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旧爱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二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海兰的高热是在三天后退去的。她醒来的时候,一缕明媚的秋阳恍如淡淡的金色膏腴从镂空的长窗中斜斜照进,阳光隔着淡烟流水般的喜鹊登梅绣纹轻罗幔缓缓流淌,空气中沉郁的紫檀气味若即若离。
她怔怔地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花竹葱茏,阳光温暖,也不过就是一道被凝固了的荒凉寡淡的影子,宫苑蒙尘玉人落灰。延禧宫,真的是空置了太久太久……
叶心端了药进来,见她醒了,喜得热泪盈眶:“小主终于醒了。”
海兰微张着干裂的唇:“这几日辛苦你了,有谁来看过我么?”
叶心稍稍为难,还是说:“纯嫔娘娘和秀答应还有婉答应来看过您。不过秀答应和婉答应只在窗外望了望,只有纯嫔娘娘带着大阿哥送了点东西来,还在您床头坐了会儿。”
海兰微微一笑:“这宫里,也只有纯嫔有心了。只不过,她也是个可怜见儿的罢了。”她想一想,挣扎着坐起身来,抚了抚睡得凌乱的鬓发:“叶心,你去准备些回礼,我要亲自去向纯嫔娘娘致谢。再让绿痕进来替我梳妆,我病了这几天,一定很难看。”
叶心高兴地“哎”了一声答应,也有些意外:“小主平日最不在意打扮,今日怎么也讲究起来了呢。”
海兰似是回答,似是自叹:“一病如新生啊。”
她挽着纯嫔的手在阿哥所一起看着三阿哥的时候,精神已经好了许多。连纯嫔亦赞:“换了颜色衣裳,好好地打扮起来,也真是个美人儿呢,看着也精神了许多。”
海兰笑道:“是啊,老是恹恹的,从春到夏,如今入秋了,真觉得半点精神气儿也没有了。<” 三阿哥在乳母怀里抱着一个大佛手玩得十分起劲,笑得咯咯的。 纯嫔轻轻嘘了一声,向乳母道:“轻点儿笑,别让隔壁听见了刺心。” 海兰便问:“二阿哥还是老样子么?” 纯嫔苦笑道:“可不是?反反复复的,皇后娘娘的眼泪都快哭出一大缸了。早知道这样子,还不如像本宫的三阿哥一样笨笨的好,虽然不讨他皇阿玛喜欢些,可到底平平安安,壮壮实实。” 海兰低低道:“这话怎么说?” 纯嫔打发了乳母去一旁哄三阿哥抓布老虎玩儿,低声道:“本宫也是听大阿哥说了才知道的。原来自从二阿哥进了尚书房读书,皇后娘娘望子成龙,日夜查问功课,逼得十分紧,为的就是要在皇上面前拔尖出彩。本宫不知道从前如懿是怎么教孩子的,便告诉大阿哥说,千万不要争强好胜和二阿哥比,什么都是输给他才好的。否则呢,可不是自己吃亏了。” 海兰颔首道:“大阿哥听话,会明白娘娘的一片苦心的。” 纯嫔与海兰立在窗下,看着二阿哥房中的太医进进出出,忙作一团。几个宫女站在廊下翻晒着二阿哥的福寿枕被。纯嫔摇头道:“只是可怜了孩子,病着这么受罪。听说二阿哥的风寒转成了肺热,好几次一个不当心就差点缓不过气来了。” 海兰回头看了看玩得正高兴的三阿哥,道:“其实若没有二阿哥,皇上的眼睛里到底也有三阿哥些。纯嫔娘娘,嫔妾一直有个疑惑。当年三阿哥养在您身边时一直聪明伶俐,颇得皇上喜欢。怎么入宫后离了您进了阿哥所,就笨笨的不讨皇上的喜欢了呢。嫔妾随您来了几次,别的不说,嬷嬷们连认东西都不教,难怪三阿哥一味贪玩儿。又整天抱在手里不教好好走路,如今也三岁多了吧,三阿哥走路还是不稳当。”她的声音极低,像一枚绵绵的针,缓缓刺入:“这些嬷嬷乳母们的心是不是向着三阿哥和您,您都清楚么?” 纯嫔的面色渐渐灰败下去:“这念头本宫往常也不过一转,想想宫里的人总是仔细些也罢了。难道妹妹也这样想么?” 海兰低低道:“倒不敢想别的,只是同样是乳母,同样是皇后吩咐下来的,怎么待二阿哥就这么精细严格,待三阿哥就这么宠溺放任?如今小还罢了,若是长大,三阿哥可不止不受皇上器重了。一旦厌弃起来,先帝雍正爷不就把他的三阿哥弘时,咱们皇上的亲哥哥的名字从玉牒上删了,逐出宗谱了么?” 纯嫔向来胆小怕事,但听得儿子的事,哪里能不上心。她一辈子的恩宠也不过如是,唯一的指望全在这个儿子身上,这些话听在耳朵里,几乎是锥心一般,不觉暗暗握紧了双拳,望向一群乳母们的目光,带了芒刺般的怀疑,阴沉难辨。 纯嫔与海兰离开时,皇帝正好带了李玉从二阿哥房中出来。这一年秋来得早,庭院里黄叶落索,寂寥委地。碧澄澄的天空上偶尔有秋雁飞过,亦带了一丝悲鸣。阿哥所死气沉沉的氛围里,一袭紫罗飞花翩莺秀样秋衫的海兰挽着纯嫔盈盈步下台阶,海兰的紫罗色绣蝴蝶兰衣衫下素白色水纹绫波裥裙盈然如秋水,远远望去,便如一树一树浅紫粉白的桐花,清逸悠然。 “是你们俩?”皇帝眼前微微一亮,目光在海兰身上一转,“你难得穿得这样艳。” 海兰含着淡如轻云的笑:“让皇上见笑了。穿得艳点来阿哥所,希望阿哥们看了高兴。” 皇帝笑着虚扶她一把:“你有心了。平日素素的,偶尔鲜艳一点,让人眼前一亮。无论谁看见,都会喜欢的。” 纯嫔亦笑:“可不是,三阿哥可喜欢海贵人了。” 皇帝拍一拍额头,朗然笑道:“朕都忘了,你已经是贵人了。一个人住在延禧宫,可还惯么?” 海兰道:“也惯,也不惯。” 皇帝失笑:“怎么这样说话?” 海兰淡淡一笑:“从前有如懿姐姐就个伴儿,现在一个人,所以不惯。但一个人对着影子久了,也惯了。” 皇帝笑意渐渐淡薄下去,眼里似浮起一层薄影影的霜华,“哦”了一声,道:“朕乏了,你们也乏了,都跪安吧。” 皇帝径自离去,纯嫔嗔怪地看她一眼:“你忘了如懿是皇上下旨发落进冷宫的么?好容易皇上跟你说一回话,你怎么倒提起她惹皇上不高兴呢?” 海兰不以为意道:“皇上半年都没提起如懿姐姐了,既然皇上自己都忘了,嫔妾提一句又怎么了呢?” 纯嫔颇有哀其不争之态:“你呀,再这样下去,那点子恩宠便连本宫也不如了。本宫好歹还有个孩子,你却……” 海兰正色道:“正因为娘娘有孩子,万事都要以孩子为重。”她略略苦笑,那笑意薄薄,似散落在地的凋零的花:“嫔妾这样的人,却是不打紧的。” 纯嫔望了望二阿哥房,听着三阿哥无忧无虑的笑声,神色更加凝重了。 海兰送过了纯嫔,便回到殿中和叶心修剪几枝早起刚送来的芦苇。那芦苇有着蓬松的花絮,远远看去,像浮在半空中的一堆轻雪。海兰道:“我吩咐你去内务府拿的杭绸料子拿了么?” 叶心为难道:“杭绸的料子难得,内务府扣着不放,说是给几位主位娘娘都还不够呢。” 海兰心下不豫,便道:“那也罢了,那些人一贯这样势利的。” 叶心开解道:“也说不准。奴婢去内务府时,听绣房的几位姑姑说,过几日便是重阳节了,皇上特意嘱咐了要给太后缝制一床万寿如意被,听说连上面钉了珍珠的万寿金丝图案床幅是先送去西藏请喇嘛大师开光诵经过的,再从西藏运了过来赶着要在重阳节前绣好图样送给太后的。她们都忙着这事呢,一时顾不上也是有的。” 海兰眉心一动,拨弄着手中轻如柳絮的芦苇:“皇上很着紧这件事么?” 叶心道:“当然了。听说皇上每隔两日便要去绣房亲自看一看,督促进度。” 海兰的笑意慢慢浮起在唇角,似一朵乍然怒放的蔷薇,在暗夜里闪出明艳的丽色。 这一日皇帝往内务府去查看给皇太后的寿辰贺礼,端的是一一精美,皇帝倒也满意,赞许道:“秦立,你做事还算用心。” 内务府总管太监秦立亲自陪在一旁,点头哈腰道:“送给皇太后的万寿如意被已经缝制好大半了,只是上头那凤凰的羽毛怎么配色都不亮,绣娘们都在犯难呢。” 皇帝随口道:“若要艳丽鲜亮,或者多配点颜色,或者捻了金丝,有什么难的?” 秦立一脸犯难:“都绣了给太后看了,太后说俗气,又斥了回来。奴才们啊,想得脑仁都快干了,还是没办法呀。” 皇帝叱道:“糊涂!这点分内的小事都办不好,难怪皇太后生气。给朕去瞧瞧,什么凤凰羽毛便这样难了。” 正说着,一行人已经转到了绣房长窗下。秦立正要通报,皇帝隔着疏朗镂空的长窗,见得绣娘们都围着一个女子,不觉有些好奇,挥了挥手示意不许出声,便站在窗外看着。 那女子柔声道:“太后寿年遐颐,看惯了繁花似锦,加之这被子是盖在身上之物,太过华丽了夜里看起来刺眼,她自然是不喜欢的,更觉俗气。” 有绣娘问道:“那您说怎么办呢?” 那女子的声音清婉如珠落:“这只凤凰气宇昂然,旁边又簇拥百花,颜色更不必太艳,只需用深紫色的蚕丝线八股绞了一股薄银线进去捻成为一股,这样色调柔和又不暗淡,在日光下不夺目,烛火下又微微有温柔光泽。 然后在每一羽凤凰羽毛的边缘用最细小的紫瑛珠和深绿的碧玺珠相间钉珠,紫瑛与深紫色蚕丝线深浅交错,碧玺有宁神之效,更被称为长寿石,颜色压得住百花丝线的繁丽。最后,在凤首处多用蜜蜡珠子,蜜蜡乃是西藏佛宗最喜欢的祈福之物,颜色也稳重大方。这样,想来太后也不会有异议了。” 她言毕,白如玉的手指轻扬起落,如翻飞花间的玉蝴蝶。皇帝看了半日,却见众人围着那女子,只觉得声音耳熟,却想不起是谁,也看不清她的容貌。 不过片刻,那女子便道:“我已经绣了一羽,你们看看,这样可以么?” 她话音未落,皇帝已经款步进来,笑道:“那么朕也可以看看?” 众人听得皇帝的声音,不觉吓了一跳,忙请安道:“皇上万福金安。” 皇帝笑道:“哪里来了这样心思灵敏的绣娘,朕也要看一看,她到底绣了什么新样子,大家都听她的?” 众人忙让了起身,那女子站在人群中间,因着众人都穿着深紫色的宫女服饰,她一身浅浅的月白色的湖绉夹衣,只以宝蓝夹银线纳绣疏疏几朵盛放时的昙花。一时在众人之间显得格外清新夺目,恰如暗簇簇的花瓣别无所奇,那花蕊倒是格外可人了。皇帝细瞧之下,那女子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但云鬓堆纵,犹若轻烟密雾,都用飞金巧珍珠带着银镶翠梅花钿儿,只在眉心垂落一点紫水晶穗串儿,如袅袅凌波上一枝芙蓉清曼,似乎是不经意打扮了,却处处有用心处。 皇帝心下的赞赏更多了一分:“朕听着你的声音很耳熟……” 那女子仰起脸来,粉面微晕,含羞带怯:“臣妾卖弄,让皇上见笑了。” 皇帝不禁莞尔:“海兰,是你。”他看着她刚绣完的一尾凤凰羽,果然配色沉稳而不失温沉华美:“朕看了你绣的凤凰羽,不仅太后不会有异议,朕已经要击节赞叹了。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海兰温柔的笑意如芙蕖新开:“臣妾想起太后时常握在手中的紫檀嵌碧玺佛珠,所以配了这个颜色。若不是太后最喜欢的,想必不会经常带在身边。” “人人都看见,你却最有心。”皇帝眼中的温柔与赞许交织愈密,靠近些道,“从前怎么不知你有这样的心思?” 海兰妩然一笑:“心思藏在心里,轻易看不见。” “那朕今日可巧,居然都见到了。”皇帝目光微微下移,笑道,“怎么身上绣着昙花?” 海兰盈盈道:“因是稍纵即逝的花,开完便谢,想留它长久些,便绣在了身上。” 皇帝颔首道:“如今是过了昙花的季节了。但你要喜欢,下个夏天的时候,朕让人多多地送到你宫里。” 海兰颇有些伤感,摇头道:“花开无人见,再多又有什么意思呢。” 皇帝挽过她的手向外去道:“明年昙花开时,朕一定陪着你。只是今日花开,朕又怎能辜负呢?”他低声细语,带了几分温柔亲昵:“朕记得初见你,是在王府的绣房,你也是这样一身月白色,清丽出尘……” 海兰嫣然含笑,微微侧身,触碰到皇帝的手臂。 秦立看着皇帝携了海兰相笑而去,不觉急了,跟上道:“皇上……” 李玉本跟在皇帝身后,见他如此,呵斥了一声道:“没眼力见儿的,没见皇上要陪海贵人么?不许跟着了。” 如此,待到重阳节夜宴时,海兰已成了与玫嫔和慧贵妃一般得宠的女子,看着满殿歌舞锦绣,对上皇帝含情的眼,露出沉着而清艳的笑容。 待到十月的时候,天气渐渐寒凉下来。延禧宫的桌上随意堆放着内务府送来的杭绸缎子,一匹匹垒在那里,色色花样都齐全。叶心笑吟吟道:“自从小主得宠,内务府巴结得不得了,从前咱们要也要不来的杭绸子,如今多得打赏下人都够了。” 海兰穿着一身全新的玉兰紫繁绣银菀花宫装,头上一色的碧玉珠花,垂落珠翠盈盈,好似一脉青翠的兰叶。她不以为意地笑笑,伸手随便撩拨着道:“这么好的东西,给下人岂不可惜了?”她低声道:“我让你送去冷宫的棉衣,都备下了么?” 叶心笑道:“小主又不放心了!昨晚是您自己选了厚厚的新棉花连夜缝制好的,瞧您眼圈都熬黑了,比做给两位小阿哥的福寿枕被还仔细呢。” 海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扯着青瓷双耳瓶中的几枝芦花怔怔出神。忽然外头锦帘一闪,却是纯嫔进来了,笑道:“几日不见,妹妹大不相同了。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海兰亲热地拉过纯嫔的手坐下道:“娘娘还不晓得嫔妾,不过皇上一时想起来了,半刻的兴致罢了。” 纯嫔微微掩饰着失落,笑得和婉:“跟本宫还这样客气么?这大半个月来,皇上对你,可都赶得上对玫嫔和慧贵妃了。玫嫔和慧贵妃是一向得宠的,而你呢,可是新贵直上啊,宫里多少人羡慕你呢。” 海兰轻轻一嗤:“哪里是新贵呢,不过是偶尔被想起的旧爱罢了。对了娘娘,怎么这个时候过来看嫔妾呢?” 纯嫔目光往四周一旋,海兰会意,便道:“茶点搁在这儿吧,我和纯嫔娘娘说话,你们都不必伺候了。” 众人忙退了出去,殿里安静得如积久的深潭一般。纯嫔见四下里无人,方沉下脸来,攥紧了绢子,恨得眼中含泪,道:“上回妹妹让本宫留意的,本宫一一去探听了。真不想,那帮人竟是这么听皇后的话,害本宫的三阿哥。表面上疼爱三阿哥,实际上什么也不教,什么也不帮着,皇上一旦问起,只说三阿哥贪吃贪睡,其他一无所知,教了认东西也不会。也怪本宫母子傻,皇上就这样疏远了本宫的儿子,自己竟也还蒙在鼓里。”纯嫔说着急切起来:“若到了妹妹所说皇子遭皇上离弃的地步,往后三阿哥还有什么指望!” 海兰惊道:“那日嫔妾也不过疑心罢了,不承想皇后竟真是如此,好歹她也是三阿哥的嫡母啊。”她见纯嫔恨得咬牙切齿,轻轻道:“那娘娘有没有想过法子,让皇后娘娘可以无暇顾及这么害三阿哥,让她也好好心疼心疼自己的儿子。” 纯嫔眼珠微微一动,看着盏中的清茶,缓声道:“本宫倒是想出一口恶气,只是……”她的声音渐次低下去,无可奈何:“只是皇后一向小心,连二阿哥的一应穿戴所用,哪怕是被子枕头,都是亲自缝制的,何况是饮食起居,只怕是密不透风,无从……” 海兰扶了扶发髻上微微摇曳的珠花,那碧玉的质地,硌在手心微微生凉,她淡淡一笑,起身取过一套福寿枕被:“送给三阿哥的一点心意,娘娘可喜欢么?” 纯嫔看了几眼,不觉诧异道:“这不是皇后给二阿哥做的那一套么?” 海兰的笑意隐秘而轻微:“娘娘也觉得很像么?” 纯嫔仔细翻了又翻,看了又看:“真的不是?几乎一模一样,可以乱真。” 海兰晓得温婉无害:“那日在阿哥所院子里看到的,所以试着做了一套。” “妹妹的手真是好巧!”纯嫔疑惑道,“可是这套枕被的大小,对于三阿哥来说,实在太大了,怕不合用呢。” 海兰望着她的眼睛,几乎要望进她的心里去,推心置腹道:“那么娘娘觉得谁合适,就换上给谁吧。反正都是嫔妾给三阿哥的一番心意,旁人无需知道,也看不出来。” 纯嫔身子一颤,鼻尖微微沁出汗意:“有什么不同?” “二阿哥得的是风寒肺热,怕凉。这被子和枕头都用杭绸缝制,盖着十分柔软,保护幼儿的体肤,但里头嫔妾用的不全是棉花,而是掺了芦苇絮。盖着看似厚,其实薄,二阿哥的风寒会更重些罢了。让皇后受点教训,以后不要再只疼自己的孩子,不顾别人的孩子。”海兰打量着纯嫔的神色,“娘娘若不敢,只当嫔妾这份心是白费了。嫔妾立刻拿去火堆里烧了,彼此干净。” 纯嫔惊疑的眼神渐渐有了几分动摇,更添了几分憎恨嫌恶,急切道:“只是教训?” 海兰的笑意笃定而沉稳,道:“是。否则咱们能如何?事情若是败了,针脚是嫔妾落的,赖不了别人。若是成功,娘娘也出了这口恶气,不是么?” 纯嫔抓着被子的手越来越紧,实在是万分舍不得从里头推开去,终于道:“好。明日就是十月初一,本宫会去看望三阿哥,把妹妹的心意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到。” 海兰微笑,切切地握住纯嫔的手,口吻镇定如常:“嫔妾病中只有娘娘一人来探望,也只有娘娘一人把嫔妾放在心上,当做妹妹看待。嫔妾自己是受惯人欺辱的,实在不想娘娘的孩子也是如此。从此,疼爱三阿哥的人,也算上妹妹一份吧。” 纯嫔深深震动,眼底泪水盈然:“皇上不疼爱三阿哥,好妹妹,一切便只有我们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