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琉璃脆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四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次日黄昏,御驾前呼后拥,果然到了翊坤宫前。彼时斜阳如金,照在那宫苑重重叠叠的琉璃瓦上,流光如火如霞,刺眼夺目。如懿只觉得这几日望眼欲穿,心中早就焦虑如焚,只是一向自持身份,不肯在人前流露。如此,却又多了一重压抑。
皇帝到来时太监一下一下的击掌声遥遥递来,外面宫人早跪了一地。如懿看着皇帝穿着一袭家常的素金色团龙纱袍徐徐步入,面容越发清晰,如能和心中所思的样子密密重合,不知怎的,便生了一重酸涩之意。
从来,他便一直是自己想象中的模样,却并不曾如她期待一般,信重于她。
如懿这般模糊地想着,皇帝已然步入。如懿屈膝迎了下去:“皇上万福,臣妾多日不见,在此恭请圣安了。”那四名嬷嬷自是亦步亦趋地紧紧跟着,如看管着犯人一般,寸步不肯放松。皇帝知她从冷宫出来后再未受过这般苦楚,何况她又是心性极高的人,这几日被人时时刻刻盯着,怕也是难受到了极处。
这般一想,皇帝心底无端便柔软了几分,也不看旁人,只挥手道:“下去吧。”
那四名嬷嬷即刻退下,殿中越发静谧,只剩了皇帝与如懿二人相对。如懿泪眼盈盈,只是倔强着不肯落泪,一身烟青色无绣丝袍穿着,越发显得如一株凌霜的寒竹,细而硬脆。皇帝蓦然轻叹,只是两相无言。他一眼瞥去,见如懿手边的紫檀小几上搁着一本翻了一半的《菜根谭》,眼底闪过几丝诧异:“这个时候,你倒有心看这个?”
皇帝十指轻翻书页,如同翻着自己忧惶而支离的心情。如懿螓首微垂,低婉的轻叹如薄薄的风:“事有急之不白者,宽之或自明,毋躁急以速其忿(此句的意思是:当事情急切之际难以表白时,不妨先宽缓下来以听其自然,也许事情不久之后就会澄清。不要太急着为自己多方辩解,否则会使对方更加火上浇油)。臣妾看了半本《菜根谭》,唯有这一句颇合己意。”
皇帝凝视她片刻:“所以你不急着向朕申辩,肯安静禁足。”
这一句颇有温厚之意,勾起如懿蓄了满眼的泪。如懿强自撑着道:“痛哭流涕或是苦苦纠缠,不是臣妾的作风。”
皇帝沉默片刻,微微颔首:“所以朕如今才肯来听你说几句。说吧,你有什么可辩的?”
庭前一株株石榴花树,开得团团簇拥,烈烈如焚。她只凝睇着他,执意地问:“臣妾无甚可辩,只问一句,皇上是否肯相信臣妾?”
皇帝并不肯看她。有那么片刻的沉寂,如懿几乎能听见更漏的滴答声,每一声都如千丈碎冰坠落深渊,激起支离破碎的残响。真的,只有那么片刻,仿佛就在那一呼一吸之间,足以让她心底仅余的热情急转直下为荒烟衰草的颓冷。
终于,皇帝的声音渺渺响起:“不是朕肯与不肯,而是朕的眼睛和耳朵能不能让朕的心接受且相信。”
如懿听皇帝这样说,心里更揪紧了几分。“皇上这样问,是不是因为心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她上前一步跪下,急切道,“皇上,到底心受了多重的刑罚?”
皇帝的神情淡漠得如斜阳下一带脉脉的云烟:“方才还拿《菜根谭》的话劝诫自己毋躁急,一提心便急成这样。她不会死的。”
如懿听皇帝的口风,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了,只是满腹委屈与凄恨纠缠成一团乱麻,逼得她急切不已:“既然罪在私通,皇上可问过安吉波桑大师了?”
皇帝的语气有棱角分明的弧度:“他只道那日自己独居一室,未曾离开,但是并无人可以为他证明。倒是有几个小喇嘛说起,见过你与他多次私下交谈,比寻常嫔妃更亲密。”
如懿沉吟片刻,朗然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何况波桑大师是高僧。臣妾与大师交谈,也是视他为佛祖使者,无关男女。”
皇帝瞥她一眼,从袖中掏出那串七宝手串并那枚方胜,霍然扔在她身前的锦花红绒地毯上。那方胜原不过是薄薄的洒金笺,里头又裹着东西,一时受力不住,那莲子便破出来滚了出去。皇帝一时不觉,雪白的靴底踩在莲子之上,发出闷闷的碎裂声响,听得人心神凛凛。那七宝手串仿似一条五彩斑斓的死蛇逶迤在她跟前,吐着僵死的芯子。
皇帝叹道:“既然动了凡俗之念,便是乱了佛法,哪里还记得清规戒律?”他冷哼一声,“圣祖康熙爷在世时便出了仓央嘉措这样的情僧,妄悖佛家至理。如今这一脉俗念竟留在了这些人的血液中,从此只看得见女子,看不见佛祖了么?!”
如懿陡然闻得皇帝冷声,只觉脊背间有细密的汗珠沁出,似多足的细虫,毛刺刺爬过,所经之处,痛痒难耐。她到底还是耐不住性子:“那么皇上打算如何处置波桑大师?”
“朕一生的颜面岂可为蝼蚁之人损伤?一旦查证是真,朕会除去安吉波桑。”皇帝的口气轻描淡写,却含着无可比拟的厌憎,“要处死一个人,不必那么费事。有时跌一跤失足摔死,有时吃错了东西暴毙,有的是办法。”
“这样的办法,会落在安吉波桑身上,也会落在臣妾身上。不是么?”如懿无声地冷笑,“人人都是蝼蚁,无论是被尊崇一时的法师还是皇贵妃,不过是在他人指间辗转求存罢了。”
皇帝摇了摇头:“你不必急着拿自己与他相提并论。”
自那日玉妍将所谓的“证据”七宝手串交给皇帝之后,如懿便只匆匆看过一眼。然而,她亦明白,从那日的所谓“遇刺”开始,到巡守侍卫的经过,再到与她字迹一模一样的私通书信,便是一张精心织就的天罗地网,死死地兜住了她。没有破绽,根本毫无破绽可寻。她有些绝望地看着皇帝,一颗心难过得像被浸在滚水里反复地揉着搓着,勉强浮起,又被死死摁到底处。末了,只是虚弱得无力:“臣妾自问与皇上经历过许多事,皇上还不相信臣妾么?”
皇帝微微犹豫,别过脸道:“朕也很想相信你,可是有人证与物证,朕不能什么都不查就全然相信。且朕要的,不只是让朕信服,更要让所有人都信服,你是清白的。”
如懿盯着皇帝,强忍着心口重重紧皱的郁结,她清静淡漠的眸子依然如旧,仿佛是一泓不见底的深潭,不过轻轻漾了一圈涟漪:“是臣妾糊涂了。臣妾以为凭着多年的情分,相知相许,皇上会相信的。”
那一刻,如懿眸子似有秋水寒星般的冷冽之光,含幽凝怨,乌定定地直直向他心底钻去。那光似乎有某种灼人的力量,刺得他微微发痛。他有些动容,却转首不经意地避开她的目光:“朕不是薄情寡义的人,对你有情分,对后宫诸人都有情分。但是皇贵妃,所谓清白从不是用情分来断定的。”
如懿仰起脸,缓缓地浮上一层稀薄的笑意,恍若月初时分清冷暗淡的月光:“是啊,原来皇上对臣妾的情分,也是对旁人的情分。”
如懿颓然俯下身,死死地抓着那串七宝手串。除了心的抵死不认,她并没有多余的办法来证明自己。雪白而模糊的泪光里,她死死盯着手里的七宝手串,原来所谓情分与信任,是可以被这些身外之物轻易击碎的。她唯有自己,唯有海兰,唯有弥足珍贵的可以信赖的人。而那人,却不是他,不是自己枕畔相守多年之人。
这,算不算一个冷冽的讽刺?
皇帝站起身来:“你若没有话说,朕只能等着慎刑司用完刑罚,心还是说出你未曾私通的供词。受尽刑罚仍不改初衷,朕想,这样的供词,足以服众,足以平息留言。”
如懿眼中的泪冻在眼底,清冷道:“臣妾无奈,也为心痛惜。皇上若肯,请遍查各宫宫女嫔妃,最好是左右手都写字试试,看谁的字与臣妾的最相似。”
皇帝“嗯”一声:“好。朕自会去查。朕也想查知,朕的皇贵妃清白无污。”他向前几步,眼看着就要跨出门槛去了,如懿看着自己指尖的七宝手串,细细摩挲着,触目所及处蓦地惊动了心神,大声道:“皇上!皇上留步!”
皇帝停住脚步,却并不转身,只是冷然道:“话已至此,你还想说什么?”
如懿的一颗心悬在喉头,指间死死攥着那条七宝手串,颤声道:“这几日,皇上可曾细细看过这串手串?”
皇帝的声音里有伤心与厌倦,仿佛蒙蒙的潮湿的雾气,让人觉得窒闷:“这样的污秽东西,朕不想看。”
如懿膝行上前,遏制不住激动之色,扬声道:“皇上,这串手串不对!”
皇帝本欲抬起的右足霍然定住,转身向她道:“什么?”他的话里有热切的不确定的希冀。
如懿立刻将七宝手串递到皇帝跟前,切切道:“皇上,此串手串乃是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磲和玛瑙制成。所谓七宝、因不同经书所记有异,可作七宝圣物的东西有十几种,但密宗七宝中定有西藏盛产的红玉髓而非玛瑙。红玉髓和玛瑙二者颜色与质地相近,看着都是通透嫣红,只是玛瑙更为名贵。大师是密宗高僧,断然不会混淆。”
皇帝的眉头渐渐蹙起,似叠峦山川,曲折难平。他举过那串手串上珠子对着天光细瞧了片刻,重重拍在紫檀螺钿小几上。
李玉一拍脑袋,叫道:“皇上,这手串上用的确实是玛瑙啊。安吉波桑大师是密宗法师,断不会以此相赠,所以说皇贵妃与大师私下往来,绝对是旁人诬害。”
如懿咬了咬唇,扬声利落道:“那么也不必盘查满宫的宫人嫔妃了。宫中嫔妃都出身满蒙汉,通晓佛教常识,断然不会弄错。能弄错的,一定是不懂的外来女子。”
李玉踌躇片刻,搓着手道:“皇上,外来女子怕是只有……”
皇帝扬了扬手中的七宝手串,神色冷漠而锋利:“是了。若是信奉佛理之人,怎敢污蔑僧佛,妄造口孽。也唯有别有信奉之人了!李玉,你去告诉嘉贵妃宫里,每人用左右手各写下密宗七宝常用之物,谁的字像皇贵妃的字迹,立刻带来见朕。”
李玉“嗻”了一声:“皇上,如今小主们总在启祥宫走动,奴才这么雷厉风行去了,怕是不好。”
皇帝想了想:“内务府有一对新进的步摇,朕原要赏给愉妃的,你便送去给嘉贵妃吧。”
李玉答应着,立刻领命去了。
如懿终不肯抬头,只是望着自己素色鞋履上连绵不绝的茉莉花碎纹:“皇上暂肯一顾,许臣妾辩白几句,臣妾感激不尽。”
她俯首,郑重三拜,依足了臣下的规矩。皇帝默默看着她:“你原不必与朕这般生疏。”
原来,他还是明白的。
如懿伏在地上,尘灰弥漫于地的气味,微微有些呛人。她分明听得皇帝的足音出去了,眼底的泪忍了再忍,蒙眬里抬起头来,唯有凌云彻临去一顾,深深颔首。
蓦地,她心底便安宁了不少。
启祥宫宾客盈门,正莺莺燕燕挤了满殿。绿筠本是不大出门的人,也坐在下首,却不似众人一般笑容满面,只是愁绪满怀,含泪垂眸。
玉妍本与绿筠皆为贵妃,此刻却坐在上首,更兼她服色鲜明,一袭红衣如一团烈烈榴花一般,更衬得简衣薄鬓的绿筠似畏畏缩缩,困顿不堪。
玉妍笑吟吟道:“纯贵妃姐姐所请,不是我不愿,实在是无能为力啊。您知道的,宫中一向能说得上话的是皇贵妃。我虽有协理六宫之名,不过是虚名而已。”
绿筠赔笑道:“如今谁不知道皇贵妃自身难保,一切有赖嘉贵妃而已。”
玉妍笑着瞥了一眼绿筠,被蔻丹染得鲜红的指甲点在同样艳红的唇边:“纯贵妃姐姐说这样的话,我可不敢当。”
绿筠急切道:“我知道永璋不争气,读书比不上永珹,甚至连永琪也比不过。可他到底是皇上的儿子。皇上自从在孝贤皇后丧仪上呵斥永璋,也就更瞧不上他了,见面便是叱责。好好儿的孩子,见了皇上如老鼠见了猫似的。嘉贵妃,我知道永珹得皇上欢心,你能在皇上面前说上话,也请你顾及永璋,顾及我做额娘的一点儿心意,为永璋多说几句好话吧。”
玉妍微微正色:“纯贵妃姐姐,你我都是做额娘的人,自然之道孩子争气是得凭自己。我且有三位皇子,如何能顾得过来旁人的孩子呢?没的叫人笑话,说我手太长,去插足你们母子之事。”
绿筠语塞,眼看要落下泪来。玉妍偏还不肯放过,嚼了一枚香药乳梨道:“纯贵妃,说句实话,我只是嫔妃,不是中宫皇后。若有那一日,永璋成了我的庶子,我自然不能不开口。可今日,罢了吧。”
绿筠纵使再好脾气,也按耐不住性子,霍然站起身来。然而,身畔众人只围着玉妍说笑,无人将她放在眼里,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无限孤清。
玉妍毫不在意绿筠,只顾着说笑,骤然见了李玉前来,正谈笑风生着,笑纹仍挂在唇边:“李公公怎的一阵风儿似的来了?”
李玉举起手中的青玉钿盒,笑眉笑眼地道:“皇上新得了一对步摇,让奴才给嘉贵妃娘娘送赏赐来。”
为首的庆贵人笑着奉承道:“皇上有好东西只疼嘉贵妃娘娘,今日也让我们开开眼。”
玫嫔冷笑道:“皇上对着嘉贵妃娘娘,有几日不赏的。只怕打开了启祥宫的库房,还不够庆贵人看的。皇上特地命李公公前来,怕还有旁的事要吩咐,咱们何必这么不开眼,非杵在这儿呢?”
庆贵人有些讪讪的。绿筠第一个坐不住,也不告辞,立时去了。当下众人亦识趣,便一一告退。
李玉趋奉上前,打开青玉钿盒,满面堆笑:“皇上新得的步摇,特赐予嘉贵妃娘娘。”
玉妍连声谢了恩,细看道:“这是红玉髓么,还是玛瑙?仿佛是红玉髓吧,二者倒是很想,若不细看,实难分辨。”
李玉道:“而这时相近,但嘉贵妃娘娘好眼力,确是红玉髓。”
玉妍当下便笑:“红玉髓不算名贵之物,皇上怎的想起来做步摇了?”
李玉道:“嘉贵妃娘娘忘了?孝贤皇后在时最不喜奢侈矜贵之物,向来朴素。皇上这几日思念孝贤皇后不已,所以拿红玉髓制了步摇,以表哀思,更表对孝贤皇后俭朴的尊崇。”他微微凑近,“嘉贵妃如今万人之上,可明白其中的道理了?”
玉妍与贞淑互视一眼,强压着满腔狂喜,笑道:“本宫只当皇上知道本宫喜欢红色,所以才赏赐的,不意有如此深意。亏了公公名言。”
李玉拱手含笑:“还有一事,奴才须得禀明嘉贵妃娘娘。娘娘知道,宫中出了皇贵妃私通之事,皇上大为不悦,所以要彻查此事。”
玉妍道:“这是应当的。”
李玉颔首:“娘娘明白就好。如今皇上说事涉法师,又有七宝手串为证,便要各宫都写下密宗七宝常用之物。如今娘娘位分最尊,此时须得从娘娘宫中而始。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李玉每说一句,玉妍的笑容便淡一分。她沉吟片刻,目光徐徐扫过身侧的贞淑,淡然笑道:“皇上既然这么说,本宫自然推脱不得。贞淑,你便去将合宫宫人都唤来吧。”
然而,并没有谁的字格外像如懿的,倒是有一个宫人的字奇丑无比,扭扭曲曲。李玉何等机灵,便立刻提了这人来,正是玉妍身边的宫女贞淑。
贞淑颤巍巍跪在坐塌下,因她是跟玉妍从李朝来的陪嫁,皇帝对她也格外客气些,道:“这些字写的那么难看,可是你的手笔?”
贞淑低着头畏惧道:“是。”
李玉厉声喝道:“那这些年来写家书总是会的吧!李朝的字虽然比满文汉文简单些,倒也不至于换种字就写得跟蚯蚓爬似的吧?!”
贞淑嗫嚅着道:“宫里不许宫女识字写字,奴婢很久不写,也生疏了。”皇帝笑了笑,眼中却如深渊寒冰一般,唤道:“李玉。”
李玉即刻上前来,递上两颗珠子。皇帝道:“那也无妨。这是朕赏你的玛瑙,你选一颗好的带回去串成链子戴着,也算是对你这么多年伺候嘉贵妃的一点儿心意了。”
贞淑不解其意,但见皇帝这么吩咐,惶恐了许久,终于选出其中一颗较红的,欠身道:“奴婢谢皇上赏赐。”
皇帝扬了扬脸,定定道:“李玉,朕方才让你去送给嘉贵妃一对步摇,嘉贵妃怎么说?”
李玉朗声道:“嘉贵妃细问了奴才是红玉髓还是玛瑙,然后谢皇上赏赐的红玉髓步摇。”
皇帝摇头道:“嘉贵妃倒识得清楚。”
皇帝瞥了贞淑一眼,定定道:“朕方才说错了,这两颗不是玛瑙,都是红玉髓而已。但无论是与不是,你要选上那么久,朕便知你不识红玉髓。你不能分辨而物,难怪连密宗七宝不用玛瑙而用红玉髓也不知道。”皇帝沉下脸:“李玉,把贞淑松紧慎刑司,换了惢心出来。告诉慎刑司,对贞淑哪里都能用刑,只不许伤了手,直到她能临摹出和皇贵妃一样的字来。”
李玉忙答应去了,皇帝又唤住他:“送惢心回来,再请最好的太医来,替惢心瞧瞧。”
皇帝这么一说,如懿心中更是一沉,忍不住露出几分焦灼神色来。皇帝温然相对:“如懿,今夜你好好儿歇息,明日是中秋,你是朕的皇贵妃,朕等着你来主持中秋家宴。”说罢,皇帝便起身离去。精奇嬷嬷们也跟随着李玉离开。仿佛不过一瞬,如懿又从地狱回到人世,回到她暂摄六宫的皇贵妃之尊。
云端地狱两重辛苦,虚的一颗心仿佛落不到实在处。如懿来不及细细去分辨这其中的辛酸甘苦,只是一迭声向外道:“三宝,三宝!快去接惢心回来。”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