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三册 > 第二十一章 暗涌(上)

第二十一章 暗涌(上)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三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乾隆十三三月十一日亥时,皇后富察琅嬅薨于德州,年三十七。
皇后薨逝那夜,皇帝一直静静坐在自己的龙舟之内,深深的沉默仿佛巨大的山脊将皇帝压得沉重而无声。如懿闻得消息,早已换过一身素净衣衫,只以素银钗并白色绢花簪鬓。皇帝俊朗的面容在昏黄烛火的映照下,有着虚弱的苍白。想是许久未眠,他的眼微微地肿着,暗红的血丝布满青白色的眼底,如纵横交错的血网。
如懿依在皇帝身边,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仿佛只有一个似的。相对亦是只影寂寥。夜风吹起涌动的水波,拍在船身之上,悠悠荡荡发出沉闷绵长的声音,和着远远传来的哭声,缓而重地拍在心上。
皇帝定定地看着如懿,半晌之后才幽幽地轻叹一口气:“皇后死了,但她至死不认。”
如懿握着他的手,冰凉冰凉的手指,和自己的一样,彼此抵触交缠,却始终暖不过来。她的神情平静至极,徐徐道:“至死不认,也已经是做下了的事情。”
皇帝斜倚在椅上,明明是乍暖微凉的春夜,他的长吁如叹,却是秋色初寒的冷:“皇后拿着富察氏百年的荣耀和福祉发誓,她做过的她认,可冷宫失火之事,玫嫔与怡嫔失子之事,她至死不认。”
如懿的身体微微一颤,牙关紧咬处有讶然之声逸出。她仰起脸问:“富察氏百年的荣耀和福祉?她真的拿这个来发誓?”连她亦是知道的,身在众星拱月的凤位,心心念念着诞育皇子,稳居后位的女子,最在意的,也不过是富察氏的荣耀。然而她的神色旋即冷了下来:“也不过是发誓而已,臣妾不相信誓言。”她沉吟片刻,“皇上,素心与莲心是皇后的心腹随身,许多事咱们如有疑问,如今皇后薨逝,,或许可以从她们口中探知些许。”
皇帝静了片刻,沉声唤了李玉,然而入内的却是进忠,他叩首道:“李公公方才出去了,奴才候着。”
皇帝也不理会,只道:“你在也是一样,去传素心和莲心过来。”
进忠正答应着要转身出去,忽然见外头帘影一动,一个人影闪了进来。恭顺地垂首站在一边,道:“奴才李玉给皇上请安。”他跪伏在地,看了进忠一眼,沉声道,“皇上不必去唤素心了,奴才适才出去,便是听人来报说素心触柱而死,殉了皇后娘娘。”
皇帝与如懿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读到一丝震惊之色,不禁相顾失声:“素心殉主?”
李玉低首道:“是。皇后娘娘薨逝,青雀舫上本有许多事要料理。谁知忙中生乱,莲心遍寻不着素心,只好知会奴才一起寻她。谁知就在上岸的地方有座牌坊,奴才寻着索心时,她已经在牌坊的石柱子上撞死了。”
如懿望着皇帝,从他闪烁的神色里读到一丝再清晰不过的狐疑之情。那狐疑,分明也是长在自己心底的,像一根细细的毛刺,隐隐触动着细微的痛和痒:“皇上,殉主是光明正大之事,素心何必悄悄儿地背着人?”
皇帝凝神片刻,问道:“李玉,你去嘱咐毓瑚,她年长稳重,让她去瞧瞧素心的尸身,商量了叫人如何处置。另则,莲心在哪里?”
李玉一壁答应着,忙回禀道:“莲心不安,已随奴才过来了,正候在外头呢。”
皇帝不假思索,立时道:“让她进来。”
因是皇后跟前儿得脸的宫女,莲心已经换了一身雪白孝服,罩着浅银色弹丝绣暗青往生莲花比甲,黑发用银线挽就,簪着满头白霜霜花朵。她一张容长脸儿极淡漠,细细的眉眼低垂着,眼中虽然含泪,却并无过于悲痛之色。莲心进来行了礼,便规规矩矩跪在地上,也不起身,像是知道有话要答似的。
如懿见莲心这般,便也懒得费口舌,径直道:“皇后娘娘的病不是一日两日了,你和素心同在一处,素心是否早有殉主之意?”
莲心垂首跪在地上,淡淡道:“自奴婢离开王钦又回到皇后娘娘身边伺候之后,虽然还是皇后娘娘的贴身侍婢,但到底不如往日了。有什么事,皇后娘娘和素心也多避着奴婢,只叫奴婢在殿外伺候。倒是皇后娘娘这番病了之后,素心还与奴婢有些话说。”她眸光一扬,少了些低眉顺眼,一字字道,“素心说起皇后娘娘的病状,十分忧心,也曾提到家中仍有病弱老母,希望来日可以出宫侍奉左右。”她轻叹,“素心真是孝顺之人,不比奴婢无依无靠,无家可归。”
皇帝与如懿如何不懂,便是李玉亦惊呼:“素心牵挂家人,怎会突然殉主,想是她知道的事多了,怕获罪才自裁倒说得过去。”
莲心跪在地上,素白的孝服掩得她身姿格外纤弱,可她的话语却是那般掷地有声,铿锵入耳:“李公公这话糊涂了。素心是皇后娘娘的奴婢,她若有罪那皇后娘娘成什么了。若想自裁,也不必惦记着家人了。”
李玉一向在皇帝面前得宠,惯是圆滑的,闻言也有些讪讪。
如懿见皇帝并不作声,只是支着额头,双眸似闭非闭,仿佛只是在听,仿佛亦只是倦了眠一眠。她如何不知其中利害,当下示意李玉出去,方才问出声:“素心是否有罪,皇后娘娘成了什么,本宫与皇上都不甚清楚。只是你在皇后身边多年,许多事,你总该知道些许。”
莲心的目光恍若一渊深潭,乌碧碧的,望得深了也不见底。她俯身叩首,郑重道:“娴贵妃娘娘,奴婢方才已经说过,自回到皇后娘娘身边伺候后,许多事奴婢因未能近身,所以懵然不知。但奴婢到底侍奉了皇后娘娘多年,也算知道皇后娘娘的心性。她虽然难免有私心做些不当之事。但许多事,奴婢觉得她犯不上,也无谓去做。”
如懿目光一震,只觉胸间五味陈杂,酸涩苦辣一齐逼了上来,只在喉头逼仄涌动。她的眼神与莲心短暂相接,不自禁地缓缓摇头,莲心以她眼中的一泊清明的闲定安静,默然承受。烛光微微摇曳,带着几分身不由己的萧瑟,映着她白皙的面庞,却未能染上一层稀薄的红晕。良久,如懿只是轻叹:“难为你肯说这样的话。”
莲心微微一笑:“奴婢知道娴贵妃娘娘未必相信,连奴婢自己都不相信。奴婢活下来的这几年,只要有人有一语提到王钦,奴婢心头就会滴血。连在梦里,奴婢都会梦到那些不堪的日子,夜半惊醒。但诚如奴婢所言,皇后娘娘会因私心而行事不当,但杀人放火的事,她无谓去做,更怕做了会牵连她最重视的富察氏荣耀,还有她日夜期盼的儿子的太子之位。”
这些话,如同铮铮惊雷滚过如懿的心头,一颗心惊得几乎要翻转过来,忍了这么多年,恨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若不是自己恨着的那个人,又会是谁?情思恨意于回百转,然而,这一层滋味是无法以言语尽述的。如懿的脸色像初雪一般苍白至透明,是一种脆弱的感觉,仿佛自己成了一片薄而脆的枯叶,转眼便要随着风飘散了似的。信,抑或不信,曾经以肉身和心肠所承受的种种苦楚,抵死之痛,都已经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去的烙印。时光的荏苒留给她的,是血肉模糊后疤痕依旧的身心和日渐趋于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笑容。
而这些所受,来自于谁,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再清楚不过的。可如今,却也是糊涂到了极处。
皇帝见如懿神色恍惚,心中亦是不忍,忙伸手扶住了她道:“夜深了,你再熬着也是苦了自己,赶紧回去歇息吧。”说罢,便吩咐了李玉,殷殷送了如懿出去。
如懿才走到皇帝龙舟尾上,却见风露中宵,一位披着莲青色如意云纹披风的玲珑女子立于舟尾,遥遥望着自己,莹白面容上盈出融融笑意。
如懿原是疲累到了极处,一见她笑盈盈望着自己,不觉心头一暖,疾步上前握住她手道:“海兰,夜来风寒,怎么这个时候还过来?”
因在夜阃,海兰只用一枚羊脂白玉嵌碧玺莲荷扁方松松挽着云髻,燕尾上几朵碧玡瑶珠花点缀,越发显得素雅清简。海兰垂首道:“今日自午膳后便未和姐姐说过话,心里总存着许多事,实在睡不着,便来这里等姐姐了。”
如懿替海兰紧了紧披风上的垂珠深紫缎带,露出她颈间一痕吴棉的浅蓝紫连珠暗花锦纹罗衣,嗔道:“生了永琪后一直畏寒怕风,自己也不仔细些。”她瞥一眼四周,“你若不嫌烦,今夜便在我那里住下,咱们好好儿说说话。”
海兰眼眸一转,正声道:“那是应该的。皇后娘娘薨逝,姐姐怕有许多事要照料,我只陪着姐姐,照应些微末琐事吧。纯贵妃早已守在大行皇后的青雀舫上。”她忽然凝眸,伸手替如懿取过腋下鎏金菡萏花苞纽子上系着的雪青绫销金线滴珠帕子,沾了沾她额头晶莹的汗珠,取笑道,“姐姐怎么了?这会子夜寒,竟出起冷汗来了?”
如懿与她挽了手走得远些,只觉得牙关一阵阵发紧,哑声道:“她拼死不认想要害死咱们,她说不是她做下的……”
海兰骤然停住步子,旋身凝视着如懿。片刻,她樱唇微张,吐出的言语字字雪亮,打断道:“就算不是她做下的事,这些年咱们受的这些苦,都和她脱不了干系!所以,哪怕是她没做,人都死了,算在她头上便又怎的!”她冷笑道,“难不成她做了鬼魂,还要来找咱们分辩不成!我倒盼着她魂魄归来,与我说个明白呢!”
心头如被透明的蚕丝一缕一缕细细牢牢地缠紧,一圈又一圈,几乎透不过气来。如懿喃喃道:“海兰,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若害咱们的事不是她做的,那会是谁?她已经死了,高晞月也死了,我却不知道还要和谁斗下去,那人又躲在哪里?我们活在这儿,却又和草莽野兽有什么区别,夜防日斗,生死相搏,却永不知下一个对手何时会出现,何时会咬住自己的喉咙。”
“一身绫罗,不过也是享着荣华的困兽,与它们并无区别。”海兰笑色宛然,露出糯白细牙,“姐姐,爱,如果能支撑着人活得更好,那恨,于我们了,她是来不及后悔,咱们是犯不上后悔。”她以澹然的目光相望,唇角衔着一丝清淡笑意,掰着纤纤的指道,“姐姐,前头压着咱们的一个个死绝了,也该轮到我们了。”
如懿只是恍惚地笑着,一双眼藏着幽幽沉沉的心事起伏,茫然不知望向何处。这样清寒的夜里,隐隐约约有春鸟的啼啭夹杂在哭声之中,对着杨柳烟,梨花月,无端惹人悲凉。
海兰上前一步,与她的手紧紧相握:“姐姐,你应该高兴。”
须臾,如懿向上挑起的唇勉力勾勒出一朵笑纹,却清冷得让人觉得凄凉:“海兰……我恨了她那么久,如今她死了,我却不觉得高兴。死了阿箬,死了高晞月,死了富察氏,我恨着她们,算计着她们,彼此缠斗了这么多年,可接下来会是谁?我又为什么高兴?总仿佛这样的日子无穷无尽,永远也过不完似的。”
海兰眉目间清净内敛,语调却冷得如万丈寒冰:“旁人的人生可以删繁就简,安稳一世。可咱们一脚踏进了紫禁城,这一辈子就是今日重复昨日的日子,永无尽头。姐姐,你可以不恨,可以不高兴,但你得明白,我们若不努力活着,今日躺在那儿被别人哭的,就是自己。”
簌簌风露拂面,如懿独立于月色波毅银光素涟之下,已无太多喜悦或是悲伤,只是有淡淡的倦,并有寒意。
龙舟殿阁中静得出奇,莲心跪在阴影里,大气也不敢出。皇帝只身长立,凝神俯视不语。莲心的身子俯得越发低了,几乎要匍匐在龙靴边上,那浅金色的靴子,黄漳绒的靴面用夹金线穿着米珠和珊瑚粒,密密匝匝。盯得久了,只觉得自己也成了那靴面上细细一粒,一不留神便会滚落下来,踏成齑粉。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帝才淡淡道:“你是个聪明人,许多事应该明白。”
莲心恭谨道:“奴婢自然明白,无论奴婢是因为谁而脱离王钦魔掌,但归根究底,能允许奴婢逃离、能放奴婢生路的,这世间只有皇上一人。若无皇上应允,什么都是虚空。”
皇帝颔首:“莲心,这便是你比旁人聪明的地方。可你对皇后也算忠心,回到她身边之后,对她不利的话,你一句不说;对她不利的事,你一件不做。”
莲心的脸容沉静如水:“奴婢终究是皇后娘娘的奴婢,虽然她曾害得奴婢终身受苦,但背主之事奴婢做不出来。皇后娘娘生前奴婢不能出一句恶语。如今身后,皇上但问,奴婢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皇帝微微沉吟:“那么,阿箬曾经告诉朕,指使她害娴贵妃、害朕的孩子的人,是皇后和慧贤皇贵妃。”他缓缓论起,将阿箬昔日之言一一述说。
莲心皱眉细想了片刻,扬眉道:“皇上不觉得阿箬说的这些话里,屡屡提到素心,却未曾提到是皇后娘娘么?”
皇帝轻晒,仰首望着阁顶繁复的迷金叠彩,那细腻的金粉填在艳色的朱漆上,炫得几乎要花了眼睛:“素心比你更算是皇后的心腹,她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是皇后所指使么?”
莲心一时语塞,她雪白的板缎长袄,裙边绣满浅青并香色缠绕的枝蔓,像一枝没有生气的藤蔓,笔直地僵立在壁间。半晌,她摇头,咬着唇道:“奴婢不知,亦不能答。皇上方才又提起皇后娘娘用冷寒之物毒害冷宫中的娴贵妃,这事奴婢也略听过一二。但奴婢细细想去,皇后娘娘自己素日都不大留心饮食,娘娘离世前几日,太医还曾见素心端了薏米汤饮给娘娘喝。那汤娘娘喝了几日了,反是太医说起薏米清热利水,但颇为寒凉,不宜娘娘饮用。这般想来娘娘其实懵然无知,奴婢也纳罕,为何娘娘对着娴贵妃却又这般懂得了?”
皇帝眸中微寒:“你是说,除了素心和皇后,只怕还有人牵涉其中?素日与皇后往来的,除了慧贤皇贵妃还有谁?”
莲心细细想了半日:“纯贵妃、嘉妃与婉常在也常常来往。皇后喜欢四阿哥,与嘉妃略亲近些。只是嘉妃一向与慧贤皇贵妃只是面子上的和睦,也不大将别人放在眼里,只和纯贵妃亲近些。皇后娘娘一向顾着彼此的颜面,所以慧贤皇贵妃若一人来,便不大叫嘉妃一起。”
皇帝的眼底闪着幽暗的光芒,旋即自己亦摇头,释然道:“嘉妃一向是个口无遮拦的,得罪了人也不仔细,对着朕更是有什么说什么的。她这样的直肠子的人,应该不是她。”
莲心静了片刻,似乎想说什么,想想却也没什么确实的疑迹,便也无言了。
皇帝神色黯然,挥了挥手:“也罢。莲心,你在宫中之事已了,朕会让你出宫安置,好好度日吧。”
莲心一怔,旋然有泪水滑落,郑重三拜,谢恩离去。毓瑚立时进来,端了一盏清茶,悄无声息走到皇帝身边,轻轻唤了一声:“皇上。”
皇帝木然站着,淡淡道:“朕无需人伺候,下去吧。”
毓瑚躬身答了一句,却不退下。他顿了顿,从袖中摸出一枚烧蓝溜金蜂点翠绣球珠花,摊开右手,平伸在皇帝跟前。
那珠花上,分明沾了一丝血痕!
皇帝的身体微微一震,原本空茫的目光骤然缩成一根锐利的银针,几乎能戳穿毓瑚弓腰缩背的身体。他的声音暗哑低涩,像生锈的铁片涩涩地磋磨:“这是朕赏给纯贵妃的!哪儿来的?”
毓瑚到底年长,见惯了御前风雷,便道:“方才奴婢去瞧素心的尸身,想要善后处置,结果在素心拱紧的手心里,发现了这个。”她看一眼皇帝的神色,不动声色道,“素心至死紧紧摇在手里,想是要紧的东西,奴婢不敢错了,也不敢惊动旁人,悄悄取了出来。”
皇帝的神色似是寒霜冻凝:“你做得极好。”他侧一侧脸,毓瑚懂得,将那珠花放在皇帝身后的黄花梨长桌上。她正要离去,皇帝冷冷道:“你也认得是纯贵妃的东西,是不是?”
毓瑚道:“去岁七夕,皇上特为各宫主位所制,说是不要只用主位们素日最爱的花儿朵儿,另外择了的。皇后娘娘用的是佛手花,娴贵妃是玫瑰,纯贵妃是绣球,嘉妃是栀子,愉妃是蔷薇,舒嫔是真珠兰,每人六对,都用烧蓝溜金蜂点翠镶了南珠,作簪鬓之用。奴婢前来见皇上前,特意又找内务府的人查问了一番,并无错漏。”她微微迟疑,还是道,“除此之外,奴婢也未查到什么,只是光凭一朵珠花,做不得数的。”
“一朵珠花!的确做不得数!”皇帝口吻极淡,“眼下纯贵妃在哪里?”
毓瑚顺从地答:“奴婢从皇后娘娘的青雀舫过来,见纯贵妃与嘉妃忙着置办丧仪之事呢。”
皇帝目光一瞬:“嘉妃也在?”
毓瑚道:“是。嘉妃也帮不上什么,一应都是听纯贵妃的安排处置。”
皇帝的声线沙沙的,像是磨着什么铁器似的钝:“嘉妃听纯贵妃的安排处置?纯贵妃倒厉害,朕还没吩咐,她便自己上赶着去安置大行皇后的丧仪了!连嘉妃也得听她的,好不简单!”
毓瑚诺诺应着,陪笑道:“纯贵妃年长,又有三个阿,嘉妃平日纵眼高些,也分得轻重缓急。”
皇帝忽地抿紧了唇,像是拼命压抑着某种涌动的情绪,冷冷道:“纯贵妃,倒是养着朕的大阿哥、三阿哥和六阿哥呢!”
毓瑚哪里敢接这样的话,只得屈膝道:“奴婢失言,奴婢没有诋毁纯贵妃的意思。”
皇帝摆了摆手,和言道:“毓瑚,你是从前和朕的……”他似乎意识到不对,立刻改口道,“你是和李太嫔一同进宫伺候的,年久稳重,又怎会失言?”
毓瑚答应着,见皇帝说罢,沉思着良久无言,便也福了福身告退。皇帝只盯着那枚带血痕的珠花,眼底燃起一簇火苗,渐渐燃成焚心火窟,仿佛要将那珠花烧融殆尽,焚为灰末。
也不知过了多久,月光慢慢移下了金丝术窗棂上蒙着的索丝云绡。那朦胧的流素清光,映上皇帝哀伤而倦意沉沉的脸。他缓缓起身,步至床榻边,颓然倒下:“皇后,要是朕疑心错了你……”他低喃,语意艰涩,“你别怪朕,你别怪……”他无声地抚着榻上一对空落落的明黄云缎挑蝠枕,微一侧首,有透一明的水痕滑落…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