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一册 > 第十三章 蕊姬(下)

第十三章 蕊姬(下)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一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这一夜是腊月初一,皇帝照例宿在皇后宫中。如懿听着窗外风声凄冷,雪落绵绵,正对着灯想着心事,却见阿箬进来,抖落了一身的雪花,近前道:“小主。”
如懿将自己壶中的茶倒了一碗递给她,又将暖炉给她捧:“先喝杯热茶暖一暖。”
阿箬冻得抖抖索索的,一气把那茶喝尽了,方暖过来道:“都打听清楚了。玫答应的确是出自咱们府里,也是老主子手里进来的人。不过那年先帝选充南府的乐伎,各府里都挑了好的送进来,倒也不止咱们一家。奴婢问过了,玫答应今年十七,是十二岁的时候送进来的。”
火盆里一芒一芒的红箩炭烧得极旺,不时迸出几星通红的火点子。如懿慢慢地拨着指甲,凝神道:“难不成姑母这么早就布置下了人在宫里?只是有这么个人,姑母也不曾向我提过一句呀。”
阿箬拧着辫子道:“奴婢也是这么想。只不过最后那几年老主子自顾不暇,与小主也来往不多,浑忘了也是有的。”
如懿点点头:“也许也是咱们想多了,不过是各府里都送了人进来,咱们恰巧也有一个罢了。落在别人眼里,疑心便生了暗鬼,以为是我唆使了送去皇上那儿的。”
阿箬道:“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都往咱们头上栽,小主可别再那么好性子了。什么时候冷不丁给她们一下,她们就知道厉害了。”
如懿一笑:“再厉害也厉害不过你的嘴!”她蹲下身,拿起乌沉沉的火筷子拨着火盆里的炭,底下冒出一阵香气,阿箬嗅了嗅鼻子,喜道:“好香!是烤栗子的味道!”
如懿笑道:“知道你爱吃,你刚出去我就往火盆里扔了好几个栗子,这会儿正好。你自己拿火筷子夹出来,仔细烫手。”
阿箬忙不迭地笑着答应了,取出烤得爆开的栗子,顾不得烫,就剥开吃了起来。
暖阁里灯火通明,隐隐地透着栗子的甜香,主仆俩相视一笑,倒也开怀。
此后连着几日,但凡有侍寝,必是永和宫的玫答应,得宠之深一时风头无两。加之数日鹅毛大雪,出门不便,皇后免了晨昏定省,一时之间众人对这位未曾谋面的玫答应存了无数好奇之心。
好容易五六天后雪止晴霁,终于能出门了。这日的宫中请安,众人便到得格外早。
果然才坐定陪皇后聊了几句,殿外便有太监通传:“玫答应到了。”
听得这一声,本来还在笑语连珠的嫔妃们都静了下来,不自觉地向外看去。
只见殿门豁开,一个身着樱桃红绣栀子花蝶苏缎旗装的女子低着头盈盈走进,她梳着精巧的发髻,发间不用金饰,只以碧玺花朵零星点缀,髻上斜两枝雪色流珠发簪,卷起的鬓边嵌着一粒一粒莹莹的紫瑛珠子。待到走得近了,才看出她的衣裙上绣着一小朵一小朵浅绯的栀子花瓣,伴着银线湖蓝浅翠的蝴蝶,精绣繁巧轻灵如生,仿佛呵口气,便会是花枝展天地,春蝶翻飞于衣裾之上。
慧贵妃见她早不是昔日打扮,冷笑一声:“狐媚!”
因是玫答应一直低着头,虽未看清模样,嘉贵人已然奇道:“咱们冬日的衣衫厚重,怎么她这一身却轻薄,好像不怕冷似的?”
纯嫔坐在她身旁,低低道:“听内务府说江宁织造新贡了一种暖缎,虽然轻薄,却十分暖和。”
嘉贵人郁然叹了口气道:“自从皇上登基,皇后下了命令,不许用纯金的首饰,不许金线织衣,更不许用江南的好料子,说是靡费。如今看她这一身衣裳便是苏缎的料子,只是个答应也用了银线织绣,虽未用金饰,可那碧玺又如何不贵重了?”
纯嫔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噤声。
玫答应低头欠身,行了一礼:“臣妾永和宫答应白氏参见皇后娘娘、各位小主。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各位小主顺心遂意。”
皇后含了一缕妥帖雍容的笑意,和言道:“这便是玫妹妹了,本早应相见的。只是一直大雪,到了今日才得见。起来吧,莲心,赐座。”
玫答应抬起头来,众人见她这般盛装打扮,只以为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谁知仰起面来,不过是个白净娇丽的面孔,虽然十分清秀,但也只是中上之姿而已。旁人倒还不觉得怎样,嘉贵人先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只低头拨着自己手腕上的银镶珠翠软手镯,笑吟吟地不说话。
莲心这人在海常在之后添了一张椅子请玫答应坐了,又殷勤端上茶来。
玫答应倒也不羞怯,朗声道:“本该早些来拜见皇后娘娘的,可惜一直天公不作美,到了今日才能来。”
皇后向上挑起的唇勾勒出一朵和婉的笑纹:“来与不来,都只是一份心意。以后朝夕相见,你就知道各位姐妹都是好相处的了。”说罢便由莲心一一指了妃嫔引她见过。
嘉贵人轻声笑道:“不仅咱们是好相处的,皇上也格外疼妹妹啊。妹妹这身料子,轻薄暖和,是江宁进贡的暖缎吧。”
玫答应淡淡笑道:“嘉贵人好眼力。”
嘉贵人唇际欲笑未笑:“不是我好眼力,而是乍一看见妹妹穿得单薄,害怕冻着了妹妹。原来是皇上的一片心意。只是这暖缎难得,连皇后宫里也都没有,我也只是听说了胡乱一猜罢了。”
嘉贵人娓娓道来,众人难免多了一份醋意,玫答应还是那样淡淡的神情:“是吗?皇上只是赏了我衣裳,别的我不多问,也全不知道。”
嫔妃们见她只是这样疏懒的神情,也知道不好相与。倒是慧贵妃说了一句:“皇上登基后皇后娘娘就一直主张后宫简朴。妹妹只是区区一个答应,这身衣服也略奢华了些。”
玫答应懒懒抬了抬眼:“是吗?皇上喜欢嫔妾这样穿而已。”
慧贵妃一时噎住,不觉有些气恼。
皇后看出几分端倪,朗然道:“好了。外头虽然雪停了,但天寒地冻,路滑难行,大家还是早些回去吧。快到年下了,别冻着身子才好。”
众人答应着散了,便各自上了辇轿回宫。
阿箬替如懿围上云白青枝纹雁翎氅,兜好风毛和暖炉,扶了她的手出去。如懿看着满世界冰雪银妆,便道:“别传辇轿了,那么好的雪景,咱们从御花园慢慢走回去。”
阿箬笑道:“也好。好些天没出来了,闷得慌呢。”
二人正要迈步出去,忽听身后一声唤:“娴妃娘娘留步。”如懿转过头去,却见玫答应携了一个小宫女的手盈然上前,笑道:“娴妃娘娘好雅兴,嫔妾正好想去御花园中赏雪,不知娘娘可否愿意与嫔妾同行?”
如懿笑道:“既然妹妹愿意,独行不如结伴了。”
二人慢慢踱步向前,雪后的阳光虽无多少暖意,但与雪光相映更加显得明亮。多日来的积雪更是将御花园映得白光夺目,恍若行走在晶莹琉璃之中。偶尔有树枝上的积雪坠落至地发出轻微的簌簌之声,越发衬得周遭安静得仿佛不在人世。此时积雪初定,间或有几株蜡梅正开得繁盛。那蜡梅素黄粉妆,色如蜜蜡,金黄灿烂一树,加上梅枝间新雪相衬,呼吸间只让人觉得清芬馥郁,冷香透骨。
如懿不觉深吸了一口气,玫答应察觉,便笑:“娴妃娘娘喜欢梅花?”
如懿伸手攀住一挂蜜冻似的花枝轻轻嗅了嗅,沉醉道:“是,尤其是绿梅,清雅宜人,不落凡骨。”
玫答应道:“娘娘见过绿梅?”
如懿颔首:“小时候和阿玛去苏州,在那时见过两次,实在是人间至美之物。”
玫答应淡淡一嗤,唇边露出三分清冷之意:“嫔妾也是因为擅弹月琴,才被人从苏州买来,后来才机缘巧合被送进宫来。”
如懿奇道:“听闻玫答应出身南府琵琶部,不是应该擅弹琵琶吗?”
玫答应幽然凝眸,墨灰色的忧伤从眸底流过:“嫔妾本来擅长的是月琴,只因入了南府,教习师傅说先帝喜欢琵琶,才改学的。”她零丁的叹息转瞬落在寒风里,“哪里不都一样?喜欢什么,中意什么,都由别人说了算,半点由不得自己。”
如懿听她感伤身世,便试探道:“这句话,你是在怪乌拉那拉府当年把你送进南府么?”
玫答应冷然一笑:“送嫔妾也是送,送旁人也是一样,有什么可怪的?不送嫔妾进南府,嫔妾也不过是府里一个乐伎,漂若浮萍罢了。哪里比得上娴妃娘娘金尊玉贵,连喜欢的花都是骨格清奇的稀世绿梅,相形之下,嫔妾不过是风中柳絮,蒲柳命数了。”
“只可惜这绿梅实在难得。凡事太过清奇,终不容于世长久。娴妃,你说是不是?”
如懿闻声抬首,却见慧贵妃携了人站在不远处一树蜡梅下,手中折了两枝蜡梅,盈盈向她笑语。
如懿见了她,便与玫答应屈身行礼道:“给贵妃请安。”
慧贵妃吩咐了“起身”,笑道:“风吹得顺,听见娴妃与玫答应闲聊,倒惹得玫答应自伤身世了。”她笑着向玫答应瞥了一眼,“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说的就是玫答应啊。”
玫答应微微低首:“再相见,贵妃娘娘雍容华贵,风姿依旧。”
慧贵妃细细打量着她,最后将目光落在她水葱似的纤纤指尖:“这么会说话,南府里应该选你去唱曲儿,只弹琵琶是可惜了。倒还没问过妹妹,叫什么名字呢?”
玫答应不信她不知,却还是答道:“嫔妾姓白,名蕊姬。”
慧贵妃唇角漾着甜美的笑意,眼中的清冷却与这冰雪并无二致:“果然是个好名字,一听生来就是供人赏玩取乐的。”
玫答应眉心一跳,脸上却平静无波:“命里注定的,若能供皇上一时之乐,就是嫔妾无上的福泽了。”
慧贵妃笑意顿敛,冷冷道:“别以为封了个答应,你的荣宠就长久了。你那一手琵琶,皇上闲时听听当麻雀唧喳似的听个笑话儿,还真当自己成了凤凰清啼么?”
玫答应不卑不亢,只蕴了一抹淡淡笑意,悠然望着天际道:“嫔妾自知琵琶不如贵妃娘娘,姿容也不如贵妃娘娘。可是娘娘想过没有,为什么皇上放着娘娘这一手琵琶绝技不听,只喜欢嫔妾这些不入流的微末功夫呢?”
慧贵妃神色一冷,还不及回嘴,玫答应眼波悠悠在她面上一转,恍若无意般望着近处一树怒放的蜡梅,悠然道:“岁月匆匆,不饶人啊!”
慧贵妃脸色大变,只见一张粉面渐次苍白下去,直如枝丫上透白的积雪一般,脚下微微一个踉跄,身边的宫人忙牢牢扶住了。
如懿听得不对,立刻呵斥道:“放肆!贵妃和本宫面前岂容你胡言乱语,肆意犯上!”
玫答应毫不畏惧,笑声落在雪野中恍若檐下风铃一般清脆玎玲:“娴妃娘娘别吃心,娘娘只比嫔妾长了两岁,岁月怎舍得薄待了娘娘?嫔妾说的是谁,那人心里自然清楚!”
如懿本是好意,念在同出于乌拉那拉氏门下,想替她圆了过去。谁知蕊姬毫不领情,越发指着慧贵妃不依不饶。饶是如懿这样的外人,听了亦觉得下不来台去。
慧贵妃才一站稳,听得这一句,脸上腾地红了起来,显是怒到了极点。她的目光如利剑一般,恨不能在玫答应年轻饱满的面孔上狠狠刺出两个血洞来。片刻她口中迸出两个字:“掌嘴!”
那话音掷地有声,不容半句辩驳。慧贵妃身边的首领太监顺成一个抢身,摁住了玫答应的肩就要往下按。偏生那玫答应是南府出身的,身段水蛇儿似的,轻轻一拧便扭开了。顺成一个手快,这下再不留情,往她膝弯里狠狠一踢,玫答应吃痛,一下就跪在了雪地里。顺成一个耳光就要扇上去,玫答应如何肯受辱,喝道:“我是皇上亲封的嫔妃,怎容你一个奴才欺辱?”
顺成稍一犹豫,摁着玫答应肩膀的手却丝毫不肯放松。
如懿看情势不好,忙求道:“贵妃娘娘,蕊姬刚成答应不久,宫中的规矩礼数还没有都懂得,但请贵妃宽恕,饶了她一遭吧。”
慧贵妃冷冷一笑,理也不理如懿,只看着玫答应道:“自己才从奴才堆里爬出来,就嫌弃人家是奴才不配动你了?你是皇上亲封的答应,本宫是皇上亲封的贵妃,云泥之别,你敢冒犯本宫,就活该要受责罚!顺成,给本宫狠狠掌她的嘴!”
话音刚落,玫答应雪白娇嫩的脸颊上便已经狠狠挨了一掌。顺成显是用足了力气打下去,玫答应的左侧脸颊立刻高高肿起,嘴角溢出猩红一抹血痕。她犹自不怕,仰着头道:“旁人说奴才两个字就罢了,贵妃娘娘自己也是包衣奴才出身,和嫔妾有什么两样,又谁比谁高贵了?”
慧贵妃自抬旗为高佳氏之后,平生最恨人提起她是汉军旗包衣出身,生生地比如懿矮了一截。此时又正当着如懿的面,她愈加气得浑身发颤,指着玫答应厉声道:“顺成,她这样不知死活,你也不必留情!给本宫狠狠地打,打到她老实为止!”
这一吩咐,顺成更落了十二分的力气,又狠狠扇了两下。如懿转过头不忍去看,那声音却噼啪响亮入耳,想躲也躲不过去。
突然耳边利落一声“住手”,众人闻言转身,却见浩浩荡荡一行人,前导四人执销金凤首提炉,随侍太监在后执翟扇、掌曲柄五色九凤伞,色彩灼灼,在纷白雪地中格外夺目。皇后身边的赵一泰走在前头喝道:“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一个醒神,忙一齐屈身下去,齐声道:“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皇后的神色并不好看,一时也未叫“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众人:“本宫本想去阿哥所探视几位公主阿哥,谁想才走到这里,就听见你们喧哗吵闹,毫无体统!”她的目光从贵妃、娴妃、玫答应身上从容滑过,带了几分沉肃之意,“这里是宫中御苑,不是你们自家的刑场,容得你们在这儿失了皇家的体统!”
慧贵妃恨恨瞟了玫答应一眼,努力挤出几分笑色,回禀道:“皇后娘娘息怒。娘娘有所不知,玫答应出言狂妄,肆意犯上,不仅讥笑臣妾出身包衣,又讥讽臣妾人老珠黄……”
玫答应毫不示弱,仰起脸露出唇角两道血痕,在她雪白面孔上尤显得凄厉狰狞、“皇后娘娘明鉴,臣妾是说过慧贵妃出身包衣,但就因贵妃出身包衣才有今天的荣宠,这话并没有错。但贵妃娘娘所言‘人老珠黄’,臣妾绝对没有说过这四个字,只是叹息岁月匆匆罢了。”她转头看了如懿一眼,“皇后娘娘若是不信,大可问一问娴妃娘娘。”
如懿听她辩驳,虽然意指贵妃人老珠黄,但的的确确没有说出“人老珠黄”四个字,只得回道:“方才玫答应的确是出言不敬,但‘人老珠黄’四个字,确实是没有说过。”
慧贵妃愈加不忿:“她虽没有说过这四个字,但的的确确就是这个意思。娴妃你如此纵容包庇,要说和玫答应绝无勾连,本宫实在不信!”
如懿心中一惊,再想分辩,想想慧贵妃已然认定,再多言也是无济于事,索性别过脸去不再理会。
皇后脸色一沉,喝道:“好了。各人有各人的意思,一时误会也是有的。”她缓了缓声气,和颜道,“玫答应是新晋嫔妃,自然有礼数不周的地方。你是仅次于本宫的贵妃,管教约束也是应该的。既然掌嘴也掌了,脸也成了这个样子,罢了,都起来吧。”
“玫答应是新晋嫔妃,自然有礼数不周的地方。你是仅次于本宫的贵妃,管教约束也是应该的。既然掌嘴也掌了,脸也成了这个样子,罢了,都起来吧。”
众人忙谢过起身,玫答应倔强道:“皇后娘娘,臣妾的确言语有失,但贵妃娘娘气急败坏便叫掌嘴。臣妾新侍皇上不久,就损伤了容颜,皇上若是问起,臣妾不敢不答。”
皇后看她的目光并不含任何温情:“皇上若是问你,你们各执一词,皇上谁的也不会听。本宫只会秉公直言。你错在言语犯上,贵妃罚你不错,只是罚你的人下手太重罢了。你要再不安分,频频生事,本宫也不会容你!”
皇后甚少以这样的口吻说话,如懿知道利害,忙在后头悄悄拉了拉玫答应的披风。玫答应听得皇后如此语气,一时也不敢再言。
皇后见众人都是默然无声,便向如懿温和道:“娴妃,这件事你未曾过多参与。这样吧,就由你送玫答应回去,好好劝解她几句。”
如懿本不欲接这差事,免得众人都以为她真与蕊姬有何勾连。可偏偏方才有些话没有问完,想想既然身在这嫌疑里,一时也避不开,便也答应了。
慧贵妃见二人去得远了,忍不住愤愤道:“皇后娘娘宽厚仁慈,只是这种小婢子出身寒微,轻狂骄纵,若不好好教导规矩,只怕仗着皇上宠爱要翻了天的。”
皇后冷然瞟了她一眼:“打你也打了,雪地里你也让她跪着了。你还要怎样?真打破了脸跪伤了膝盖,皇上问罪下来,你怎么回话?”
慧贵妃赌气道:“臣妾就实话实说罢了。左右也是玫答应自己先错了。”
皇后看了她一眼,摇头道:“她的确是错了,但你是贵妃,你是居上位者,应该有容人之量,这样发作闹起来,只为了几句言语口角,即便真是玫答应错了,皇上也只会怪你心胸不够开阔。”皇后继续推心置腹道,“好妹妹,不是本宫要说你,她是皇上的新宠,无论如何,你都应该要忍过这一时之气。等到时日长了,皇上冷了下来,你要打要罚,皇上不会心疼,反而还觉得你对。你可明白么?”
慧贵妃这才露出几分懊丧之情:“那臣妾已经把她的脸打成这样了,皇上会怪罪臣妾么?”
皇后微微叹息:‘你呀!好了,这件事皇上要真过问,本宫会替你圆过去。另外,本宫会让人从太医院拿些清凉消肿的药膏替你送过去。这件事毕竟她也有错,若她知道其中的利害,也不敢随意去皇上那儿哭诉。”
慧贵妃这才稍稍放心,心悦诚服:“有皇后娘娘做主,臣妾就安心了。”
皇后转头吩咐:“素心,你即刻去太医院送些膏药去永和宫,别耽误了。”
素心答应着去了。慧贵妃感激道:“臣妾谢过皇后。”
皇后含了一分欣慰的笑,道:“好了。你若有空,就陪本宫去阿哥所吧。”
慧贵妃忙扶过皇后的手,两人携着手踏雪而去。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