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风波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一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如懿陪着蕊姬一路自御花园返回永和宫。因大雪初停,一路上扫雪的宫人并不少,见了二人同行,忙不迭跪下行礼请安。然而蕊姬因掌掴而受伤的面颊格外惹人注目,即便宫人们再低头行礼时,亦不免拿眼偷瞧,并以彼此的眼色来交换诧异与惊奇之情。蕊姬对此似乎浑不在意,既不借阔大的风帽掩盖掩饰伤口,也不喝止宫人们看似无礼的行径,只是施施然行走,仿佛浑不觉旁人的目光与私语。
回到永和宫中,侍婢们赶忙迎接上来,替如懿和蕊姬接过风帽与斗篷,又换过新的手炉。她们见到蕊姬红肿的脸颊,虽然面色惊疑却不敢相问,想是蕊姬这里规矩极严,自己不说,旁人问都不许问一句。如懿四下里扫了一眼,这才察觉,装饰一新的偌大的永和宫中,侍奉的宫人竟比身为贵人的黄绮沄更多。而殿中所用的炭火,也是身为答应根本用不上的红箩炭,烘得一室洋洋如春。阿箬侍奉在侧,不觉露出几分惊异之色。如懿察觉,旋即道:“阿箬,去问问她们有没有消肿的药膏,若没有,赶紧着人去太医院领。”
阿箬答应着出去了,恰好外头小太监进来通报,说内务府送了新做的匾额来要挂在正殿。蕊姬颔首道:“让他们拿进来吧。”
内务府的执事太监恭恭敬敬捧了匾额进来,却是斗大的金漆大字,写着“仪昭淑慎”四字。
如懿即刻便认了出来,含笑道:“玫答应,这是皇上的御笔呢。”
执事太监笑道:“可不是呢,娴妃娘娘好眼力。”
蕊姬将那四个字轻轻读了一遍,道:“这几个字我倒是都认识,但搁在一块儿就不知是什么意思了。娴妃娘娘,你若知道,还请告诉一声儿。”
如懿微微一笑:“《仪礼》中说‘敬尔威仪,淑慎尔德’,意思是要求女子和善谨慎,以保仪德。”
蕊姬轻轻一嗤,带了几许轻蔑之色:“那么娴妃,你觉得我配不配得上这四个字?”
如懿从容自若:“皇上是将这匾赐给永和宫的,既然皇上许你住了永和宫,自然是以为你担得起这四个字。”
蕊姬的目光逡巡在匾额之上,只是含了一抹冷淡的笑意:“多少人要看见了都会觉得我不配,可是配不配,这都归了我的。”
执事太监赶着差事,忙请示蕊姬:“请玫小主的意思,是不是即刻挂上去?”
蕊姬点点头:“这样的荣耀,当然不肯藏着掖着,赶紧挂起来吧。”
执事太监响亮地应了一声,便带着几个赭衣的小太监开始动手。执事太监一脸的谄媚:“娴妃娘娘、玫小主,这儿钉起匾额来声音太大,怕吵着二位。不如请两位小主挪动玉步,去旁边暖阁稍事休息,奴才们马上就好。”
蕊姬道:“我听了这些声音就烦,娴妃娘娘跟我往暖阁里间去坐坐吧。”
如懿本不想在她这儿多留,想了想还是陪她进去了。
暖阁的里间倒还安静,如懿见服侍的宫人们并没有跟进来,便问:“脸上的伤肿得厉害,叫下人们煮了鸡蛋给你揉揉。”
蕊姬轻笑一声:“这些下人的功夫,我比她们清楚,娘娘放心就是了。”
如懿闻言微微蹙眉:“眼看着你得宠,听你的话,倒像是很介意自己的出身。”
蕊姬举着护甲轻轻划在黄杨木小几上,冷笑道:“能不介意吗?从我第一次侍寝被封答应,一个个乌眼鸡似的盯着我,动不动就拿我的出身来笑话,恨不能生吞了我。”
如懿正坐着:“人的出身是不能选的,你比别人介意,别人就得意了。”
蕊姬黑冷的眸子在她面上轻轻一刮:“原来出身乌拉那拉氏,也是娴妃娘娘的痛处。”
如懿不意她言辞这般犀利,于是凝了一缕静和的笑意:“若本宫不把这个当痛处,别人也不会让本宫觉得痛。”她目光流转,“倒是你,却是被人认定了和本宫一路人,受了不少委屈。其实本宫也很想知道,到底你为何会一夕得幸,平步青云?”
蕊姬的护甲划在小几上发出“刺啦”的锐声,容色并不好看:“旁人都以为嫔妾出自乌拉那拉府第,是受了娴妃娘娘的指使才得幸于皇上,原来娘娘还疑心嫔妾受了旁人指使。”玫答应冷然道,“嫔妾若有本事受谁的指使就好了。这一辈子都是只由得命,由不得人。原以为娘娘生性有几分傲气,才与娘娘多言几句。既然如此,嫔妾要休息了,请便吧。”
她话音未落,小宫女进来:“小主,皇后娘娘跟前的素心姑姑来了,在外边候着呢。”
蕊姬冷冷道:“她来做什么?”
小宫女道:“回小主的话,说是送太医院的药来。”
蕊姬点头:“那就让她进来吧。”
如懿起身要走,蕊姬便道:“方才说话得罪了,但请娴妃替我看一眼,别是送了什么别的来我也不懂。”
如懿想着到底是皇后嘱咐了自己送她来的,此刻素心来了,若自己不在,只怕又是是非,便又重新坐了下来。
素心进来福了一福道:“娴妃娘娘、玫答应,奴婢奉贵妃娘娘的旨意,特意从太医院取了上好的消肿药膏来给玫答应。”
蕊姬冷笑一声:“慧贵妃好善的心哪!刚打了我就送药来,以为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就完了吗?这药我还真不敢用。”
素心不防吃了这句话,捧着药膏进退不得,只好求助似的看着如懿:“娴妃娘娘……”
如懿伸手向她:“让我看看。”入手是一个粉瓷圆钵,钵中盛的是淡淡绿色的半透明膏体,扑鼻便是一股清凉香气,隐隐有蜂蜜、薄荷、丹七的气味。她取过一点轻轻一嗅,的确是寻常所用的消肿良药,并无二致。如懿点头道:“宫中平常所用的消肿药膏,的确是这种。另外,冰敷,用鸡蛋揉,服食山药、薏仁和三七粉,都可以活血消瘀。”
素心这才松了口气:“娴妃娘娘说得不假,红豆薏仁汤的确是可以消肿的。其实贵妃娘娘责罚小主之后自己也很后悔,又被皇后娘娘训斥了一顿,所以忙不迭吩咐奴婢送药来,以免皇上召见小主时小主无法侍奉。小主放心,只要用这个药,三天就会消肿的。”
“三天?”蕊姬嗤笑道,“你能保证这三天皇上都不宣召我?”
素心欠身道:“皇后娘娘说,如有宣召,也请小主顾全大局,切勿动气喧嚷。毕竟贵妃那儿,皇后娘娘已经狠狠训斥过了。若再生枝节,只怕今日的事小主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蕊姬微微语塞,旋即语气凛冽:“那就替我谢过皇后和贵妃。只要这张脸没事,这次的事我罢休就是。”
素心微笑道:“这就是了。玫答应新获圣宠,一定希望以后步步顺利,事事遂心。小主这么聪明识大体,一定会的。”
说罢素心便退下去了。如懿稍稍坐过,亦起身告辞离去。
慧贵妃扶着宫女的手顺着长街慢慢走回去,一路看着雪景,神色倒也安宁。正过了建福门的甬道,忽见前面一个绿衣的小太监鬼鬼祟祟领着两个人背着身从咸福宫的角门出来。慧贵妃一怔,立刻吩咐身边的宫女茉心道:“去看看。什么人鬼鬼祟祟地在咸福宫附近晃荡。”
茉心追上去两步,厉声喝道:“谁在那里!见了娘娘怎么也不跪下!还不快转过身来!”
那绿衣太监脚下一迟疑,知道是走不脱了,转身跪下请了个安:“奴才参见慧贵妃,贵妃娘娘万安。”
“万安?”慧贵妃施施然道,“你们见了本宫就跑,本宫还安什么安?抬起头来!”
那绿衣小太监犹豫不决,只得抬起头来。茉心诧异道:“宝成?”
慧贵妃脸色微微一沉:“你是延禧宫的人,跑到本宫的咸福宫来做什么?”
宝成机灵地磕了头道:“都怪这场大雪,奴才走得冻死了,想靠在咸福宫的墙根下取会儿暖再走。谁知见到了娘娘过来,怕娘娘责骂,所以背着身就跑了。”
慧贵妃蹙眉,似是不信:“咸福宫在东边的最末,延禧宫在东边的最前头,你要取个暖也走得太远了吧。”她瞥见宝成按在雪地上的两手洇出乌黑的痕迹来,便抬了抬眼,示意茉心上前看了一眼。茉心会意,往前几步,拉起宝成笑道:“好了,你喜欢往咸福宫跑又怎么了?咸福宫的地气暖,连皇上都爱来,别说你了。”她别过脸,朝慧贵妃点点头。
慧贵妃会意,便换了和缓的笑意:“没事就走吧。记得告诉你们娴妃,有空常来咸福宫走动。”
三宝受了这一场惊吓,正恐瞒不过去,却不想这般轻轻揭过,忙不迭谢了恩走了。慧贵妃见他们走远,盯着地上发黑的六个掌印,鄙夷地笑了笑,“敢在本宫面前装鬼,茉心,去看看是什么?”
茉心蹲下身看了一眼,奇道:“回娘娘的话,那乌黑的东西是炭灰,是黑炭的灰。”
慧贵妃疑道:“黑炭又不是什么上好的东西,难道延禧宫还缺了这个来偷?”她一回神,暗暗咬牙,“不对,她是给海兰的!”
茉心点点头。慧贵妃愈加恼恨,一张粉面紫涨着,“算她珂里叶特氏厉害,本宫用了她一点儿炭,她就敢到处喊冤哭诉去了!弄得旁人来周济,还当本宫怎么苛待了她!”
茉心连忙道:“可不是!皇后娘娘一直说后宫里要节俭,她屋里就那么几个人,能用得了多少,娘娘也是为宫里替她俭省罢了。谁知道海常在这么不惜福!”
慧贵妃洁白的贝齿轻轻一咬,仿若无意道:“她跟延禧宫是一条心,本宫算是看得真真儿的,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她抿了抿唇,再没有说下去。
茉心不自禁地闪过一丝寒意,便也低下了头去,忙道:“娘娘,外头冷,咱们赶紧进去吧。”
慧贵妃微微颔首,扶着茉心进了宫。正巧内务府的执事太监从永和宫出来,在咸福宫挂完了匾额,抹了手正要走。回头却见慧贵妃进来,忙堆了一脸的笑意,又是打千儿又是奉承,直哄得慧贵妃万分高兴,嘱咐了宫里的首领太监双喜道:“这么冷的天还要顾着差事,替本宫好好打赏他们。”
执事太监高兴,越发说了许多锦上添花的话,“皇上说了,咸福宫这块匾额是滋德合嘉,许慧贵妃娘娘福德双修的意头。这层意思,听说是皇上斟酌了好久才定的呢。说是给咸福宫的东西,不能轻易下笔了,必得是最好的。”
慧贵妃深有兴致,细细赏着皇帝的御笔,笑若春花,“皇上的御笔难得,这个匾额是独本宫宫里有呢,还是连皇后那里都有?”
内务府执事太监愣了一愣,一时答不上话来。慧贵妃瞟了他一眼,轻笑一声道:“你怕什么?皇后娘娘那里有是应该的,难不成本宫还会吃皇后的醋么?”
那执事太监只好硬着头皮道:“不止皇后娘娘宫里,按皇上的吩咐,东西六宫都有。”
慧贵妃的笑意在一瞬间似被霜冻住,眉目间还是笑意,唇边却已是怒容。她的笑和怒原本都是极美的,此刻却成了一副诡异而娇艳的面孔,越发让人心里起了寒噤,“那么,连永和宫都有么?”
那执事太监连头皮都发麻了,只得战战兢兢答道:“是。”
慧贵妃森然问:“是什么字?”
太执事监道:“是仪昭淑慎。”
慧贵妃神色冰冷,厉声道:“她也配!”
执事太监吓得扑通跪下,忙磕了头道:“玫答应自己也知道不配,还特意去了问了娴妃,结果娴妃说皇上是给永和宫的匾额,她住着永和宫,肯定是她担得起。玫答应这才高兴了。”
晞月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沉成了一汪不见底的深渊,慢慢沉着脸道:“下去吧。”
那执事太监听得这一句,巴不得赶紧走了,立刻带人告退了下去。
慧贵妃走到正殿门前,看着外头天色净朗,阳光微亮,海兰所住的西房里,叶心正端了炭盆出来,将燃尽的黑色炭灰倒在了墙角。
慧贵妃冷冷看着,目光比外头的雪色还冷,“双喜,你给本宫好好盯着海常在那儿,看延禧宫的人多久悄悄来一次。”
双喜看慧贵妃神色不似往常,也知道厉害,忙答应了。
连着几日忙着年下的大节庆,戊寅日,皇帝为皇太后上徽号曰“崇庆皇太后”,加以礼敬。接着又因准噶尔遣使请和,命喀尔喀扎萨克等详议定界事宜,一脸忙碌了好几日。
这一夜雪珠子格楞格愣打着窗,散花碎粉一般下着。如懿坐在暖阁里,惢心拿过火盆拢了拢火,放了几只初冬采下的虎皮松松塔并几根柏枝进去,不过多时,便散出清郁的松柏香气来。阿箬见惢心忙着在里间整理床铺,如懿靠在暖阁的榻上看书,便抱了一床青珠羊羔皮毯子替她盖上,要给踏脚的暖炉重新拢上火,铺了一层暖垫。
阿箬见如懿捧着书有些怔怔的,便问:“小主这两日最喜欢捧着这本《搜神传》看了,怎么今儿倒像没趣了似的。”
如懿笑道:“都是神鬼古怪的东西,看得多了,越发觉着呆在这儿闷闷的。”
阿箬笑嘻嘻道:“可不是?小主从前在老宅的时候,最喜欢偷偷溜出去外头跑马了。如今下了雪这般闷,难怪小主觉得没劲儿。”
如懿闷了一回,便问:“皇上有好几日没召人侍寝了吧?”
阿箬添了茶水,道:“可不是!听说为了准噶尔的事一直忙着,见不完的大臣,批不完的折子。敬事房送去的绿头牌,都是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的,说皇上看也没顾上看一眼。”
如懿凝神想了想,“这样也好,就这三四日,用着那药,玫答应的脸也该好全了。”
阿箬轻哼一声,“倒是便宜了慧贵妃!”她稍稍迟疑,还是问,“不过小主,奴婢也是想不通,皇上到底是看上了玫答应什么,要容貌不算拔尖儿的,性子也不算多温顺,出身就更不必提了,竟连婉答应都比不上。婉答应从前好歹还是潜邸里伺候皇上的通房丫鬟呢。”
如懿轻轻瞥了她一眼,叹道:“阿箬,你这个人平时最机灵不过。只一样不好,太喜欢背后议论。这样的话传了出去,旁人听见了,只当我的延禧宫里成日就是坐了一圈爱嚼舌根的。”
阿箬看惢心也在,不免脸上一红,“奴婢也是在小主跟前罢了。若是对着别人,咬断了舌根也不会嚼半句的。”她绞着发稍上的红绳铃儿,“奴婢就是想不通么。”
如懿指着瓶中供着的一束金珠串似的腊梅,问道:“这四时里什么花儿不好,怎么偏折了腊梅来?”
阿箬一愣,“小主说笑呢,不是冬日里没什么别的花,只能折几枝梅花么。”
如懿抿了抿唇道:“是了。别人没有,只有她有,自然是好的。你看咱们宫里这几个人,皇后宁和端庄,贵妃温柔娇丽,纯嫔憨厚安静,嘉贵人是最妩媚不过的,怡贵人和海常在呢,话也不多一句,婉答应更是个没嘴的葫芦。但不论怎么说,咱们这些人都还是有些出身的,也多半顺着皇上。皇上见惯了咱们,偶尔得了一个出身低微却有些性子的,长相也清秀脱俗,怎么会不好好疼着她宠着她。何况宠爱这样出身的人,自己也满足些。”
阿箬怔了片刻,回过神来道:“奴婢听出小主的意思了,男人对着出身低微的女人,宠着她给她尊荣,看她高兴,比宠着那些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知道的女人,要有成就感得多。”
如懿握着书卷,意兴阑珊,“因为她们曾经获得的太少,所以在得到时会格外雀跃。也显得你的付出会有意义得多。”
阿箬若有所思,“那仅仅因为这样,皇上就会一直宠爱她么?”
炭火噼啪一声发出轻微的爆裂声,越发沁得满室馨香,清气扑鼻。如懿道:“那……就是她自己的本事了。”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阿箬低低道:“原来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还有这么多的缘故。”
如懿无声地笑了笑,那笑意倦倦的,像一朵凋在晚风中的花朵。惢心放下帐帷,轻声道:“康熙爷喜欢的良妃出身辛者库,不也一路升至妃位么?其实哪有那么多喜欢不喜欢的缘故,不过是一念之间,盛衰荣辱罢了。”
正说着话,外头三宝急匆匆赶了进来,打了个千儿慌慌张张道:“娘娘,咸福宫出事了,您快去瞧瞧吧。”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