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四册 > 第三章 玉痕(上)

第三章 玉痕(上)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四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如懿明白皇帝言出必行的性子,便福一福身,缓步走到外头。阔大的廊下,硕大环抱的红柱林立,如巨大的壁垒,将跪伏于地的金玉妍衬得渺小而卑微。玉妍穿着一身月白的素色无纹长袍,袖口与衣襟滚着浅银灰的镶边。她脱簪披发,换下象征嫔妃身份的花盆底,只穿平底软鞋,跪在殿外不断叩首。
在看到玉妍面容的一刻,如懿有微微的惊诧,这个一向妩媚娇艳的女子,却未在此时展露她梨花带雨的更能惹人怜爱的哭容,只是倔强地抿着嘴,重重低下一贯高昂的头颅。
如懿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平静地将皇帝的话复述完毕,方才吩咐道:“送嘉贵人回启祥宫,无事不必再出来了。”
玉妍素白的没有任何脂粉装饰的脸,除了眼角细微的如金鱼尾上柔软摇曳的纹理,依旧那样完美,是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的玉璧。甚至连续以额叩地后带来的肿起红色,亦不过为她无神的面孔增加了一点儿明艳的桃色芳菲。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声音并不如她的容颜一般诱惑,充满了愤恨与恼怒:“我分得清玛瑙和红玉髓!就算贞淑分不清。那算得什么!这不是真的!是你害我!”
如懿双眸微扬,顺手将鬓边一缕垂覆的红璎玉滴珠流苏掠起,那瞬间流露的神采有几分淡然的鄙夷,隐约又带着倔强的不屑,轻轻一嗤:“在这宫里,真相从来就不重要。许多事,根本无人在意它是真是假,而是在于是否有人相信。其实你和我一样,都是在赌,只赌皇上信还是不信。”她剜了玉妍一眼,目光似森冷的磨着骨片嚓嚓微响的刀,“或者,你也可以告诉皇上,你明明白白知道那七宝手串上本就是用的红玉髓,根本不是玛瑙。那么你猜,皇上会不会想,只有主使之人才会那么明白确凿呢?当然了,这也是你告诉皇上的,那日得了这些东西,你可一眼都不敢看便封起来给皇上了。”
玉妍的身体栗栗颤抖着:“皇上不会这么待我的,我为皇上生了三位皇子!一定是你挑唆的!是你!皇上才会不信我!”她咬着唇,全然不顾雪白的齿落在暗红而柔软的唇上咬出深深的印迹。
如懿冷淡的眉眼仿若这个季节最末的流火炎炎,隐隐带着冷峻与肃杀将来的气息:“是我么,还是你自作自受?就如我分明与波桑大师没有任何瓜田李下之事,但你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想让人信以为真而已!”
有泪水在眼眶里泫然欲落,玉妍用力举袖狠狠擦拭,抹杀了那即将要涌出的泪水滴落的可能,继而以灼灼的目光直视着如懿,仰着脸道:“你想挑唆我和皇上,你想看我伤心难过,我偏不哭,偏不让你如愿!”
任何神情都不足以表示如懿的鄙夷和愤怒,她的眼神冷漠如十二月的霜雪,覆落于玉妍之身:“你自己的所作所为,远胜于一切挑唆!皇上这么做,已是看在你生育皇子的份上格外留情了。”如懿说罢,嫌恶地不欲看她狼狈而狰狞的面容。
玉妍忽地站起身,扑上来欲扇如懿脸孔。她张扬的手高高扬起,凌厉的风贴着皮肉刮过的一瞬,如懿不避不闪,淡然道:“你要打只管打,只是这巴掌一落下来,位分不说,你的三个阿哥必定是不能再接回你身边养育了,你可想清楚了么?”
玉妍举起的手悬在离如懿的面孔只有半寸之地瑟瑟发颤,仿佛找不到着落一般。许久,那白如葱根的手终于重重落在了她自己的脸颊上,响亮的耳光声和着她悲鸣凄幽无尽。“皇上皇上您不能弃绝臣妾,弃绝臣妾母族啊!皇上!皇上!您可以责怪臣妾,惩罚臣妾,但求不要迁怒臣妾的母族,臣妾求您了!”
如懿缓缓摇头,注目她良久:“没有人要弃绝你,是你自己弃绝了你自己,是你为求荣宠不择手段才可能会牵累了你的母族。私通?”她不屑,“你的脑袋除了这些污秽东西,难道生你养你的李朝便没有教给你一点点聪明良善与懂得进退么?”
鄙弃的神色如刻在玉妍面庞上一般不可抹去:“皇贵妃,你以为你是什么良善之人么?你和我都不是善男信女,又何必说这样的套话?你有你想维护的东西,我有我不能不得的东西,既然狭路相逢,我算不过你的心机计谋,便也罢了。但我身为李朝宗室之女,责罚可受,颜面绝不可丢!我才不会哭,不会任由你看我的笑话!”
玉妍一边说,一边有热泪无可抑制地滚滚而下。她一向自恃身份,将自己与李朝的颜面看得极重,如今提及,显然是伤心害怕到了极处。她手忙脚乱地伸手去擦,越是擦泪水越多,将她的袖口染上星星点点的圆晕,彷如灰败的落花,四散弥漫。她极力遏制着喉间可能溢出的悲声凝泣,梗着脖子道:“我不会哭,不会让你看见我哭!不会让你笑我李朝失了颜面!”
“颜面失却与否,只在你自己做了什么。愿赌服输,你承受自己的恶果便是。”如懿俯视于她,凝神片刻,悄然迫近,衔了一丝诡谲的笑意,极轻极轻地道:“金玉妍,你猜一猜,这次,本宫为什么赢得那么快?”
金玉妍睁大了眼,像僵死而不能瞑目一般:“你说什么?”
如懿伸出纤长的两根手指,轻轻一晃:“孝贤皇后也好,慧贤皇贵妃也罢,如果真是她们要害本宫,如今人死尘烟散,也该尘埃落定了。可若她们也是为人挑唆,那么她们一个个死绝了,那个躲在背后的人,也该自己上场了。说到底,皇后之位近在眼前,你终于忍不住了,是不是?”
玉妍吃惊地看着如懿,双肩不由主地一抖,往后缩去。她一贯妩媚轻柔的双眸里隐着尖锐如针芒的冷光,几乎要穿透她的身体。玉妍的牙齿发出咯咯的磨磋声,若不是进忠眼疾手快按住了她,她几乎要忍不住揉身扑上来。玉妍厉声道:“你胡说!你胡说什么!”
当然只是胡说,如懿哪里有半分凭证。唯一所有的,不过是孝贤皇后死前的厉声呼号,和一点点辨无可辨的蛛丝般的痕迹。
如懿懒得与她多费口舌,正漠然相对间,却见安吉波桑大师身着红袍,手持一串橙黄的蜜蜡佛珠,神态祥和,缓缓步上养心殿的台阶。
如懿颔首施礼:“大师安好。”
安吉波桑眉眼间有淡泊清澈的笑意:“皇贵妃积福,一切安好。”
如懿瞥了掩面啜泣的玉妍一眼:“有大师佛法庇佑,邪灵不侵。”
安吉波桑微微一笑:“姜女不尚铅华,似疏梅之映淡月。即便尘埃拂身,亦终归洁净之道。”
如懿会意,眼底闪过一抹明亮的笑影,如湛湛天光。“禅师不落空寂,若碧沼之吐青莲。即便深陷淤泥,亦能不染自身。”她欠身,温言道,“大师为何此刻来养心殿?”
安吉波桑和缓含笑,有拈花看尘的闲雅之态,道:“中秋已过,特来向皇上辞行。”
如懿微微黯然:“宫中污秽,不是大师清修之地。”
安吉波桑微笑道:“修行处虽然苦寒,但自有清净大自在。”他侧过脸,看着玉妍的目光无比悲悯而慈和:“你有一张美丽胜过格桑花的脸,却没有一颗美丽的心。你有你的孩子,有你的家族,有你的未来,为何不体会清净圆明的自在?不要求无相,求虚妄,否则你的罪过会绵延到你的孩子身上,让他们来承受母亲的业报。”
玉妍美丽而狭长的眼睛鄙夷地转过,她娇艳的嘴唇间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以此来表示她的愤恨与不满。
安吉波桑宽和地微笑,对着如懿道:“皇贵妃,你以后的路还很远,荆棘与险阻还很多,那日你问我什么是禅,其实圆明清净就是禅,不是麻木不仁,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外面一切声音动作清清楚楚,而此心明白,了无挂碍,毫无执着,一片祥和。这样,所有的尘埃都侵扰不了你,因为你没有破绽。”
如懿双手合十:“多谢大师提点。”
波桑含笑:“我也只是提点而已。在雨花阁那几日,我已经发现,皇贵妃娘娘虽然来雨花阁参拜,但所求皆为宫中之事,从不为自己,娘娘其实是不信神佛的。”
如懿失笑:“大师目光清明,被您看穿了。本宫向来不信神佛,只信自己可以做到的。”
波桑凝视她须臾:“信神佛的人有心软之处,只信自己的人必然受过谁都不可信的创痛。但皇贵妃娘娘终有一日也会觉得,神佛不在于多么神明灵验,而是让漂泊无助之心有一寄托安慰之处,扶持来日之路而已。”
他待要再说,李玉已经出来,满面笑容道:“大师,皇上在里头等您了,快请吧。”
如懿见安吉波桑进殿,静静看着进忠半押半送了玉妍回去,便也离开了。
并不愿坐辇轿,也不愿侍从随行,连三宝和菱枝也被打发开去,茕茕独行,更适合如懿此时的心境。
五味杂陈。她没有言声,只是默默前行,企图消弭心底汹涌而来的迷茫与怅然若失的惊痛。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现有一道身影一直紧随在身后,如同自己的影子一般,不曾离去。她转首,看见提着羊角风灯跟随在后的凌云彻,淡淡问:“跟着本宫做什么?”
凌云彻跟随在如懿身后三尺远:“本来随着进忠公公护送嘉贵人回宫,但见娘娘心情不佳,微臣不能劝解,所以一路随行。”
如懿无心顾他,懒懒道:“那就应该提灯在前,而非跟随在后。”
他眉目间清澈内敛,笑容仿佛天边清淡如许的月光:“娘娘自己看得清前路走在何方,微臣只需伴随身后,为娘娘照亮后头走过的路,不至于回头之时,心下茫然,连退路都难以看清。”
初秋的月光静谧铺满宫院的每一个角落,一丛丛深红的秋海棠开得正盛,绚烂至寂寞。如懿无谓地笑笑:“也好。本宫此刻的心境,不喜有人陪得太近,但一个人走,又太寂寞惶然。你在,总是好的。”
云彻不再多言,只是默默跟随。当翊坤宫门前火红的绢纱宫灯照亮了如懿苍白的容颜时,他方才低声问道:“为什么娘娘脸上的表情一如微臣当年?”
“什么当年?”
“就像微臣已经明白失去了从前的嬿婉。”
如懿感知于他的敏锐,轻声道:“你说的不错,本宫便是如此。本宫得到了一件极要紧的东西,也失去了一件非常要紧的东西。这般得失,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其实是得不偿失。”她微笑,“不过,也谢谢你的嬿婉。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她肯在我危困之时向皇上求情,也是难得了。”
云彻微微苦笑,拱手施礼:“微臣只希望,娘娘以后的路平安顺遂,再无荆棘风雨。”
有一瞬的感动犹如江潮汹涌,没顶的一刻,居然只是想着,原来还有人这样关切着自己。她旋即含笑,明白自己此刻的身份:“凌云彻,江与彬已经向本宫求娶惢心。你的年纪不小,如今也有了前程,是否也该娶妻生子,成家立业?本宫可以为你安排,求娶淑女。”
云彻的神情转瞬黯然:“娘娘关心了。微臣一个人很自在,是在不想多了家室负累。”他停一停,“能伴随皇上与娘娘身边,已是微臣的福气。”
如懿微微颔首,仰首看着清明月色,如被霜雪:“自己能觉得是福气,那就真的是福气了。”
惢心到底年轻,仗着素来底子好,皮肉的外伤倒也渐渐好了。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她的左腿伤得厉害,足足养了小半年才能下地。江与彬又担心着冬日里寒气太过,伤了元气,一日三次端了温补药物来给惢心服用,连菱枝亦笑:“还好惢心姑姑有着自己的月例,还有小主的赏赐,否则江太医的俸禄全给姑姑换了补药吃都不够。”
江与彬倒真是尽心,惢心能起身后腿脚一直不利索,她心里难过,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眼泪,都是江与彬开解她:“只要人没事,走路慢些又有什么要紧。”
除了江与彬,李玉得空儿亦常来看望惢心,时常默默良久,只站在一边不言不语。如懿偶尔问起,李玉慨然落泪:“奴才与惢心相识多年,看她从一个活泼泼的姑娘家,生生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他跪下,动容道:“小主,别让惢心在宫里熬着了。咱们是一辈子出不去的人,惢心,让她出去吧。”
李玉的心意何尝不是自己的心意?便是在望见飞鸟掠过碧蓝的天空时,她也由衷地生出一丝渴慕,如果从未进宫,如果可以出去,那该有多好。
外面的世界,她从未想象过,但总不会如此被长困于红墙之内,于长街深处望着那一痕碧色蓝天,无尽遐想。
如懿与江与彬的心意沉沉坚定。惢心原嫌自己残废了,怕拖累了江与彬,每每只道:“你如今在太医院受器重,要什么好的妻房没有,我年岁渐长,人又残废了,嫁了你也不般配。”便一直不肯松口嫁他。只是日久天长,见江与彬这般痴心,如懿又屡屡劝解,终是答应了。如懿择了一个艳阳天,由皇帝将惢心赐婚与江与彬。
赐婚出嫁那一日,自然是合宫惊动,上至绿筠,下至宫人,一一都来相送。一则自然是顾及皇帝赐婚的荣耀,如懿又是皇贵妃之尊,自然乐得锦上添花;二则惢心是如懿身边多年心腹,更兼慎刑司一事绝不肯出卖主上,人人钦佩她忠义果敢,自然钦慕。所以那一日的热闹,直如格格出阁一般。
如懿反复叮嘱了江与彬要善待惢心,终至哽咽,还是绿筠扶住了道:“皇贵妃是欢喜过头了,好日子怎可哭泣,来来,本宫替惢心盖上盖头。”
绿筠这般赏面儿,自然是因为玉妍落魄,遂了她的心意。海兰与意欢素来与如懿交好,更是足足添了妆奁,欢欢喜喜送了惢心出宫。
终于到了宫门边,如懿再不能出去,唯有李玉赶来陪伴。李玉殷殷道:“我与江与彬。惢心都是旧日相识,起于寒微。如今惢心有个好归宿,我也心安。好好儿过日子,宫里自有我伺候皇贵妃娘娘。还有,京郊有三十亩良田,是我送你们的新婚贺礼,可不许推辞。”
江与彬与惢心再次谢过,携了手出去。李玉目送良久,知道黄昏烟尘四起,才垂着脊梁,缓缓离去。
如懿目视李玉背影,似乎从他过于欢喜与颓然的姿态中,窥得一点儿不能言说的心意。
如此,江与彬置了小小一处宅子,两人安心度日,惢心得闲便来宫中当几日差。如懿也舍不得她多动,便只让她调教着小宫女规矩。如此,翊坤宫中只剩了菱枝和芸枝两个大宫女,如懿亦不愿兴师动众从内务府调度人手,便也这般勉强度日。
嬿婉自为如懿求情后,往来翊坤宫也多了。皇帝对她的宠爱虽是有一日没一日的,但她年轻乖巧,又能察言观色,总是易得圣心。而最得宠的,便是如懿和舒妃。
到了孝贤皇后薨逝一年之际,皇后母族惴惴于宫中无富察氏女子侍奉在侧,便选了一位年方二八的女子送来,那女孩子出于富察氏旁系,相貌清丽可人,丰润如玉。皇帝倒也礼遇,始入宫便封为贵人,赐号“晋”,住在景阳宫。而李朝也因玉妍的失宠,送了几名年轻貌美的李朝女子来,皇帝并未留下,都赏赐了各府亲王。玉妍本以为有了转机,屡屡献上自己所做的吃食和绣品,皇帝也只是收下,却不过问她的情形。如此,玉妍宫中的伽倻琴哀彻永夜,绵绵无绝,只落了嬿婉一句笑话:“真以为琴声能招来人么?连人都不配了,还在那儿徐娘半老自作多情?”
玉妍本就是牙尖嘴利的人,素来同好不多,嬿婉这句笑话,不多时便传得尽人皆知。玉妍羞愤难当,苦于不得与嬿婉争辩,更失了贞淑,无人可倾诉,只得煎熬着苦闷度日。皇帝充耳不闻,疼惜了嬿婉之时,也将潜邸旧人里的婉贵人封了嫔位。即使宫中入了新人,倒也一切和睦安宁。
入春之后,太医院回禀了几次,说玉妍所生的九阿哥一直伤风咳嗽,并不大好。九阿哥身体十分孱弱,自出生之后便听不得大响动,格外瘦小。皇帝虽然担心,但毕竟子嗣众多,又是失宠妃子所生的孩子,也不过是嘱咐了太医和阿哥所多多关照而已。江与彬得到消息,连连冷笑:“虽然说医者父母心,但也要看是谁的孩子。额娘做了孽,孩子便要受罪,不是么?”
那日海兰、嬿婉与婉茵一起来陪如懿说话,暖阁窗下打着一张花梨边漆心罗汉围榻,铺着香色闪银心缎坐褥。榻上设一张楠木嵌螺钿云腿细牙桌,上头搁着用净水湃过的时新瓜果,众人谈起九阿哥,亦不免感叹。
海兰轻嘘一口气:“听说这些日子皇上虽然关心九阿哥身体,但一直没理会嘉贵人,且贞淑被赶回了李朝,她既失了颜面,也失了臂膀,只怕日子更难过呢。”
嬿婉听得专注,那一双眼睛分外地乌澄晶莹。她扑哧一笑,掩口道:“皇上不是说了么,嘉贵人若再胡闹,便要贬她为庶人呢。且她到底是李朝人,没了心腹在身边出谋划策,瞧她怎么扑腾。”她喜滋滋地看着如懿,“皇上金口玉言,可当着皇贵妃的面亲口说的呢。”
如懿不置可否,笑意中却微露厌倦之色:“皇上是金口玉言,但有些话说说也罢了。你我都不是不知,嘉贵人出身李朝,身份不同寻常。”
嬿婉颇为不解:“那又如何?李朝原本依附前明,我大清入关后又依附于大清,一直进献女子为宫中妃嫔。既为妃嫔,就得守宫规。这次不就严惩了嘉贵人么?”
“虽然严惩,但不至于绝情。”如懿神色淡然,亦有一分无奈,“从前李朝依附前明,屡屡有女子入宫为妃。永乐皇帝的恭献贤妃权氏更因资质秾粹,善吹玉箫而宠擅一时。我大清方入关时,李朝曾有‘尊王攘夷’之说,便是要尊崇前明而抵触大清。历代先祖笼络多时,才算安稳下来。金玉妍也算是李朝第一个加入大清的宗室王女。所以无论如何,皇上都会顾及李朝颜面。如今打发了她的心腹臂膀,也算是惩戒了。”她颇有意味地看了嬿婉一眼,“再要如何,怕也不能了。”
嬿婉颇有几分失望:“可嘉贵人如此作孽——”
海兰温和一笑,浅浅打断:“作孽之人自有孽果,我等凡俗之人,又何必操心因果报应之事呢。”
嬿婉眸中一动,旋即明白,只衔了一丝温静笑意,乖巧道:“愉妃姐姐说得是,是妹妹愚昧了。”
婉茵生性胆小,一边听着,一边连连念佛道:“当初嘉贵人就不该鬼迷了心窍,污蔑皇贵妃与安吉波桑大师。不为别的,就为了佛法庄严,怎能轻易亵渎呢。皇上心里又是个尊佛重道之人,真是”
海兰睇她一眼,玩笑道:“婉嫔心中真当是有皇上呢。”她见婉茵面泛红晕,也不欲再与她取笑,只看着如懿殿阁中供着的一尊小叶紫檀佛像,双手合十道:“安吉波桑大师曾希望嘉贵人可以体会清净圆明的自在,否则她的罪过会绵延到她的孩子身上,让他们来承受母亲的业报。波桑大师修行高深,这么说想来也有几分道理。如今看来,九阿哥的病痛,岂非嘉贵人的缘故么?”
嬿婉拿绢子绕在指尖捻着玩,笑道:“好好儿的,咱们说这些个不吉利的人不吉利的事做什么?我倒觉得奇怪呢,今年三月初三的亲桑礼,往年孝贤皇后在时,皇上有时是让皇贵妃代行礼仪的,如今孝贤皇后离世,怎么皇上反而不行此礼了呢?”
如懿叹道:“皇上顾念旧情也是有的。毕竟孝贤皇后去世不过一年,和敬公主又刚出嫁,皇上难免伤怀。”
嬿婉便笑:“也是。姐姐已经是皇贵妃,封后指日可待,也不差这些虚礼儿。也许是皇上想念孝贤皇后,这些日子去晋贵人的宫里也多,每每宠幸之后还赏赐了坐胎药,大约是希望能再有一个富察氏的孩子吧。”
海兰摇头道:“其实论起富察氏的孩子,永璜的生母哲悯皇贵妃不也是富察氏么?听说自从去年永璜遭了皇上贬斥之后,一直精神恍惚,总说梦见哲悯皇贵妃对着他哀哀哭泣。这样日夜不安,病得越发厉害。昨日他的福晋伊拉里氏来见皇贵妃,还一直哭哭啼啼。皇上也未曾亲去看望,自然,或许是前朝事多,皇上分不开身。”
如懿掐了手边一枝供着的碧桃花在手心把玩,那明媚的胭脂色衬得素手纤纤,红白各生艳雅。她徐徐道:“永璜如此,纯贵妃的永璋何尝不是。皇上虽然安慰了永璜的病情,也常叫太医去看着,对着永璋也肯说话了。只是父子的情分到底伤了。听说慧贤皇贵妃的父亲高斌,当日因为孝贤皇后的丧礼受了贬斥,到如今都还没缓过来呢。所以以后一言一行,若涉及孝贤皇后,大家也得仔细着才是。”
这样闲话一晌,便有宫人来请如懿往养心殿,说是皇帝自如意馆中取出了画师禹之鼎的名作《月波吹笛图》与她同赏。众人知道皇帝素来爱与如懿品鉴书画,偶尔兴起,还会亲自画了图样让内务府烧制瓷器,便也识趣,一时都散了。嬿婉带着春婵和澜翠回去,想着要给永寿宫里添置些春日里所用的颜色瓷器,便绕过御花园往东五所的古董房去。
正巧前头绿筠携了侍女漫步过来,看她愁眉轻锁,似有不悦之态。嬿婉忙轻轻巧巧请了个安道:“纯贵妃娘娘万福金安。娘娘怎的愁容满面?”
绿筠嘱了她起来,苦笑道:“皇上刚传了永璋去养心殿查问功课,令嫔也知道本宫这个儿子”
嬿婉笑道:“娘娘的阿哥自然是好的。便是学识上弱些,人是最温和敦厚的性子,皇上自然是知道的。德行乃立身之本,皇上也是看着三阿哥品行不差,才对他学业这般上心。”
一席话说得绿筠眉开眼笑,连连道:“难怪皇上疼爱令嫔,果然见微知著,是个知冷知热的人。”
嬿婉忙谢了,又道:“听闻前些日子嘉贵人对娘娘不敬,幸好娘娘也是个宽厚人儿,如今她落魄,娘娘也不曾对她如何。”
可心道:“可不是?嘉贵人担心九阿哥身体,总是在阿哥所外徘徊,想要见九阿哥。但宫规所限,哪里能够呢?而且九阿哥日夜啼哭不安,我们小主可怜孩子,还叫人送了玉瓶去安枕。这般宽宏大量,也唯有小主了。”
绿筠叹息道:“永璋年幼时也不得养在我身边,母子分离之苦,我是知道的,何况九阿哥病着,我何必再去与嘉贵人计较。”
二人这般说着,便也散了。
嬿婉笑道:“这般懦弱性子,难怪身为贵妃还是一事无成,这辈子也便这样了。”
正进了古董房,掌事太监呵斥着宫人们道:“手脚仔细点儿,前儿个不知哪儿来的老鼠撞跌了一个珐琅瓶儿,叫管事的吃了二十鞭子,再毛手毛脚的,仔细你们的皮!”他正数落着,回头见是嬿婉来了,忙堆起笑奉承着。
澜翠也不理会,只管道:“如今都四月里了,我们小主想换些颜色鲜亮些的瓶儿罐儿摆在阁里,也好让皇上来了看着新鲜舒坦。可有什么好东西么?”
嬿婉眼尖,见着博古架上放着一尊白玉花瓶,看着细腻如脂,光滑莹然,便伸出纤纤玉指一晃,笑道:“那个却还不错。”
掌事太监见嬿婉喜欢那个,立刻赔了十足十的笑容道:“哎哟,令嫔娘娘眼力真好。这个玉瓶是嘉贵人生了九阿哥的时候李朝使者送来的。这回纯贵妃听说九阿哥伤风受寒,日夜啼哭,所以让奴才们把这个玉瓶儿送去阿哥所给九阿哥镇着,也是取玉器安神之效了。”
澜翠轻哼一声:“你们也太不识轻重了。九阿哥不过是个贵人生的,咱们小主可是嫔位,看上李朝进献来的东西,是抬举了他们。”
嬿婉横了一眼,澜翠忙吓得不敢作声。嬿婉温然含笑:“小丫头嘴上没个轻重,叫公公笑话永寿宫没规矩了。”
那掌事太监连声道了“不敢”,嬿婉笑吟吟道:“九阿哥乃是皇嗣,皇嗣不安,便是皇上圣心不安。有什么好东西,还是赶紧送去阿哥所吧,别耽搁了。”说罢,她随意拣选了几样瓷器,便也走了。
出了古董房,澜翠犹自不满:“纯贵妃也太会抓乖卖好了,用李朝进献的东西去给九阿哥安神,没费她什么东西,只动动嘴皮子,就给皇上落了个贤惠的印象。”
嬿婉倏然收住脚,伸出手指在她嘴上一戳,沉下脸道:“嘴皮子碰两下就是给本宫出气了么?只长了嘴没长脑子的,不配留在本宫身边伺候。”
澜翠吓得噤若寒蝉,忙跪下道:“小主,奴婢再不敢多嘴了。”
嬿婉轻嘘一口气:“真想给本宫出气,让本宫痛快的话,就去替本宫做一件事。”
澜翠忙道:“但凭小主吩咐就是。”
嬿婉举眸良久,望着幽蓝辽远的天际,轻声道:“方才他们说什么东西撞着珐琅瓶儿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