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迷离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三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如懿受了这番惊吓,第二日便起不来身了。满嘴嘟囔着胡话,发着高热,虚汗冒了一身又一身。太医来了好几拨儿,都说是惊惧发热。更有一个小丫头菱枝,一夜之间眼也直了,话也不会说了,只会缩在墙角抱着头嘟囔:“吊死鬼回来了!吊死鬼回来了!”
慎嫔棺樽冒蓝火的事才压下去,宫人们私下里难免还有议论,如今听着“吊死鬼”三字,不免让人想起慎嫔便是上吊死的。更加之冷宫一带这两夜常有人听见女子怨恨哭泣之声,越加觉得毛骨悚然。于是,翊坤宫闹鬼之事,便止不住地沸沸扬扬闹了开去,成了宫人们茶余饭后最津津乐道的谈资。
晞月领着绿筠和玉妍去看过如懿受惊之态,不免拿此事说笑了半日。回到宫中,晞月便更有些乏力,正见内务府的几个太监送了安息香并新做的被枕来,便伸出涂了水红蔻丹的手随手翻了翻道:“是什么?”
为首一个太监堆着讨好的笑容,谄媚道:“快开春了,皇后娘娘嘱咐宫里都要换上新鲜颜色的被褥枕帐,所以内务府特挑了一批最好的来给贵妃娘娘。”
晞月见锦被和软枕都绣着她最喜欢的石榴、莲花、竹笙、葫芦、藤蔓、麒麟的图案,不觉露了几分笑容:“这花样倒是极好的!”
那太监赔笑道:“这锦被上的图纹是由葫芦和藤蔓构成吉祥图案,葫芦多籽,借喻为子孙繁衍;‘蔓’与‘万’谐音万代久长。这个帐子满绣石榴和瓜果,多子多福,瓜瓞绵绵。娘娘您瞧,最要紧的就是这个软枕了,是骑着麒麟的童子戴冠着袍,手持莲花和竹笙,寓意为‘连生’,又有麒麟送子的意思。”那太监神神秘秘道,“这里头填的全是晒干了的萱草,是‘宜男萱寿’的意思,气味清香不说,且和愉嫔与嘉嫔怀阿哥时的软枕是一模一样的。愉嫔与嘉嫔两位小主,就是枕着这个才有福气生下阿哥呢。”
晞月爱不释手,抚着软枕上栩栩如生的童子图样:“嘉嫔是出了名的阔绰,用东西也格外挑剔。她素日也不把愉嫔放在眼里,怎么也会和愉嫔用一样的东西呢?”
那小太监忙凑趣儿上来道:“娘娘您想啊,若不是真有用,嘉嫔哪里肯呢。如今只怕她还想再生一个阿哥呢。”他见晞月眉心微蹙,越发赔笑道,“其实皇上那么宠爱嘉嫔,不过是前头玫嫔和怡嫔小主的孩子都没了,她才那么金贵呢。若娘娘枕着这枕头有了阿哥,那她的四阿哥,给娘娘的阿哥提鞋都不配呢。”
晞月听得满心欢喜:“若不是她有阿哥在皇上跟前得脸,本宫哪里肯敷衍她!”她将软枕郑重交到茉心手中,“即刻就去给本宫换上这对枕头,仔细着点摆放。那灰鼠皮子的枕头帐子,睡得人闷也闷坏了。也把新的换上,讨个好彩头。”她剪水秋瞳喜盈盈地睇一眼那小太监,抿嘴笑道,“若真应承了你们的话,本宫自当好好打赏你们!”
那太监欢欢喜喜答应了,又道:“这安息香是内务府的调香师傅新配的,新加了一味紫苏,有益脾、宣肺、利气之效,于贵妃娘娘凤体最为相宜。还请娘娘笑纳。”说着便也告退了。
晞月便让茉心带着小丫头彩珠、彩玥收拾了被铺床帐,又试着点上了新送来的安息香,果然又甜又润,闻着格外宁神静气。她心下十分喜欢,吩咐道:“也算内务府用心,只是这样宁神静气的香,配着那四扇楠木樱草色刻丝琉璃屏风倒是俗了,也和新换上的颜色床帐不相宜。你们去把库房里那架皇上赏的远山水墨素纱屏风换了来,这才相衬。”
宫女们答应着利索换了。茉心知晓晞月的心意,便在帷帘处疏疏朗朗悬了三五枚镏金镂空铜香球,将安息香添了进去,丝丝缕缕缠绕的香气错落有致,又均匀恬淡,幽然隐没于画梁之上。
因着晞月素性怕冷,又叫添上好几个铜掐丝珐琅四方火盆,直烘得殿中暖洋如春。她眼见着四下也无外人,便低声道:“皇上养心殿外伺候的小张和小林子,别忘了送些银子去打点,这些年一直烦着他们在父亲觐见皇上时提点些消息,可得罪不起。”
茉心答应道:“奴婢都省得。只是有了王钦的事,御前格外严格,有些油盐不进呢。奴婢使了好多法子,李玉和进忠、进保三个,都搭不上。”
晞月烦恼道:“可不是!都叫王钦坏了事!真是可恼!否则,哪里用理会小张和小林子他们!你可仔细些,别教皇上发觉,又恼了!”
茉心乖巧道:“小主安心。今儿小主和纯妃、嘉嫔她们说话也累了,不如早些歇息吧。明儿起来还要去向太后请安呢。小主不是不知道,太后的孤拐脾气,一向不大喜欢嫔妃们晚到,若去得晚了,只怕太后面儿上又要不好看了。”
晞月拨着手里的蓝地缠枝花锦珐琅手炉,轻嗤道:“不好看便不好看吧。父亲当年为端淑公主远嫁进言,本以为太后会格外冷待本宫一些。只是这么些年了,倒也不曾见她对本宫怎样。到底不是皇上的亲额娘,也不敢做什么!便若真有什么,她老人家年寿还有多少,本宫来日方长,只当瞧不见便是了,何苦去理会她!”
茉心赔笑道:“可不是!皇上这么宠爱小主,连皇后娘娘也偏着小主。太后拿这些威势给谁瞧呀,也只能自己给自己添堵罢了。”
晞月由着茉心伺候了洗漱,忽地想起一事:“今日嘉嫔去看了娴妃,回来还向本宫笑话娴妃和阿箬反目,闹得阿箬变了鬼也不肯放过娴妃。可嘉嫔自己又有什么好的了!她最恨阿箬得宠,屡屡压制。后来阿箬封嫔,本宫怎么听说她还打过阿箬?这么看来,不知阿箬会不会也去找她呢?”
茉心笑嘻嘻道:“嘉嫔性子厉害,嘴上更不饶人,阿箬心里指不定怎么恨她呢。”
二人这般说笑,晞月换了一身浅樱红的海棠春睡寝衣,越发衬得青玉边玻璃容镜中的人儿明眸流转,娇靥如花。晞月谈兴颇高:“你没见娴妃今日那样子,自出了冷宫,她的性子也算变厉害了,对阿箬用那么狠的猫刑,逼得她吊死在冷宫里。结果就撞了鬼了,吓成那个样子,真真好笑!”
茉心轻手轻脚地替晞月摘下一双鎏金掐丝点翠转珠凤钗,又取下数枚六叶翡翠青玉点珠钿,双手轻巧一旋便解散了丰厚云髻。她取过象牙篦子,蘸了珐琅挑丝南瓜盒里的香发木樨油,替晞月细细篦着头发,口中笑道:“娴妃呀是自己做了亏心事,难怪阿箬阴魂不散,总缠着她。”
晞月颇有些幸灾乐祸,往足下的红雕漆嵌玉梅花式痰盒啐了一口:“在冷宫的时候,算她大难不死,如今竟也有被厉鬼追着不放的报应。”
茉心笑嘻嘻道:“奴婢听翊坤宫的宫人们说,闹鬼的时候菱枝那丫头看到穿着红衣的影子。阿箬死的时候特意换了红衣红鞋,那是怨气冲天想要死后化为厉鬼呢。如今看来,倒是真的遂了阿箬的心愿了。”
晞月听着便有些害怕:“真有这样的说法?”
茉心凑在她耳边,一脸诡秘:“可不是!奴婢听人说,有些人生前没用,被人冤枉欺负也没办法,只好想要死后来报仇。那样的人死的时候就得穿一身红,这样才能变成厉鬼呢。”
晞月听得惧意横生,按着心口道:“那样的鬼很凶么?”
茉心得意道:“当然了!那是厉鬼里的厉鬼,连萨满法师都镇不住呢,要不娴妃那样刚强的人能被吓成那个样子?小主你听,是不是前头翊坤宫有萨满跳大神的声音,奴婢方才听双喜说,连宝华殿的大师都去诵经镇压了呢,可娴妃还是昏昏沉沉说着胡话,人都没清醒过呢。”
二人正说着,殿阁里的镂花窗扇被风扑开了,“吱呀”一声,吹得殿中的蜡烛忽明忽暗。晞月吓了一跳,赶紧握住茉心的嘴道:“不许胡说!天都晚了,怪怕人的。”
茉心被这阵风一吓,也有些不安,忙噤声伺候晞月睡下了。许是安息香的缘故,晞月很快便入睡了,只是她睡得并不大安稳,翻来覆去窸窣了几回,才渐渐安静。听着晞月的呼吸渐渐均匀,茉心的瞌睡虫一阵阵逼来,将头靠在板壁上迷糊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茉心觉得脸上似乎拂着什么东西,她蒙眬着睁开眼睛,却见寝殿的窗扇不知何时被开了一扇,几点微蓝的火光慢悠悠地飘荡进来。茉心没来由地一慌,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借着微弱的烛光,却见到一条红色的拂带悠悠从梁上垂下,正落在她脑袋上方,风一吹,便飘到她脸上来了。偏那拂带上头还湿答答的,像是落着什么东西。茉心心里乱作了一团,不知怎的还是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摸完瞟了一眼,却见手指上猩红一点。所有的睡意都被惊到了九霄云外,她忍不住叫起来:“血!怎么会有血!”
窗扇外一道红影飘过,恰恰与她打了一个照面,正是一张惨白的流着血泪的脸,吐着幽幽细细的声线道:“是你们害我!”
茉心整个人筛糠似的抖着,丢了魂般背过身去,却看到一脸惊惧的晞月,不知何时已从床上坐起,呆呆地愣在了那里。晞月额头涔涔的全是豆大的汗珠,几缕碎发全被洇得湿透了,黏腻地斜在眼睛上。她哪里顾得去擦,只是颤抖着伸直了手指,惊恐地张大了嘴,发不出一点声音。等到茉心回过神来知道喊人的时候,那个红影早飘飘忽忽不见了。
这一晚咸福宫中合宫大惊,晞月发了疯似的叫人到处去搜,可是除了那条沾血的拂带,哪里找得到半分鬼影。趁着人不防,晞月拉着茉心的手道:“为什么来找我?为什么来找我?她不是该去找娴妃的吗?是娴妃害死她,不是我呀!”
茉心止不住地发抖,依偎在晞月身边,惊惶地看着周围,嘀咕着道:“奴婢看见了,是阿箬,是阿箬没错,她眼睛里流着血,说是咱们害她的。不!她说,是你们害我!”她连连摆手,捂住脸惊悸不已,“不干奴婢的事,不干奴婢的事,阿箬说的你们,不是奴婢呀!”
晞月脸色惨白,颤颤地打了个激灵,尖声道:“不!不!她为什么不去长春宫,不去找皇后,偏来找咱们?”
茉心害怕地抱住自己,嘟囔着道:“皇后娘娘是六宫之首,她的阳气大,什么鬼怪都不敢去找她!所以来找小主您了!”
晞月怕得连眼泪都不会流了,拼命捂住耳朵,激烈地晃着头道:“不会的!不会的!是皇后派素心去招的她,我不过是跟在皇后身边听听罢了。”
茉心吓得哭了起来:“阿箬一定是怪小主当初在长街罚她跪在雨里,后来她虽然归顺了皇后娘娘,可那些事,咱们也脱不了干系!她在娴妃那儿一晃就走了,其实更恨咱们,所以挂了那一条红拂带,还滴着血要找咱们偿命!”她突然发现了什么,跳开老远,指着晞月的寝衣道,“小主,是不是您穿了红色,才招了她来?”
晞月一低头,果见自己穿着一身浅樱红寝衣,惊得几乎晕厥过去,慌忙撕下寝衣用力丢开,扯过锦被死死裹着自己缩在床角落里,喃喃道:“她不该来找我!不该来找我!”她看着周遭烛火幽幽,如初醒时见到的那几点鬼火不散,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来人!掌灯!掌灯!”外头的宫人被她惊动,忙将寝殿里的蜡烛都点上,亮得如同白昼一般,晞月才稍稍安静。
连着数日,但凡有咸福宫的宫人夜间出去,总容易听见些不干净的哭声。晞月受了这番惊吓,隔天夜里便去了宝华殿焚香祈福,求了一堆符纸回来。谁知才走到长街上,就见一道红影飘过,更是吓得不轻,再不敢出门。
自此,咸福宫中添了许多太监侍卫戍守。可不管如何防范,总是有星星点点的鬼火在夜半时分浮动。晞月因惊成病,白日里也觉得眼前鬼影幢幢,不分白天黑夜都点着灯,渐渐熬成了症候。连皇帝来看时,也吓得只是哭,连句话也说不完整。皇帝看着固然心疼,请了太医来看,却说是心病,虽然延医请药,却也实在不见起色。
相比之下,如懿倒是渐渐好了些。自从咸福宫闹鬼,翊坤宫就清静起来,惹得一众宫人私下里议论起来,都说那日阿箬的鬼魂原是要去咸福宫的,结果错走了翊坤宫。更有人说,指不定是慧贵妃背后主使害了阿箬,所以更要找慧贵妃报仇雪恨呢。
这样流言纷乱,皇后纵然极力约束,却也耐不得人心惶乱。这一日,皇后携了玉妍与和敬公主去咸福宫看望晞月,才在咸福宫外落了轿,便见福珈姑姑由双喜殷勤陪着,从宫门口送出来拐进了甬道。
皇后微微蹙眉,便道:“福珈姑姑也来了,怕是贵妃真病得有些厉害呢。”
玉妍扬着手里一方宝络绢子,撇着唇道:“太后也算给足了贵妃姐姐面子,若是臣妾病了,还指不定谁来看呢。”
皇后看她一眼:“越发口无遮拦了。你这直肠直肚的毛病,什么时候也该改改了,也不怕忌讳。”
皇后虽是训斥,那口气却并无半分责怪,倒像是随口的玩笑。玉妍娇俏一笑,便扶着皇后的手一同进去了。
才一进殿,却见硕大一幅钟馗捉鬼相迎面挂着,那钟馗本就貌丑,鬼怪又一脸狰狞。和敬陡然瞧见,吓得立时躲到皇后身后去了。皇后正安抚她,又见宫内墙上贴满了萨满教的各式符咒,连床帷上也挂满无数串佛珠,高高的梁上悬挂着好几把桃木剑,满殿里香烟缭绕,熏得人几乎要晕过去。
和敬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气味,一时被呛得连连咳嗽,莲心忙扶着她外头去了。
晞月见皇后进来,挣扎着要起身请安,皇后看她病病歪歪的,脸色蜡黄,额头上还缠了一块金铰链嵌黑珠青缎抹额,两边各缀了一颗辟邪的蜜蜡珠子,不觉好气又好笑:“瞧瞧你都干瘦成了什么样儿!太医来瞧过了没有?”
满室香烟迷蒙,晞月躲在紫檀嵌象牙花叠翠玻璃围屏后,犹自瑟瑟发抖。她泫然欲泣:“这本不是太医能治的病,来了也没什么用!”
皇后听着不悦,正欲说话,却见小宫女彩珠端了两盏缠枝花寿字盏来,恭恭敬敬道:“皇后娘娘,嘉嫔小主,这是我们小主喜欢的桑葚茶,是拿春日里的新鲜桑葚用丹参汁和着蜂蜜酿的,酸酸甜甜的,极好呢。”
皇后微微一笑:“若道调弄这些精致的东西,宫里谁也比不上慧贵妃。”说罢便舒袖取了茶盏,尚未送到唇边,已然听得玉妍婉声道:“皇后娘娘,您如今吃着的补药最是性热不过的,这桑葚和丹参都是寒凉之物,怕是会和您的补药相冲呢。”
晞月本自心神难宁,听得这一句,不由得奇道:“臣妾原以为只有皇后娘娘懂得这些药性寒热的东西,怎的嘉嫔也这般精通?”
皇后面色稍沉,停下了手道:“也是。最近本宫吃絮了酸甜的东西,以后再喝也罢。”
玉妍笑得甜腻腻的,只看着皇后道:“贵妃娘娘说笑了,妹妹能懂什么呀。不过是偶尔听皇后娘娘说过几次,记在了心上罢了。”
皇后赞许地看了玉妍一眼,晞月复又沉溺在惊惧之中,哀哀道:“如今皇后娘娘与嘉嫔还有心思记挂这些。臣妾日夜不能安枕,只求那……”她惊惶地看一眼周遭,似是不敢冲撞,低低道,“只求能安稳几日便好了。”
皇后显然不豫,淡淡了容色道:“原想多请几个太医给你瞧瞧,如今看你这样子,倒是不必了。”
晞月颤颤不语,皇后皱了皱眉正要走近,只见茉心端了一盆清水过来,战战兢兢道:“恭请皇后娘娘与嘉嫔小主照一照吧。”
皇后脸色微变,谨慎道:“这是什么?”
茉心眼珠子乱转,看着哪里都一脸害怕:“皇后娘娘不知,如今出入咱们咸福宫的人都要照一照,免得外头不干净的东西附在人身上跟进来。”
皇后一听,遽然变色。玉妍满脸鄙夷,嗤笑道:“怪力乱神!鬼还没来呢,你们倒都自己被自己吓成这个样子了。”
茉心素来跟着晞月,如何受过这般奚落。只是见皇后也不斥责玉妍,只得诺诺退到一边。晞月一双秋水明定的眼眸里全是血丝,戚戚道:“皇后娘娘,臣妾没有一晚是睡得安稳的。她天天都来,天天都来!”
皇后柳眉竖起,正色道:“住口!不许胡言乱语!”言毕,她忽然微微蹙动鼻翼,疑道,“怎的有股血腥气?”
茉心期期艾艾道:“是……是狗血!”
皇后一惊,倒退一步:“狗血?”
晞月拼命点头:“是黑狗血。皇后娘娘,黑狗血能驱邪避鬼,臣妾吩咐他们沿着宫殿四周的墙根下都淋了一圈,果然这几天就安静些了。”
皇后向来温和,也不觉含了怒意:“你真是越来越疯魔了!身为贵妃,居然在宫中闹这些不堪的东西,还不如人家娴妃呢!她虽也吓坏了,也不过是请个太医看看,找萨满法师做做法事也就完了。偏你这里这么乌烟瘴气的,成什么体统!难怪皇上不肯来看你,本宫看了也是生气!”
晞月见皇后动怒,眼中含了半日的泪再忍不住,恣肆落了下来:“皇后娘娘,不怪臣妾害怕!实在是臣妾亲眼见过那个女鬼,真的是阿箬啊!这些日子,只要臣妾一闭上眼睛,就看着阿箬一身红衣满脸是血站在臣妾床头向臣妾索命。无论臣妾怎么让人防范,阿箬死的时候那些蓝色火焰还是会飘到臣妾的寝殿里来,臣妾实在是害怕!”
皇后铁青着脸道:“你一定是眼花了,再加上宫人们以讹传讹,才会闹出这样不堪的事来!”皇后正训斥,忽然听得风吹响动,原来是帷帘处垂挂的镏金镂空铜香球相互碰触,发出玎玲之声,其中香烟袅袅传出,更显神秘朦胧。她定下神问:“怎么白日里也点着安息香?”
茉心忙道:“回皇后娘娘,小主惊悚不安,说点着这个闻着舒服些。幸好小主受惊前一日内务府送来了这个,否则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好呢?”
皇后娥眉扬起:“是贵妃受惊前一日送来的,这几日一直点着?”茉心连忙点头,皇后脸上的疑色更重,起身走到帷帘下,摘下一个香球轻嗅,旋即拿开道:“贵妃这样心悸多梦,常见鬼神幻影,怕是闻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难说。赵一泰!”
赵一泰忙躬身进来,皇后将香球交到他手中,道:“找个可靠的太医瞧瞧,里头的香料有没有什么不妥。”
赵一泰接了忙退下去,皇后看晞月犹自惊疑不定,便道:“好了,你不用怕。要真说闹鬼,本宫的长春宫怎么平安无事,怕是有人算计你也难说。”
晞月嘤嘤泣道:“若说算计,宫里能算计咱们的,有本事算计咱们的,也就娴妃了。可她自己都受了惊吓不明不白地躺在床上,还能做什么呢。皇后娘娘福气高阳气旺,长春宫百神庇佑,鬼怪自然不敢冒犯,左不过是臣妾这样无能的代人受过罢了。”
皇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片刻才缓过神色来:“你这么说,便是怪本宫了?”
晞月惊惶难安地抬起头来,慌不择言道:“阿箬来找臣妾做什么?臣妾是罚她跪在大雨中淋了一身病,所以逼急了阿箬投靠了皇后娘娘。许多事,臣妾看在眼里,也搭了一把手,可是臣妾并不是拿主意的那个人。为什么阿箬的鬼魂就抓住了臣妾不放呢?”
皇后眼中闪过一丝震惊,骇道:“放肆!阿箬来找本宫,是素心陪着她,一应都有了人证物证,本宫才听她言语,追查玫嫔与怡嫔之事。这些你都是亲眼看着的。”
素心亦忍不住抱屈:“阿箬是什么人,怎能见到皇后娘娘。她原来找奴婢,奴婢因忌讳她是延禧宫的人,也不理会。还是嘉嫔小主见她急切,才叫奴婢听她分说。这又干皇后娘娘什么事了?要说阿箬来找您,也定是她承宠这些年您总与她不睦的缘故。她死后魂灵有知,才来闹腾呢。”
皇后正色道:“贵妃,从前你偶尔一两句疯话,本宫都不跟你计较。原以为你懂得分寸了,谁知更不知忌讳,胡言乱语!”
缓缓话音未落,只见玉妍身形一闪,伸手朝着晞月就是两个耳光。那耳光来得太突然,只听见清脆两声皮肉相击之声,殿中便只剩下了袅远的静。晞月自侍奉皇帝以来,何曾受过这样的皮肉之苦,一时惊得呆了,不知该如何反应。
皇后颇为意外,盯着玉妍缓缓道:“高氏是贵妃!”
晞月骤然醒转过来,气得面上青红交加,也顾不得身子病弱,挥手便向玉妍扑来,斥道:“李朝贡女,也不瞧自己是什么身份,竟敢对本宫无礼!”
晞月是虚透了的人,哪里经得起这般惊怒挣扎,手指尚未碰到玉妍,自己已力竭斜在榻上,喘息不已。玉妍嫣然一笑,朝着晞月施施然行了一礼,如常般淡然自若:“贵妃娘娘,妹妹再无礼也是为了您好。今儿您可真是病得糊涂了,这样胡乱攀扯的话都说得出来,可不是连满门荣辱都不要了。妹妹虽是李朝贡女,可也懂得轻重高低。您做了这六年的贵妃,原来把生死荣辱看得这样淡,随口就想断送了它。您不可惜,妹妹还替您可惜呢。”她含着谦卑神色,向着皇后低婉道,“皇后娘娘,贵妃怕是病得糊涂了,您可千万别与她一般见识。”
晞月捧着自己的脸,仰面看着神色冷淡的皇后,无声地哽咽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