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猫刑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二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如懿回到翊坤宮中,已经是天光敞亮时分。昨夜相拥而眠,红烛摇帐的温存尚未散去,皇帝便着李玉将阿箬送了来。
如懿正对镜理妆,李玉打了个千儿,恭恭敬敬守在一旁,道:“启禀娴妃娘娘,皇上说了,阿箬是您的奴婢,所以还是交还给您,任由您处置,也要以儆效尤,告诫宫中的奴才们,不许再欺凌背主。”
如懿对着镜子佩上一对梅花垂珠耳环,淡淡道:“人呢?>_<” “已经在院子里跪着了。只是有一样,阿箬发疯似的辱骂娘娘,皇上已经吩咐奴才给她灌了让她安静的药,所以,她已经不能说话了。” 如懿眉心一跳:“哑了?” 李玉恭恭敬敬道:“是。再不能口出秽语,侮辱娘娘了。” 如懿心头一惊,自然,那是再问不出什么了。只是,这后宫里的一切,原本不是问就能有真切的答案的。想要知道什么,全凭自己,所以,也无所谓了。 惢心替她理好鬂发,轻声在她耳畔道:“小主不是一直要奴婢和三宝留意宫里的人么?如今,倒是个杀鸡儆猴的好机会。” 如懿撂下手中的珐琅胭脂盒,笑道:“你倒是和我想的-样。去吩咐三宝,找个麻袋,寻几只猫来,然后把宫里的人都召集起来,就在院子里看着。” 惢心微微一笑:“是。” 待到三宝预备好,如懿披上一件香色斗纹锦上添花大氅,站在廊下,肃然看着满院黑压压的宫人们,慢斯条理道:“本宫宫中,不怕你伺候人时不够聪明,怕的就是背主求荣,糊涂油蒙了心。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你们好好当差,本宫自然好好待你们。若是像阿箬一样……”她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呜呜咽咽说不出话的阿箬,冷道:“阿箬虽然是本宫的陪嫁侍女,之前伺候了本宫八年。可是她背叛本宫,本宫就容不得她!今日,是给她一个教训,也是给你们一个警戒。” 如懿看了眼三宝,三宝应了一声,一挥手招呼几个小太监取了个巨大的麻袋并几只灰猫来,三宝按着阿箬,让两个小宫女利索地扒下阿箬的外裳,只露出一身中农,喝道:“把她装进去!” 阿箬似是意识到什么,满眼惊恐地看着那几只形态丑陋的灰猫,不背钻进麻袋里去。三宝哪里由得她,兜头拿麻袋一套,收拢了口子,留下只够塞进一只猫的小口子,然后把那些露着锋锐齿爪的灰猫一只只塞进去,拿麻绳扎紧了口袋,回道:“小主,这些是从烧灰场找来的猫,性子野得很,够阿箬姑娘受的了。” 如懿在廊下坐下,细赏着小指上三寸来长的银质嵌碎玉护甲:“那还等什么,让她好好受着吧。<” 三宝用力啐了一口,举起鞭子朝着胡乱扑腾的麻袋便是狠狠几鞭。那麻袋里如汹涌的巨浪般起伏跳跃,只能听见凄厉的猫叫声和女人含糊不清的呜咽嘶鸣。 阿箬,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这样不完整的残缺人声,在静静的清晨,听来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渐渐地,连敞开的宫门外,都聚集了宫人探头探脑,窃窃私语。灰猫凄惨的嘶叫声和着爪牙撕裂皮肉的声音儿乎要撕破人的耳膜,如懿皱着眉听着,吩咐道:“继续!” 三宝往手上吐了两口唾沫,下手更狠,一鞭子一鞭子舞得像一朵花一样眼花缭乱。一开始还有人的喉咙发出的声音,渐渐地,灰白色的麻布袋上渗出越来越多的血迹。如懿颔首道:“可以了。” 三宝打得满脸是汗,应了一声扯开布袋,只见几只灰猫毛发倒竖地眺了出来,龇牙咧嘴地跑了。两个小太监将布袋完全打幵,拖出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儿来,气息奄奄地扔在了地上。如懿瞟了一眼,只见阿箬的中衣被爪子撕成一条一条的,衣裳已经完全被鲜血染透,脸上手上露着的地方更是没有一块好肉。三宝见她痛的晕了过去,随手便是一盆冷水泼上去。阿箬嘤一声醒转过来,身上脸上的血污被水冲去,露出被爪牙撕开翻起的皮肉,一张娇俏容颜,已然尽数毁去。 如懿走上前几步,意欲细看。惢心急忙拦道:“小主小心污秽。” 如懿径自推开惢心的手,缓步走到阿箬身边,俯下身看她—眼,旋即恢复居高临下的姿态,喝逍:“究竟是谁指使你谋害本宫!快说!快说!” 阿箬的喉头发出嘤嘤的呻吟声,挣扎了几下还是无力动弹,索性像一块烂肉似的伏倒在地。如懿露出一丝鄙夷之色,摇头道:“真是可怜,有错当罚,这是你该受的!但你想说出幕后主使之人,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含冤莫白,替人受罪,也当真可怜!”她转头吩咐三宝:“阿箬既被皇上废去位分,自己宫里是住不得了。去冷宫打扫出间屋子来,送她进去。” 阿箬虽然说不出话,一双眼睛却瞪得老大老大,死死盯着如懿,几乎要沁出血来。三宝和几个小太监哪里理会她,径直拖了就走。阿箬喘着粗气,十指用力抓着地面,想要抓住什么可以救命的依靠,然而她早已失尽了力气,只在地上抓出几条深深的暗红血痕,触目惊心。 如懿走回廊下,院中静得如无人一般,几个胆小的宫女太监早已吓得瘫软在地,筛糠似的发抖。 如懿的面色清冷而没有温度:“不要怪本宫心狠,背叛主上的人虽然可以得到一时的富贵,但最后还是没得好下场!你们看看,当年指使怂恿她背叛本宫的人,如今哪里会来救她,急着撇清都来不及呢!” 满宫的宫人们吓得立刻跪下,面如土色:“奴才们不敢背叛小主,心怀二念。” 如水双眸似结了冷冷的薄冰,如懿淡然道:“那就好。否则今日的阿箬,就是来日的你们。”她站起身,似是自然自语:“也难怪阿箬说不了话也要哼哼给本宫听,带着这样的冤屈,谁能不恨呢?” 如此一来,阿箬的事在六宫之内传得沸沸扬扬,人人都说出了冷宫的娴妃心性大变,一改昔日温和隐忍,杀伐决断,手段凌厉,倒让人越发不敢小觑了翊坤宫。 到了晚间时分,惢心正伺候着如懿拿忍冬花水泡了姜汁浸手。紫藤撒花帘子一扬,确实三宝转了进来,悄声禀报道:“小主,冷宫里的人来回话,说阿箬一索子挂在梁上,上吊自尽了。” 如懿头也不抬,只垂着眼帘,看着铜盆中自己—双关节微微肿起的手:“才在冷宫待了一天就受不住了么?惢心,还记得咱们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惢心冷道:“有福气的人自然熬得住,没福气的,便是一天也忍不得了。” 如懿接过小宫女递来的软帕,擦净了手方问:“皇上知道了么?怎么说?” “养心殿的意思,就说是病死了,按着嫔位置办丧仪便是,免得传出去不好听。”三宝停了一停,似乎有些害怕,觑着如懿的神色道,“只是听给阿箬收尸的人说,阿箬穿着红衣红鞋上吊的,穿了一身红去死,那是怨气冲天要带到地府去的呢。” 如懿的眼眸微微一沉,含了寒星似的光芒:“怎么?做人的时候没用,要穿上这一身做鬼来寻仇么?”她虽这样说,却也不免有些畏惧,当下兴致阑珊,也不肯再言了。 这一夜皇帝依旧召了如懿往养心殿侍寝,言谈间却丝亳不过问她对阿箬施用猫刑之事,仿佛那是一件极平常的小事,根本不值一问。为着如懿过来,皇帝的寝殿里每日都供着一束绿梅点染,她便在这清馥甘郁之中,借一盏鎏金琉璃灯的温柔余光,与他轻轻拥抱,以肌肤的贴近与亲昵来宽慰过去的伤痛,落实来日的希冀。 良夜深沉,梦中惊转,却是宫人急急在外敲门,说海兰动了胎气,即刻就要生了。皇帝且惊且喜,立刻披衣起身,与如懿一起往延禧宫去。 才进延禧宫的大门,宫人们早己跪了一地,慌不迭道:“皇上万福金安,娴妃娘娘吉祥安康!” 如懿听得里头海兰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简直如挖心掏肺一般,便慌得不行,连忙道:“皇上,臣妾心里不安得很,想进去看看妹妹。” 皇帝虽然一脸期盼,但被那声音惊着,又眼看着接生嬷嬷和太医一个个进去了便不再出来,也不安得很,便点头道:“朕不便进去,你去瞧瞧也好。” 如懿巴不得这一声儿,正要往里进去,还是伺候海兰的小太监五福在外拦住了道:“产房血腥不祥,娴妃娘娘进去不得!” 如懿哪里还顾得这些,推开他的手呵斥道:“本宫又没怀着身孕,且延禧宫原是本宫住过的地方,有什么不祥的!再敢胡说八道,立刻拖出去掌嘴!” 五福素知她与海兰的交情,又见过她严惩阿箬的样子,当下也不敢再拦,只得躬身退到一边。如懿推开殿门进去,因海兰有着身孕,殿中都布置成了吉利的红色,漫天漫地的石榴葡萄,瓜瓞绵绵图案,都是多子多福的征兆,混合着殿阁内浓郁的血腥气,越发觉得那红色猩艳得直冲人眼目。 如懿伏到床前,海兰已经是满身大汗淋漓,连着床褥都湿透了,一群接生嬷嬷围着她忙碌,孩子却还是半点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接生嬷嬷急得都要哭了,哭丧着脸对着如懿诉苦道:“催产药都喝了好几剂了,可是可是还贵人生产前太胖,孩子在肚子里养得太大,出来实在是艰难哪!” 太医亦跪在屏风外头,垂头丧气道:“海贵人身子发胖,用不上力气,实在是……” 海兰满脸皆是纵肆的泪痕,斑驳一片。她痛得脸色雪白,拼命摇着头嘶哑着道:“姐姐!我不成了,我实在是不成了!我真真是被人害死了!” 如懿紧紧握住她汗湿的手,那种滑腻的容易从手中逝去的触感着实叫她害怕。她只得压抑住自己惶乱的心神,大声道:“你要自己这么想,放松了力气不肯好好生下孩子,那才是被别人害死了!海兰,我没有孩子,你答应过我,这个孩子生下来会交给我好好抚养!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海兰痛得心肺都要裂开了,气息阻塞在喉头,一时说不出话来。偏偏接生嬷嬷也不镇定,一直唉声叹气:“孩子直顶在那儿,不肯下来。小主,您使点儿力气呀!” 海兰痛得青筋暴起,像一条条鼓起的小青蛇,要破皮而出。海兰脸容都变形了,大口喘息着道:“姐姐,不是我说话不算话,我真的没力气了,我真的……” 海兰一边说,一边挣扎着用劲,右手紧紧抓着如懿的手腕,如懿感受到她手上渐渐松下去的力气,心里越来越慌,只得在她耳边道:“海兰,你要是现在没力气了,便是遂了她们的心愿了。你听我的话,要是松了这口气,你和孩子都难保,要是拼着这口气,便都保下来了。”海兰的头发全都湿透了,黏在脸上,越发显得一张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空气中浓郁的血腥气混着草药的气味让人觉得窒息。如懿看着她如此辛苦,滚烫的泪在眼底翻腾不已,终于落了下来。她伏在海兰枕边,一字一字定定地道:“海兰,冷宫里那么难熬,因为你撑着我,我也都熬了下来。如今好不容易咱们又能在一块儿了,你若是这么轻易放弃,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海兰抓着她的手腕,滑下去一寸,又一村,人也近乎昏死。如懿的泪滴落在海兰面上,似乎是一种深远而沉重的召唤的力量。海兰的牙关咬得死死的,只是吃力地点着头,如懿一迭声地喊道:“来人,来人!她还有意识,快给她灌参汤进去,快!” 叶心很快端来了参汤,如懿急忙接过,示意叶心托起海兰的后颈,一点一点撬开她的牙齿灌进去。海兰能喝下的参汤并不多,几乎是喝一半,流出来一半。如懿看着焦心不已,正见床边搁了一盘切好的参片,只得先取了一片給她噙在口中。或许是参汤起了点效力,海兰抓着如懿手腕的手渐渐有了几分力气,太医们喜出望外,忙道:“娴妃娘娘,海贵人已经有了点意识,要不要再灌些催产药下去?” 如懿如何懂得这些,只得看向接生嬷嬷们,其中一个接生嬷嬷叫起来道:“贵人已经喝了那么多催产药了,孩子还没有动静。太医不妨试试针灸或是别的,若再催产,只怕一时药量过猛,孩子是出来了,可母体要大受损伤呢。何况,太医给小主喝的催产药性子有些猛烈,不是寻常的益母芎归汤呢?” 如懿听着不安,立刻问道:“你们给海贵人吃的是什么催产药。” 为首的是太医院的赵太医,他忙磕头道:“娴妃娘娘,寻常的催产汤药是益母芎归汤,这药以当归、川芎为主,当归养血活血,调经止痛,川芎为血中气药,上至巅顶,旁达肌肤,走而不守,者配合,可加强活血祛淤之力;佐以桃仁、红花、丹参、益母草活血祛淤,合川朴可降气导滞,牛膝引血下行,诸药配合达到养血活血,祛淤催产,引胎下行之功。可海资人胎大难下,又有气虚乏力的症状,所以又加了黄芪三两调治。” 如懿越听越是心惊,不禁矍然变色道:“桃仁、红花和牛膝都是堕胎的猛药,怎么可以用在催产的方子里!” 赵太医忙道:“娴妃娘娘有所不知,催产的药本就该是有活血化瘀之效,桃仁、红花和牛膝都是堕胎的猛药,也是催产的好药。微臣身为太医,这些事断不会弄错的。” 如懿心中不定,回顾四望,却不见江与彬在,忙唤道:“绿痕,江太医呢?” 还是赵太医道:“今日并非江太医当值,深夜宫门下了钥,再唤江太医也不妥当。” 如懿当即知道无望,只得道:“本宫不懂药理,这话你们去回皇上,问问皇上的意思。 赵太医出去片刻,即刻回来道:“皇上说了,母子都要平安,斟酌着用傕产药就是。” 如懿听得“斟酌”二字,便也稍稍放心:“那你们小心剂量,以贵人玉体为重。” 赵太医即刻答应了,吩咐宫女去端了药来,给海兰灌下。催产药加着参汤的效力,海兰渐渐清醒,也有了力气,只是身上的疼痛发作得越加厉害’止不住地惨叫起来。接生嬷嬷们看着几碗催产药灌下,起初也是担忧,但看海兰的胎动渐渐发作,也少不得忙碌起来。 殿中乱作了一团,海兰死死抓着如懿的手腕,几乎失尽了力气,轻声唤道:“姐姐,你还在?” 如懿泪流满面:“我一直都在,你安心生孩子就是。” 海兰再说不出话,拼了命地用起力气来,几乎要将如懿的手腕捏碎了。如懿忍着剧痛,伏在床边不停地替海兰擦着浆出的汗水,熬度着漫长而难耐的时间。良久,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凄厉的嘶声过后,终于听得一声响亮的儿啼,却是皇帝的声音先在外头响起来,喜不自胜道:“朕的孩子里,就属这个孩子哭声最洪亮了。” 海兰听着儿啼,露出了一个极为疲倦的笑容,呻吟着说了声“疼”,便虚脱了昏睡过去。如懿惊喜交加,看着-个带着血丝的孩子被接生嬷嬷从锦被底下抱出,却是个极健康周正的男婴,忍不住欢喜得落下泪来,忙嘱咐乳母去清洗沐浴。如懿看过了孩子,正欲命人给海兰炖补药物,忽然发觉方才嬷嬷掀起锦被时,底下的鲜血似乎多得不可思议。她心下一沉,立刻再度掀起被褥,果然见猩红一片浸湿了被褥,让人不忍卒睹。 一颗心直直地坠下去,如懿立刻拉过一个接生嬷嬷道:“海贵人是睡着了,但似乎不大好。你仔细看看,怎么会那么多血?” 那嬷嬷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几乎是吓得魂飞魄散:“娴妃娘娘,大事不好了。贵人服了催产药用力过度,孩子虽然生下了,可孩子太大,贵人的下身,下身都……” 如懿看她惊慌失措的神色,自己虽未生过孩子,却也知道是大不好了。她忙按住心神,问道:“海贵人究竟怎么了?” 那嬷嬷慌得瑟瑟发抖:“贵人的下身,撕裂了!” 如懿一惊之下,只觉得全身酸软,几乎站立不住。她—把抓住嬷嬷的衣襟,厉声道:“赶紧想法子!快!” 嬷嬷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又是慌又是怕:“娴妃娘娘,事到如今,只能先撒上止血的白药,然后,然后由咱们几个嬷嬷仔细缝合起来。只是这个活计太难,又难免损伤贵人玉体。即便缝合之后,终究还是不能和从前比了。还请娘娘不要责怪!” 如懿只觉得一颗心涌在喉头突突乱跳,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来。她看着人事不知的海兰,极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现在还论这个做什么,赶紧先治海贵人要紧。” 接生嬷嬷忙不迭地张罗起来。如懿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自己也觉得气短胸闷,才恍觉手腕上疼痛不已,仔细一瞧,才发觉是被海兰用力之下,捏得紫胀发青了。叶心忙道:“娘娘稍候,奴婢去拿点消肿的药来给娘娘擦上。” 如激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忙道:“本宫这点瘀伤不要紧。你去看看皇子沐浴完了么?如果好了就抱来给本宫,本宫去给皇上瞧瞧。你好生看着接生嬷嬷替你们小主缝治,不许再有半点差错了。” 正说着,嬷嬷已经抱了包裹好的孩子出来。如懿忙抱了出去,外头的宫人们一早上赶着喜气洋洋地向皇帝道贺道:“皇上万福,皇上万喜,海贵人一切平安顺遂,生下了一个小阿哥呢。” 皇帝果然高兴,连连吩咐了赏赐延禧宫上下,又抱过了如懿怀中的孩子细看。海兰的孩子比寻常的婴孩大了一圈,一张小脸天圆地方,光滑饱满,十分精神。皇帝欢喜得不得了,抱在怀中爱不释手:“朕的皇子里面,就属五阿哥一出生就长相端方,天庭饱满,连哭声就那么洪亮,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如懿忙笑道:“皇上既觉得五阿哥有福,那就请皇上给五阿哥赐个名字吧。“ 皇帝沉吟片刻,朗声道:“《穆天子传》中说,璂琪,玉属也。琪有珍异之意,朕的五阿哥,便叫永琪吧。”皇帝略想了想:“海兰给朕生了这么个好儿子,李玉,传朕的旨意,晋封海贵人为嫔位,为延禧宫主位,封号为……”他朗然一笑:“朕心愉悦,便赐封号为愉,愉嫔如何?” 如懿脸上泛着笑,眼中一酸,忍不住别过脸去:“只可惜愉嫔不能与皇上同愉共悦了。” 皇帝一怔之下,也有些着急:“海兰是不是有什么不好?那么多太医和嬷嬷在,真是无用!” 如懿神色楚楚,屈膝道:“皇上,愉嫔为了给皇上生下五阿哥,被太医灌服了太多催产药,以致下身撕裂,出血不止。怕是好了,以后也会留下不足。”她仰起脸,目视着皇帝:“臣妾恳请皇上,以后不管愉嫔妹妹容颜衰老或是身体老倦,但求皇上不要厌弃她,只记得她是如何拼命为皇上绵延子嗣的。” 皇帝怜惜地看着她,将孩子交到个李玉手中,双手扶起她道:“你放心。朕自然不会。” 如懿就着皇帝的双手起身,隐隐有泪光盈然:“皇上,臣妾还有一亊相求。愉嫔爱子情切,若是可以,还请皇上将孩子留在愉嫔身边,不要送去阿哥所养育了。” 皇帝思忖着道:“愉嫔出身珂里叶特氏,乃是小族,不比嘉嫔母族高贵。这个……”他见如懿满脸期盼,几欲落泪,也不忍拒绝:“那么朕答应你,即便永琪不留在愉嫔身边抚养,朕也会交给你,好让愉嫔时时相见。如何?” 这,也算是最好的打算了吧。如懿忙忙谢过,替皇帝紧了紧身上的海貂龙大氅,温然道:“夜寒如冰,皇上已经得了好消息,赶紧回宫补一补眠吧。臣妾留在这里照顾愉嫔了。” 皇帝微微颔首,吩咐道:“李玉,今晚伺候愉嫔的太医无能,尽数逐出宫去,永不复用。” 李玉正要答应,却听外头的小太监进忠跑进来,白着脸道:“皇上,不好了,不好了!”进忠跑得急,脚下一绊,几乎是滚到了皇帝跟前,张口结舌道:“皇上,慎嫔在冷宫上吊,按着皇上的意思,按嫔位的丧礼置办,对外只说病死。可是方才在火场焚烧慎嫔尸首和棺椁,谁知道那烧出来的火是、是、是蓝色的,不是红色的!” 皇帝乍然听了此言,不免吃了一惊,旋即喝道:“怪力乱神!人都死了,怎么可能烧出蓝色的火来?一定是你们胆小,以讹传讹!” 进忠吓得舌头都打磕绊了:“奴才不敢撒谎,奴才不敢。皇上,火场上的人亲跟见了,都说慎嫔含冤而死,死后发威了!”他说着,忍不住拿眼觑着如懿。 李玉眼尖,伸手左右两个耳光下去,骂道:“用你的贼眼珠子乱瞟哪里?不要命了么!” 夜风吹过光秃的枝丫有霍然的冷声,檐下昏黄的宫灯摇出碎金似的斑驳光影,恍若冷而沉的惶然一梦。 如懿神色如常,仿佛毫不放在心上,牵住皇帝的手沉定道:“自作孽,不可活!总不是臣妾与皇上让阿箬含冤而死。再说阿箬活着也就这点伎俩,死了还能翻出天来么!臣妾一定命人细查,看谁乱做手脚在后宫兴风作浪!”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