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畸珠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一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冬日里天黑得早,此时御花园中已经无人走动。如懿才欲带着惢心绕过假山莲池,忽听得咕咚一声巨响,旋即便是水花四溅的声音。
如懿一怔,立即明白过来,失声道:“不好,是有人落水了!”
冬日天色黑蒙蒙的,眼前又枝丫交错,和着半壁假山掩映,遮去了大部分视线。如懿听得动静,心下本是慌乱,忙绕过假山跑到水边。池中扑腾的水花越来越小,却无一点呼救之声,三宝吓了一跳,赶紧喊起来:“救人哪——”
如懿立刻喝道:“喊什么救人,等人来还不如自己救啊!”
三宝咬了咬牙,也顾不得水寒彻骨,霍地往水中一跳,拼命朝着水波扬起处游去。很快三宝从水里捞出个水淋淋的人来,她犹自咳嗽着喘息,如懿心头一松,知道是还有活气,忙唤了惢心一起将她扶到地上平躺。朦胧中只看那女子一身宫女服色,倒颇有身份。惢心举过灯笼一照她的脸,不觉惊道:“小主,是莲心!”
如懿看清了莲心的面孔也是大惊,转念间已经平复下来,看她浑身是水,胸口微弱地起伏着,一时说不出话来。如懿使一个眼色,和惢心拼命地按着她胸口,将腹中的水控出来。
三宝冷得浑身发抖,转身就道:“小主,奴才去请太医!”
如懿喝道:“糊涂!”她静一静,“离这儿最近是养性斋,那儿没人,你赶紧过去生上火盆烤着,然后找附近庑房的太监换身干净衣裳。记着,不许声张!”
三宝立刻答应了小跑过去。
如懿与惢心使劲按了一会儿,只见莲心口中吐出许多清水来,眼睛睁开,眼珠子也慢慢会动了。她呆呆地瞪了半天眼睛,终于迟疑着问:“娴妃……”
如懿松了口气,将自己身上的大氅脱下披在她身上:“会说话就好了。”她看四下无人,便道,“惢心,这里风太大,莲心这个样子不能见人,送她去养性斋。”
惢心答应着,半扶半抱着惢心往养性斋去。养性斋原是御花园西南的两层楼阁,因平素无人居住,只是太监宫女们打扫了供游园的嫔妃们暂时歇脚所用,所以一应布置倒还齐全。三宝已经生好了几个火盆,见她们进来,方才告退出去换衣裳。如懿看莲心坐下了,方道:“惢心,你去宫里找身干净的宫女衣裳给莲心换上,记着别声张。”
惢心连忙掩上门去了。
如懿道:“所以,你就不想活了?”
“这样的日子过一天还不如早死一天,我既然不能自杀,那总能失足落水吧!死有什么可怕的?早死早超生罢了!”
如懿凝视着她:“所以,你新婚那夜,庑房里发出的尖叫声……”
莲心悲切的哭声如同被胡乱撕裂的布帛,发出粗嘎而惊心的锐声:“是!从我被赐婚做他的对食那天起,我的日子就完了。白天是皇后跟前最得脸的大宫女,是副总管太监的对食,看着风光无限,人人讨好。可是到了夜里,只要天一擦黑我就害怕。他简直不是人,他是禽兽!少了一嘟噜东西还要强做男人的禽兽!”
如懿道:“他打你?”
莲心忍着泪,切齿道:“打我?哪个宫女从小不挨打的,我怕什么?”她撩起衣袖,卷得高高的,手肘以下完好无缺,并不妨碍莲心劳作时露出戴着九连银镯并翠玉镯的手腕。可是手肘以上不易露出的地方,或青或紫,伴着十数排深深的牙印,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那些牙印直咬进血肉里,带着深褐色的血痂。尚未痊愈的地方,又有新的咬伤。几乎没有一寸皮肤完好。
如懿看得触目惊心:“王钦这样恨你,他何必还要向皇后求娶你?”
莲心冷笑,眼泪在她眼角凝成了冰霜似的寒光:“因为他需要一个女人,一个白天带给他体面的女人,晚上可以任他折磨的女人。”她呵呵冷笑,发出夜枭似的颤音,“他不会亲女人,所以就咬。他没有办法像一个男人那样,就拿针扎我的身体,是身体的每一寸。他极力想做一个男人,补上他所缺失的东西,就拿各种能想到的东西捅我。我求他,我哭,他却愈加高兴!娴妃娘娘,这样的日子,你知道我每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么?”
如懿心里一阵一阵发寒,她不敢去想象,只要一想,就觉得无比恶心,连带着心肝肺脏都一起发抖。可是偏生,莲心就活在那样的日子里,挣扎沉浮,不能托生。莲心看着她捂着胸口,忽然生了一点悲凉的笑意:“娴妃娘娘,您的脸色和您的恶心告诉我,您是在想象我过的苦日子。多谢您,因为我曾经尝试着告诉皇后娘娘,可是她才听了一句就念了阿弥陀佛,要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还好,您是替我想着的。”
如懿忍耐着腹中强烈的翻江倒海,极力不把那种血腥的画面与莲心连在一起,而是由衷地冒出更大的惊诧:“皇后居然知道?她不肯帮你?”
莲心瑟缩着,眼里只剩下绝望的灰烬:“是。皇后娘娘愿意把我嫁给王钦,也是为了多一层保障,知道皇上的所思所想。如果我不仅做不到这个,还要皇后娘娘出手救我,她怎么肯呢?她是绝对不会为了我和王钦撕破了脸的!”她的泪有无尽的堕落与绝望,仿佛掉到了崖底的人,再无力爬起来,“王钦和皇后娘娘都告诉我,不能自戕,否则会连累家人。可我实在活不下去了,那失足落水总是可以的吧?”
如懿屏住心气,沉声道:“如果王钦不愿意你死,不愿意少了他那点乐子,不管你是自杀还是失足,他都会当你是自杀,拖着你全家一起下地狱。如果猛兽伤人,你以身饲兽之后它还是要吃你的家人,你说应当怎么办?”
莲心眼中微微一亮:“您是说,杀了猛兽,以绝后患?可是我只是个宫女,能有什么办法?”
如懿凝视着她,语意沉着:“任何一个想要求生的人,都会这样想。王钦折磨你,伤害你,他固然无耻,也是看准了你不敢反抗,羞于声张。既然如此,你就假装驯服。因为想要持刀杀兽,你既然力气不够,就可以挖陷阱,下毒药,甚至借别人的手去杀了他。这样和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也不会连累了你,让你受人嘲笑。”
莲心有些胆怯,惶惑道:“娴妃娘娘以为奴婢能做到?”
如懿笑道:“你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只是任何事都要忍耐为先,你若没有耐心,忍不住,那便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莲心似乎十分惧怕王钦,迟疑良久仍说不出话。正踌躇着,惢心抱着一身干净衣裳进来了:“小主,奴婢已经尽量选了一身和莲心姑姑今日穿着相似的衣裳,请姑姑即刻换上吧。”
如懿看她一眼,示意惢心解下莲心身上披着的大氅。如懿转身离去,缓缓道:“头发已经烤得快干了,是要换上干净衣裳还是任由自己这么湿着再去跳一次莲池,随便你。”
如懿走了几步,正要开门出去,只听莲心跪倒在地,磕了个头,语气决绝如寒铁:“多谢娴妃娘娘的衣衫,奴婢换好了就会出去。”
如懿不动声色地一笑,也不回头,径自走了出去。惢心在身后掩上门,如懿低低道:“去告诉李玉准备着,他的出头之日就要来了。”
尚且等不到李玉的出头之日到来,腊月的一天,玫贵人突然早产了。如懿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深夜。
她坐在暖阁里,看着月光将糊窗的明纸染成银白的瓦上霜,帷帘淡淡的影子烙在碧纱橱上。阁内只有铜漏重复着单调的响声,一寸一寸蚕食着时光。皇帝正在专心地看着内务府送来的名册,如懿则静静地伏在绷架上一针一针将五彩的丝线化作雪白绢子上玲珑的山水花蝶。暖阁里静极了,只能听到蜡烛芯毕剥的微响和镂空梅花炭盆内红箩炭清脆的燃烧声。
绣得倦了,如懿起身到皇帝身边,笑道:“向例不是生下了孩子内务府才拟了名字来看的么?如今玫贵人还有一个月才生产,尚不知道是男是女,怎么就拟好名字了呢?”
皇帝不自觉便含了一分澹澹的笑色,道:“太医说了,多半是个阿哥。自然,公主也是好的。倒也不是朕心急,是内务府的人会看眼色,觉得朕对登基后的第一个孩子特别期许,所以先拟了名字来看。”
如懿道:“内务府既然知道皇上的期许,那一定是好好起了名字的。”
皇帝揽过她道:“你替朕看看。”皇帝一一念道,“阿哥的名字拟了三个,永字辈从玉旁,永琋、永珹、永珏;公主的封号拟了两个,和宁与和宜,你觉得哪个好?”
如懿笑着推一推皇帝:“这话皇上合该去问玫贵人,怎么来问臣妾呢?”
皇帝笑道:“迟早你也是要做额娘的人,咱们的孩子,朕也让你定名字。”
如懿笑着啐了一口,发髻间的银镂空珐琅蝴蝶压鬓便颤颤地抖动如发丝般幼细的翅:“皇上便拿着玫贵人的身孕来取笑臣妾吧。”
皇帝道:“朕原也想去问问玫贵人的意思。但是她身上一直不大好,总说头晕、嘴里又发了许多燎泡,一直不见好。朕只希望,她能养好身子,平平安安生下孩子来便好了。”
如懿带了几分娇羞,指着其中一个道:“皇上既然对玫贵人的孩子颇具期望希翼,那么永琋便极好。若是个公主,和宁与和宜都很好,再拟个别致的闺名就更好了。”
皇帝抚掌道:“那便听你的,朕也极喜欢永琋这个名字。”
铜漏声滴滴清晰,杯盏中茶烟逐渐凉去,散了氤氲的热气。如懿依偎在皇帝怀中,听着窗外风动松竹的婆娑之声,心下便愈生了几分平和与安宁。
如懿与皇帝并肩倚在窗下,冬夜的星空格外疏朗宁静,寒星带着冰璨似的光芒,遥迢星河,仿佛伸手可摘。如懿低低在皇帝身畔笑道:“在潜邸的时候,有一年皇上带臣妾去京郊的高塔,咱们留到了很晚,一直在看星星。就是这样,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皇帝吻着她的耳垂,自身后拥她:“如今在宫里,出去不便。但是往后,朕答应你,会带你游遍大江南北。”
如懿依依道:“皇上最喜欢江南的柔蓝烟绿、疏雨桃花。”
皇帝清朗的容颜间满是向往之情:“朕说的,你都记得。小时候听皇阿玛讲佛偈,一口气不来,往何处安身立命?朕想来想去,便是往山水间去。最好的山水,便是在江南。所以朕想去的地方,一定会有你。我们,迟早会去江南的。”他说着,瞥见如懿方才绣了些许的刺绣,“手艺越发精进了,可是那时候为什么送朕那么一方帕子,一看就是你刚学会刺绣的时候绣的。”
如懿的笑意如枝头初绽的白梅,眼中含了几分顽皮之色:“送了那么久,皇上到现在才来问。是不是觉得不好,早就扔了?”
皇帝笑着捏一捏她的鼻子:“是啊,就因为不好,所以得珍藏着。因为以后你的绣功只会越来越好,再不会变成那样子了。”
如懿低低道:“虽然不够完美,但那是最初的心意。青樱,弘历。”
皇帝无声地微笑,似照上清霜的明澈月光,又如暮春时节带着蔷薇暗香的风,暖而轻地起落。
庭院内盛满深冬的清澈月光,恍若积水空明。偶尔有轻风吹皱一片月影,恰如湖上粼粼微波,漾起竹影千点。如懿看着窗外红梅白梅朵朵绽放,冷香沁人,只是默默想着,这样,大约也是一段静好岁月了吧。
她正想着,却听外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步伐,仿佛有低低的人声,如同急急惊破湖面平静的碎石。
如懿微微不悦,扬声道:“谁在外头?”
进来的却是大太监王钦,这么冷的天气,他的额头居然隐约有汗水。如懿看到他的脸便想起莲心身上的伤,满心不舒服地别过头去看着别处。王钦急得声音都变调了:“皇上,永和宫的人来禀报,玫贵人要生了!”
皇帝陡然一惊,脸色都变了:“太医不是说下个月才是产期么?”
王钦连忙道:“伺候的奴才说用晚膳的时候还好好的,还进了一碗太后赏的红枣燕窝羹。用了晚膳正打算出去遛弯儿,结果出门从墙头跳下一只大黑猫,把玫贵人惊着了,一下子就动了胎气。”
皇帝的鼻翼微微张合,显然是动了怒气,喝道:“荒唐!伺候的人那么多,一点也不周全!”
如懿忙劝道:“皇上,现在不是动气的时候。赶紧去看看玫贵人吧。”
皇帝连忙起身,如懿替他披上海龙皮大氅。皇帝拖住她的手道:“你跟朕一块儿去。”
如懿沉静地点头:“臣妾陪着皇上。”
永和宫离延禧宫最近,自延禧宫的后门出去,绕过仁泽门和德阳门的甬道便到了。尚未进永和宫的大门,便已听到女人凄厉的呼叫声,简直如凌迟一般,让人不忍卒闻。
皇帝握着如懿的手立刻沁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滑腻腻的。如懿握了自己的绢子在皇帝手中,轻声道:“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的。纯嫔那时候也痛得厉害。”
皇帝有些担忧,道:“怎么朕听着玫贵人的叫声特别凄厉一点?”
两人急急进了宫门,宫人们进进出出地忙碌着,一盆一盆的热水和毛巾往里头端。皇上拦住一个人道:“玫贵人如何了?太医呢?太医来了没有?”
那人急得都快哭了:“太医来了好几个,接生嬷嬷也来了,可贵人的肚子还是没动静呢。”
皇帝急道:“没动静就痛成了这样?快去叫个太医出来,朕要问他。”
那人答应着跑进去,很快领了一个太医出来,正是太医院院判齐鲁,齐鲁来不及见过皇帝,皇帝便道:“你都在这儿了,是不是玫贵人不大好?”
齐鲁忙道:“皇上安心。早产一个月不是大事,只是……只是胎儿还下不来,微臣要开催产药了。”
皇帝吩咐道:“你赶紧去!好好伺候着玫贵人的胎,朕重重有赏!”
齐鲁忙赶着进去了。不过须臾,皇后也带着人到了。皇后急匆匆问了几句,便吩咐素心道:“多叫几个人进去伺候着,不怕人多,就怕人手不够。”
素心立刻去安排了。皇后低低道:“皇上,臣妾听闻玫贵人是被黑猫惊着了。黑猫晦气,不太吉利。臣妾为了玫贵人能顺利产下孩子,已经请宝华殿的师父诵经祈福,保佑母子平安。”
皇帝微微松一口气,欣慰道:“皇后贤惠,一切辛苦了。”
皇后含了端肃的笑容:“臣妾身为六宫之主,一切都是分内的职责。”
里头的叫声愈加凄惨,恍如割着皮肉的钝刀子,一下又一下,在寂静的夜里,听得人毛骨悚然。伺候着的宫女不断地进出,端出一盆盆染着彻骨腥气的血水。
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按捺不住,往前走了一步。皇后立刻挽住了皇帝的手臂,语气柔和而不失坚决:“皇上,产房血腥,不宜入内。”
皇帝想了想,还是停住了脚步。
王钦忙劝道:“皇上,外头冷,不如去偏殿等着吧。”皇帝低低“嗯”了一声,攥着如懿的手阔步走进偏殿。只有如懿知道,他那么用力地握着自己的手,以此来抵御那可怕的叫声带来的惊惧。
等待中的时光总是格外焦灼,虽然偏殿内生了十数个火盆,暖洋如春,但掺着偶尔出入带进的冰冷寒气,那一阵冷一阵暖,好像心也跟着忽冷忽热,七上八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一声微弱的儿啼。
皇帝遽然站起身,王钦已经满脸堆笑地迎了进来:“皇上,皇上,您听,孩子生下来了。”
皇帝脸上的紧张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喜悦。他疾步走到外头,向着从寝殿内赶出来的齐鲁道:“如何?是阿哥么?”
齐鲁说不上话来,只是嗫嚅着不敢抬头,皇帝的笑意微微淡了一些:“是公主也不要紧。”
皇后微微皱眉,侧耳听着道:“怎么哭声那么弱?臣妾的永琏出生时,哭声可响亮了。”
话音未落,只听寝殿里头一声恐惧的尖叫,竟是孩子母亲的声音。
皇帝不知出了何事,便吩咐道:“王钦,去把孩子抱出来给朕看看。”
王钦紧赶着去了,不过片刻,便抱出一个襁褓来,可是王钦却抱着襁褓,站在廊下不敢过来。
皇帝当即变了脸色:“怎么回事?”
王钦面色发青,抖着两腿道:“皇上,玫贵人她昏过去了。她……”
皇帝只管道:“那孩子呢?快给朕看看。”
王钦迟疑着挪到皇帝跟前,却不肯撒手。皇后与如懿对视一眼,隐隐都觉得不好。
王钦扑通跪下了道:“皇上,您不管看到了什么,您都稳稳当当地站着。您还有千秋子孙……”
他话未说完,皇帝已经伸手拨开了襁褓,撒金红软缎小锦被里,露出孩子圆圆的脸,分外可爱。皇帝情不自禁地微笑道:“不是挺好一个孩子么?”他伸手微微抖开襁褓,王钦几乎是吓得一哆嗦,皇帝触目所见,几乎是愣在了当地,碰着襁褓的手似被针扎了似的,立刻收了回来。如懿发觉不对,一眼望去,吓得几乎一个踉跄,连惊叫声也发不出来了。
襁褓中的孩子,四肢瘦小却腹大如斗,整个腹部泛着诡异的青蓝色。更为可怕的是,孩子的身上,竟长着一男一女两副特征。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