克积毒是谁告诉你的?瑜妃告诉过你是孝贤皇后害死你的额娘,可她从来不知道这些细枝末节。告诉母亲,是谁告诉你的?”
永璜一时急切,一口痰涌了上来,咳咳道:“嘉……嘉……”
多年来如在迷雾中穿行,终于有隐约窥得的明亮,如懿连连追问:“是金玉妍是不是?是不是?”永璜拼命长大了嘴,极力晃着脑袋想要点头。如懿见他如此,吓得什么都顾不得了,忙唤道:“太医,太医!”
永璜在她怀里挣扎着,如同脱水之鱼,苟延残喘。他的眼神渐渐涣散,终于吃力的闭上了眼睛,回归至永久的安宁。前尘往事纷至沓来,仿佛秋日黄昏时随风涌动的尘埃,轻的几乎没有半分力气,却应萦绕绕缠到身上,闷住了心肺鼻息,竟生出一种彻骨的恍然无力。仿佛还是小时候,永璜不过七八岁,下了学乏了,便是这样靠在如懿的臂弯里,沉沉睡去。
太医扯着袍子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进来,摸了摸永璜的鼻息,垂头丧气道:“皇贵妃娘娘节哀,大阿哥已经去了。”
如懿轻缓的摸着永璜的脸,低声道:“好孩子,睡吧,睡吧,你就能见着你的额娘了。”她捂着嘴,压抑着后间的呜咽,终于在沉默中让眼泪肆意的流了下来。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