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一册 > 第二十三章 得子(上)

第二十三章 得子(上)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一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这一夜的异变很快成了宫中的笑柄。金玉妍见到海兰的时候还忍不住悄声问她:“昨儿晚上皇上到你那里的时候,是不是很生气?”
海兰忙笑道:“嘉贵人一向是知道我的,我见了皇上连头也不敢抬,哪里还敢看皇上是什么脸色。”
玉妍笑得神秘:“那皇上有没有和你说话解闷儿?你也算不错了,自从住在延禧宫后,皇上去看娴妃,总能有几次顺便去看了你。”
海兰的神色谦卑而谨慎,带了上回受辱后怯怯不安的紧张:“姐姐还不知道我?笨嘴拙舌的,皇上也不大和我说话。不过是和往常一样罢了。”
玉妍似有不信,妩媚清亮的凤眼挑起欲飞:“真的和往常一样?”
海兰的神情看来诚实而可信:“真的。”
玉妍似有些气馁,挽着怡贵人的手无趣地离开了。
回来后海兰如实地向如懿说起今日的见闻,如懿只是比着唐代李昭道的《春山行旅图》低头在檀木绣架绷紧的白绢上绣着一幅一模一样的绣品。
海兰道:“外头都闹成这样了,个个巴不得看姐姐的笑话呢,姐姐怎么还沉得住气在绣这个?”
如懿淡淡笑道:“好容易让如意馆①的人找出了这幅图来,不沉住气绣出来,难道还走到外面去让人看是非么?”
海兰仔细看着画卷道:“这幅设色画悬崖峭壁,石磴曲盘。树间苍藤萦绕,行人策骑登山。盘行雄峻山间,树藤蔽人眼,总让人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感。”
如懿伸手抚了抚垂落的鬓发:“画也罢了,我最喜欢的是画卷下面配的诗。”如懿轻声吟道,“苍崖悬磴迷层叠,树色阴浓远近间。云光岚影都无迹,倦顿何妨暂息肩。仰瞑渴饮聊伦逸,巨坡平掌心亦安。”
海兰双眸清明,已含了几分懂得的笑意:“巨坡平掌心亦安。难道姐姐已经有了解决之法?”
如懿绣了几针,便停下手取了丝线比了画卷上的浓绿深翠的颜色,一色一色选过去。海兰笑道:“绣这一片山峰上一棵树,就要用几十种绿色,姐姐也不怕挑花了眼?”
如懿指着院中含苞待放的桃花:“你瞧那花骨朵粉盈盈的,映着湖绿的珠绫帘子,可不像乱花渐欲迷人眼?既然如此,咱们只要平心静气,守着自己才不会迷进去了。”
海兰也不多言语,在铜盆里浣净了双手,取过一枚银针道:“既然如此,妹妹也怕外头乱花迷眼,便陪姐姐一起绣吧。”
沉溺在丝线翻飞的日子是过得沉静而迅疾的。仿佛是绣架上理不清的各色丝线,明绿、翠绿、深碧、鹅黄、朱紫、傅粉、虾青、芙红……慢慢地选了在银针的孔眼间穿过,一一绣在了雪白的绢地上,仿佛此身分明,渐渐便也安稳住了心思。
自如懿生辰之后,皇帝足有一月没有踏足延禧宫。六宫的绿头牌照例在指间翻落,咸福宫、永和宫、启祥宫、长春宫、钟粹宫、景阳宫,仿佛皇帝到了哪里,就将春意带到了哪里。唯有延禧宫,即便是庭院的桃花开了几朵,也是瘦怯怯的冷胭脂红,花色不繁,艳亦失色,开在渐渐暖起的春风艳阳里,亦是孤瘦伶仃的。
皇帝骤然冷了延禧宫,如懿和海兰的日子也渐渐不好过起来。一开始是春日里该有的衣裳料子没有送来,她们只得拣旧年的衣裳穿了。幸好皇后还体恤,做主赏了一些,才勉强帮补过去。只是她和海兰的衣裳有了,下人们的也顾全不周,难免有了怨声。渐渐地,御膳房送来的吃食也不算新鲜了。时新的菜肴是没有的,几道主菜都是煮过再煮,今天送了来没吃,明天还是这道菜,煮得油汤浓腻,菜都老了,根本不能吃。如懿不能事事回禀了皇后做主,既惹人笑话,又得罪了御膳房,少不得自己拿出银子来贴补着小厨房的膳食,可也是万事不周全。再渐渐地,连送来的月银也不齐全了。阿箬数了数目不对,便朝内务府的主事太监秦立嚷起来:“凭什么咱们的银子不对,也不许嚷嚷?”
秦立年纪不大,却在内务府当差久了,当下冷笑一声道:“延禧宫里住着两位小主,原本开销就大。年下的时候用这个用那个都是内务府自己掏了腰包贴补的银子。如今都春天了,还不把这笔银子补上么?我都算过了,按着这么个扣月银的法子,延禧宫欠下的数目该要到明年这时候才还清呢。”
阿箬气得浑身打战,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延禧宫什么时候要这要那欠内务府的银子了,欠条呢?款项呢?一一拿出来我瞧!”
秦立晃着脑袋笑道:“哪有主子欠了奴才的钱不还的?还亏了是小主娘娘呢,这么拿奴才的银子不当银子,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阿箬看他大摇大摆走了,气得说不出话来。进了暖阁见如懿只顾着绣那幅《春山行旅图》,越发气不打一处来,红了眼眶道:“小主您听听,内务府的人就这么作践我们!”
如懿平静地理好丝线,道:“是委屈你们了。银子不够,将我旧年的一些衣裳送出去换些钱,再不济便是我们辛苦些,多做些绣活儿叫小福子他们送出去换钱罢了。”
阿箬想了想道:“宫中哪里不要用银子?奴婢想着,与其这样艰难,看人脸色,小主不如与母家商量……”
话未说完,如懿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宫里的难堪事自己知道就成了,还要告诉娘家人要他们担心么?何况乌拉那拉氏不比从前,他们都还指望着我,我怎么还能让他们放心不下?”
阿箬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讪讪道:“奴婢想着,到底是至亲骨肉……”
如懿摆手道:“就是因为至亲骨肉,我才不能拖累了他们。”
阿箬无言,只得忍了气下去。如懿拈着银针的手沾了一手的冷汗,一阵阵发涩,索性丢开了绣架去浣手。
彼时正值黄昏,庭院里斜晖脉脉,斜斜照进暖阁里,光线被重重绣帷掩映,更暗淡了几分。那夕阳的余晖是薄薄的金红色,望得久了,并没有那种暖色带来的温意,反而寒浸浸地像是落在秋凉里了。连飞在半空中的燕子,也似被夜寒打湿了翅膀,飞也飞不高。她无端地便想起幼时学过的一首词,前面都浑忘了,只有一句记得清清楚楚:夕阳无语燕归愁,东风临夜冷于秋②。
惢心倒是一声言语都没有,捧过两盏白纱笼的掐丝珐琅桌灯放在绣架旁,安静伺候了道:“小主,奴婢方才整理衣裳,找出几匹旧年的料子,花样是不时兴了,但料子却是极好的,不如先裁了给底下人做了春衫,也免得宫里先闹起来。”
如懿道:“也好。只是我另外交代你的事,你都做了么?”
惢心轻声道:“大阿哥那儿,奴婢知道那些嬷嬷靠不住,所以按小主的吩咐,隔几天就悄悄送些吃食去,避开人给了大阿哥。”
“那就好。我能顾上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如懿拿清水浣了手,无奈道,“原是我鲁莽了,兵行险着,连累了你们。”
惢心淡淡笑道:“在这宫里,起起伏伏也是寻常的。旁人看低了咱们,是他们眼力不够罢了。”
如懿摇头,颇为感慨:“旁人也罢了,偏偏阿箬也这么沉不住气……”
两人正说着话,三宝打了帘子进来道:“小主,奴才刚在外头长街上碰到李玉,他正要去传旨呢,倒是件新鲜事。”
如懿道:“什么?”
三宝道:“皇上不知怎么心血来潮了,说是禀明了皇太后,要替先帝留下的太妃们加以封赏。”
如懿几乎没反应过来,便问:“说仔细些,是什么?”
三宝不想如懿这般有兴致,便细细说道:“皇上前几日去太庙祭祖,回来便伤感得很,对太后说未曾好好尽孝道。太后宽慰了皇上几句,皇上便说,当以天下养太后,又增加了寿康宫太妃太嫔们的月银份例。另外,皇上也想追封先帝已故的嫔妃,一同迁入妃陵,与先帝做伴。”
如懿压在心头数十天的大石骤然间四散如沙,松了开来。她忍不住会心一笑:“先帝驾崩,到了地下自然不能没有人陪着侍奉。妃陵里陪葬的人太少,也不像样子。皇上这样的孝心,皇太后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三宝笑道:“小主远见,太后也是这样说的。所以先是将先帝已故的敦肃皇贵妃从葬泰陵,然后是从前殁了的几位在圆明园和热河行宫伺候的贵人、常在、答应或是侍奉过先帝的官女子,一律追封了太嫔,也迁往泰陵陪着了。”
如懿的心上泛起无声的喜悦,渐渐地迷了眼睛,成了眼底薄薄的泪花。惢心忙递上绢子,见机道:“小主绣花看累了眼睛,快歇歇吧。三宝,你也下去吧。”
三宝答应着退下了,如懿不由得喜极而泣:“皇上这么做了,他还是这么做了。”眼泪是热的,从眼底落到面颊上,那种温热的湿润,提醒着皇帝的在意与孝心。她的高兴是掺着凄楚与欣慰的。这么多年,皇帝避讳着自己的身世,心里何尝不是也如常人一般记挂着自己的生母?她心里知道,至此,哪怕是身份未明,有了追封,到底是了却了皇帝的一桩心事。这么多年他的心事,也渐渐成了她的心事。哪怕她算计着荣宠,算计着安身立命之道,此刻也是欣慰万分。
惢心笑逐颜开,忍不住带了欣慰的泪:“小主,皇上遂了您的意思。皇上他……他很快就要来了。”
然而,皇帝并没有到延禧宫中来。虽然日常朝见总也有见到的时候,皇帝也只是淡淡地和她说几句话,和对其他人并无两样。如懿虽然心焦,却也不知是何故。几次召了李玉来问,饶是聪明如李玉,也是说不上缘故来。如懿心知情急也是无用,只得勉强度日。只是依稀听闻着,皇帝又新纳了一个宫女为答应,已经封了秀答应,住在怡贵人的景阳宫里。即便如此,玫常在却依旧得宠,虽然皇帝有了新人,也半分分不去她的宠爱。这样的事,如懿听在心里,不免有些难过。她也才十九岁,年华正好的时候,旁人是“喜入秋波娇欲溜③”,自己偏是“玉枕春寒郎知否?③”只能眼睁睁看着皇帝的宠爱,谢了荼蘼春事休。平淡的日子里唯一安慰的,是海兰,常来与她做伴,从晨到晚,也不厌倦。再来,便是纯嫔了,虽然她的宠幸也淡薄,但好歹有个阿哥,明里暗里也能帮着如懿些。
再见到皇帝的时候已经是在五月里了,如懿清楚地记得,那一日下着微濛的小雨,雨色青青的,隐隐能闻得雨气中的庭院架上满院的荼蘼香。如懿叹口气,手中的《春山行旅图》绣了大半,自己还在群山掩映中迷惑,春日却是将尽了。
来传旨的是皇帝跟前的李玉,他打了千儿喜滋滋道:“传皇上的口谕,请娴妃娘娘速往皇后宫中见驾。”
如懿忙起身道:“这个时候急急传本宫去,李公公可知道是什么事么?”
李玉忙道:“奴才也不知道。只是王公公和奴才是一同出来的,他去了咸福宫,传了一样的口谕给慧贵妃娘娘。小主,您赶紧着吧,辇轿已经在外头候着了。”
如懿立刻更衣梳妆,出门的时候雨丝一扑上脸,才觉得那雨早无凉意,带着甜沁沁的花香和暑气将来的温热。
到了长春宫中,莲心已经掀了帘子在一边候着,见了如懿便笑道:“娴妃娘娘来了,贵妃娘娘也刚到呢。”
如懿见慧贵妃与皇后一左一右伴在皇帝身边,似在说笑着什么,极为融洽。这样家常热闹的场景,她与皇帝之间却是许久未见了,不觉眼中一热,低头进来一一见过。
皇帝向她招了招手,让她坐下,道:“这么急过来,没淋着雨吧?”
如懿随口答应了。慧贵妃娇俏笑道:“上次在皇上宫里看到一顶遮雨的蓑衣,臣妾可喜欢了,皇上赏了臣妾吧。”
皇帝失笑道:“那是外头得来的,说是民间避雨的器具。还是你父亲高斌找来的玩意儿,谁知他这样偏心,竟没留一件给你。”
慧贵妃撅了樱唇道:“父亲是最偏心了,眼里只有皇上,没有女儿。”她本穿了一身樱色挑银线玉簪花夹衣,外面套着薄薄的淡粉色琵琶襟撒金点小坎肩,显得格外娇艳欲滴。领口上的白玉流苏蝴蝶佩随着她一颦一笑,晃得如白雪珠子一般。
皇帝笑道:“你父亲偏心朕,朕就偏心你了。你既喜欢,便拿去吧,只一样,不许戴了各处逛去。”
慧贵妃含笑谢了,瞥了如懿一眼,得意洋洋地取了一粒香药李子吃了。
皇帝正色道:“今儿这么急着叫你们到皇后宫里来,是有件事与你们商量。”
众人答了“是”,皇帝又道:“今儿朕查问永璜的功课,见他瘦是瘦了些,但换了身新衣裳倒也精神。谁知朕才命他写了几个字,那孩子却不太争气,只盯着朕案上的瓜果心不在焉的。”
皇后微微一凛,忙起身道:“皇上切勿怪罪。永璜年纪还小,读书写字的时候分心也是有的,臣妾一定会让师傅好好管教约束,这样的事定不会再有了。”
皇帝慢慢啜了口茶道:“朕原也这么想着,孩子年幼贪玩总是有的。可是朕看他写字的时候翻出袖口来,手臂上竟带了伤。再三问了,才知道是今天永璜在御花园玩耍的时候在假山上磕的。”他的脸色沉了一沉,旋即平静道,“可是伺候永璜的几十个人,竟没有一个是知道的。”
慧贵妃“哎哟”一声,便道:“那奴才们也太不小心了,既替永璜换衣裳,怎会看不见伤痕?要么是太粗心,要么那衣裳根本就不是他们替永璜换的。”
贵妃说完,皇后便默默横了她一眼,偏偏贵妃尚未察觉,全落到了如懿眼里。如懿不动声色地取了片芙蓉糕慢慢吃了,只见皇帝颔首道:“贵妃这话不错。因为朕发觉,永璜外头的新衣裳是临时套上的,里头的衣裳怕是穿了三四日都没换了,油渍子都发黑了。”
皇后满面愧疚和不安:“都怪臣妾不好。都说永璜是没了额娘的孩子,臣妾格外心疼他些,还特意多拨了一些人去照顾。谁知道人多手杂,反而不好了。皇上放心,等下臣妾亲自去阿哥所好好责罚那些奴才,以儆效尤。”
皇帝冷冷道:“那些奴才朕自会发落。你也不是没用心,是底下人欺负永璜是没娘的孩子罢了。所以朕想来想去,还是得给永璜寻个能照顾他的额娘。”
皇后一怔,尚未反应过来,慧贵妃已经满面含笑:“皇上,臣妾膝下无子,长日寂寞。还请皇上成全臣妾一片盼子之心,将永璜交给臣妾抚养吧。臣妾一定会恪尽为母之责,尽心照料。”
皇帝看了眼如懿,慢慢道:“娴妃可有这样的心思?”
如懿微一寻思,便含笑道:“皇上若放心,臣妾万分欣喜。”
皇后道:“既然贵妃和娴妃都喜欢永璜,皇上的意思是……”皇后沉静一笑,“其实臣妾好歹生养过,若皇上放心的话……”
皇帝叹口气道:“你们都喜欢孩子,这个朕知道。可是也得孩子与你们投缘才好。朕已经让人把永璜带来了,他愿意选谁为养母,谁有这个福气得了朕的大阿哥为子,让永璜自己决定。”
说着便有人带了永璜进来。永璜已经八岁了,身量虽比同龄的孩子高些,却显得瘦伶伶的,面色也有些发黄,总像是没什么精神。如懿见他虽低着头,却有一分这个年纪的孩子所没有的对于世事的了然。
皇帝温和地招手,示意永璜走近,一指众后妃,慈爱地向他道:“永璜,这是你皇额娘、慧娘娘和娴娘娘。你告诉皇阿玛,你喜欢她们谁做你的额娘?”
永璜逐一看她们,片刻道:“皇阿玛,儿子有额娘。儿子的额娘是富察诸瑛,皇阿玛的哲妃。”
皇帝怜爱地抚抚他的头发:“好孩子,你额娘去了,但谁也替不了你的额娘,皇阿玛只想找个人好好照顾你,像你额娘一样疼你。”
永璜懂事地点点头,伸手按了按肚子,贵妃轻笑出声,伸出双手作势要抱他:“永璜,来,来慧娘娘这边!让慧娘娘抱抱你。”
如懿也微笑着,取过一块芙蓉酥道:“好孩子,先吃点东西再过去吧。”
永璜左看看右看看,忽而一笑,取过芙蓉酥扑进如懿怀中,只看着她不说话。
慧贵妃神色一黯,似是无限失落,便有些懒懒的。皇后倒是和颜悦色,展颜对如懿笑道:“恭喜娴妃了,喜得贵子。”
如懿把着永璜的手,喂他吃了芙蓉酥,又赶紧拿水防他呛着,方笑道:“皇上若放心将孩子交给臣妾抚养,就是臣妾的福气了。”
皇帝的目光温煦如春阳:“这种母子的缘分是前世修来的,永璜既选了你,以后你便是他的额娘了。”
慧贵妃犹自有些不服气:“皇上,永璜只是喜欢那块芙蓉酥才过去的。这样不算,您让永璜再选一次,臣妾也拿块糕点在手里。”
皇帝的目光柔和得如潺湲的春水:“好了。你身子不大好,受不住孩子的顽皮。何况你常要陪着朕,娴妃比你清闲许多,永璜由娴妃照料也是好的。”
如懿原本这两个月受足了委屈,听得皇帝这句话,心下一动,仿佛是明白了什么。她仰起头,对上皇帝的目光,不觉也含了温煦清湛的愉悦。
注释:
①如意馆:清朝以绘画供奉于皇室的一个服务性机构。在此处也汇集了全国各地的绘画大师、书法家、瓷器大师,进入如意馆也成为被肯定画艺的一个重要表现。
②出自宋代吴文英《浣溪沙》。全词为:门隔花深旧梦游,夕阳无语燕归愁,玉纤香动小帘钩。落絮无声春坠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东风临夜冷于秋。
③出自宋代李祁的《青玉案》。全词为:绿琐窗纱明月透。正清梦,莺啼柳。碧井银瓶鸣玉甃。翔鸾妆详,粲花衫绣,分付春风手。喜入秋波娇欲溜。脉脉青山两眉秀。玉枕春寒郎知否?归来留取,御香襟袖,同饮酴醿酒。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