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一册 > 第二十六章 阿箬

第二十六章 阿箬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一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这一夜永和宫中并不安宁,闹了整整一夜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见太医去了一拨又一拨,却不见放出来。六宫众人都惊异不已,私下里查问却也问不出什么,只知道永和宫的灯火亮了一夜,却大门紧闭,没有一点声息。
晨起时也不知永和宫中到底出了何事,如懿惦记着要去长春宫请安,早早梳洗了便传了辇轿往外头去。
向例嫔妃出门都是传的辇轿,只是如今初夏早晨尚算清凉,如懿便扶了惢心和阿箬的手慢慢出去,正过了长街,看着初阳澄澈如金,流金般的日光落在琉璃瓦上,仿佛漾着一池金波浮曳。如懿贪看那日色,才走了几步,却见慧贵妃也在前头,忙恭谨立在道边迎候,见她近前,方福了一福。
慧贵妃笑盈盈打量着她道:“几日不见娴妃,气色越发好了。是不是皇上昨儿歇在你那儿,所以人逢喜事精神爽?”
阿箬满面都是甜笑,嘴上却道:“皇上来也是常有的事,这也能算喜事么?”
如懿气恼阿箬嘴这样快,尚未来得及瞪她,慧贵妃只是笑容如常,伸手抚了抚发髻上新簪的一支冷翠色碧玉明珠钗,淡淡道:“也是本宫浑忘了,昨儿皇上仿佛是歇在永和宫。本宫还以为妹妹那儿春色长驻,一日也不落下呢。”
如懿不欲与她逞口舌之快,便只安静地垂下脸,看着自己松花绢子上细细的流苏。
慧贵妃以为她气馁,眼角便多了几分桃花色,正欲再出言讽刺几句,却见斜刺里一顶辇轿横穿出来,差点撞到慧贵妃。她脚下一个踉跄,花盆底一斜,差点摔了出去。幸好彩珠和彩玥扶得快,人虽没事,发髻上的碧玉钗却滑落下来,跌得粉碎。
那顶辇轿撞了人,全作无事一般,往角门一拐便过去了,浑不理撞了什么人,撞得重不重。
彩玥“哎呀”一声,忙蹲下捡起那支碧玉钗,情急道:“这是皇上新赏的,就这么碎了……”
话未说完,彩玥脸上已经重重挨了一掌。慧贵妃气恼道:“看清楚那人是谁没有?”
彩玥捂着脸也不敢哭,倒是茉心道:“背影像是玫常在,但看衣服却不大像呢。”
慧贵妃呵斥道:“只一支玉钗,皇上赏得还少么?小家子气!”说罢,她便丢下如懿匆匆往长春宫去了。
如懿见她离去,不觉含了几分气恼,向阿箬道:“你若再这般逞口舌之快,便不要再和我出来!”
阿箬嘟囔道:“小主怕她做什么?咱们有大阿哥,延禧宫的恩宠也不比贵妃少!”
如懿见她教而不善,气道:“即便如此,你又何苦去惹她?现在大阿哥在我身边,多少人的眼睛看着,你还不肯检点些!”
阿箬还欲再说,终究还是忍耐了下去,扶了如懿的手往长春宫去。
如懿到时嫔妃们都已在了。她跟着慧贵妃进去按着位次坐下,皇后便笑吟吟向贵妃道:“今儿你是怎么了?头发也有些松了,脸色也不大好。”
慧贵妃递一个眼色,茉心忙道:“方才从长街过来,我们小主不知被谁的辇轿横冲直撞出来碰了一下,人差点扭了,连皇上赏的玉钗也跌碎了。”
慧贵妃忙起身道:“如此匆忙来见皇后娘娘,实在是怕误了请安之时,还请皇后娘娘见谅。”
皇后温和道:“这有什么要紧的,倒是你自己没事吧?跟着的人没看清是谁撞的么?”
茉心道:“奴婢看着恍惚是玫常在。”
蕊姬倒也不惊,只是盈然一笑如芙蓉清露:“方才是冒失了,差点撞到贵妃,真是失敬了。”
慧贵妃神色不豫,冷然道:“如今才知道撞着本宫了,方才怎么逃得一阵风儿似的?”
蕊姬盈然一笑,抚着腮边道:“本是想停下来跟贵妃娘娘您致歉的。可是,嫔妾有一桩要紧事不能不先来回禀皇后娘娘,所以只好对不住贵妃娘娘了。至于跌了皇上赏赐的玉钗,您到嫔妾宫里随便挑,喜欢什么您自己拣去,赔您两根三根都不要紧。”
慧贵妃听她如此倨傲,一张秀荷似的粉面不由得含了几分怒意:“昨儿晚上永和宫就闹腾了一夜,今日又来无礼,即便皇上宠着你,也由不得你这个样子!”
蕊姬侧了侧脸,唇角的弧度如一弯新月,起身向皇后恭恭敬敬福了一福:“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妾昨夜腹痛不止,皇上传了太医来看,才知臣妾是有了身孕了,已然两个月了!”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如懿下意识地按住自己的小腹,不觉生了几分凄楚。她立刻意识到这不是该自己伤心的时候,忙撑住了脸上的笑容,不容它散落下来,也随着众人贺喜道:“恭喜皇上,恭喜皇后,恭喜玫常在。”
皇后倒还镇定,满脸笑意像遮不住漏下的春光:“是么?只是既然有孕,怎会腹痛?”
蕊姬微有得色:“太医说臣妾体质寒凉,胎儿体热,有所冲撞,加之是头胎,所以腹痛。其实也是无妨的,臣妾也是因为这件事要急着回禀皇后娘娘,所以冲撞了贵妃也不敢停留。”她说罢便要屈膝向贵妃行礼,“还请贵妃宽恕嫔妾这遭吧。”
蕊姬虽是要屈膝,动作却极缓慢,贵妃知她的意思,只得让茉心拦住了,道:“才有了身孕便仔细些吧。万一磕了碰了,仔细丢了这福气。”
蕊姬的目光略含挑衅,看着贵妃道:“好容易得的这福气,怎么会丢了?有贵妃娘娘庇佑,嫔妾的福气长着呢。”
皇后连忙道:“你是头胎,得格外仔细着。等下本宫就多拨几个人过去伺候你。缺什么要什么,尽管来和本宫说。十月怀胎,有得辛苦呢。”她蓄了宁和的微笑,看着贵妃与如懿道,“不过这辛苦也是福气,本宫也希望你们两个早有子嗣呢。”
玫常在眼波微曳,看着慧贵妃,曼声道:“是啊,十个月是辛苦呢,嫔妾看着娴妃娘娘照顾大阿哥就费尽心力。不是亲生的尚且如此,若是亲生要当何等艰辛呢。还是慧贵妃福气好,没生养的人,看着也比实际的年龄年轻些,不那么显老。”
慧贵妃气得浑身发颤,几乎即刻就要发作。皇后安抚似的看她一眼,她都没有察觉,素心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递了一碗茶过去,碰了碰贵妃的手肘,示意她安静下来。
皇后环视众人,慢慢道:“有了孩子的固然高兴,没有的也不必着急。皇上待后宫一向仁厚关爱,迟早都会有自己的孩子的。”她顿一顿,缓声道,“对了,本宫今日正好有一桩喜事要告诉你们,也是满宫里的大喜事。”她唤了一声,“莲心。”
莲心本木木地在那儿站了一早上,像个泥胎木雕人儿一般。她听得皇后召唤,几乎是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不由自主跪下了道:“奴婢在。”
皇后指着她,口气温和如春风:“满宫这些丫头里,本宫最疼的就是莲心。如今莲心也大了,本宫想着给她指婚指个好人家,她又不愿意出宫远嫁。跟着本宫忠心耿耿的人,自然不能委屈了她,便和皇上商议了,将莲心指给养心殿副总管大太监王钦,八月十六成亲。”
莲心一个激灵,脸色顿时变得雪白,伏下身哀求道:“皇后娘娘,奴婢……奴婢实在不想成婚,只想一直伺候着您。”
皇后笑得极和蔼,仿佛是对着自己的女儿一般温言细语:“本宫知道你的忠心,只是女人总不能不嫁人哪。你是本宫最信任的人,一定要嫁得好才是。王钦才三十出头,会长长久久陪着你的。你的嫁妆,本宫也会加倍厚厚地给你。”皇后语气微微一沉,“王钦中意你许久,这门亲事可是求也求不来的好姻缘。你可别辜负了本宫和皇上对你的疼惜。”
莲心颤巍巍跪在那里,泫然欲泣。素心忙扶了她道:“皇后娘娘慈爱,莲心高兴还来不及呢。她这定是高兴坏了。”说罢便扶了莲心下去。
如懿与海兰互视一眼,皆是默默,只随众人道:“皇后娘娘慈爱悯下。”
慧贵妃更是道:“王钦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这门姻缘是配得起莲心的,要换了别人,求也求不得呢,还是皇后娘娘的脸面大。”
皇后笑意不减:“好了。这些都是闲话。”她看着蕊姬道,“如今最要紧的是玫常在的胎。你可得好好养着,万不能掉以轻心。”
蕊姬躬身答应了。众人贺了几声也告退而去。
皇后待殿中安静下来,方看了看素心,淡淡道:“去看看莲心,这样的大喜事,别掉泪珠子,晦气!”
素心忙赔笑劝道:“皇后娘娘放心,莲心只是一时糊涂,还没想明白罢了。”
皇后取了一颗枇杷,剥成倒垂莲花的样子,方慢慢吃了:“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整个长春宫里,不是像你一般过了三十,便是年纪太小入不了眼。幸好王钦喜欢她,再三跟本宫提了,她又是本宫的心腹,本宫才肯抬举她。你要她好好记着,乖乖嫁过去,笼络住了王钦,就等于笼络住了皇上的心思和脚步。本宫断断容不得她坏了本宫的大事!”
素心知道轻重,忙又替皇后剥了一颗枇杷递过去,道:“娘娘的苦心咱们都知道,只是娘娘有阿哥有公主,又有中宫的权柄和皇上的关爱,咱们怕什么呢?”
皇后抬眼看了看碧澄澄空中流金泼洒似的日光,伸手探了探景泰蓝盆里供着的冰山,欷歔道:“本宫何尝不想高枕无忧?可是太后对后宫之事的涉入越来越多,你看玫常在就知道,皇上的嫔妃和子嗣只会越来越多,而本宫只会越来越人老珠黄,色衰爱弛。”她眸中一亮,似是闪过一点黑色的焰火,“所以万事不能不多一层防范。”
素心叹道:“智者必有千虑。娘娘费心了。”
玫常在的身孕是皇帝登基后的第一胎,皇帝虽然早有子女,也显得格外高兴。尽管连着几日操心于江南水事,但皇帝得闲便留在永和宫中嘘寒问暖。
这一夜难得玫常在没再缠着皇帝,皇帝便往延禧宫来,略略问过了永璜的功课,便留在如懿阁中一同用膳。
如懿替皇帝夹了一筷子菜道:“皇上可知道皇后娘娘要为莲心赐婚对食之事?”
皇帝含笑道:“你怎么问起这个了?”
如懿蹙了蹙眉:“臣妾只是觉得,好好的女儿家嫁了太监,实在可惜。”
皇帝道:“皇后这样说,宫中太监宫女多了,又不能都放出去,痴男怨女多了,还不如凑合了赐了对食,也好彼此安慰。皇后是好意,朕便允了。”
如懿听得这样,也不好多说,便倒了一杯酒在皇帝盏中,樱桃色的琼液凝在白玉酒盏中,如同一方上好的红玉,盈盈生辉。
皇帝笑道:“这酒的颜色看着很喜庆。”
如懿看着皇帝神色,亦是欢喜:“皇上心情好,自然看什么都是喜庆的。”
“你觉得朕心情好?”
如懿笑着伸手去抚他的眉毛,一根根浓黑如墨。这样近距离地望着他,连眉毛,也是这样好看的。“脸上全是笑纹儿,藏都藏不住。还有眉毛,眉毛都飞起来了。”她忍着心底的酸涩,轻笑道,“玫常在有了身孕,皇上是真高兴。”
皇帝笑着握一握她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凉得如一块和田玉,握久了,慢慢也生了润意。他朗声道:“后宫里的事再高兴也是小事,前朝出了高兴的事儿,朕心里才真正快活。”
如懿倒了一盏酒敬到皇帝跟前:“皇上心里快活,就是臣妾心里快活。皇上为了治理前朝,日夜操心,所费的心神不是旁人看着就能明白的。所以这一杯,臣妾敬皇上。”
皇帝接过了却不喝,饶有兴致道:“你不问问朕,为什么高兴?”
如懿微微低首:“如同农人耕种,有付出,有收获。这便是高兴。其他的,臣妾身在后宫,不该问,也不能问。”
皇帝接过酒一仰脖子喝了,眼睛里都是晶灿灿的笑影儿,他执着如懿的手,柔声道:“这就是你的好处了。若是慧贵妃,她一定要追着朕问,是什么高兴事儿。”
如懿唇边恬淡的笑意微微一敛:“慧贵妃自然有慧贵妃的好处。可是皇上……”她顿一顿,柔声里带着一分倔然硬气,“皇上,在这儿,咱们不说别人。”
皇帝怔了一怔,不觉一笑:“没看出来,你还有小心眼儿的时候。”
如懿的笑意若映着月亮的水,清亮分明:“皇上的心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前朝,一半是后宫。后宫的一半心儿,大半给了太后和公主皇子们,小半儿给了臣妾和诸位姐妹。在这小半里头,皇后占个大头,嫔妃们各自分了皇上的一点儿心,留给臣妾的也不多了。那么这一小瓣心来臣妾这里的时候,皇上若再分给了别人,那臣妾就连芝麻粒儿那么大都占不上了。”
皇帝吁了口气,伸手揽过如懿的肩:“这话你虽是带着笑说的,但是朕知道你心里的委屈和难受。朕还年轻,前朝的事情顾不过来,大臣们都是跟着先帝的老臣了,一个个都有资格摆在那儿。朕若是不亲自一件一件打理好了,哪件落了他们的话柄,都是朕的难堪。为着这个事儿,朕进后宫进得少了,为着孝亲的礼数和正宫的威仪,更要多陪陪太后和皇后。朕有数,朕陪你的时间,是不比在潜邸的时候了。”
如懿倚在皇帝肩头,金线腾云五爪龙纹的花样细密地硌在脸颊上,硌得久了,也觉出一丝粗糙的生硬,她低低道:“臣妾不敢怨,怨了那是不懂得皇上的难处。臣妾也盼着皇上来,私心里,最好是皇上来了就不走了。可是臣妾知道,夫君可以是一人的夫君,但皇上是天下的皇上。所以臣妾盼皇上来,也不敢盼皇上来。”
皇帝静了片刻,抚着如懿的鬓发,定定道:“这是真话了。朕走到后宫里,有皇后这个贤妻,也有慧贵妃的温柔,纯嫔体贴,嘉贵人妩媚,连怡贵人、海贵人和婉答应,也有她们的老实本分。可是唯独一样,你有的,她们谁都没有。”
如懿好奇:“是什么?”
皇帝吻一吻她的额头,静声道:“是一份直爽。这份直爽是对着朕的,从你入潜邸到今天,都没有变过。”
如懿怔了一怔,内心感怀,嘴上却硬着:“直爽算不得后妃之德,不是什么好处。”
皇帝轻叹一声,笑道:“这好处,后妃之中都没有,是夫妻之间的。”
仿佛是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谁的手轻柔拂过,如懿几乎要落下泪来,她低下头,极力忍着泪:“如懿谢皇上,能够这样懂得。”
皇帝动容道:“朕懂得,更珍惜。所以如懿,虽然你不是朕的结发妻子,也不是陪伴朕最久的人,可你的好,都在朕心里。朕也希望你明白,不管这延禧宫朕来得多不多,你总是在朕心里,而不是只在这宫里。”
月光莹白,悠然漫行天际,像冰破处银灿灿流泻而下的一汪清水。远处的风带来花木肆溢张扬的清香。这样好的月色,隔着窗户半开的缝隙望出去,仿佛整个宫苑都凝霜般地冰雪洁白。这样好的月,是要映着这样成双的人的。如懿从未觉得,这紫禁城里的十六月圆,竟也是这般完满无缺。
这样宁和的时光,如懿真觉得自己要眠过去了。若是一眠醒来,还是这般的人月两圆,那该多好。
只是外头的敲门声响了两下,她原本闭着眼不想理会,外头却是又响了两下。如懿叹口气,看看桌上的菜色快凉了,知道是送菜进来的宫女,只得叹道:“进来吧。”
皇帝晓得她的心思,握一握她的手,含着笑并不说话。如懿脸上一红,却听殿门“吱呀”一声轻响,一个身影轻快地闪进来,后头跟着一个端着黄木四方虬纹盘子的小宫女,稳稳当当地走了进来。来人正是阿箬,她轻巧行了一礼,道了“万福”,轻轻颔首,托着盘子的宫女便走上前来。阿箬一道一道将菜式端出来,口中便道:“这道鹌子水晶脍是皇上最喜欢的,小主一早就吩咐了小厨房盯着做好,差半分都做不成这水晶剔透的样子;这道荷花蒸鸭脯是专用了不肥不瘦的鸭脯肉,鸭子爱活水,所以性凉去火,小主特意嘱咐了给皇上备上,解解批折子劳累的火气;这道糖醋鳜鱼酸甜可口,最宜下饭饮酒;还有一道碧糯佳藕口味清甜,是象征着皇上和小主佳偶天成,蜜里调油。”
皇帝笑道:“每道菜都是你们小主的心思,可她自己是不肯说的。从你嘴里说出来,这心思就活灵活现了。”
阿箬作势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是奴婢多嘴了。可咱们娘娘是个实心人儿,惦记着皇上的心存在那儿,说不出来。奴婢要是不替小主说出来,只怕小主的痴心,更没人知道了。”
皇帝笑得轻快,拍了拍如懿的手背道:“其实你也算是个会说话的人了,没想到手下调教出来的丫头,一个赛一个机灵。朕记得,阿箬跟了你好几年了吧。”
如懿颔首道:“阿箬是臣妾的家生丫头,跟着臣妾陪嫁过来的。仗着伺候臣妾久了,那话就不肯安分蹲在舌头底下。”
皇帝倒是颇高兴:“自打住进了宫里,皇后的规矩大,教导得满宫里的奴才一个比一个更会装哑巴,恨不得没了舌头才好。朕倒觉得,都像阿箬这么说说笑笑的才好,你们关起门来过日子,也有趣儿得多。”
如懿听着阿箬被夸奖,心里也颇喜悦,便道:“既然皇上这么抬举你,留下布菜伺候吧。只一样,别得意得没了规矩。”
阿箬福了一福,笑盈盈道:“娘娘的嘱咐,奴婢哪回不记在心里?”说罢,便静静候在一边,伺候着两人用膳。
皇帝夹了一块甜藕慢慢吃了,笑道:“本来朕也不想提前朝的事儿了。可是这会儿看见这块藕,心里又高兴起来。江南水患连年成灾,一到夏天发了洪水毁掉良田万亩,灾民流离失所,这一直是朝廷的心头大患。先帝年年想治水,拨了银子下去筑造堤坝,可那堤坝比豆腐还软,总是防不住洪水。到了朕登基,朕派去江南治理两淮的官员上了折子,说今年的堤坝建得好,发了再大的水都没冲下去,百姓们总算是安乐了一年。尤其是淮阴知县管修的那一段,实实在在是把朝廷派下去的银子都用上了,那堤坝比铁浆浇得还硬实。往年淮阴最容易受灾,今年的知县倒能管事,又能治水,朕好好嘉奖了他一番。”
如懿替皇帝又夹了一筷子藕,侧首笑吟吟看着他:“能为皇上分忧的人,是该好好嘉赏,只不知这淮阴知县,叫什么名字?”
皇帝凝神想了想:“仿佛是叫桂铎,索绰伦氏,镶红旗的包衣出身,倒是极能干的一个人。朕正想着,他能实实在在修好了堤坝,便是个中用的人。朕再看他一阵子,若是经用,便可赏他做个知府。”
皇帝话音未落,却听阿箬利索地跪下磕了个头,激动得泪流满面:“奴婢谢皇上的赏,谢皇上隆恩。”
皇帝奇道:“朕赏朕手底下的官员,你急着谢什么恩呢?”
如懿含笑看着阿箬道:“桂铎是阿箬的阿玛。”
皇帝便也露出几分笑颜:“原来朕夸了半日,人家女儿就在这里。”他便向着阿箬道,“你阿玛在外头替朕尽心,你就好好在后宫伺候着,自己也能熬出个眉目来。”
阿箬喜不自胜,赶紧磕了个头谢恩。如懿见时机恰好,便道:“皇上这个意思,是可以替阿箬指个好人家了,那臣妾先替阿箬谢过皇上。”
皇帝夹了一筷子鳜鱼在如懿碗中:“阿箬有没有这个造化,还得看她自己的。”
阿箬见皇帝取过一旁的热手巾擦了手,忙站起身来,倒了一盏茶递到皇帝跟前:“这是新备下的六安茶,消垢腻去积滞是最好的。皇上尝尝。”
皇帝喝了一口,便含了几分笑意:“论细心周到,娴妃,你这儿是一等一的。”
如懿低眉笑得温文:“细心周到是对心的。皇上感觉到了,这心意也就到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